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夫妻間的樂趣  
   
續:夫妻間的樂趣

珠寶就跟衣服有同樣的特質就是……在不同的人身上會出現不同的效果.祖母綠那種美輪美奐的顏色,配上鑽石冷貴的光芒,在洛琪珊這冰肌玉膚上,被襯托得更加完美了.

洛琪珊低頭看著這項鏈,她的目光中沒有貪婪和狂熱,只有一種淡淡的欣喜和甜蜜.原來不是送給鄧嘉瑜的,而是為她留著.

晏錐很滿意地點頭,喃喃地:"還不錯,挺適合你的,這項鏈是我母親年輕的時候戴過的,這次我捐出來,也沒打算會讓別人拍去,始終它會回到我手里."

晏錐用這樣特別的方式送項鏈給洛琪珊,比在家里直接送給她,更加具有意義,起碼他通過這條項鏈捐了五百萬做慈善.

洛琪珊白.皙的臉頰泛著兩朵緋,美目流光溢彩,抬眸之間,一絲魅惑自然流露出來,那被吻得發腫的唇咕噥:"謝謝,項鏈很美."

這一聲謝謝,飽含的不僅僅是謝意,更多的是意.

洛琪珊沒留意自己此刻胸前的被子滑下去了,只顧看項鏈,忽略了一片春.光都被晏錐收進眼底.

晏錐深邃的黑瞳暗了暗,坐了下來,靠在她身邊,邪肆的目光緊緊盯著她的項鏈……以及那周圍的嫩白,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喉結一陣滾動,大手伸出來撫摸著項鏈.

洛琪珊卻輕輕一顫……他是在摸項鏈還是趁機大占她便宜呢.

晏錐的手指仿佛有魔力,在她精致的鎖骨上流連,然後劃過那祖母綠吊墜的表面,順勢就偏了……

洛琪珊臉一熱,細如蚊蠅的聲音:"別……你的手拿開……"她越發顫得厲害,剛才那一番溫存之後,她渾身都變得很敏感,可他卻又要故意撩撥著,這不是成心在誘.惑人麼.

洛琪珊平時可是不會臉的,唯有在這種事上面,她會害羞,會禁不住臉心跳,而晏錐最喜歡看的就是此刻她嬌羞的表.

晏錐聞,不但沒把手拿開,還從背後抱住了她,更加肆無忌憚了.他幽深的眼神跳動著她熟悉的火焰,分明就是不安份……洛琪珊的呼吸逐漸失去平穩,一張臉得滴血.就在她喘息至極,他已經抱起了她的身子……"唔……"她一仰頭,緊咬唇,感覺自己又被他拋到了浪尖上……

室內的溫度不斷攀升,不是因為空調,而是因為兩口子在盡享受著夫妻間的樂趣.深夜的室外,天氣很冷,但這里邊卻是春.意盎然,熱火朝天.

先結婚再戀愛,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切實際,可就是有那麼一部分人經曆著.經過不斷的了解和相處中發現原來自己的另一半身上的閃光點越來越多,越來越吸引人,那感自然會在不知不覺中蔓延,加深.

不用晏錐多,洛琪珊現在也知道了他跟鄧嘉瑜沒什麼,否則,這項鏈怎麼可能送給她?對洛琪珊而,項鏈本身的經濟價值她不看重,她在意的是晏錐的這份心思,這份被人重視的感動.

而晏錐也知道了,洛琪珊來酒會不是因為藍澤輝,她是為了接近藍覃.聽了她的遭遇以及她心理障礙形成的病因,他這冷冰冰的心也硬不起來了,對她的憐惜更多,加上今天在酒會上,拍賣環節時她的表現,贏得了晏錐的欣賞……這種種加起來,洛琪珊在晏錐心里的分數無形中又多了一些.

就是這樣從無到有的感,從冷到熱的過程,才是最美最值得回味的……或許現在還不夠深刻,沒愛到舍生忘死,可那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兩人之間持續發展下去,不久的將來,恩愛的程度會像晏少和水菡,杜橙和童菲,亞撒和蘭姐.但前提是要晏錐和洛琪珊都能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如果當中遇到阻隔和磨難,就另當別論了.

酒會結束,鄧嘉瑜沒見到晏錐,打手機是關機,她也沒見到洛琪珊.有種不好的預感讓鄧嘉瑜難以心安……難道是晏錐和洛琪珊一起回家去了嗎?兩個人的感看起來並不怎麼好,為什麼她卻總是抓不到機會?

郁悶的不止鄧嘉瑜一個,藍澤輝也獨自一人借酒澆愁,他感到要與洛琪珊有進展,似乎很難,可他不會就這樣放棄的,越是有挑戰和難度,他越有興趣.

緣份這東西妙不可,鄧嘉瑜和藍澤輝都巴不得那兩口子之間沒感,巴不得自己能走進他(她)的心,但結果卻總是事與願違,繞來繞去卻讓他們走得更近.

