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自動送上門的福利  
   
續:自動送上門的福利

這間酒店的酒吧並不會像夜店那般**勁爆嘈雜,音樂偏于抒的類型,每天還會有樂隊現場演奏.

人們骨子里都有著一些自在隨性的因子,在這里,可以得到自*的發揮和體現,就比如現在,有客人興致來了便上去跟樂隊一起歌唱,下邊觀看的人們會報以友善的掌聲.

酒吧不是很大,但裝潢卻是絕對的高端大氣上檔次,服務更是一流,每個工作人員臉上那種親切的微笑,給人一種友好而溫暖的感覺.

酒吧注重高雅的風格浪漫的調,燈光如夢幻般美輪美奐,能看清楚人的臉,不像夜店那麼閃爍迷離就算近在眼前可能都看不清楚誰是誰.在這里,充滿異國風的歌聲中,淡淡的花香里,人們可以盡享受生活,暢快地笑,暢快地唱,暢快地歡呼鼓掌,即使是陌生人,彼此之間也有那種和諧的氣氛在傳遞.

台下,靠窗的某一張桌子,柔和燈光下,坐著一男一女,都是亞洲面孔,長相出眾,宛如鶴立雞群.

桌上有一瓶瑞士葡萄酒,也是晏錐和洛琪珊來這里最想品嘗的酒.

瑞士葡萄酒在國際上並不如法國的葡萄酒那樣名氣大,但這不代表它不好.因為產量的原因,瑞士葡萄酒更注重本國人的需求,外銷很少.每年出產的葡萄酒僅僅是本國的消費者都只能滿足四成左右,所以在國外要想喝到這種葡萄酒,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因此,既然來瑞士了,怎能錯過當地的好酒呢,自然是要暢飲一番才算不枉此行.

酒的作用對于瑞士人來是很有意義的,不僅是喝而已,更重要的是傳遞友誼,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友好.

這瓶葡萄酒的年份是六年,雖不是很久,可這個國家的葡萄酒本來就很緊俏,能有儲藏六年才拿出來喝的葡萄酒,這就算是難得了.

透明的高腳杯里盛著的液體,在柔美燈光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湊近鼻子聞一聞,深深地嗅著這香味,頓時感到腦部被刺激了一下,仿佛塞進了一串一串可口的葡萄,再緩緩喝上一口,這醇柔酸甜的味道讓味蕾在一瞬間蘇醒,人也來了精神,忍不住贊歎……可惜這麼好的酒不能時常喝到,瑞士人真是幸福啊.

喜歡喝酒的人並非個個是酒鬼,也並非個個都在秀逼格,有的人是真的喜歡酒,喜歡品嘗不同的味道感受不同的酒文化,挖掘酒中的故事和曆史的滄桑.

晏家的男人都喜歡酒,還喜歡收藏酒.上次晏錐來瑞士的時候就帶回去了兩瓶十年份的瑞士葡萄酒,放在酒窖里,舍不得喝,現在能喝到一瓶六年份的,算是給他點安慰了.

鄧嘉瑜自在優越的環境中長大,上流社會人士,對于這酒的研究那等于是必備的基本常識.她滔滔不絕地向晏錐著關于瑞士葡萄酒的文化以及一些跟葡萄酒有關的趣事,看到晏錐偶爾笑笑,她就覺得自己的苦心沒有白費.

不得不,鄧嘉瑜蠻拼的,為了達到目的,她什麼都做得出來,尤其是針對晏錐的愛好,她更是會下一番功夫.前一次特意拍賣到一件青花瓷古董,就是因為知道晏錐喜歡青花瓷,現在她又主動提起關于葡萄酒的話題,這也是晏喜歡聽的.

鄧嘉瑜這麼積極地迎合晏錐的喜好,無形中就會拉近與晏錐之間的距離,顯得兩人很有共同語似的.

這就是鄧嘉瑜聰明的地方,她不會冷場,不會讓晏錐感到無聊,她永遠都有能跟晏錐聊起來的話題.

晏錐從家里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放松,暫時拋開那些煩人的事,現在有鄧嘉瑜這麼一個善解人意的女人在身邊極力逗他開心,實話,男人能不動心都難.

氣氛,環境,很重要.在這里,沒有國內的媒體,沒有人會追問他,沒人知道他戴綠帽,沒人知道他是炎月的董事長他是商會主席,在這里,他只是酒店顧客而已,在陌生的環境中想象著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如果拋開某些因素來,此刻的晏錐,興許是他難得的輕松愜意的時刻.現在的他,可以不用忙于公務,不用因商會的事絞盡腦汁,不用擔著重任,他只是來游玩的一個普通人.

普通人會來做什麼,當然是就像現在這樣,在酒吧里聽著美妙的音樂,喝著可口的葡萄酒,身邊還有美女作陪.

