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對晏錐說愛  
   
續:對晏錐說愛

來一場走就走的旅行,這是每個人都想在有生之年實現一次的,那種灑脫和隨性,只是想想就感覺自在啊.

可是,並非每個人在實現這種願望時都是懷著美好的心,也有的是在極度氣憤和失望之下開啟這段旅行的……就比如,晏錐.

人來人往的機場里,形形色色的人們表各不同,心也不一樣,來來去去,聚聚散散,有喜悅有無奈,在悄然來臨的冬季,機場里的暖和,就算是一大慰藉了.

候機室貴賓廳里,稀稀疏疏坐著一些等待登機的乘客,他們當中有頭發花白的老者,有年幼的孩童,有驚豔的美女,有養眼的帥哥……但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覺悟,那就是,保持安靜.

大部分人都是在低頭玩ipad或者玩手機,這是現代文普遍的通病了,在這個網絡時代信息時代,男女老幼都習慣了"機不離手".

原本很安靜的空間里,隱隱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有幾個人在聲議論著什麼,似乎是看到了手機上的新聞,由于太過驚人,以至于這幾個人一時間也忽略了要安靜.

只聽一個年輕女孩兒驚訝地:"天啊,不是吧,炎月的董事長,商會主席晏錐,我的偶像啊,居然……居然被戴綠帽子?"

"嘖嘖……這照片上的男人長得很一般嘛,跟晏錐比起來簡直差十萬八千里,怎麼那個洛琪珊眼瞎了嗎?竟然會跟這個叫……叫藍澤輝的男人在酒店鬼混?"

"噢不……毀三觀啊……"

"洛琪珊麼?哼,以前就聽她差點跟梵氏家族的繼承人結婚,後來卻跟了晏錐,現在又是藍澤輝,太不要臉了,可惜晏錐一世英名就毀在她這里,這女人……你知道她微博嗎,上去噴一頓."

"好,我打聽一下她微博……"

"……"

這些話,一聽就是立場明確的一邊倒,對于晏錐被戴綠帽子,人們都在為他感到氣憤和不值.當然了,也不排除有的人會取笑,嘲弄,甚至幸災樂禍.

而這幾個在聲議論的人,完全不曾料到他們口中所的那位男主角,此刻就在這機場里,就在這貴賓候機室里.

角落,靜靜地坐著一個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他戴著淺茶色的墨鏡,圍巾將脖子包括嘴巴都蒙住了.不是因為他冷,而是他不想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焦點,他這樣遮住半邊臉,可以避免被認出來.

但圍巾卻擋不住耳朵,他還是聽到了那些議論,他昂藏的身軀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一只手拿著手機,另一只手緊緊攥著.

綠帽子,這三個字好比是抽了晏錐一巴掌,這是男人最忌諱的事,最大的恥辱,然而,這就是事實,讓他措手不及,讓他在毫無防備之下硬生生被傷到了.

晏錐不是銅皮鐵骨,也不是木頭人,更不是冷血無,他有七六欲,他的心也會為某個女人而跳動的.

他的初戀是沈云姿,那時候的他還太年輕,青澀懵懂的感第一次付在了沈云姿身上.當時不明白是為什麼,可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以及發生了很多事,他才有所領悟,原來對沈云姿不過是一時的迷戀,也可以是對異性的新鮮感和好奇心.至于水菡,晏錐承認自己是喜歡過,但那種喜歡里所含的成分更多的是源自于親人般的溫暖,加上當時的他還處在人生的迷霧中,爭強好勝,總覺得自己只要贏了哥哥,就能得到水菡了……

再後來就是鄧嘉瑜,結婚了卻形同陌路,沒有感的婚姻很快因他在家族斗爭中的失敗而終結,他也從這婚姻的墳墓跳了出來.

這三段經曆,都是晏錐記憶深刻的,也是給了他磨練促進他成長的.仔細想來那都不是壞事,起碼他從中得到了教訓,看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方向在哪里.直到遇到洛琪珊,這個總是能輕易挑起他怒意影響他緒的女人,在一點一點的交集中,相處中,慢慢發覺了她身上的亮點,對她,不僅是有.欲,還有強烈的占有欲.他淡然的表面下,是一顆不平靜的心,在他以為與她之間有了默契和共鳴的時候,她卻*不歸……

如果只是這樣,他或許不至于要暴走,但今天中午的新聞,算是在他腦袋上澆了一盆冷水,讓他清醒了,從短暫的沉醉中醒悟……其實在前天他就看到衣櫃里多了一件衣服,是男裝.那不是他買的,只能是洛琪珊了.

