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坦她喜歡晏錐  
   
續:坦她喜歡晏錐

慌亂中,洛琪珊潛意識里爆發出來的是憤怒,眸色一狠,使勁掙脫藍澤輝的手臂,跳脫開來,憤憤地瞪著他……此刻,她手里還拿著菜刀.

"藍澤輝,你燒糊塗了?"洛琪珊明亮的雙眸如鏡子般映照著他的臉,他的窘迫和尷尬.

洛琪珊現在是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真實的感受就是她很抗拒藍澤輝這樣親昵的舉動.她可以承認他是朋友,但不代表會允許過份的行為.

藍澤輝面露痛苦之色,還有幾分尷尬,卻還是只能無奈地:"珊珊,對不起,嚇到你了……其實我只想抱抱你,我不會欺負你的.你救過我的命,你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女神,我怎麼會不尊重你呢?別用這樣戒備的眼神看我好嗎?這會讓我很受傷."

他話的聲音依舊很虛弱,歉意又是那般誠懇,加上他還是個病人……洛琪珊實在無法對著他發脾氣,平時的表現都是正人君子,又屢次幫過她,她也總不能因為被抱一下就完全否定了這個人吧.

洛琪珊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看了看手里的菜刀,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太凶悍了.

收起了菜刀,洛琪珊擺擺手:"你出去休息吧,我還在煮粥."

藍澤輝眼底露出一絲不舍,卻什麼都沒,轉身出去了.

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剛才抱了她一下,她的反應就已經那麼強烈了,他心里拔涼拔涼的還帶著刺痛,他也需要冷靜一下.

藍澤輝出去之後,洛琪珊也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剛才,她在被藍澤輝抱著那一瞬間,她心底竄起的火苗幾乎將她的理智焚毀,那種排斥和抗拒難以喻.

她在晏錐面前就不會這樣.她喜歡被晏錐抱著,喜歡跟他接吻,喜歡他的觸碰,但藍澤輝就只是隔著衣服抱一下,她都感覺像是吃了蒼蠅般難受.

藍澤輝今天不僅是病人了,行為也異常,難道他真的對她有了那種想法?

洛琪珊秀氣的雙眉蹙起,琢磨著假設藍澤輝對她動了心,她和他還能愉快地做朋友嗎?

藍澤輝在外邊一直都沒再進去廚房,躺著像是睡著了,洛琪珊出去時就看見他沒蓋毛毯……

職業習慣作祟,洛琪珊輕輕地彎下腰,將他旁邊的毛毯拉起來為他蓋上.可就在這時,藍澤輝卻忽地睜開眼睛,猛然抓住了洛琪珊的手腕,黑亮的眸子里又帶著一絲殷,緊緊盯著她.

洛琪珊心頭一慌,不習慣這般靠近,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這次握得很牢,眉宇間流露出痛惜之色:"珊珊,你這麼關心我,難道不是對我有一點點的意嗎?為什麼你卻連個擁抱都要抗拒我?你告訴我,在你心里,有沒有我的位置?"

這傷的神色,若洛琪珊還不明白,她就真是太蠢了.

洛琪珊心里暗暗驚詫,藍澤輝竟然以為她對他有?

"我……藍澤輝,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關心你,因為你是我的朋友,你幫過我,我覺得你跟你的父親不一樣,你為人挺好,值得交.你生病了,我照顧你吃藥,我煮粥,給你蓋被子,這些不都是朋友之間該做的嗎?如果是這樣令你誤會了,我……我很抱歉."洛琪珊略帶歉意的語氣,有點沉,心也跟著染上一層灰霧.

藍澤輝的身體明顯顫了顫,眼底滿是失望,握著她的手腕也漸漸放開了,目光變得淒涼,帶著自嘲的笑意:"原來是我自作多了?一直都是我自不量力,以為自己能在你心里占據那麼一點點的位置,結果卻是這樣……你,從未喜歡過我吧,而我在度假村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之後每一次見面我都會沉溺一分,剛才我看見你在煮粥的背影,想象著或許你也會我有感覺,于是我不自禁去抱你,得到的卻是你推開.現在你來給我蓋被子,我不死的心又再跳動,終于鼓起勇氣問你,而答案又是如此殘酷……"

他的笑,比哭還難看,這番話傾注了他的心聲,他對洛琪珊早就有,但又擔心過早地表白,會讓她嚇跑.所以他才忍到現在,可出口的結果就意味著他的單戀失敗.