晏錐話不多,大多數都是鄧嘉瑜在,可她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她還挺來勁的.

而晏錐顯然也對那些關于酒的文化和趣事也感興趣.

但只是這樣還不夠,鄧嘉瑜看得出來,晏錐還是在與她保持著距離.這可不是她樂于見到的,她的目的是什麼,很明確.

鄧嘉瑜望著台上表演的樂隊出神,忽地,她站了起來,沖著晏錐露出神秘的一笑:"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

"嗯?"晏錐還未反應過來之際,鄧嘉瑜已經走上台去了.

她這是要做什麼?

在晏錐驚詫的目光中,鄧嘉瑜跟樂隊商量好了,很快,前奏聲響起,鄧嘉瑜竟拿起了話筒……

原來,她所謂的禮物就是為晏錐獻歌一曲.

這心思……確實夠浪漫的,很容易戳中男人心中的空隙!

《angel》,一首英文經典歌曲,是加拿大女歌手"沙拉·克勞克蘭"的代表作之一,優美委婉的旋律和令人動容的歌詞,堪稱愛歌曲中不可多得的典范.此刻,在鄧嘉瑜的要求下,只需要樂隊用吉他伴奏,她站在那里,眼神卻一直望著晏錐,飽含深地唱著.

鄧嘉瑜這歌聲還真有幾分水准,加上標准的英文發音,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贊歎和掌聲.

而這歌詞最開始幾句所表達的意思,實在跟她太貼切了……翻譯成中文就是:"枉費所有的時光,去等待再次的奇跡,等待一次轉機,一切釋然……"

這歌詞簡直就是她的心聲.她曾與晏錐結婚,當時她沒有發覺這個男人的好,後來離婚了,最近才又遇到,讓她感覺自己錯過了一次大好機會,現在她要付出全部的精力與手段和時間,去創造屬于她的奇跡,只是,還能有機會嗎?

這首歌很討好,旋律動聽歌詞深刻,晏錐也聽過這首歌,現在聽鄧嘉瑜唱,哪能聽不出她的用意?

這深款款的,對著他所在的方向,人們順著鄧嘉瑜的視線就能看到晏錐,想象得到她是在為這個男人而唱,大家都紛紛露出友好的微笑,鼓勵的掌聲,還有人對晏錐表示羨慕,也有人他真幸福,有人以為他和鄧嘉瑜就是一對侶,還不忘幾句祝福的話.

一個女人拋開矜持和面子,在台上在眾目睽睽之下獻歌給男人,她溫柔多的眼神,聲並茂的唱著,此此景,就算是鐵石心腸也要被融化吧?

晏錐坐的位置在靠窗的角落,酒杯擋著他半邊臉,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但鄧嘉瑜在唱完之後,欣喜地跑過來坐在他身邊,依偎著他,直接而又大膽地:"晏錐,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從前是我有眼無珠錯過了你,現在我後悔了,我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你……你不會忍心打擊我吧?"

她終于還是忍不住表明了自己的目的,以她那性格,能藏到現在才,已經是不容易了,她向來都是看上什麼就志在必得.

晏錐正舉著杯子往嘴里送酒,聽鄧嘉瑜這話,差點把他嗆到.但他很快也恢複正常的神色,沉靜的目光望著鄧嘉瑜,那仿佛帶有透視功能的視線讓鄧嘉瑜不由得心里一顫……

鄧嘉瑜驀地有種不好的預感,好像自己有什麼秘密被看穿了,心虛地不敢去看晏錐,只能佯裝口渴喝酒.

晏錐笑起來的時候溫潤如玉,可他沉默板著臉的時候就是個冷冰冰的面癱.

"你……鄧嘉瑜,你真是湊巧在這里遇到我的嗎?"晏錐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是拋出了一個疑問.

鄧嘉瑜嘴里那口酒幾乎噴出來,趕緊地保持鎮定,一副無辜的表:"晏錐,你什麼意思啊?我跟你表白,我想跟你重歸于好,可你卻對我戒心這麼重,你不知道女人的心都是玻璃做的嗎?你這樣是在傷害我!"

幽怨的眼神,楚楚可憐,但這也不全是假的,她確實是對晏錐動了幾分.

她這就是等于否認了,晏錐也不多問,站起來,淡淡地:"時間不早了,我要回房間了."

回房間?鄧嘉瑜仔細看著晏錐的臉,發現他還很清醒,不由得失望……難道是酒喝得不多夠?

不行,就這樣各自回房間,那不是她的努力白費了?好不容易在這里找到他,怎麼能無功而返!

鄧嘉瑜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只見她身子一軟,整個人都黏在了晏錐身上,扶著額頭,軟弱無力地:"這酒還有些後勁……你送我回房間吧."

這……只要不是白癡都知道這話意味著什麼,那就是自動送上門的福利啊!

上篇:續:假裝與晏錐的偶遇     下篇:續:意亂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