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鄧嘉瑜去追晏錐了!  
   
續:鄧嘉瑜去追晏錐了!

表白也需要有個好的時機,雖然洛琪珊此刻的都是真話,但由于今天被報道的那則新聞實在太震撼了,而她卻在這個時候對晏錐袒露心聲,這固然是她之所至,可在晏錐的角度,聽著卻變了味兒,會認為是洛琪珊因她"偷."被曝光而心虛所編造出來的謊.

因此,洛琪珊所得到的回應就是晏錐的背影,依舊無法改變他離去的決心.

隨著晏錐的離開,洛琪珊的心也墜到了谷底……這不僅僅意味著她的表白失敗,同時也讓這段婚姻岌岌可危.他讓雙方都冷靜一下,如果結果還是無法再繼續,那就離婚.

如果沒嘗過快樂的滋味是什麼,如果沒有那些心動的時刻,或許,即便是失去,也不會感到太心痛和可惜.但偏偏洛琪珊經曆了與晏錐有過種種美妙的片段,曾讓她深深地悸動,感動,她滿以為今後和晏錐的感會越來越好,可現在,她卻被推進了地獄般的痛苦.

他曾讓她體會到夫妻間的樂趣,她還記得他每次都那麼神勇強悍,記得在激.過後被他抱著入睡的甜蜜,記得早晨醒來時,發現自己還在他懷中,那種心癢癢滿是感動的喜悅.記得在酒會上她遇險時,是他趕來,讓她在驚恐只後能有個肩膀可以哭……

如果沒有這些的發生,她現在不會這麼痛徹心扉.

眼前的世界,對她來是前所未有的灰暗,看不到希望,看不到陽光,就連呼吸的空氣都是冰冷刺骨的.

一直都渴望著憧憬著能有一段幸福的刻骨銘心的愛,在她以為即將得到的時候,老天爺跟她開了個玩笑,將她從美夢中打醒了,讓她嘗到了什麼叫做"殤".

洛琪珊渾渾噩噩地回到家,一頭紮進臥室里就沒出來.這冷清的樓里只有她一個人,而枕邊還仿佛有他殘留的味道,卻都變成了她錐心的疼痛.

是不是只要愛上一個人就會變成患得患失?就會將一個驕傲的人變得卑微?愛動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一旦愛了就無法再回到曾經那個灑脫的自己?是不是再也不能無牽無掛?是不是隨時都要准備著被傷害,只因為在乎了,所以喜怒哀樂都由不得自己?

可即使是這樣,還要繼續愛下去嗎?還有那麼多的人在愛這條路上前赴後繼?

洛琪珊的性格本來不是多愁善感的類型,她一向都是積極向上充滿了正能量的女人,但現在,她陷入了泥沼,她迷茫了,她疲倦了,她找不到方向了……她覺得負能量已經占據了她的身心,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輕松驅走,她要怎麼辦?前方路在哪里?

喝了一杯牛奶之後,洛琪珊竟然睡著了.她原本以為自己會失眠的,可她卻在躺下之後不到半時就沉沉睡去.

她太累了,精神和心靈上的創傷,加上一整天沒吃飯,她撐不住,即使是一個健康的身體也會疲軟的.

蜷縮在被子里,洛琪珊的身子不知不覺縮成一團.睡姿也能顯示人的潛意識,她以前不會這麼睡,可現在卻像個受傷的獸一般縮成蝦米狀,這明她心里嚴重缺乏安全感.

晏錐走了,家里父母也誤解她,婆婆的誤會,想必爺爺也對她很失望吧……她有種被孤立被拋棄的感覺.

平時的洛琪珊睡眠都還不錯,可最近卻總是多夢,就像現在,她又夢到晏錐了,只不過,他在夢里沒有對她笑,她只能一直不停地追逐他的背影,卻怎麼都追不到……

與此同時,城市的另一端,藍澤輝家里,不得安甯,父子倆在書房里吵架.

桌子上有今天的報紙,原來不只是網絡上傳開了,今天,藍澤輝和洛琪珊的照片還上了娛樂版頭條.

藍澤輝一手指著報紙,憤怒地看著自己的父親,痛苦地低吼:"我不信這件事跟你沒關系,你,是不是你派人偷襲洛琪珊然後將她放到我chuang上?你昨晚把我叫去大凱旋,還讓我在那邊房間休息,就是為了導演這一出?你要報複的人是洛琪珊的父母,上一代的恩怨為什麼要牽涉到我們下一代身上?你還是不是人!"