他不動聲色,他心里卻在暗暗欣喜,等待著她拿著衣服對他:"這是我買來送給你的."

但他沒有等到這一刻,反而是在今天中午聽傭人,昨天原來洛琪珊在晚飯前回來過,拿著一個金色的袋子出去了.他打開衣櫃,果真,那件男裝不見了.

衣服去哪里了?在看到新聞的時候,晏錐恍然大悟,洛琪珊昨天回家拿衣服是送去給藍澤輝的,是他自作多了,還以為這件男裝是買給他.

這是一種怎樣怒火中燒的滋味,仿佛全世界都變成一片火海,唯有他離開,才能擺脫這致命的傷和熱.

在傷害才剛開始時,他離開了,他可以預見那一則新聞會造成什麼後果,他被戴了綠帽子,他現在反感聽到見到關于洛琪珊的一切,他不想讓自己陷入糟糕的心不想理會所有的紛擾,只想快點離開這里,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安靜地生活幾天.

這是逃避嗎?不管是或不是,晏錐都有理由這麼做.誰能在看到自己另一半和別人睡在一起的照片之後還能若無其事?戴綠帽的感覺是什麼,沒經曆過的人,只憑想象是無法體會得到的.

此時此刻,洛琪珊還被堵在半路,心急如焚,想闖燈都不行,因為前邊堵了一排的車.

晏錐的秘書告訴過洛琪珊,機票是下午五點鍾的,現在還有一個半時,希望能來得及.

車輛在路上緩慢地移動著,洛琪珊的耐心已經耗盡了,淚痕未干的臉上,倔犟的神色間含著堅定.她和晏錐之間怎麼可以有這樣天大的誤會?她要留住他,她要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她喜歡上他了,她心里只剩下他一個人的影子,再也沒有其他男人,更不會藍澤輝!

洛琪珊將化驗報告也帶上了,心里不停在祈禱,晏錐千萬要相信她啊……

終于到機場了,洛琪珊急忙跑進去,可時間卻只剩下一個,晏錐很可能已經在候機室了.

洛琪珊在安檢口看了又看都沒見到晏錐,她唯一的辦法只有也進去候機室.沒有護照和簽證,她怎麼買票進候機室?怎麼辦?

洛琪珊慌了,只能去找到機場工作人員,在前往瑞士的班機候機室里,有一個叫晏錐的男人,她現在要將一份重要文件交給他.機場工作人員也很熱心周到,果真進去找晏錐了,安排洛琪珊在一間休息室里等.

休息室很,但沒其他人,很安靜,洛琪珊卻是坐立不安,她不確定晏錐會不會出來見她,她現在除了緊張還是緊張.

愛這玩意兒就是個磨人精,像洛琪珊這樣直率坦蕩的女人,在墜入愛河的時候,也會有焦慮,迷茫,如果不能及時得到解決,她就會寢食難安……到吃,洛琪珊才想起來自己早餐和中午飯都沒吃.

一陣頭昏眼花,洛琪珊靠在沙發上,一手扶著額頭,饑餓和精神壓力一起將她的身心碾壓,讓她感到惡心難受,可她必須忍著,她要見到晏錐.

一分一秒的等待都是痛苦的煎熬,當洛琪珊看到門開了,她整個人都繃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眼前這熟悉的面孔,可不正是晏錐嗎?

"晏錐你還沒走!"洛琪珊驚喜萬分,激動地摟著他的脖子,就像上次那樣,緊緊依偎在他胸前.

只是,她的興奮激動,與晏錐的冷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好比是一團火遇上了一塊冰.

洛琪珊忽地從他懷抱退出來,將那份化驗報告攤開來,顫抖著聲音:"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不想見我,所以才要走,可是,你先看看這個……這是我今天在醫院做的化驗報告,能證明我跟藍澤輝沒有做那種事!"

她得很快,生怕慢了他就跑了,她的手挽著他的胳膊,心卻在砰砰直跳,因為她也沒完全的把握,一切就看晏錐怎麼想的了.

靜默了好一會兒,晏錐面無表地拿起化驗報告,瞄了一眼,還不曾仔細看,便已經放下了.

