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意亂迷  
   
續:意亂迷

男人的風度就是在這種時候表現出來的.不管他心里有沒有想跟這個自稱喝醉了的女人發生點什麼,送她回房間,這是起碼的禮貌.況且,他自己也是要回房間的,只能算是順路了.

鄧嘉瑜半個身子都黏在晏錐身上,醉眼迷離,充滿了赤果果的*.

晏錐不是傻子,他也在猜測興許鄧嘉瑜不是真的喝醉到需要人扶著回房間的地步,但畢竟她是女人,他是男人,何必那麼氣地跟她計較?她的房間在他房間的樓下一層,他現在也要回房,一塊兒走,沒什麼不可以的.

電梯里,鄧嘉瑜還在癡癡地看著晏錐,嘴里還聲哼著先前在台上為他唱的那首歌……不得不,鄧嘉瑜這當眾獻歌的招數還挺有意思的,既能展示自己唱歌的水准,又能顯得自身修養和藝術細胞,頗有點高大上的味道,並且還富有濃郁的浪漫色彩.這樣有品位的表白,男人能不心動嗎?

鄧嘉瑜心里是暗自得意的,她不信晏錐會無動于衷.或許他只是刻意掩飾內心的激動,或許他還有些放不開?或許他需要的就是一把能將他燒起來的火.

這把火是什麼?鄧嘉瑜心中自有分寸.

到了房間門口,果然晏錐便停下腳步,沒有跟著進去的意思.

"你的房間到了,你進去吧,我也要休息了."晏錐淡淡地.

鄧嘉瑜皺著眉頭,苦笑著:"晏錐,你非要這樣跟我保持距離嗎?太傷我的心了……"話雖這麼,她也已經拿出了門卡,房間門開了,可奇怪的是她竟然沒有挽留晏錐,沒叫他進房.

晏錐的臉色微微一僵,隨口到:"你喝多了,睡一覺會清醒一些."

這話,雖不是最直接地拒絕,卻也聽得出來他沒有要更近一步的意思.

鄧嘉瑜臉上浮現出明顯的失望……就在這時,忽然傳來一個著生硬中文的男聲在招呼鄧嘉瑜.

"嗨……嘉瑜."一個金發碧眼的男人走過來,熱絡地攬著鄧嘉瑜的肩膀.

"威爾斯?你怎麼在這里?"鄧嘉瑜愕然地問.

男人笑嘻嘻地:"我來看朋友的,怎麼你的助理不在嗎?明天下午的走秀,你都准備好了?"

"我的助理……在外邊玩,還沒回酒店……明天下午我會准時到的."鄧嘉瑜扶著牆壁,似是話有些吃力了,看來酒勁不.

威爾斯將鄧嘉瑜摟得更緊,碧藍的眼睛在放光:"那我們進去談談,明天你的造型,我覺得還可以改一下,會更適合你的氣質……"

"這……不太好吧,已經這麼晚了."鄧嘉瑜下意識地看向晏錐,她笑得有點勉強.

晏錐何等精明,眼前這一幕是什麼況,他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了.這位叫威爾斯的男人看樣子是鄧嘉瑜的在瑞士這邊走秀的造型師,趁現在鄧嘉瑜喝醉了,這外國佬想跟著她進房間,借口就是商量造型方面的事……但晏錐也是男人,怎麼會看不出這位所謂的造型師此刻根本不是有心談工作,那色.迷迷的眼睛直盯著鄧嘉瑜的胸前亂瞄,赤果果的雄興yu望,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

晏錐站著沒動,就在他沉默之際,威爾斯已經不耐煩地推著鄧嘉瑜進房間去了,轉過身面朝著晏錐,威爾斯露出得逞的笑意,一邊關門一邊得意地:"今晚,她是我的了."

這男人真猖狂,那挑釁而又帶著邪惡的眼神讓晏錐感到一陣惡寒.

"不……威爾斯……工作的事明天再談吧……"鄧嘉瑜的聲音弱弱地從門縫傳到晏錐的耳朵里.

終于,晏錐的表有了明顯的變化.下一秒,房間門在關上前的一霎,被晏錐的一只手臂猛地抵住,阻止了威爾斯關門的動作,同時,晏錐一個箭步跨上去,閃身進了房間.

"嗯?"威爾斯大感意外,驚訝地看著晏錐,惱怒地:"你進來做什麼?"

晏錐冷笑著,將鄧嘉瑜一把拉過來,讓她掙脫了威爾斯的魔爪,晏錐毫不示弱地看著威爾斯,不溫不火地:"你沒聽到她今晚不想跟你談工作的事嗎?我是她的同伴,現在請你出去,不要打擾她休息."

