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兩口的甜蜜溫存  
   
續:兩口的甜蜜溫存

回家的感覺,從骨子里都能感受到的溫馨親切,就算在冬季,仿佛這空氣也是溫暖的,只因為這家里有那個與你心靈相通的愛人.

臥室里暖暖的,顯然空調是剛剛關上,穎躺在chuang上睡得正香,梵狄瞅了一眼就直奔浴室去了.

好了今晚要吃肉,所以梵狄當然是要先把自己洗得白白的.

浴室里,梵狄一邊洗澡一邊聲哼哼著曲兒,沐浴在溫熱的流水中,整個人的身心都是放松的.

洗完澡,這貨還很不忘嗅嗅自己身上……嗯,真香.這才滿意地圍著浴巾出去了.

嘖嘖……好一幅美男出浴圖,有著讓女人尖叫的資本,高大魁梧的身材,結實健美的胸肌,還有那迷死人的六塊腹肌,人魚線……最後他連浴巾也扯掉,直接鑽進被子里,可在那一霎的驚鴻一瞥,還是看到了他腰腹之下那一片令人噴血的景色……

平時像這樣穎睡得早而梵狄更晚睡的況,一般在梵狄睡下來之後,穎就自動會醒,可今晚卻不一樣,梵狄盯著穎好半晌都不見她眨眨眼皮.

嗯?睡得這麼沉?

這貨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有點無奈,有點失望……今晚看來沒肉吃了,還得繼續吃素啊.她都已經睡著了,總不能為了做那個事而硬將他弄醒吧.男人的欲.望固然重要,可一個懂得控制欲.望的男人才是最值得女人去愛和珍惜的.

梵狄往被子里瞅瞅,只能默默地抱歉:"兄弟啊,消停了吧,今晚繼續吃素,吃肉的事,明天再……穎和肚子里的寶寶睡得很香呢,我們還是睡吧睡吧,哎……睡……"

梵狄心里在自我安慰,還時不時地深呼吸一下,將那股燥.熱壓下去.

剛開始很難受,但過了一會兒也勉強能靜下心來了,不停地催眠自己……睡吧睡吧.

可是,沒過多久,穎就翻了個身,順勢還將手臂搭在了他腰上.

搭在腰上也就算了,但不知穎是夢到什麼了,手指不安分地動著,竟然一不心就抓到了梵狄的……

這下,梵狄想睡都不行了……"嘶……"梵狄渾身一陣緊繃,那被他壓抑的欲.望複蘇了.這真是有苦不出啊,妻子是做了什麼夢?怎麼會抓到這里來了?可憐他只能忍著快爆炸的痛苦,咬牙挺著,臉都憋了.

梵狄是不想在穎睡著的時候做那種事,所以即使現在他忍得很辛苦,可還是僵直著身子沒有亂動,只是兩只眼睛微微一側,能看見穎還是閉著眼,熟睡的狀態,似乎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哪怕她手里握著烙鐵,她也還是酣睡依舊.

梵狄只覺得渾身如火燒,幾個月沒吃肉了,此刻又被穎這麼無意地撩撥著,簡直就是在考驗他的意志.

"忍……我忍……"梵狄漲著臉,使勁憋著,伸手去抓穎的手,企圖想擺脫她的"魔爪".

然而,就在梵狄的手碰到穎的手時,他耳邊傳來一聲輕笑——"噗嗤……"

梵狄驚了一下,隨即立刻反應過來,原來穎已經醒了,故意逗他的!

"好啊,老婆,你裝睡!"

"哈哈哈……"穎忍不住笑出聲,肆無忌憚地欣賞著他醬紫的臉色,這男人窘迫的樣子太可愛了.

梵狄驚喜地抓著她的手,這下可不是要她放開……只見他邪魅的目光燃燒著一簇簇熟悉的火焰,翻身將她圈在自己強健的臂彎中,懲罰似地咬著她的唇,含糊地威脅:"笑夠了?現在輪到我發威了……哼哼,敢整蠱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看似凶狠的話,卻是甜得能溺死人,像灌了蜜糖一般,將夫妻間的趣渲染到了極致.

穎也很配合地睜著大眼,輕輕地求饒:"老公不要氣嘛……我只是想看看你能忍多久……咯咯……"

"我一秒都忍不了了……"梵狄一聲低喃,深深地吻住了這顫抖的女人.

"唔……"

她何嘗不是對他渴望已久呢,靈魂深處鐫刻著屬于他的烙印,只要他深呼喚,她就必有回響,此刻,她的身子已經熱起來,雖然沒開空調,可也感覺像進入了夏天……在他灼熱的體溫中,在他心翼翼的呵護中,兩人就像是久旱逢甘霖……

以梵狄的強悍,他持續戰斗的精力是相當驚人的,但考慮到穎有孕,他不得不收斂一點,顧著她.所以,吃了一頓之後兩人就相擁而眠了.

激.之後還能抱著這個女人入睡的,那是相當有愛了.

