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寵妻至上的男人  
   
續:寵妻至上的男人

傍晚,黃昏,花園別墅,愛心晚餐,幸福的孕婦,活潑的孩童……這就是此刻水菡家中的景.

肚子越來越大了,七個月左右,但看起來好像是要生了一樣的,而她也越發有孕相,圓滾滾的身子,肉肉的臉蛋白里透,瑩潤生輝,又回到了那種嬰兒肥的狀態,不但不會讓人覺得她臃腫,反而是有點嬌憨可愛.以晏少的話來:我老婆即使懷孕那也是世界上最美的孕婦,加上有我這個老公,她還會是最享福的孕婦.

嘖嘖……這兩口子的感就像是一直維持在保鮮期似的,恩恩愛愛,癡癡纏纏,甜甜蜜蜜,這是要羨煞多少人呢!

雖然聽起來像是有些自大,可絕不是誇張的,晏少這*妻至上的男人,此刻正穿著圍裙從廚房里出來,手里端著雞湯,笑米米地:"老婆,可以吃飯啦!"

水菡吞了吞口水,看著眼前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雞湯……這幾個月里,她喝了不多少次了.

水菡潤紛嫩的臉頰皺了起來,緊抿著唇,可憐巴巴地望著晏季勻:"老公,又是雞湯,可不可以不喝啊?"

晏少一聽,立刻摟著水菡的肩膀,俊臉浮現出溫潤的笑意,誘哄:"老婆,我知道你早就喝膩了,可你現在懷孕,營養咱不能疏忽啊,這雞可是從鄉下買回來的土雞,放養的,不是喂飼料雞,很美味的."

"老公,你每次都這麼……我還不夠營養嗎?你看看,我都被你們催成肥豬了."水菡著還下意識地低頭看看自己滾圓的身子.

晏少被水菡的表逗笑了,越發溫柔地:"怎麼會是肥豬呢,你不知道你現在多美,這皮膚,比少女還光滑,這氣色比那些化妝的女人好太多,還有這胸脯更是……"

這男人著就不老實了,大手還不安分地伸向她胸前.

"你……不正經!"水菡嬌嗔地瞪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故意來逗她開心的,但確實她是心里美滋滋的.

一個身影從旁鑽了出來,抱著水菡的腰,腦袋仰著,笑得純真無害,大眼眨動:"媽媽如果是肥豬,那我就是豬了,我才不要當豬……嗯,媽媽是仙女,是最美的仙女……"

這古靈精怪的娃娃,當然就是檸檬了,這孩子時常都會在爸爸媽媽親熱的時候出現,好在兩口子也習慣了.

水菡和晏少相視一笑……這孩子的嘴巴越來越甜了,簡直跟抹了蜜似的,每每都能將人逗得心花怒放.

水菡愛憐地捏捏檸檬的臉蛋:"你呀,這張嘴怎麼跟你老爸一樣的盡好聽的了."

晏少面不改色地:"這是我的種,當然學我了.再了,好聽的話能讓人身心愉悅,並且都是我發自肺腑的,多多益善啊……"

檸檬咯咯地笑,純淨的眸子亮晶晶:"為什麼妹妹還不從媽媽肚子里出來呢?我都得不及了."

檸檬輕輕地摸摸水菡的肚子,一臉的渴望.

"快了快了,還有兩三個月."

晏少卻像忽然想到什麼,盯著水菡的肚子不放,若有所思地:"才七個月就這麼大了,該不會是懷的雙胞胎吧?如果是雙胞胎那就太好了,哈哈哈……"

水菡噗嗤一笑:"你還真能想,一般人懷雙胞胎的機率並不高,除非是我們倆任何一方的直系親屬里邊曾有雙胞胎的曆史,那麼或許我懷雙胞胎的機率會大一點.老公,你的直系親屬里有雙胞胎嗎?"

"這個……"晏少露出思考狀,然後略顯失望地:"好像沒有……"

"嘻嘻……我們家也……"水菡到這,忽地停住了,美麗的大眼眨了眨,像是在回憶什麼.

"老公,我想起來了,以前我母親過,我的外婆就是雙胞胎,只不過,外婆的雙胞胎姐姐在很的時候就因為生病而過世了."

"呃?也就,你們家族有雙胞胎曆史?"

"嗯……"

晏少眼底浮現出躍躍欲試的神色:"那我們要不要先去醫院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雙胞胎啊?"

這話才剛出口,晏少立刻自己否定了,搖搖頭:"不行……不能去.我們要把這種驚喜留到孩子出生的時候,不管是不是雙胞胎,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我們的孩子,都是最珍貴的寶貝."

水菡贊同地點頭,一手摟著兒子,一手輕撫著隆起的腹部,充滿母性的微笑最是令人沉醉.

