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她昨晚沒有回家  
   
續:她昨晚沒有回家

迷霧,懸崖,冷風,荊棘……這充滿了陰森壓抑的地方,仿佛空氣中都充滿了恐怖的氣息,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更沒有任何一點聲音,沒有生命的痕跡,只有漫無邊際的空寂.

洛琪珊站在懸崖邊上,驚恐地望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寒淵,全身寒毛倒立,她想要喊出聲,可是無論她怎麼用力,使勁張著嘴,但喉嚨卻總之發不出半點聲響.

這是比現實還要真實的夢境,如同她真的就置身其中,而實際上,她此刻卻是在一間溫暖的屋子里,睡在柔軟的大chuang上,蜷縮著身子,巧克力色的被子掩蓋不住她雪白的頸脖,精致的鎖骨,光潔瑩白的手臂……這景太過令人遐想了,會產生一種疑問,她藏在被子里的身體,是穿了衣服的嗎?

洛琪珊在昏睡中,做了很多奇怪的夢,她也在夢中掙紮,可就是醒不來.她遇到了襲擊,對方手段太狠毒,藥力在她身體里的作用還沒消失,她在幾個時之內都不會醒.

桌上,她的手機在震動,是晏錐打電話來,而她卻沒能接.手機上顯示了好幾個未接電話,有六個是晏錐打的,還有三個是洛凱旋打的.

此時此刻,晏錐正在家里的臥室中,焦急地等待著洛琪珊回來.

晏錐先前還很悠閑的,洗完澡就處理了一些文件,之後再聽聽音樂,看了一部電影,可是到深夜了還不見洛琪珊回來,他漸漸地有點不耐了.

這個女人,難道是上夜班?但就算是上夜班也該打個招呼一聲自己今晚不回來吧?他以為,經過了在酒會的那一晚他和洛琪珊之間已經有了一點默契,但這難道是他的錯覺嗎?她將自己的秘密,心理障礙,與他分享,讓他感覺兩人的心在靠近,他甚至開始有點在意她了,可這才過去兩天,她就這麼不屑一顧嗎?這都12點了還不回家,連個電話都沒有,如果她眼中有他的存在,她怎麼會這麼做?

晏錐打了電話去問洛凱旋,洛琪珊沒有回那邊……他一遍一遍撥著她的手機,通了卻無人接聽.

洛琪珊你在搞什麼?

晏錐躺在chuang上輾轉反側,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她不在,這chuang也顯得有點冷,家里少了個人在他眼前晃來晃去還真有點不習慣.平時只要她睡在身邊,他總是能聞到她身上沐浴後的清香味,還有她身上的體溫,她香軟的身子……都是他生活中正在接受並熟悉的,而今夜,特別冷清,孤單,沒人拌嘴了,沒人惹他了,安靜得異常,他反而感覺心底似乎有那麼幾分失落,在盼著聽到外邊車子開進來的聲音,盼著聽到開門聲.

原來等待一個人的滋味是這樣的?

有點酸,有點澀,還帶著莫名其妙的甜,可如果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還是等不到,他就只剩下氣憤和焦急.

晏錐一會兒起來上廁所,一會兒看看手機,一會兒玩玩ipad,他想讓自己變得很疲倦然後就能快點入睡了,但事與願違,他的睡意遲遲不來,反而是越來越清醒.

該死的,洛琪珊你有種今晚就別回來!

晏錐心里這麼腹誹著,窩火得很,可其實他也有擔憂……洛琪珊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這個念頭,讓晏錐更加煩悶了,就好像是心髒里一不心闖進去了什麼東西,之後就不出來了——那是名叫洛琪珊的女人嗎,是她什麼時候進駐了他的心而他卻不知道嗎?

洛琪珊失聯還不到一定的時間,那不能報警,只能繼續等待她的消息,希望她只是耍點性子罷了,希望她能平安無事地回家.

是家啊,這個家里沒有了她,仿佛失去了生機,只有他一個人形單影只,孤獨地住在這棟樓,而他的母親和爺爺都住在前邊主宅里,這半夜,他睡不著也只有悶著,連個話的人都沒有.

晏錐不甘心自己的緒就這麼被洛琪珊給影響了左右了,因為她,他正在焦慮著,擔心著,不安著……這種滋味不好受.

時間在流失,終于,到了三四點時,晏錐疲倦地沉沉睡去,手機放在枕頭邊,為了是如果洛琪珊來電話,他能立刻接起來.