不管怎樣,幾個月了能這麼吃一回肉,梵老大挺欣慰的,帶著滿足的笑意沉沉睡去.

晏家大宅.

洛琪珊還沒睡得著,她看見主宅那邊爺爺的臥室里燈又亮了,有人影晃動,好像是陳嫂.

洛琪珊有點不放心,先前晏少爺爺又在吃藥了,難道是這半夜里身體不舒服嗎?

這麼一想,洛琪珊更坐不住,批上厚厚的睡衣就下樓去了.

走到臥室門口就聽見晏鴻章的咳嗽聲,陳嫂正在喂他吃藥.

臥室的門沒有關,洛琪珊輕輕敲了敲門就進去了,晏鴻章看見她,臉色有點複雜,卻還是招呼她坐下來.

陳嫂很識趣地退下去了,洛琪珊這才關切地問晏鴻章是哪里不舒服.

晏鴻章的氣色不太好,精神欠佳,坐著靠在枕頭上,飽含滄桑的雙眼里流露出幾分憂慮,歎息著:"我沒事,只是有點感冒……可我這心里呀……你和晏錐,總是不讓我安心,這才結婚多久就發生了那麼多事,我真怕萬一有一天我受不住刺激,倒下去就起不來……"

洛琪珊心里一疼,趕緊地上去扶著晏鴻章的胳膊:"爺爺您別這麼,您會長命百歲的!"

晏鴻章聞,無奈地苦笑,低啞蒼老的聲音:"你們啊,總是我會長命百歲,我知道那都是晚輩的心願,可實際上我能不能多活幾年,誰能得准呢?我已經八十四歲了,老年人的病有時候來得很突然,走就走的例子,太多了.你是醫生,你該比一般人更了解."

晏鴻章得直接,讓人連安慰的話都無法得出口了,只因他的是事實.

洛琪珊當然很清楚晏鴻章所非虛,確實,到了八十幾歲的高齡,即便是表面上看起來身體沒大的問題,但都很可能因一些突發的疾病而離世.畢竟身體已經老化了,會有諸多不定的因素存在.而晏鴻章本來心髒不好,曾做過心髒搭橋手術……上次在度假村時,晏鴻章還曾因緒激動而心髒驟停.

思及此,洛琪珊只覺得背脊發寒……她與藍澤輝的新聞,爺爺看到了,幸虧爺爺沒有發病,否則,她這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爺爺……您罵我吧,您就狠狠地罵我,這樣我心里好受點."洛琪珊低著頭,眼眶泛,鼻尖發酸,心里更是難過.那個暗中陷害她的人,實在太殘忍了,可知道那則新聞傷害的不僅是她和晏錐以及藍澤輝,更多的是他們的家人也會因此背上沉痛的枷鎖.

晏鴻章布滿皺紋的臉上,疲倦之色很濃,可他深具洞察力的眼光里卻含著一抹慈愛和釋然,緩緩地:"孩子啊……如果責備有用的話,這世上還可能有人會犯錯嗎?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能從這件事里得到什麼教訓,受到什麼啟發,那就看你的覺悟和造化了.我不罵你,因為……我活了八十幾年,我從未見過有誰是一輩子都不吃虧的.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古話不是沒道理的,一個聰明的人,不是天生就那麼精,往往是在生活中不停地磨礪,吃一塹長一智,如此而已."

洛琪珊愕然了,爺爺也這麼肯定她沒有跟藍澤輝偷.?這讓她驚喜,卻也因此而感到更加愧疚了.晏家的人,除了晏錐和婆婆之外,都很相信她,體諒她.

"爺爺……謝謝您."洛琪珊發自肺腑地感激,但她又有了新的疑惑.

"爺爺,您和大哥大嫂都是信任我的,可晏錐卻對我的信任和薄弱,我可以不責怪他提前去了瑞士,但我奇怪的是,你們都看出這件事不對勁了,而晏錐那麼精明,他為什麼會想不到這其中貓膩?這……這太不符合常理了."洛琪珊緊蹙的眉頭含著悵然和心疼,她即使不怨晏錐了可也不希望他繼續誤會.

晏鴻章忽然笑了,眼底一絲精光稍縱即逝,頗有點高深莫測地:"孩子,你的問題,我暫時不能回答你,以後你就明白了."

"呃?"洛琪珊怔忡,敢爺爺還賣關子呢?

洛琪珊想要問個究竟,可見爺爺閉口不語的架勢,似乎是不想多,那她只能憋著了.

晏鴻章有些困乏了,語重心長地:"放心,黑的白不了,假的真不了.相信這件事很快會水落石出的,我們靜觀其變就好……去休息吧."

洛琪珊跟老爺子這麼聊了一會兒之後心開朗多了,見狀,將被子給老人蓋好,道了聲晚安才離去.

才剛下樓梯口就遇到了沈蓉,洛琪珊心頭咯噔一下,見婆婆冷冰冰的臉色,她如果是就這樣無視地走掉,那很不禮貌,只會讓矛盾更加劇.

