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錐來救!  
   
續:晏錐來救!

這震駭人心的時刻,藍覃這樣狠毒殘忍的人都難免被嚇出一身冷汗,內心那熟悉的恐懼感洶湧而來!

他過坐牢,他太了解牢里的生活是怎樣了,這輩子他再也不想進去,可如果洛琪珊真的死在這里,他也難脫干系,萬一又惹上一身麻煩?

就在藍覃驚恐之際,他的眼睛卻看到了石欄上的鋼條,被一雙手緊緊地握住……洛琪珊她沒死!

藍覃一個箭步沖上去,果然他見到洛琪珊死死拽住了鋼條,而那鋼條上還有一根繩子,想必洛琪珊剛剛在栽下去時,就是抓住了繩子然後再抓住鋼條.

藍覃這才噓了口氣,原來是虛驚一場,幸好洛琪珊沒死,否則……可就在藍覃驚覺自己的想法時,心底那邪惡的聲音又出現了.

不……他怎麼能興慶她沒死?他應該感到惋惜才對.她是梁悅那個賤.人和洛凱旋生的孩子,她死了也是活該!

這罪惡的聲音一遍一遍在放大,占據了藍覃的整個思維,他瞬間已經變換了想法.

"呵呵呵呵……居然沒掉下去,真是遺憾啊."藍覃著,居高了手,低頭望著洛琪珊,看見她吃力地拽住鋼條卻怎麼都無法上來,他心里就升騰起一股報複的快.感.

洛琪珊滿腔的驚恐和憤恨,可她卻無計可施,她現在全身的力氣都使出來,抓著鋼條,手臂上傳來撕裂的疼痛,她連一絲絲多余的力氣都沒有了.

藍覃罪惡的眼神猙獰的面孔,在遠處燈光投照下,他更像是魔鬼笑著張開了血盆大口……

"洛琪珊,你看到這是什麼嗎?"藍覃揚了揚右手,一個亮晃晃的東西被他握著,原來竟是洛琪珊的手機!

就在先前他抱住洛琪珊的腰時,他已經趁機摸到了洛琪珊的手機,而此刻,她身上披的西裝以及她的鞋子都掉在了地上.

洛琪珊死死憋住一口氣,全都用來支撐著自己抓住鋼條,否則她就會真的掉下去了……會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現在你不能錄音了,所以,我可以滿足你的心願,告訴你……你得沒錯,我就是十五年前綁架你的人."藍覃得意地低笑,像是在一件光榮的事.

洛琪珊氣得血沖腦門兒,恨不得能飛身上去將這張臉揍成豬頭!可是,哪怕再憤怒,她也只能眼睜睜望著藍覃,牙齒縫兒里擠出一句話:"全世界每天都有人死,怎麼你這種惡魔卻沒死……"

昏暗的光線中,藍覃的表更加陰毒了:"我沒死,就是要留著這條命看你們洛家怎麼倒黴!你知道你父母當年做過什麼嗎?你母親狠心拋棄我,因為她勾搭上了富家少爺洛凱旋!拋棄了我還不夠,她和洛凱旋還聯合起來陷害我,讓我坐了十多年的牢,現在我做的一切不過是以牙還牙!"

這個男人真是沒救了,年過五十了還執迷不悟,直到現在都還不明白梁悅當年與他分手並非是因為洛凱旋,而是因為他自己做人太不厚道,早早地就被梁悅看透了她歹毒的本質.

"你……別再為自己的罪惡找借口了……你綁架我的時候,不就是為了報複我爸媽嗎……我那是還,你對孩子下手,你連畜生都不如……"洛琪珊艱難地發出聲音,她此刻是怒火中燒,同時也極度害怕……這是酒店頂樓,她若掉下去了可怎麼辦?這麼年輕就要死了嗎?不……她不甘心,她還沒有活夠!

"晏錐……晏錐你在哪里?當真在酒會上看不到我,你也不會過問我一聲嗎?"洛琪珊的心在哭泣在狂吼,痛得她幾乎要窒息.此時此刻,在生命最危機的時候,她除了想到父母,她想到了晏錐……還未曾與他開始一段婚後的戀,她就要死了嗎?

