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老大該出手了  
   
續:梵老大該出手了

"啊?"洛琪珊睜大了眼睛,疑惑不解.

水菡也是一臉茫然望著晏少:"老公,你別賣關子了,到底誰會來啊?"

晏少伸出一根手指輕戳水菡的額頭,輕笑著:"你呀,是不是懷孕就變得更笨了,我得這麼明顯,還不知道是誰?"

這時,門口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

"我來晚了嗎?"正是梵狄到了.

洛琪珊頗感意外,想不到梵狄會來.

晏少已經牽起水菡的手,沖著梵狄投個眼色:"你來得正好,我和我老婆要走了,你跟珊珊談談吧."

"你們,這麼快走?"

"是啊,我老婆大肚子嘛,當然要注意休息了,時間差不多了,先走一步……珊珊,有時電聯啊!"

"梵狄……珊珊……拜拜啦!"水菡沖著他們揮揮爪子,笑米米地跟著老公走了.

洛琪珊尷尬,這兩口子閃得也太快了吧?

扭頭一看梵狄,他一臉坦蕩,妖異的眸子里流露出絲絲關切,望著她.

洛琪珊心里一抽,倏地噗嗤一笑……她怎麼變得扭捏了,梵狄和她如今都是各自有家室的人,即使現在是單獨相處,但只要雙方問心無愧,那又有何懼?

先是有大哥大嫂來探望,現在又有梵狄前來……他們的關心,足以讓洛琪珊在最低落的時候看到一點光明,燃起一絲希望,感覺到自己不是孤單的,不是孤軍奮戰,她還有朋友,有親人.

想到這,洛琪珊的心豁然開朗,招呼梵狄坐下,立刻為他沖了一杯熱乎乎的果汁.

"梵老大,你可是大忙人呢,今天有空來看我,不用在家照顧孕婦嗎?"

梵狄眉眼一抬,翹著二郎腿,悠閑地:"我這是飯後出來散散步,穎知道我過來的."

"嘖嘖……夫妻倆感這麼好,我要嫉妒了."洛琪珊佯裝幽怨的眼神,開玩笑地.

梵狄扁扁嘴,很不客氣地陶侃:"你嫉妒也是巴不得自己跟晏錐也像我和穎那麼恩愛吧?"

洛琪珊神色一松,黑白分明的大眼泛起一抹酸楚:"好吧,這也被你看出來,厲害."

兩人輕松的開場白,使得氣氛不那麼壓抑,有種老朋友敘舊的感覺,如今她見到梵狄,已經沒有當初那種怦然心動,只剩下友了,也像親人一般.她可以很自然地跟他起整件事的經過,以及晏錐從機場走的景.

梵狄靜靜地聽著,精美無暇的俊臉上,表越發凝重,也有幾分對洛琪珊的心疼.最開始認識她的時候,她仿佛是不識愁滋味,每次見到都是那麼光彩照人,開朗直爽.可現在的她,身上卻有種揮之不去的愁緒,從她雙眸之前流露出來.

這段時間,想必她也是經曆了不少,尤其是今天的新聞,她是怎麼扛過來的?梵狄不忍心去細想.

梵狄就像是面對著自己一個妹妹,心疼她的遭遇,但他並沒有憤怒到失去冷靜,反而是越聽越清醒.

"你是不是在怨晏錐?"梵狄神采奕奕的雙眸里有種透視般的魔力,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

洛琪珊沒有隱瞞,很坦白地點頭:"是……我怨他.你知道嗎,在機場,我向他表白,我我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他了,可……他還是走了,他不相信我,他以為我只是為了獲得他的原諒而存心蒙騙,他更不信我是被人陷害的,他認為我拿出的化驗報告是假的……我原以為,這段時間跟他相處得不錯,彼此在逐漸了解中,但我錯了,他對我,沒有信任.大哥大嫂相信我,你也相信我,可晏錐卻不信.真是可悲,他是我的老公,然而信任對他來卻是那麼薄弱."