"媽,您還沒睡."洛琪珊努力地微笑著,希望能緩解跟婆婆之間的不快.

沈蓉雖是神冷淡,但比起下午洛琪珊剛回來時的態度要緩和一點了,至少沒有發火.

沈蓉淒涼的目光噙著濕意,聲音略帶哽咽:"你覺得我能睡得著嗎?我兒子現在還在飛機上,他是帶著什麼心上飛機的,我只要一想起就感到心寒.洛琪珊,我提醒你,別再跟那個叫藍澤輝的來往,今天的新聞,老爺子那是有什麼誤會,可能你是被人陷害了,我暫且認了這法,但如果你再跟藍澤輝來往,不要怪我到時候不認你這個兒媳婦!"

沈蓉完,不給洛琪珊再出聲的機會,徑直上樓去了自己臥室.

原來沈蓉的態度有轉變,是因為老爺子的勸,可這不代表她心里會舒坦,一時之間她還是難以跟洛琪珊恢複從前的良好關系,對藍澤輝那個人更是深有忌憚.

望著婆婆的背影,洛琪珊幽幽地歎口氣……這也算是值得欣慰的吧,起碼婆婆知道那則新聞不是真的.這樣一來,婆媳的關系還能慢慢修複,只是,父母那邊呢?什麼時候才會聽她解釋?

洛琪珊的生活如今可算是一團糟,亂如麻,她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能梳理好.同時,她還要有足夠強大的心理素質來對抗外界的流蜚語……明天上班,醫院里只怕又會出現一些張牙舞爪的人吧.

沒錯,洛琪珊一點都不能松懈,磨折才剛剛開始而已,晏家的人相信她,可外接還有無數的人,他們會怎麼攻擊她?就算一人一口唾沫都夠得她受的.

如果是換做別人,一定會借故請假暫時不去上班了,但洛琪珊卻不是這樣懦弱膽怯的人.越是逆境她越不會服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洛琪珊喝了一杯牛奶助眠,強迫自己必須快點入睡,因為,明天她還要面對無數人的惡意攻擊,沒精神怎麼能行?

前路不只有迷霧,更多的是荊棘,坑坑窪窪隨時都還可能有陷阱.洛琪珊只能打起精神去應對,她如果頹廢了退縮了,那就很難再爬起來.

她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做……明天,u盤帶去醫院,是時候為自己清掉頭上的黑鍋了.

=======呆萌分割線=======

此時此刻,在一架飛往瑞士的航班上.

飛機里很安靜,因為大多數乘客都已經睡著了,從下午飛到現在,還有好幾個時才到瑞士日內瓦呢.

頭等艙,一位中國男子正靠著椅背休息,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身邊是空的,但有一位漂亮的空姐拿著毯子走過來了,借著為他蓋毯子,順便坐在他身邊欣賞一下這個養眼的美男.

"這眉眼,怎麼長的……第一眼好看,多看幾眼還更加耐看,越看越有魅力……"這位空姐心里在默默念叨著,眼神火辣辣的,直勾勾望著熟睡的晏錐.

晏錐先前一直在看文件,直到剛剛才休息的.他修長健美的身軀縮在椅子上,兩只手十指相交,睡得很恬靜.近乎完美的五官成了一幅靜態的風景畫,美不勝收,尤其是他微微張開的粉色雙唇,櫻花一般誘.人的顏色,令人忍不住浮想聯翩……如果被這樣的唇親吻,會是什麼滋味?

這位空姐癡癡地幻想著……

驀地,晏錐的肩膀動了動,緊接著睫毛眨動,眼皮睜開……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陌生女人的面孔,化妝有點濃,眼睛就跟大熊貓似的.

晏錐下意識地擰眉,臉色有點冷.

空姐趕緊回神,堆起職業的微笑,溫柔嬌嗲的聲音:"先生,您剛才沒有蓋毛毯就睡著了,很容易感冒的."

這意思就是在解釋她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晏錐旁邊的座位,當然也有討好的意味.

晏錐這才微微松了眉頭,淡淡地嗯了一聲:"謝謝,請給我一杯牛奶."

呵,這洛琪珊剛喝了牛奶入睡,現在晏錐在萬米高空也喝牛奶,夫妻倆這算是心靈相通麼?

空姐很快就端著一杯熱乎乎的牛奶走過來了,笑得那叫一個燦爛啊……但是,她剛站定彎腰,卻忽然不心手一抖……

"哎呀!"一聲驚呼,空姐忙不迭地拿出手帕為晏錐擦拭他的褲子……牛奶灑了,灑在他褲子上.

"對不起對不起……先生,真是太抱歉了……對不起……"空姐一個勁地賠不是,手帕沒停,在晏錐的褲子上蹭著.

空姐的手被晏錐抓住了,他的眉頭皺得更緊……如果灑到牛奶的地方是其他部位就算了,但偏偏是褲子拉鏈處,這能是隨便蹭的麼?這空姐分明有故意為之的嫌疑……【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梵老大該出手了     下篇:續:無法克制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