晏錐突然這樣挺身而出,威爾斯感到不可思議,居然有人跟他叫板,壞他好事?

而鄧嘉瑜則是開心地笑了,欣慰又帶著感激的目光凝視著晏錐,越發癡迷.

威爾斯不服氣,不懷好意地瞪著晏錐,嘴里卻是對鄧嘉瑜:"他真是你同伴?你要他留下,要我走?"

鄧嘉瑜軟弱無力地靠在晏錐身上,舌頭有點打結:"威爾斯,他……他是我的前夫……你走吧,明天見."

當事人都發話了,威爾斯那點齷齪的想法只能憋在肚子里了.

威爾斯憤憤地橫了晏錐一眼,很不甘心,但他畢竟也是有身份的人物,是時尚界有名的造型師,他就算再怎麼*,也不能因此毀了自己的聲譽.

威爾斯滿懷不甘地離開了房間,臨走時嘴里還在碎碎念嘮叨,沒人聽懂他是用什麼語在話,只是能感覺得出來他在咒罵.

房間里安靜了……剛才晏錐還打算走,可現在,為了替鄧嘉瑜趕走那個不懷好意的男人,晏錐卻進了她的房間.只因為他不可能允許自己眼睜睜看著一個女人面臨被欺負的危險.如果他能視而不見,那他就不是人而是畜生了.

鄧嘉瑜醉得不輕,一頭倒在了chuang上,喃喃地:"晏錐……謝謝你……不然我就要被那個壞家伙占便宜了……可惡的威爾斯,平時對我毛手毛腳就算了,現在還敢趁我喝醉打我的主意……我明天就換造型師……一定要換……唔……我頭好疼……我想喝水……"

鄧嘉瑜的臉很,酒勁上來了,在chuang上翻來覆去,裙子凌亂了,露出她潔白的鈺腿和那若隱若現的敏感.

晏錐不由得呼吸一緊……他當然不是柳下惠,面對這樣的*,他本能地有了一點反應,可他的理智在告訴他——不可以.

壓嚇體內那股躁動,晏錐為鄧嘉瑜倒了一杯水,打算給她喝了之後就離開這里.

鄧嘉瑜趴著,嘴里嚷著口渴,晏錐抓著她的肩膀將她的身子扳過來……這一看不打緊,晏錐頓時倒抽一口涼氣……糟糕,她的裙子怎麼是這種?

鄧嘉瑜穿的裙子上半身是開衫款式,胸前一排細密的扣子,可現在,扣子全都松開了,誘.人的嫩白全都跳了出來……晏錐只覺得眼前一片白花花,視覺上帶來的沖擊,讓他體內的欲.望差點就爆炸了,手里的杯子被鄧嘉瑜無意中抬手一碰……

杯子里的水全都灑在了鄧嘉瑜的身上.

"唔……我的裙子……"鄧嘉瑜迷迷糊糊中感覺不舒服,干脆兩手一掀……裙子被她除掉了,迷人的身軀一覽無遺.

"別……"晏錐隱忍著下腹那團火,別開視線盡量不去看那令人噴鼻血的風景.

可是,女人身上的幽香,還有充斥在空氣里的屬于異性的魅惑因子,都在蠱惑著考驗著晏錐的意志力.

只要他腦子里那根緊繃的弦一松,只要他上前一步,就能吃到這頓美味的大餐……這是煎熬,是對男人的折磨,是需要超越常人的定力才能把持住自己!

晏錐狠狠一咬牙,大手一揮,將被子拉過來蓋在鄧嘉瑜身上……眼不見為淨,他必須馬上離開.

晏錐剛一起身,身後響起一聲嬌滴滴的嚶嚀,女人的手臂如蔓藤般纏住了他,一個熱乎乎軟綿綿的身子貼在他後背……

"別走……晏錐……我愛你……別走……別丟下我……我需要你……"鄧嘉瑜夢囈似的祈求,楚楚動人,我見猶憐,還有她動人的曲線這麼與晏錐的後背貼得密不透風,這簡直就是在一團火上澆了汽油!

晏錐全身都僵硬了,緊繃得像是隨時都要炸開,身體里的每根神經都變得極度敏感而脆弱,但即使這樣,他還保持著僅有的一絲清明,沉聲:"鄧嘉瑜……你喝醉了……"

這喝了酒的人力氣出奇的大,晏錐才一掙脫鄧嘉瑜的手,她整個人就倒進他懷里,用她妖嬈的屬于女人的武器在他的胸膛來回蹭著……要命,真要命!晏錐只要一念之差就會讓這個女人得逞了.【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自動送上門的福利     下篇:續:究竟吃沒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