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錐的憤怒  
   
續:晏錐的憤怒

沉悶壓抑的氣氛里還夾雜著滿滿的激憤,不僅是洛琪珊憤怒,藍澤輝也是氣得臉色發青,他聞到了陰謀的味道,可他卻一時想不起自己得罪了誰?印象中,他並沒有仇家,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

"珊珊,那我們昨晚有沒有……"藍澤輝的聲音在顫抖,他有個預感,假如昨晚真的和洛琪珊那個了,也許以後她再也不會見他了.

洛琪珊一肚子的憤恨無處發泄,千百遍詛咒那個導演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可是,她現在真的取法確定昨晚究竟有還是沒有.她的身體雖然感覺沒有異狀,藍澤輝也是如此,但這不能肯定百分百沒做,她只有回到醫院去再用精密的儀器檢查一下……

洛琪珊怒目噴火,攥緊拳頭怒視著藍澤輝:"我問你,u盤,是不是你派人從我身上搶走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對你更感激,讓我欠你一個天大的人?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那麼巧知道我從郭家出來,可我覺得太多的巧合就是不正常!以u盤為誘餌,引我去你家,然後趁機偷襲我,用藥把我迷暈,再送到這酒店……藍澤輝,你卑鄙的程度跟你父親是一樣的,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不……"藍澤輝痛苦的表看上去很是難過,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坦白:"是,我承認,u盤被搶,是我派人做的,因為在那之前我已經暗中收買了郭,你拿到u盤,他立刻就通知了我.我派阿忠騎摩托車搶走u盤,是想讓你因為這件事而感激我,你猜得沒錯,可之後你遭襲,我真的完全不知.我也是受害者,我對昨晚的事一無所知,現在一醒來就面臨你的指責和誤會,還挨了兩拳,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但珊珊,我沒做過的事,我不能認啊!"

藍澤輝痛心疾首,兩眼泛,急切而又焦慮地解釋著.

洛琪珊蒼白如紙的面頰露出一縷慘笑:"呵呵……藍澤輝,u盤的事果真是你搞的鬼……我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心思,我一直把你當朋友,即使你是藍覃的兒子,我還是能區別對待,沒有因為你父親而對你有偏見,可我發覺我好傻,好蠢……我把你當朋友,你卻欺騙我,傷害我!別拿喜歡當借口,別以為喜歡一個人就可以不顧一切耍手段!我憑什麼相信一個欺騙我的人?"

洛琪珊憤恨之下將拳頭打在了衣櫃上,那悶響聲,讓藍澤輝心頭一顫……

"藍澤輝,不管我們昨晚有沒有發生什麼,我和你之間已經恩斷義絕,從此以後,別讓我再看見你!"洛琪珊切怒氣洶洶地完,風一般沖了出去,她一秒都不能待下去了,她必須回醫院檢查,得到准確的答案.

藍澤輝痛苦地站在原地,他知道,發生了這種事,解釋也不管用,洛琪珊不會再相信他,還是會以為這一切是他的傑作,然而,他卻是無力為自己辯解了,因為他不知道昨晚的事怎麼發生的,要讓洛琪珊相信,他只能自己去找證據,找出襲擊洛琪珊的人.

疑點太多,最難以理解的是,既然有人故意陷害,為什麼事到此就沒下文了?洛琪珊和他在這房間醒來,沒其他人看見,就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這件事,那策劃這一切的人目的又何在?除了讓他和洛琪珊之間發生誤會,還有別的作用嗎?可這樣,對方又能有何好處?

費盡心思做出這種卑鄙下流的事,不可能沒有大的圖謀,究竟,圖謀的是什麼?這是一把雙刃劍,讓他和洛琪珊都受到了傷害,今後,他要如何面對她?

不能得到她的心,已經夠慘了,他的單戀無疾而終,可他沒料到最慘的卻是現在,洛琪珊一定已經把他恨透了吧?

藍澤輝腦袋一陣眩暈,跌坐在沙發上,頭疼,同時也覺得背脊發涼,仿佛暗中有一雙手在操控著,而他卻完全不知道是誰.

昨晚,是父親讓他來大凱旋酒店,談了一些生意上的事,之後父親見他精神不佳,就讓他在這房間里住下了,當時阿忠也在場的……對了,阿忠呢?

藍澤輝剛想拿起手機打電話,卻見阿忠從門口走了進來……洛琪珊走的時候沒把門關好,阿忠就直接進來了.

"少爺……"阿忠端著一個盤子,里邊是熱氣騰騰的早餐.

藍澤輝現在哪里有心吃早餐,他問了阿忠關于昨晚的事,阿忠卻不知道.

