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遇險,遭襲!  
   
續:遇險,遭襲!

眼前這位陌生的中年人,話很不中聽,尖銳帶刺,活像是洛琪珊只能任人宰割一般.

氣氛陡然間變得很不友善了,這位戴著面罩的中年男人一出現就破壞了藍澤輝和洛琪珊之間的甯靜.

"你怎麼下來了?還對我朋友這麼不敬,你……回樓上去!"藍澤輝低沉的聲音帶著慍怒,顯然是氣得不輕.

洛琪珊冷凝的眸子睥睨著這個人,心里暗暗吃驚,藍澤輝不是一個人在家?這個人是誰?怎麼對她有種敵意?

可這人卻不肯聽藍澤輝的話,兩道凌厲的目光死死盯著洛琪珊,狠狠地:"你到底有什麼好?把少爺迷得暈頭轉向之後你卻不管不顧.你這個可惡的女人,你不應該再接近我們家少爺,否則,不會對你客氣!"

"夠了,阿忠,你上去!"藍澤輝憤怒地拽著這人的胳膊,但他因為發燒而很虛弱,這一使勁,搞得自己差點站不穩.

"少爺!"阿忠緊張地扶著藍澤輝,但卻用充滿仇視的眼神對著洛琪珊.

洛琪珊心里窩火,自己與藍澤輝只是普通朋友,可這個叫阿忠的人卻得好像她故意勾.引藍澤輝似的.還口口聲聲揚要將她怎樣,先前她該死,現在又不會對她客氣……

"你是誰?你憑什麼胡亂扣帽子在我身上?我跟藍澤輝是朋友,你要誤解,那是你的事,別因為你的臆想而出口傷人,我該死,你就來試試是不是真的能讓我死?"洛琪珊清冷的瞳眸閃爍著倔強的光芒,她的尊嚴在遭受到挑釁時,她不會忍氣吞聲,她從來不惹事,但她絕不會怕事.

"珊珊……"藍澤輝想要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阿忠眼中亮起了一抹陰騖,放開藍澤輝,沖著洛琪珊就是一拳!

然而,這自信滿滿的一拳卻沒能奏效,洛琪珊輕松躲過,身子一矮,靈敏的揮出了手臂,目標是對方的腹部!

阿忠驚訝,但反應奇快,如蝦米般彎起身軀,使得洛琪珊這一拳落空,緊接著,時遲那時快,他已經抬腳狠踢!

"砰——"

洛琪珊和阿忠的兩只腳在半空中碰個正著,發出一聲悶哼,兩人即刻吃痛地往後退去……疼啊!

藍澤輝驚詫,他從不知道洛琪珊居然還會這一手?這靈敏而又充滿力道的身手,太驚豔了.

而阿忠雖然意外,可那眼神里分明是一種興奮而不甘的緒.他想不到洛琪珊還能還手,並且看樣子身手不弱,顯然是練過的,這讓他找到了一點樂趣.

"不錯,有兩把刷子,只是,光這點本事……不夠看!"阿忠低吼一聲沖了上去.

洛琪珊還沒來得及吐槽,阿忠的拳頭已經到眼前了,她急中生智隨手抓起了身邊一個東西往前一擋——

"啊……我的畫!"藍澤輝一聲哀嚎,這不是因為生病,而是心痛到腦袋空白……

是的,洛琪珊隨手抓起的東西就是一幅畫,裱好的,卻被阿忠一拳頭擊穿,手卡在了畫框中,洛琪珊趁機抬腳猛地踢中他的側腰……

"……"

阿忠踉蹌後退,緊緊捂著左邊腰部,再也不能上去攻擊洛琪珊了……他原本就有傷在身,恰好被人踢到,他衣服下邊的紗布里,應該在開始浸血了.

"阿忠!"藍澤輝焦急地走過去,關切之掩藏不住.

阿忠倔犟地擺手:"少爺,我沒事,我……我要教訓這個女人!"

洛琪珊昂然站立著,忍住了諷刺的話……這是給藍澤輝面子.

藍澤輝帶著歉意的目光看著洛琪珊,表複雜地:"珊珊,他只是擔心我,所以才會對你有誤解,你就不能讓著點嗎?他前幾天已經受傷了,現在又被你踢到……"

洛琪珊愣了愣,這是什麼況?藍澤輝的意思是在責怪她不該還手?下意識地瞥一眼那幅畫,畫框應該是很結實的木料做的,卻被阿忠一掌打穿,可見那力道不,但如果她不反擊,她必定會受傷的.到底,她是自衛還擊,可怎麼現在藍澤輝嘴里出來就像是她不對似的?