最後那句話,是藍澤輝壓抑在心頭已久的傷,在激動之下沖口而出,也是他最真實的聲音.

"砰——!"藍覃猛地拍著桌子,怒不可遏,眼神凶狠地咆哮:"混賬!敢這麼跟我話?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派人對付洛琪珊了?敢在老子面前胡八道!"

"呵呵……別以為你這麼,我就會相信,你別以為是我父親就能為所欲為地擺布我,我不是你的棋子,我也不是傀儡,我的事不用你管!現在洛琪珊恨透了我,這是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我卻再也沒了機會,連見面都不能了,你滿意了?這就是父親對兒子的愛?哈哈哈……哈哈哈……"藍澤輝淒涼的笑聲聽起來很是揪心,他臉上的苦笑比哭還難看.

藍覃臉部的肌肉抽動著,越發顯得陰狠,藍澤輝的行,在他看來就是反叛,因為他覺得兒子既然是自己生的.就該老老實實規規矩矩聽他的擺布,但現在兒子卻不用他管.

"逆子,就為個女人,你就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呵呵……哈哈哈……我姓藍,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如果有下輩子,我甯願做貓做狗都不願當藍家的人!哈哈哈……"在這刺耳的笑聲中,藍澤輝出去了,他不想再面對父親,那只會讓他更心痛.

雖然藍覃自己沒做,但藍澤輝不信.父子之前的間隙更深了.

藍覃氣憤地望著門口,阿忠進來了,手里拿著剛泡的茶.

"先生……少爺他……"

"別管他,讓他折騰去,他為了洛琪珊,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太軟弱太仁慈了,這樣怎麼適合當我的繼承人?他就是應該多受點苦,磨練一下意志,否則將來我藍覃的兒子豈不成了軟柿子任人捏."藍覃冷酷的目光令人發寒,他連對自己兒子都能這樣狠,何況是對外人?

阿忠欲又止,最終還是忍住沒什麼,只是心里在歎息,為少爺感到惋惜和心疼,但藍覃畢竟是一家之主,一方富豪,他的兒子要怎麼培養,別人怎麼插得上手.

"先生,這件事,少爺他遲早會知道的,到時候只怕少爺的緒會更抗拒."阿忠擔憂地.

藍覃冷笑一聲:"阿忠,是你更了解少爺還是我更了解我兒子?別看他現在為了這件事跟我吵架,可在不久之後如果洛琪珊真的投入了他的懷抱,他抱得佳人歸,到時候就算知道了,對我,他只怕是感激對于憤怒,只不過他現在還覺得對不起洛琪珊,我就是要磨掉他性格中仁慈心軟的一面,不然,他就不配當我藍覃的兒子!"

話音一落,藍覃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瞄了一眼來電顯示,藍覃的表有些怪異.

接起來,手機那端傳來一個女聲……

"藍覃,看來我們的合作效果還不錯,只是,要鞏固一下成果,我還需要你的幫忙."女人到直接,開門見山.

"你."藍覃也干脆.

女人得意地笑笑:"你神通廣大,一定不難查到晏錐的行蹤,我到處都找不到他,他的手機也打不通,我懷疑他已經不在本市了."

"想讓我查晏錐的出境記錄?"藍覃一針見血.

"呵呵……果然是聰明人,藍覃,你能幫我這個忙嗎?"

藍覃陰冷的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淡淡地:"鄧嘉瑜,我們的合作已經結束了,我再幫你查晏錐的行蹤,那就是額外的幫助,你記住,你欠我一個人,在我需要的時候,你必須還給我."

鄧嘉瑜沉默了,藍覃這個老狐狸果然不是那麼好打交道的,一點都不肯吃虧.可她現在急需知道晏錐在哪里,否則前功盡棄了.

"ok,沒問題."鄧嘉瑜答應得爽快,她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無形中成為了藍覃的棋子,為了追晏錐,她還真下了本錢.

藍覃確實有點本事,而鄧嘉瑜的猜測也很准,晏錐是出市了,去了遙遠的瑞士.藍覃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鄧嘉瑜,她暗自欣喜,立刻著手准備,明天就飛瑞士去,她要找到晏錐,趁他和洛琪珊之間出現危機時,一舉占有晏錐的身心!【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對晏錐說愛     下篇:續:寵妻至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