這是伺候了他十多年的人,而這一刻,他卻感到了疏離和陌生,阿忠的話可信嗎?

藍澤輝第一次對阿忠產生了懷疑.

阿忠察觀色,知道藍澤輝疑慮未消,只得盡量解釋,並承諾會盡快著手查一查.

雖然藍澤輝覺得,或許監控錄像能提供一點線索,可得到的答案是,昨晚這一層的監控攝像頭壞掉了……

洛琪珊憤然離去,她看到手機上有好些未接電話,十幾個是晏錐打的,還有父母……洛琪珊最先給父母保平安,然後卻沒立刻給晏錐打電話,只因為,她腦子里太亂,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向晏錐解釋.

如實,晏錐會信嗎?

洛琪珊心里矛盾而又痛苦,匆忙回到醫院檢查,但等化驗報告出來還要點時間.

洛琪珊在辦公室里也是坐立難安,出了這樣的事,她最擔心的就是昨晚究竟跟藍澤輝有沒有發生過……等待化驗報告的過程簡直就是如凌遲般痛不欲生.假如,真的發生了,她怎麼面對晏錐?怎麼面對自己?

這是一種精神的折磨和煎熬,洛琪珊向來潔身自好,加上現在對晏錐有感了,如果化驗報告顯示她體內真的殘留著某種液體,她該怎麼辦?

洛琪珊一會兒站起來走動,一會兒坐著發呆,一顆心懸在喉嚨就沒落下來過.

已經十點鍾了,她終于是按捺不住,給晏錐打了電話.

電話那端,他的聲音分明有點顫抖,還有一絲急切,可這熟悉的聲音卻讓洛琪珊差點落淚.

"你一晚上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家里會擔心?你有什麼事不可以先打電話回家一聲?打你手機不接,你成心的是吧?一個女人在外邊過夜,你是怎麼想的?是你膽子太大還是你根本就沒把晏家放在眼里?!"晏錐一頓疾吼,憤怒,責備,一股腦兒都湧出來了.

天知道這人一整晚都在擔心著,若洛琪珊再沒消息,他會報警的.

他的怒吼,讓洛琪珊感到了被他重視的滋味,她內心的歉疚無以複加.忍著慟哭的沖動,輕聲:"晏錐……請你相信我,我昨晚真的是有特殊的原因.一會兒我回家再跟你詳細解釋好嗎?"

晏錐氣歸氣,可有了她平安的消息,聽到她的聲音,他內心是如釋重負地松了下來,但還是咬牙切齒地:"你最好快點滾回來給我清楚!"

"好……"洛琪珊沒有因晏錐話不客氣而生氣,她聽到他"滾回來",反到是覺得親切.因為,不管在外邊遇到什麼,至少還有家,還有老公,在等著她回去,這是只有愛人家人才能給予的溫暖和包容.

掛了電話,洛琪珊掩面而泣,她此刻對于晏錐的想念很強烈,可也正因此,她也對化驗結果產生了更大的恐懼,只能不停在內心祈禱,希望只是虛驚一場,希望那不幸,不要降臨在她身上.

又是兩個時過去,化驗報告出來了,洛琪珊從未如此忐忑過,捧著手里的化驗單,只覺得有千斤重.

事關重大,她不能只憑自己的直覺,必須要化驗過後才能安心.

顫抖著攤開了化驗單,洛琪珊仔細看著上邊的字和數據……她布滿血絲的雙眼噙滿了淚水,視線模糊,但她也在笑,慶幸地笑.

從化驗結果來看,她體內沒有任何異常的東西存在,不僅沒有男人殘留的那東東,就連tt的殘留的也是沒有的.也就是,她昨晚百分百沒有跟藍澤輝發生關系!

洛琪珊整個人都輕松起來,腳步變得輕快,歸心似箭,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飛回到晏家大宅!

有了這個化驗報告,洛琪珊就有足有的底氣向晏錐坦誠一切了,他會相信她的吧,她也是被人害了,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他的信任和理解.

洛琪珊現在就像是片干涸的沙漠,需要晏錐的溫化作春雨去滋潤.

到家了,洛琪珊飛快地跑上樓,像只歸巢的鳥.

然而,她卻沒有看到預期中晏錐的身影,他不是在家等她嗎?

等待她的,是婆婆沈蓉異樣的眼光和憤怒的表.

發生什麼事了?洛琪珊預感到不妙,心里沒來由地發慌……【晚上還有更新,求月票!】

上篇:續:她昨晚沒有回家     下篇:續:她要去把晏錐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