洛琪珊驚愕了,美目里噙著不可置信……難以相信,他居然在度假村那時就喜歡上她?

"不……我不是那種會一見鍾的人,美女投懷送抱的很多,可我沒感覺,我心里一直住著一個白衣天使,就是幾年前在m國我哮喘發作時,救過我的女醫生.因此,我才會在回國後與你重逢時,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你.你知道嗎,當我聽到你已經結婚的消息,我有多受打擊?但我不在乎那些,我能看出來你跟晏錐之間感不合,他根本就不會懂得珍惜你.可如果你能跟我在一起,我會將你捧在手心,當成我這一生唯一的寶貝.只可惜你不會給我機會的是嗎?你喜歡晏錐,你心里有他,又怎麼會裝得下我?"藍澤輝原本燒得發的臉頰現在又變得慘白,看著太讓人揪心了.

人非草木孰能無.洛琪珊的心也不是石頭做的,當聽到藍澤輝這一番表白時,她是有所觸動,但僅僅是感懷和歉意,為這個男人的意而心疼,可她不會因此滋生出愛意,她對藍澤輝沒有男女間那種感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洛琪珊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善意的欺騙她也不想,尤其是現在.

"藍澤輝,謝謝你對我這些.其實實話,我和晏錐一開始結婚確實沒有感基礎,但我和他在後來的相處中也漸漸發覺對方的優點,我們雖然有時給別人的感覺像是不合,可並沒有大的矛盾.我原本還模模糊糊的並不確定自己真的那麼喜歡他,然而就在剛才,我忽然間明悟,我是對他有了.藍澤輝,請原諒我無法接受你的感,並不是因為我已經結婚,而是因為我既然對晏錐有,我心里再也容不下別人."洛琪珊得很輕,仿佛有什麼東西稍微用力就會碎.

她得有一點地方是特意給藍澤輝留了一絲余地的……那就是,她口中的明悟,就是藍澤輝在廚房里抱她那一刻,她明白了,若當時是晏錐,她絕不會推開,只因為心里有了晏錐的存在啊.

藍澤輝靜靜地聽著,眼神黯淡,除了失望就是傷心.

"洛琪珊,你好殘忍,得這麼直接,你就不能婉轉一點嗎?"

"對不起,我必須要直接地告訴你,婉轉或者遮遮掩掩,那都是害了你."洛琪珊很干脆,但其實心里還是有些惋惜,以後也許就失去一個朋友了.

"呵呵……這就是洛琪珊啊,敢愛敢恨,不會婉轉的,可是怎麼辦,我更恨自己,在聽到你拒絕我之後,我卻還是收不回我的心,它還在為你哭泣……"藍澤輝眼眶泛,有點微微哽咽,卻沒有流淚,他也是個倔強的人,不願此刻落淚來博取同.

兩人談話很投入,渾然不知在樓梯轉角處有一個陰影已經存在好一會兒了,像是一個男人,在那里偷聽?

藍澤輝從沙發抱枕下邊拿出了u盤,塞到洛琪珊手里,淒涼的聲音:"這是你的東西,拿著走吧,晚飯我一個人吃就行了."

洛琪珊一驚,緊緊捏著u盤,心頭突突地跳了跳,感激地:"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幫我這麼大的忙,警方都沒抓到人,而你卻能查到."

藍澤輝眼底掠過一絲複雜的神色:"我們做生意的人總有些門道是不為人知的,有時比警方更管用.管怎麼,u盤找到就好,你不用跟我客氣了,我能為你做的,或許就只能到此為止.不是我不願再跟你做朋友,而是我怕再見你的話,我會忍不住,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洛琪珊沒有多,因為再多都是蒼白的,她不可能跟藍澤輝在一起,她結婚了,她現在喜歡上了晏錐,她好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對藍澤輝,只能是抱歉.

洛琪珊向藍澤輝道別,他送到門口,還沒來得及開門,只聽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在兩人都沒反應過來之際,一道黑影從後躥上來,攔在了洛琪珊面前……

"少爺,這個女人,為什麼要放她走?她傷了你的心,她該死!"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話,而這個人臉上卻戴著面罩,完全看不清楚長相,可他身上那股駭人的殺氣卻讓人膽戰心驚!

上篇:續:大膽一抱     下篇:續:遇險,遭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