一家人快快樂樂地吃完這頓飯,氣氛和諧溫暖,但其實是這夫妻倆都有默契,不在孩子面前提一些不好的事,盡量地將某些負面陰暗的東西隔絕在孩子的世界之外.

吃晚飯,檸檬幫著收拾桌子,之後就去客廳看動畫片,不一會兒而水菡和晏少就帶著孩子出門去……不是去其他地方,是回大宅去.

洛琪珊和藍澤輝的新聞上了頭條,晏少和水菡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們不在孩子面前提起,但內心對這件事的關注卻是很強烈的.

不僅是他們,還有梵狄,杜橙,亞撒……全都知道這件事,他們也都想自己能幫上點忙,可現在事件的具體原因還沒弄清楚,晏錐已經去了瑞士,只能向洛琪珊這個當事人求證了.

梵氏公館.

這里也有一位孕婦呢,她受*愛的程度可一點不低于水菡,整個梵氏公館里,她就是重寶,各種有益于孕婦服用的補品,大包包堆滿了臥室隔壁的房間……她現在連走路都會有人嚴加看守,生怕她磕著碰著,如果稍有個哪里不舒服,整個梵氏公館都會陷入緊張的氣氛,尤其是梵狄,自從穎懷孕之後,他這神經就沒松懈過.

這也不能怪他們太緊張,因為梵狄是梵氏家族現任的掌舵人,而他結婚晚,現在老婆才懷孕,可想而知這肚子里的生命承載了多少人的希望.梵頂天已經是九十幾歲的高齡了,萬一穎這一胎有閃失,老人便可能在離世之前都看不到梵狄的孩出生……所以,穎的肚子千萬是不能有事的,太矜貴了.

剛吃過晚飯,穎看到梵狄進了畫室,好半晌沒出來,她就有點坐不住了.

畫室是梵狄的私人領域,在梵氏公館里,能被獲准隨時進入畫室的人只有兩個,就是山鷹和穎.其他人,沒有梵狄的允許是不能進去的.

穎穿著粉藍色外套,衣服寬大,遮住了她懷孕四個月的肚子.她的身材比起懷孕前豐盈了一些,但還不算很胖.

她本來就很年輕,即使懷孕了也仍然擋不住她身上那股青春氣息,美玉般的臉頰通通的,頭發紮在腦後,白色的圍巾襯托著她的皮膚更加瑩潤動人,那雙靈動的眸子里還閃爍著一絲絲俏皮的光芒.

穎輕輕推開畫室的門,見梵狄站在窗戶面前,背朝著門口,她躡手躡腳地走過去,踮起腳尖伸出手蒙住他的眼……

梵狄無奈地笑了:"老婆,這還用猜嗎,肯定是你啊,公館里就只有你一個女人能隨意進我的畫室."

穎被他握著手,順勢鑽進他懷里:"咯咯……我是逗你呢,你一個人在這兒發什麼呆?有心事啊?"

這女人的直覺有時還是挺准的,她和梵狄有默契,他有心事,她也能感知.

梵狄聞,先是一愣,妖媚無雙的面容露出一抹擔憂,歎息著:"看來是瞞不過你……確實發生了一些棘手的事,你看今天的新聞了嗎?"

"沒看……有大事發生?"穎睜大了眼睛,不由得緊張.

梵狄雙眉緊鎖,拿出今天的報紙,翻到娛樂版的位置.

穎定睛一看,瞬間就石化了,驚訝得不話來……洛琪珊和藍澤輝偷.被拍?

這新聞也未免太聳人聽聞了,猶如天降驚雷.

穎快速看了新聞的內容,同時也明白了梵狄為什麼會有這般凝重的表.這新聞,是梵狄煩惱的原因所在.

晏錐是梵狄的朋友,洛琪珊曾是梵狄的未婚妻,後來雖然兩人無緣結成夫妻,可洛琪珊的大度和原諒,也贏得了梵狄和穎的尊重,一致都覺得洛琪珊這人不錯,敢愛敢恨,性格直率,是值得晏錐珍惜的好女人.

然而,這則新聞太驚悚了,令人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呢?

晏家的地位何等尊崇,發生這樣的丑聞,晏錐怎麼辦?洛琪珊要怎麼交代?藍澤輝又是哪里冒出來的?

"阿凡,老公……這……這……"穎結巴了,不知道什麼才好,還在震驚中沒回過神來.

梵狄摟著穎的身子,輕拍著她的後背,悅耳的嗓音在她耳邊:"我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而且,我知道晏錐在今天下午已經去瑞士了,他一定是氣得不輕.老婆,我想去見見洛琪珊,你會同意嗎?"

梵狄深邃的眸光凝視著穎,他等著她的回答,他會尊重她的意見.

上篇:續:鄧嘉瑜去追晏錐了!     下篇:續:今晚要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