就在她心底那愛的種子剛發芽時,就要永別了嗎?不……她絕不甘心就這樣死去,她的人生怎麼會以這種方式結束!老天爺,我救過那麼多人,這次你可會救救我?

洛琪珊再也不想跟藍覃多一句話,現在什麼都是廢話,都是在消耗她的力氣,而她這樣的況最需要的就是力氣,她能多堅持一會兒抓住這鋼條,她就能多一分生的希望.

死亡的氣息,從未如此接近,仿佛下一秒就要墜入永琲熔`淵!

洛琪珊縱然是膽大,也會在極度的恐懼中瀕臨崩潰!

藍覃見洛琪珊不話了,知道她在想什麼,可他完全沒有一點想要伸手援救的念頭.

藍覃陰森森的笑聲在夜風中有種毛骨悚然的冷意:"你能撐多久呢?你什麼時候會掉下去呢?真是可惜……如果你掉下去了,之後警察問到我,我只能如實相告,是你先對我動手,而我只不過是被迫防衛,你自己不心掉下去的……對了,你這手機應該錄到了你沖我動手時的話吧,剛好,這可以做為證據,證明是你先企圖傷害我.嘖嘖,你才25歲,就要這樣去了,十五年前你沒死在我手里,現在死也一樣,你父母受不住打擊,肯定會痛不欲生……我只要一想起他們痛苦的樣子,我就特別痛快!"

這個人的心靈已經扭曲了,什麼道德良知在他這里都是虛無的,他一心只想要報複,只要是能傷害到洛凱旋夫婦的事,他就會覺得值得去做.

洛琪珊氣得不出話來,見過卑鄙狠毒的人,可像藍覃這樣的,真已經不能用"人"來稱呼他了.

"我沒時間陪你耗了,你慢慢等死吧,而我就等著看到你死的消息上頭條……你們家所有的人都該死,不定你先死了,你老爸過不了多久就會步你的後塵,因為,只要他被判入獄,我保證他會死在監獄里的,那時候,你母親還活得下去嗎?她會被活活氣死吧,哈哈哈……"藍覃在臆想著,可他的笑聲也掩飾不住他內心深處真正的淒慘.一個活在仇恨中的人,即使活著也等于死去.

藍覃沒有多做停留,將手機心翼翼地用衣服擦去了上邊的指紋,然後丟在了地上,最後望了洛琪珊一眼,留給她一個永生難忘的邪惡的冷笑,他走了.

黑漆漆的天台上恢複了甯靜,靜得可怕.

寒風中,洛琪珊不只是全身顫抖,一雙手更是抖得厲害……這樣太耗費力氣了,她不知道自己能抓多久,一旦沒了力氣,她就……

洛琪珊不敢往下看,她怕自己一看就嚇軟了,她只能看看遠處的大海還有旁邊的大樓,她不敢去想象掉下去之後會摔成什麼樣……

悲涼,心痛,恐懼,不甘……各種緒在身體里翻騰著,彙聚成一片濃郁的濕意沖向了她的眼眶.

眼淚,無聲地滑落,在風中消失不見.活了25年,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麼孤獨……一個人走向黃泉路,怎麼會不孤獨?她的青春,她的生命,才不過剛剛綻放就要凋零了嗎?

洛琪珊仰著頭,能看到夜空的美景,很難得在這樣的天氣里,還有一個繁星密布的夜晚,只是,她欣賞的方式太過殘忍了.

這是天台,並且是臨近海邊,還能聽到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岩石的聲音,海風更是呼呼地吹過來,洛琪珊只穿了一條裙子,她凍得瑟瑟發抖,感覺自己都快成冰棍兒了……

求生的本能驅使著她奮力往上,可這是徒勞的,她的力氣根本不夠爬上來.

別是女人了,就算是男人,這樣吊墜著,在沒有人幫忙的況下也很難爬上來.

