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洛琪珊死了嗎?  
   
續:洛琪珊死了嗎?

恐懼,發自內心深處的顫抖,使得洛琪珊連呼吸都不穩了,緊緊攥著拳頭,極力忍著想要沖出去揍人的沖動……她是有心理病的,根源就是時候遭綁架那一次,藍覃就是她想要確定的那個人,如今站在她面前,還發現了她的藏身之處,她不可能還保持平靜.

洛琪珊不是膽怕事的人,此刻的恐懼並非她無能,而是心里陰影太深了,潛意識在作怪,導致她的身體出現了不適,感到胸口窒悶,心跳驟然加速失常,明明很冷可背心里卻在冒汗.

心理障礙是什麼?不是身體哪里痛了傷了,而是精神上的陰影難以根除,往往很難醫治.洛琪珊此刻能感到自己心底洶湧著一股狠勁,若不是靠著僅有的理智支撐著她早就不顧一切沖上去跟藍覃打起來了.

喝了白酒之後她有*力傾向,現在雖然沒喝酒,但同樣也很危險,一個控制不好就可能緒崩潰.

藍覃靜靜地站在天台邊緣,背靠在石欄上,如狐狸狩獵般的目光盯著洛琪珊這邊,黑乎乎的,但他就是感覺出來那里有人.這個男人相當敏銳而狡詐,他甚至能隱約猜到是誰.

洛琪珊知道自己這麼躲著就等于是示弱,她的目的本就是為了與藍覃對峙,現在既然發現了,她有什麼好怕的?心理障礙唯有刻意地勇敢地去面對,才有機會康複.今天,就當作是她在為自己治療吧.

洛琪珊強忍著身體的顫抖,從黑暗中一步一步走出來,她看似平靜的面容,實際上內心卻是如履薄冰,她是在對自己的心理障礙做抗爭,這份勇氣很可貴,但也很危險,一旦她如果控制不住緒的話,會做出什麼事來,誰都無法預料.

她就像是黑夜里綻放的星光,而藍覃就是一團黑洞,到底是她的光芒睇溥椄O藍覃會將她拉進深淵?

昏暗的光線里,藍覃屹立不動,根本沒將洛琪珊放在眼里,他眼底劃過一絲詫異,冷笑道:"想不到洛凱旋和梁悅的女兒膽子還不,敢偷聽我和我兒子的談話.洛琪珊,莫不是你以為我真發現不了你?"

洛琪珊的半個身子都裹在晏錐的西裝里,望著藍覃這副得意的表,她卻忽然笑了……

"藍覃,莫不是你以為我會害怕你發現我?你那麼聰明,猜不到我其實來這酒會的目的就為了見你,我想看看那個用卑鄙無恥的手段陷害我父親的人究竟是什麼三頭六臂,原來,也不過如此."她在竭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抖,此時此刻她沒有退路唯有勇往直前!

藍覃聞,臉色微微一沉,卻又不屑地譏諷:"你這張嘴真是能會道,伶牙俐齒,就跟你老媽一個樣,只可惜,你就算見到我又怎樣?你老爸的嫌疑不會洗掉的,到最後只會被坐實,警方可是不遺余力在調查,相信很快你老爸就該再進警局了,然後上法庭……我會等著那一天的到來,我會親自去聽審."

得意,囂張,此刻的藍覃完全沒有了先前在大家面前的那種儒雅風度,陷害別人他還覺得很有報複的快.感,沒有絲毫內疚,仿佛自己就一定能將洛家踩在腳下.

洛琪珊只覺得這個男人真是惡心,枉費一副紳士般的氣質,內里卻是如此的陰毒和不要臉.

"藍覃,你做了那麼多壞事,就不怕遭報應嗎?"洛琪珊憤恨地盯著他,眼神如刀.

"報應?洛琪珊,你在笑吧,我藍覃是個正直的商人,何來你的壞事可做?你這樣憑空捏造,誣賴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你……"洛琪珊怒極反笑,這人太無恥了,得好像他很無辜似的.