洛琪珊愕然,胸口一窒,咬咬牙……晏錐這是擺明不想看,不信她嗎?不,她不能就這樣放棄!

洛琪珊望著晏錐這張冷若冰霜的俊臉,他凜冽的眼神令人發寒,給人一種緊逼的壓迫感,可她不會因此而膽怯,她只會更加想要解釋.

"晏錐,老公,你給我幾分鍾時間聽我好嗎?昨天的事,對不起……是意外,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你可以相信我嗎?"洛琪珊用最快速簡單的描述明了昨天發生的一切,她從未這麼急切地想要留住一個人.

晏錐從進來就沒話,聽洛琪珊講完了,他得眼神還是沒有明顯的波動,如一潭死水般.

這樣的冷漠,能將人的靈魂都凍僵.洛琪珊的心在往下沉,越來越冷……她已經如此放低姿態了,她是第一次這麼低聲下氣地向人解釋.她眼巴巴地看著他,他的一句話就能決定她的心,她是如此渴望著他點頭信任她.

好半晌,晏錐這冰雕般的臉部才動了動,輕輕勾動著唇角,淡淡笑意美得驚心動魄,可出來的話卻是刺骨的涼:"洛琪珊,你自己就是醫生,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相信你拿出來的化驗報告?報告可以作假,沒有任何一點服力.你也看到新聞了,你跟藍澤輝的照片……拍得不錯,只是我這個人缺少點欣賞的細胞,別人以為的美感,在我眼里,只會覺得……惡心."

這一句一句的,像萬箭穿心紮在洛琪珊胸口,特別是最後那兩個字,讓洛琪珊有種眼冒金星的感覺.

她不管不顧地跑來,滿腔期盼,她拋開面子問題,主動向他坦誠,可知她最想得到的就是他一個溫暖的擁抱,一句諒解和寬容.她就像是裝滿了氫氣的氣球,被他戳破,嘣——的一聲……

洛琪珊泛的眼眸里噙著氤氳的霧氣,苦澀的汁液在心底蔓延,她如果是以前,一定會生氣地走掉,不會再跟晏錐什麼多,她向來不喜歡解釋,即使解釋也只有一兩句,然後這一次卻不同,她的腳生了根,她挪不動,她不想就這麼走掉,她只想挽留他,不讓他懷著對她的誤解和憤怒上飛機.

洛琪珊隱忍著,輕輕地:"我昨天去藍澤輝家里,是因為他找到了我的u盤,就是我被搶的包里放的那個u盤,這件事,我跟你過的啊……我不是去跟他幽會,僅僅是為了拿u盤才會去的.我從他家出來的時候,走到我車子面前就遭到了偷襲,有人從身後用手帕捂住了我的嘴巴,那手帕上有藥,我聞了之後,只是幾個呼吸就昏過去了,等我再醒來時,就是跟藍澤輝在酒店里,這一切明顯就是有人事先策劃的,你那麼聰明,難道還想不到這其中的貓膩嗎?我如果真的跟藍澤輝有什麼,我們也不可能去大凱旋酒店那麼張揚,那不是明擺著會被曝光嗎?還有,藍澤輝今天早上親口承認的,u盤式他派人搶走目的就是為了引我去他家……"

晏錐冷眼睥睨著洛琪珊,陌生而疏離的眼神很傷人.

洛琪珊暗暗告誡自己不能因為解釋這麼艱難而發火,要有耐心……

"晏錐,難道你就沒假設過這件事興許就是藍澤輝自導自演的?我也是受害者,雖然我和他沒有發生關系,但現在連我父母都不信我,你也不信,晏家不信我,所有人都在指責我,咒罵我,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呢,我需要你的信任,晏錐……那份化驗報告是真的,我的話也都是真的,為什麼你不肯信我?我以為我們之間是可以有信任的,難道都是我的錯覺嗎?"洛琪珊微微哽咽的聲音,痛惜的神,那雙美目里含著罕見的祈求.祈求晏錐能信她這一回.

晏錐冷冷地將自己的胳膊從洛琪珊手中抽回,看了看時間,漠然到:"還有十分鍾就登機,你要的話完了嗎?"

"你……"洛琪珊語塞,他這話的意思不就還是要走?還是不信她.

無奈,悲憤,焦灼……洛琪珊不知道自己還要怎麼才能有用,是不是真的只有眼睜睜看他走?