"少爺……"

"阿忠,別逞強了,你需要好好休養,別亂動."藍澤輝這看似責備的語氣里,實際是含著關心的.

洛琪珊微微一愕,出于醫生的習慣,她上前一步,試圖查看一下阿忠的傷勢,然而藍澤輝卻:"不用你看了,我會給他上藥的."

這冷漠疏離,真是藍澤輝嗎?

洛琪珊明白了,這位叫阿忠的男人一定是對藍澤輝很重要的人,身邊親近的人,而她呢?哪怕是出于自衛的還擊,在藍澤輝心里,她卻是不應該那麼做的,只因傷了他身邊的人……先前還在對她表白,可現在,事實證明,在他心里,她連這個叫阿忠的都不如.幸好,幸好沒對藍澤輝動心,否則她豈不是很可悲嗎?

洛琪珊想通了這點,之前心里存著的那幾分對藍澤輝的歉意,一下子就抹平了.輕輕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淡淡地:"如果真傷了就去醫院看看,不好意思我剛才出手時有點重了,希望下次不會再這麼主動冒犯我,我的保護意識很強,尤其是對于主動攻擊我的人……藍澤輝,再見了,多保重."

洛琪珊話里有話,指出是阿忠先動手才導致她反擊的,即使傷了他的舊傷,那也是她無心的,白了那是阿忠自找的.她不是聖母,她總不可能任由別人傷害而不還手吧?從十歲時曾被綁架之後開始,她就學習跆拳道,目的就是為防身.

不指望誰理解,她問心無愧就行.

洛琪珊轉身離去,只是在臨別那一刻,回頭又誠懇地望著藍澤輝:"謝謝你為我找到U盤,這個人,我會記下的."

愛恨分明,是洛琪珊的特色.她是欠了藍澤輝一個天大的人,這是事實,她不會否認和逃避,她會還的.

洛琪珊走了,可她心里對于阿忠的出現總是覺得有點不舒服……這個人對她的敵意太深,並且還戴著面罩,有什麼見不得人或是難之隱嗎?

門內,藍澤輝癡癡地望著門口出神,阿忠已經站起來走到了沙發處,艱難地坐下來,掀開衣服查看自己的傷口.

果然紗布隱隱泛,阿忠痛苦地咬牙,望著桌上的藥箱,把心一橫,忍著痛,將紗布撕開來……

藍澤輝見狀,不由得皺緊了眉頭,冷著臉過去,看著阿忠自己在換藥,他終于還是一聲歎息,伸手幫阿忠.

"如果你不下樓就沒這回事,傷口不會裂開."

"我……少爺,我是看看這女人對少爺怎麼樣,但她太可惡了,不懂珍惜少爺的感,她根本就不配被少爺喜歡!"阿忠眼里迸出怨恨之色.

藍澤輝心里本來就難過,聽阿忠這麼,他更煩躁了,不悅地:"阿忠,是我自己要喜歡她的,不是她勾.引我,她更沒有義務一定也要喜歡我,被拒絕,是我的命,我原本以為她和晏錐之間關系不好,可我猜錯了,她竟然喜歡晏錐……我當然就沒戲了.她會忠于她的婚姻,而是只能痛苦地熬過去.但這也不能怪她,你以後不要再對她有敵意了,我不想看到剛才那樣的事再發生."

阿忠聞,越發為藍澤輝感到痛惜,不明白為什麼少爺到現在還要維護洛琪珊.

"少爺,這麼輕易將U盤交給她,幫了她天大的忙,為什麼……為什麼不利用U盤讓她留下來,只要一晚……只要一晚她留在這里,那個晏錐就不會再信任她,不定少爺你就有機會了……"

"住口!阿忠,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怎麼可以出這樣混賬的話?"

"我……我也是為少爺著想.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勁才得到U盤,卻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太可惜了."

"行了阿忠,不要再這種話,我不想聽!"藍澤輝氣憤地沖上樓去,他只想一個人靜靜.

區外,洛琪珊站在自家車子面前,掏出了鑰匙,正准備離去.

可就在她剛打開車門之際,驀地,她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在回頭那一霎,她的腰被抱得死死的,嘴巴被捂住,她聞到了一陣刺鼻的味道,眩暈感頃刻間湧來——糟糕!

這兩個字在洛琪珊腦海里閃現,同時她要做出反擊,然後,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的偷襲,捂著她嘴巴的手帕是沾了藥的,幾個呼吸之間,洛琪珊的身子已經癱軟了下去……【晚上還有更新.親們,節假日我都是無休的,大家看得爽就在客戶端投一點月票吧,謝謝啦!】

上篇:續:坦她喜歡晏錐     下篇:續:她昨晚沒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