誰不怕死?只有死到臨頭才會知道那有多麼的恐怖,才會瘋了似地渴望著生!

洛琪珊腦海里浮現出了很多人的影子,但始終有一個男人的面孔晃來晃去的,只有晏錐……他現在應該是跟鄧嘉瑜在酒會上談笑風生,他不會知道他的老婆正在天台上命懸一線!

多麼可悲的死亡方式,洛琪珊想起了第一次見到晏錐時,她除了叫他充當臨時新郎,事後她還跑到天台去吹風,結果被他看到了,以為她要自殺,不但不勸慰,反而叫她先別急著死,因為那一天她死了一定會影響到第二天炎月的股價.

就是這個可惡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已不再討厭他……似乎不僅僅是不討厭而已,她的心底留下了他的影子揮之不去.

她的第一次給了他,是她喝了白酒之後強上的,當時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做了什麼.與他結婚,兩人都是不願的,可是婚後的相處中,一次一次的激.中,好像有看不見的火花在竄動.

不知道是不是人在將死前總是會回憶一些印象深刻的片段,洛琪珊還想到了晏錐每次在chuang上時的熱與奔放,還有她自己,有時也會在他的帶動下盡釋放著心底那團火.她記得他每一次都很勇猛,記得他每一次滿足的表,記得他她是上天派來對付他的妖精……還記得他要盡快讓她懷上孩子,可是現在,她就要死了,還什麼生娃?

如果……讓她再選擇一次,她一定不會再抱著現在暫時還不想生的念頭,她一定會積極造人……因為,人生太無常,誰都不知道下一刻發生什麼,假如能從來一次,她該早點生孩子……

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假設和如果,可是,奇跡依然沒有發生,這天台上沒有人來,而洛琪珊已經感覺到力氣再慢慢倦怠,流失……她隨時都可能因為松手而掉下去!

"爸爸,媽……晏錐……老爺子……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我想活,我想活……我想活!"洛琪珊在巨大的求生意志下,在僅剩的力氣中抽離了一絲出來,最後那三個字,她終于能爆.發出一聲震天的吶喊!

帶著哭腔的怒嚎,是對命運的控訴和對生命的留戀,不想死,已成了洛琪珊此刻唯一的執念,這一喊出來,猶如一股巨浪直沖云霄!

可她也因為這一聲吼,幾乎耗盡了力氣,這天台上又變得寂靜了.

就在洛琪珊的手因為無力而開始發生絲絲松動時,驀地,她聽到了一點聲音,是天台的門?

與此同時,一個熟悉的男聲傳來……

"洛琪珊,你在這里嗎?"男人已經沖了進來,只因為聽到了剛才這邊傳出的聲音,但很微弱,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洛琪珊松動的手,在這一瞬間湧入了力量,身體里的潛能爆.發出來,使得她本來是要往下掉了,可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里,她又再一次有了力氣!

"晏錐……我在這里……晏錐……救我……"洛琪珊哭喊著,聲音哽咽,抖得不成樣子,但她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她看到了生的曙光!

晏錐地心,在這一秒狂跳著,從未有過的慌亂襲來,猛地沖進去!

"洛琪珊!"晏錐順著洛琪珊的聲音跑來,神色緊張,直沖到了石欄邊上,看到洛琪珊兩只手掉在鋼條上,正沖著他眼淚汪汪地哭,看樣子是嚇壞了.

"晏錐……我要掉下去了,救我……我不想死……"洛琪珊喉嚨里發出一聲呼喚,卻是再也不下去了.

可奇怪的是,晏錐此刻卻一點都不慌張了,好像是松了口氣似的.只見他指著洛琪珊的下方:"你是沒往下看吧?嚇傻了是吧?你看看你腳下是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掉下去,你死不了的!"

晏錐這話,透著如釋重負的喜悅.

啥?洛琪珊驚到了,下意識地往下看去……【今天一萬二千字啊!】

上篇:續:洛琪珊死了嗎?     下篇:續:在他懷里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