"你不是為了跟藍澤輝幽會,那我問你,衣櫃里那個金色袋子裝的衣服哪里去了?難道不是送去給藍澤輝了?呵呵……"他的冷笑,直刺在她心窩.

洛琪珊一驚,隨即想起了關于衣服的事,連忙:"那是我買來賠給藍澤輝的,因為上次在醫院……就我給你打電話讓你來接我,可你要開會,沒來.我走的時候被那個病人的家屬追,正好藍澤輝也在,我上了他的車,但他卻被那些追趕我的人用西柿砸到了,他身上穿得衣服也弄髒,我不想欠他太重的人,所以我才會買一件相同的賠給他."

晏錐略顯細長的眉頭微微一挑:"是麼?你不的話,我都不知道那次你上了他的車,他為什麼會在醫院?那麼巧?"

洛琪珊心頭咯噔一下……看來不得不將最後一點都出來了.

"那個……他是在醫院門口等我.我也是昨天去拿u盤的時候才知道藍澤輝原來對我有意思,但是我已經當面拒絕他了."

原本洛琪珊不想在這緊要關頭這個,可被晏錐這樣質問,她不想撒謊,卻不知如此的坦白,縱然是她自己坦蕩蕩的覺得問心無愧,但聽在晏錐耳朵里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u盤,衣服,被人偷襲……照片……這些全都湊到一塊兒了,比拍電影還狗血,你卻要想服我相信?洛琪珊,我算是明白了,在你心里,我原來一直是個傻子?"

"不……不是的!"

晏錐不耐地擺手,眉宇間蓄滿了寒意:"夠了,你別再了,我只想耳根清淨一點.我要上飛機了,你自己好自為之,順便趁我不在的時候你好好想想你要的是什麼.如果你跟藍澤輝真有那種意願,我會成全你們,大不了我再離一次婚."

離……婚?

洛琪珊驚悚了,這個字眼從晏錐嘴里出來,太有殺傷力了!

洛琪珊強撐到現在,意識已經開始模糊,因為一整天沒吃東西,加上一番折騰和精神折磨,她緊繃的弦,出現了龜裂.

她心痛的表,讓晏錐差點有那麼一絲心軟,但一想到綠帽子三個字,剛冒起的憐惜就被狠狠切斷.

洛琪珊驀地抬眸,眼里的血絲更多了,可也充滿了堅定的色彩,一眨不眨看著晏錐……

"我……我心里,沒有藍澤輝,只有一個叫晏錐的男人,他影響著我的喜怒哀樂,他把我的心塞得滿滿的,現在又怎麼可以丟下我走掉?知道我是怎麼跟藍澤輝的嗎?我我喜歡上了晏錐,可我發現自己錯了.在開車來機場的路上,我是那麼急切就像得了心髒病似的心跳一直都不規律,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要留下這個男人,我感覺到了心疼和那種害怕失去的恐懼,我明白了,這種感,不應該叫喜歡,應該是……愛."洛琪珊到這,已經是難以為繼了,鼓起了所有的勇氣同時也如同耗盡全部的力氣.

安靜……

兩人都沉默了,她在等著他表態,她這是第一次愛上一個男人,第一次這樣表白,她的手心都在出汗.

晏錐沉靜的黑眸里藏著一抹深深的痛惜和複雜,沒人知道他是什麼心,但他的沉默,對于一個表白的人來,比利劍還傷人.

洛琪珊呆呆地望著他……他怎麼可以如此淡定,無視?像是沒聽到一樣.可知她掏出來的是一顆色跳動的心啊!他怎麼可以用冰冷的沉默來回答?

表白的人誰不會想得到相同的回應?心懸在半空,對方若也跟自己一樣的想法,那種美妙就像是進了天堂,而反之,對方拒絕或沉默,無疑就是把人推向了地獄的深淵.

門開了,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女人禮貌地提醒晏錐,登機開始了.

晏錐緩緩站起身,沒有去看洛琪珊,只是在走到門口時,停下腳步,側過頭……

"回去吧,我要走了.這段時間我們都冷靜一下,如果在我回來後,我們都覺得還可以繼續維持夫妻關系,那就不用離婚,可如果有一方真的放下了,那就協議離婚."晏錐走了,可是,心也帶走了嗎?【6千字求月票,明天繼續!】

上篇:續:她要去把晏錐追回來     下篇:續:鄧嘉瑜去追晏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