梵狄眉宇間流瀉出少見的嚴肅,沉聲:"這件事……洛琪珊,我不得不,你對晏錐的怨氣固然是有理由的,但你有沒有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他的離開,看似無,可實際上,他絕對有理由這麼做."

"嗯?梵狄,你這是在偏袒他嗎?"洛琪珊美目里氤氳著一層霧氣,怎麼梵狄居然這樣?

梵狄表緩和了一點,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你呀,治病救人你就是一把手,醫術高超,可這感的事,你的經驗太少了,你還只是個菜鳥.男人的心思你又懂得多少?你跟男人交往過幾次?你知道男人最忌諱的是什麼嗎?"

"我……我……"洛琪珊一時語塞,梵狄的一連串問號,將她問住了.感方面她確實只能算是個初級菜鳥,她不懂怎樣去維持一段婚姻,更不懂怎樣如何去理解男人的想法.

被梵狄這麼一,洛琪珊才驚覺自己似乎真的沒有為晏錐做過什麼,談到了解,更是嚴重匱乏.

"洛琪珊,我也不跟你拐彎抹角,我就是告訴你,發生這種事,因為你是當事人,你知道自己是被陷害了,可晏錐在看見新聞報道的時候,他第一反應一定是很憤怒的.這叫什麼?這叫戴綠帽!男人最忌諱的就是戴綠帽,無論多理智多精明的男人,在遇到這種事的時候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冷靜.晏錐離開,但他並沒有打你罵你,他只是想暫時找個地方靜一靜.或許他也不是一點都不相信你,只是這新聞,全世界都知道他戴綠帽了,就算你是清白的,可他的臉面和自尊心難道不需要一個時間來緩沖和縫補嗎?你是受害者,但晏錐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所以,別怨他了,多點體諒他的感受,多為他著想一點,不要總想著你自己受了多嚴重的傷害而因此忽略了晏錐.你記住,那些外來的所謂的傷害,都比不上晏錐這個人重要.如果你對晏錐產生怨恨,正好,你就中了別人的圈套."梵狄一番語重心長,像長輩一般的耐心開導,他是在教給洛琪珊應該怎樣去愛.

所有的男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都喜歡善解人意的女人,假如做不到這一點,很難俘虜男人的心.而梵狄就是在告訴洛琪珊這個道理.

洛琪珊驚愕了,睜大了眼睛,微微張著唇,腦子里只有三個大字——"戴綠帽"?

這詞兒,她從未想過會降臨到晏錐身上.曾經,自己不也是最最痛恨那種給男人戴綠帽的女人麼?可現在,自己的老公就被戴綠帽了,雖然她是被人設計陷害,但在外人眼中,在晏錐眼中,可不就是"戴綠帽"嗎?

洛琪珊只覺得呼吸發緊,梵狄的話,如醍醐灌頂,將她狠狠澆醒了!

是啊,晏錐是懷著怎樣的心看完新聞的?他是懷著怎樣的傷心失望離開的?他在這里等待她一晚卻不見她回來,他是怎麼熬過去的?這些,她都沒有深刻去想過去體會過,卻只知道晏錐棄她而去的無,沒想想他的自尊心,他的顏面何存?他在別人面前還抬得起頭嗎?

洛琪珊的心慢慢揪緊,痛得好比鈍器在割著.她恍然大悟……在感的世界里,不能只想到自己而不懂得為對方設身處地想.

不懂體諒對方,那你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對方體諒你?沒有人天生就有義務為誰著想,諒解和包容都是互相的,你沒有一顆包容的心,憑什麼還要別人來包容你?

洛琪珊總算是被梵狄給敲醒了,對于感和婚姻的覺悟,對她來,現在才剛開始,她需要學習的,還很多.

想通了之後,洛琪珊立刻又恢複了她"打不死的強"精神,美目發亮:"梵狄,我明白了,我不該怨晏錐,也沒必要因他的離去而心灰意冷.因為,他的離開或許對我們雙方並不是壞事,冷靜一下,給彼此一點呼吸的空間,不定有些坎兒就過去了.我現在應該做的是盡快找出陷害我的人,安心在家等晏錐回來,我相信他在冷靜之後就會看清楚事有蹊蹺,看清楚我是被陷害的,那時,他自己就會回家了."