這是一個難熬的夜晚,是一個令人痛徹心扉的夜晚……

清晨,在城市的某個地方,洛琪珊所在的屋子里,她沉睡了*之後,即將醒來.

側臥變成平躺,她動了動,這時候她醒了,只是意識還處于混沌中.慢慢的,她吃力地睜開眼皮,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上一盞精美的吊燈……這,這不是在家里,家里沒有這樣的吊燈!

下一秒,洛琪珊驚悚了,猛地側頭看去,整個人頓時石化了,猶如遭雷劈似的呆立不動.

因為,她看到一張熟悉的臉,是藍澤輝,他正睡在她的身邊,並且他露出被子外的上半身,沒有穿衣服.

洛琪珊腦子里轟然炸開了花,還來不及清理記憶的碎片,立刻掀開被子往里一看!

幸好,她和他都是穿著內的,這是否明昨晚她並沒有和藍澤輝發生什麼?

短短幾秒的震驚之後,洛琪珊飛快地冷靜下來,強迫自己仔細感受著身體某個部位,體驗一下有沒有不適的感覺.

不幸中的大幸,她除了頭痛,身上的其他地方感覺還是正常的,可這並不能完全確定昨晚究竟有沒有那種事發生.

洛琪珊即刻下地,想去洗手間再確認一次……自己檢查一下那里,看看是否有屬于男人的痕跡.可就在她站起來之前,她驀地發現窗簾竟有一條縫隙是開著的,那對面是?

洛琪珊再次驚了,快速抓起旁邊的衣服穿上,走到窗前一看……對面有幾棟大樓.目測這個距離比較遠,即使對面的人看見這邊,應該也是望不到屋子里的人吧?

洛琪珊沖進浴室去,幾分鍾個之後出來了,卻見藍澤輝還是在熟睡中.

冷水洗臉之後,洛琪珊更加清醒了,大腦全開,將自己昨天遇到的事統統回想一遍……她記得是走出藍澤輝家之後就去對面開車准備回家,可她遭到了偷襲,有人從她背後抱住她,捂著她的嘴,之後不到十秒她就昏厥過去.

記憶在這里斷開,再醒來時,她就在這里了.

這是哪里?為什麼她會和藍澤輝躺在同一張chuang?偷襲她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會是藍澤輝派人干的嗎?

想到這里,洛琪珊整個人都燃燒起來,被憤怒的火焰湮滅!昨天藍澤輝才向她表白了,而她斷然拒絕,他完全有可能因此而懷恨在心,找人襲擊她,然後再送到他chuang上!

洛琪珊打量著屋子里的格局,這裝潢風格,不像是在誰家里,而是像在……洛琪珊拿起桌上的東西一看——上邊標識著五個字——"大凱旋酒店".

太荒唐太不可思議了!她居然和藍澤輝在大凱旋酒店的房間里過了*?

"藍澤輝,起來!"洛琪珊拽著他身上的被子狠狠一扯.

這一聲仿佛河東獅吼的爆呵,硬是將睡夢中的藍澤輝驚醒了,睜眼看到洛琪珊,他的表比她還要驚駭.

"珊珊?珊珊你怎麼會在這里?"

"這里?大凱旋酒店?藍澤輝,你好陰險!"洛琪珊著就揮動拳頭,怒不可遏.

砰——藍澤輝被打中臉,痛得他眼冒金星,急忙抓住了洛琪珊的手,以防再挨第二拳.

"珊珊,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這麼生氣要打我?"藍澤輝焦急而又困惑,不像是裝出來的.

可洛琪珊現在根本不可能相信他了,被人襲擊之後在他身邊醒來,這怎麼可能與他無關?

"藍澤輝,你還在演戲嗎?別你不知道昨晚我們是睡在同一張chuang上,昨天我從你家出去,結果被人襲擊了,等我再醒來卻是在這個房間,沒穿衣服睡在你身邊,你不要告訴我你什麼都不知道,藍澤輝,我看錯你了,枉我還把你當朋友,原來……你就是個人渣!"洛琪珊激憤到極點,緒完全爆發,沖著藍澤輝另一邊臉猛然揮拳!

又挨揍了,藍澤輝兩邊臉都火辣辣的疼,可他也是被洛琪珊的話給震住,不可置信,她的是真的嗎?為什麼他什麼都不知道,只記得自己被父親叫到這里,記得他睡得很早,之後……發生什麼,他想不起來了,記憶一片空白.是誰?是誰導演了這一切!

上篇:續:遇險,遭襲!     下篇:續:晏錐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