洛琪珊微微眯起了眼睛,流露出狠色,上前一步,冷哼道:"藍覃,你還記得十五年前嗎?你做了什麼,需要我幫助你回憶嗎?"

洛琪珊此刻心里對藍覃的懷疑還只有80%,她要看看藍覃會怎麼回答,她需要進一步的確認.

果然,藍覃一臉嘲諷:"洛琪珊,你在什麼廢話呢?十五年前我們怎麼會認識?你該不是會發燒了吧?你自己就是醫生,回家給自己打一針."

藍覃話間已經邁開步子,意欲離開.

"站住!"洛琪珊一聲低呵,攔在了藍覃身前.

藍覃的表立刻變得很陰沉:"就憑你也想攔住我?走開,否則別怪我會對女人動手!"

遠處的燈光照過來,依稀可見藍覃目光中的狠毒.

洛琪珊揣在口袋里的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腰,以疼痛來讓自己保持清醒,千萬不能被藍覃的氣勢壓住.

"藍覃,十五年前,你應該是剛從監獄出來吧,窮困潦倒,連吃飯都成問題,所以當時的你做了一件畜生都不如的事.你將一個年僅十歲的女孩抓住,用高濃度白酒灌她,然後將她綁架,還威脅她的家里拿贖金去救人,如果不是女孩的保鏢及時救了她,你拿到贖金也不會放人,你只會撕票,我得對嗎?別以為你現在蓄著胡子我就認不出來是你,我就是當年被你害過的女孩,十五年過去了,但你這個魔鬼,就是化成灰我都記得!"

這字字句句飽含悲慟與激憤,這是洛琪珊在揭開自己的傷疤,她此刻就像十五年前那樣不停在顫抖著,她一輩子都忘不了自己被人灌下白酒時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不會忘記她被繩子綁住,在荒郊野外的廢墟里蟑螂和老鼠從她身上爬過……

她更不會忘記自己在獲救那一刻由于神志不清而誤將保鏢當成了綁架她的人,咬傷了保鏢的手,差點把人家的肉都咬掉……那是怎樣的一種恐懼,在幼的她僅僅十年的生命里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

藍覃一陣大笑,像是聽到了好笑的笑話:"哎呀……虧你還是醫生,我看你自己就病得不輕,不僅發燒,還患有臆想症.雖然你這個故事聽起來值得同,可你冤枉我是那個綁架你的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如果你再這麼胡亂語,我可以告你毀謗!"

"呸!藍覃,你狡辯有用嗎?十五年前那個綁架我的人就是你,一定是你!"洛琪珊緒激動地指著藍覃的鼻子,苦苦壓抑的出手的沖動已經有了崩裂的跡象.

洛琪珊不希望自己失控動人,盡管此刻她已經犯病了,她還在全力克制著自己,只因為,藍覃雖然可恨,但她即使這樣,也應該由法律來制裁他,假如她動藍覃,他若受傷,那麼,她身為受害者的理由便成了泡影,藍覃反而成受害者了.所以,她要忍……忍!

洛琪珊現在就像是個定時炸彈,而藍覃卻還在刺激她.

"洛琪珊,就你這點能耐還想跟我斗?你太嫩了,回去修煉幾年再來吧……"藍覃驀地語氣一冷:"以為揣著手機來見我,然後趁機錄音,就能留下你需要的所謂的罪證?你這種招數也不嫌丟人?"

轟……洛琪珊心頭巨震,不由得退後了一步……是,沒錯,她口袋里是揣著手機,還錄音了,希望能錄下她和藍覃的對話,只要他敢承認他就是十五年前綁架她的人,她就可以拿著錄音作為證據去報警抓藍覃!

但是,老殲巨猾的藍覃卻不上當,口風滴水不漏,不但如此,還識破了洛琪珊的策略,一語道破她用手機在錄音.

洛琪珊又驚又怒,她原本就是要接近藍覃而伺機獲得證據,可現在,她卻變成了傻瓜,一個被藍覃看破的傻瓜……

但藍覃這些話,相當于是默認了當年的事,只不過他不親口承認,錄音就成了無效的了.