梵狄贊許地點頭,有種如釋重負的表,笑得很燦爛:"你總算想通了,不枉我這麼苦口婆心啊!"

"哈哈,這是必須的,不然,朋友這詞兒難道是白叫的嗎?"

"我沒我是你朋友啊,我只是出門散步順便路過這里的."

"好吧,不是朋友,那升級成為死黨?怎麼樣?我記得晏少,有個貴客會來看我,還會幫助我尋找那個可惡的幕後黑手,嘿嘿……我左看右看都覺得你額頭上刻著兩個字……"洛琪珊煞有介事地撫摸著自己的下巴,一眨不眨地盯著梵狄.

"什麼字?"梵狄一下沒反應過來.

"貴客啊!刻著貴客兩個字!"

"……"

梵狄一陣無語,心想晏季勻那家伙難怪跑那麼快,敢是料准了他來的目的就是為幫洛琪珊.

一陣嬉笑過後,洛琪珊的心好多了,感覺前路還是有曙光的,只要自己不放棄不氣餒,總會熬過這最灰暗的時刻.梵狄得對,如果她就此消沉,或者是她也賭氣不理晏錐,那麼,那個陷害她的人可就要偷笑了.她不能讓對方得逞!

梵狄收斂起了笑聲,露出沉思的神:"要查起來還是有點棘手的,假設真是藍覃做的,以那樣卑鄙下作的手法襲擊你,用的藥還挺猛,讓你昏迷了一整晚……我看,他這做事的風格有點像道上的.我們就從這里開始,首先搞清楚你是被什麼藥給迷暈的,然後我再派人去查這種藥的來源.這段期間,你一定要注意不要驚動警方,因為一旦警方介入,有些事辦起來就會礙手礙腳的.如果你相信我,就交給我處理."

洛琪珊聞,真不知該什麼感謝的話才好,想必梵狄也是最不喜歡聽她客套話,那干脆就不了,只要她按照梵狄的去做,就是對梵狄最好的報答.

洛琪珊忽地想起了什麼,急忙打開抽屜:"我有抽血化驗藥性,你看看這個化驗單!"

梵狄再次贊歎道:"不錯嘛,你做事還挺周到的,有化驗單就很好辨認是什麼藥了."

洛琪珊打開化驗單,向梵狄講解……

"這是一種對人的神經產生麻痹的藥,通過呼吸道進入人體,並溶于血液,能讓人在30秒之內昏迷,藥效長達8時,醒了之後,對這段時間里的記憶是一片空白,並伴隨出現惡心嘔吐腹瀉等副作用……"

梵狄邊聽邊在腦子里搜索著,究竟有什麼已知的這類藥是符合洛琪珊所描述的?

對于這類藥,醫院有資料檔案記載,有時也會收到中了藥的人,可洛琪珊這次所中的藥,卻是目前醫院沒有資料記載的,也就是,這很可能是一種新型的藥.那長達8時的藥效,實在有些恐怖,根據梵狄所知,目前本市的道上也沒有出現過哪種同類藥物是長達8時藥效的.

這樣就縮了調查的范圍,梵狄會讓手下全體出動盤查各個幫派以及每個大大的娛樂場所,只要這東西沒有被人一次用完,很可能還會被拿出來售賣,並且價格一定不是普通的貴.

有了梵老大出馬,似乎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時間不早了,梵狄和洛琪珊商量好之後就離開晏家大宅直奔回家.

他可沒忘記穎還在等著呢,他吃素好長一段時間了,今晚好不容易老婆親口提出來他可以吃肉,這機會怎能錯過……老婆懷孕,對男人來是最大的考驗了,難得梵狄忍了三四個月,今晚是該他歡喜的時候了.

回到家,腳步輕快地上樓,這貨心里還在默念:"老婆,我來啦!"【今天8千字】

上篇:續:今晚要吃肉     下篇:續:兩口的甜蜜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