鄧嘉瑜和藍澤輝都是固執的人,不會輕易放手的,洛琪珊和晏錐兩人的感路,必定還會經曆更嚴峻的考驗,還有那虎視眈眈的藍覃……

周末的時間過得最快,又該到了洛琪珊上班的時候了,也是她最頭疼的時刻.因為,那位叫唐家祥的病人,她還必須要去看看他的況,又一次要面對他的家人,那些個怎麼解釋都不聽的家屬,完全不信她所的話,認定了是她手術操作不當.

可即使是這樣,洛琪珊也不會逃避.病人是她的職責所在,她不能因為家屬刁難就不管病人了.

穿上白大褂,洛琪珊開始了這一天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去病房巡視.

不講理的家屬畢竟是少數,多數病人和家屬都對洛琪珊保持敬愛的態度,因為她是一個值得人尊敬的醫生.年紀輕輕卻有著高超的醫術和可貴的醫德.套用那句話,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在這醫院里,洛琪珊在病人當中的口碑,比很多老牌醫生還要好.

病房里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患者們親切地跟洛琪珊打招呼,那感激的笑容和話語,都是出自真心的.這種滿足感,是豪車名包所不能代替的,是洛琪珊精神上的慰藉.

來到了唐家祥病房的門口,洛琪珊停下了腳步,做好了心理准備走進去……興許又要被家屬罵一頓,但她還是來了.是她做過手術的病人,她不想將後續的治療交給其他醫生,她要親自負責.

唐家祥的況基本穩定了,在康複中,但身體太過虛弱,躺在病chuang上,瘦瘦的身體縮在被子里,看上去真是令人揪心.

今天只有他的一個堂哥在,他的老婆和其他哥嫂門都沒來.

唐家祥見到洛琪珊,掙紮著想起來,卻被洛琪珊阻止了.

"你別動,躺著就好,我看看你的傷口."洛琪珊著,伸手揭開了病人腹部的紗布……

"怎麼樣,感覺如何,還會很疼嗎?"洛琪珊輕聲問.

唐家祥搖搖頭,感激地:"洛醫生,我今天感覺好些了,傷口也沒那麼疼,剛才還進食了……這都要謝謝洛醫生救了我,可我的家人對你不太理解,希望洛醫生別介意,我代我的家人向你道歉……"

一旁的堂哥沒話,只是白了洛琪珊一眼.

洛琪珊聽唐家祥這麼,心里更是不好受,因為她知道,是何慧怡在手術中違規操作,唐家祥才會感染那麼嚴重……起來是醫院有一部分責任的.

"唐家祥,你看我像那麼氣的人嗎?你的家屬對我有誤解,我很理解他們的心,手術的事,醫院會繼續調查,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謝謝洛醫生,你這麼我就放心了……"唐家祥欣慰地,忽地臉色一變,像是想起了什麼.

"洛醫生,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請你幫個忙……醫院開了繳費單,但是我家一時沒那麼多錢,可不交錢的話,我這藥就要停,我老婆已經在想辦法籌錢了,可能還需要兩三天時間,醫院能不能先別停藥,過幾天我們一定把費繳上."唐家祥話有些吃力,凹陷的眼眶里噙著一點晶瑩.他心里苦啊,為了這個病,他家已經負債累累,現在還得繼續借債,這種心酸,難以喻.

"多少錢?"

唐家祥苦笑:"三……三萬兩千八……"

"……"

洛琪珊默然了,這筆錢,對唐家祥這樣的家庭來,簡直就是巨款,一時間,他們能湊齊嗎?

唐家祥的堂哥也忍不住抱怨:"娃兒讀書都沒錢了……雖然學費是免了的,可書本費和雜費還有,這兩年家祥治病都耗光了家里的錢,娃兒只有輟學,夠慘的了,現在又要三萬多塊,還只是繳清前邊的費用,這後面還要繼續住院治療……咱家就算是砸鍋賣鐵都拿不出錢了……"

這番話,讓人心沉重,唐家祥的眼睛更了,而洛琪珊也無法找到合適的語來安慰.

安慰有什麼用?對于這樣家庭困難的病人來,錢,才是最實際的問題.並且,洛琪珊很清楚,唐家祥的請求,在醫院里是行不通的.到了時間,如果他家不能繳清那張單子上的錢,他會被停藥,如果連住院費都交不起了,他就只能出院.

但這些,洛琪珊沒,她只是沖著唐家祥點頭:"放心養病吧,別想太多,這件事."

這等于就是答應了唐家祥,然而,洛琪珊是不會向醫院提出延遲繳費,因為那樣並不是解決之道,她心里已經有了盤算和決定了.【求月票!晚上還有一章,精彩還會繼續,請大家繼續支持哦!】

上篇:續:感升溫     下篇:續:U盤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