洛琪珊其實不笨,只是藍覃太狡猾了,殲詐了幾十年,功力深厚,很難被人找到破綻的.

但就算是識破,她也不可能傻到承認自己真的用手機錄音了.

"藍覃,你不承認也沒用,你知我知,你就是十五年前綁架我的人.你在公眾面前裝著一副慈善家的面孔,可你的內心早就已經腐爛了,無論你做多少善事,你依舊是個魔鬼,因為你從來沒有為自己的惡行懺悔過,你只是因為心虛才會做善事,並且你現在依然在做惡,陷害我父親,你不得好死!"洛琪珊那最後一句話是吼出來的,她的緒正面臨失控的邊緣.

藍覃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臉色有點猙獰,但還是忍住了,因為他料定洛琪珊有手機在錄音,他才不會那麼傻的出對自己不利的話.

洛琪珊深深地呼吸著,借此來壓下心頭的躁動.藍覃繞過她身邊,冷不丁地:"你你以前被綁架過,呵呵……你命真大,竟然還活著,如果你死了,你的父母應該會氣得吐血吧?可惜啊,沒看到那一幕,可惜,可惜……"

藍覃這話,簡直就是等于在給洛琪珊火上澆油!

砰——!洛琪珊腦子里那根弦猛然斷裂,只見她眼中精光一閃,沖上去對著藍覃的後腰抬腳一踢!

藍覃一聲呼痛,卻在一瞬間反應過來,轉身凶狠地沖著洛琪珊揮出了拳頭!

時遲那時快,洛琪珊敏捷地躲開這一拳,同時身子一矮,左腿利落地踢出,目標是藍覃的下盤!

但藍覃卻跳開,避過洛琪珊的攻擊,故作驚訝地:"想不到你還有兩把刷子,身手不錯,但比起我還差點."

洛琪珊狠狠地咬牙,目光比利劍還要尖刺:"十五年前我被綁架但大難不死之後開始學習跆拳道,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再遇到你,親手懲罰你這個魔鬼!"

一聲怒斥,洛琪珊的拳頭再次殺到了藍覃身前,可藍覃顯然也是早有准備的,險險避開……

兩人勢均力敵,一時間誰也討不到好,誰也占不了上風,僵持之下,洛琪珊越來越凶猛,腦子里除了想揍人之外,再沒有其他念頭了.

藍覃一邊應付一邊不停在咒罵,他低估了洛琪珊,萬萬想不到她居然會跆拳道,現在被纏住,他想安然脫身,幾乎是不可能了.

"洛琪珊,你瘋了!"藍覃也被激怒,抓住了洛琪珊的一只手腕,卻忽略了她腳下.

洛琪珊的眼神越發冰冷:"你不是我有病嗎?你對了,我就是病犯了,所以,即使我現在把你打成豬頭都行,而我不必負任何刑事責任,藍覃,去死吧!"

洛琪珊假裝抬起左腿,在藍覃欲要躲閃之際,她那只蓄滿了力量的右手卻大力一揮!

砰——!藍覃的左臉狠狠挨了一拳,吃痛之下,他骨子里的凶殘徹底爆發了,他就像是一頭發怒的黑熊,沖上去抱住了洛琪珊的腰,怒吼中將她往後推!

"啊——!"洛琪珊一聲慘叫,她的一只腳扭到,鞋子都掉了,痛得她忍不住叫出了聲.

但藍覃並沒有因此停止,瘋狂地將洛琪珊推到了石欄,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後一仰……栽下去了……

下邊是什麼?這是君騁酒店的天台,如果從這里掉下去,必死無疑!昏暗中,藍覃被一陣冷風吹醒,望著眼前空空如野,他驚悚了,猛地一個激靈……完了,洛琪珊掉下去了?死了嗎?【已更8千字,晚上還有一章,求點月票!】

上篇:續:大出風頭     下篇:續:晏錐來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