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珊珊也要追去瑞士!  
   
續:珊珊也要追去瑞士!

忙忙碌碌好幾年,突然一下子閑下來,第二天不用大早起來上班了,洛琪珊還不習慣,所以,她失眠了.

對于她來,只是暫時離開醫生這工作,她休息一段時間會另作打算的,到時候是去別家醫院,仍然是當醫生.

晏家7點鍾的早餐,洛琪珊今天又缺席了,因為失眠而帶來的頭暈沒精神,使得她不想下樓去,只自己喝了一杯牛奶就繼續補眠.

興許是真的太疲倦了,喝了牛奶之後,洛琪珊沒多久就睡著,並且睡得很沉,一覺就到中午.

睡了幾個時,人也有精神了,洛琪珊看看時間,該是到了吃午飯的時候……真是有點不好意思,本來還打算今天要親自下廚炒菜的,可昨夜的失眠打亂了她的計劃,現在又只能去吃現成的.

去了主宅,正是開飯的時間,晏鴻章已經在餐桌上了.

洛琪珊見到老爺子慈愛的笑容,才覺得自己是多心了.爺爺不會因為她沒下廚而介意的,但她自己卻在暗暗琢磨著,一定不能光是吃了,改天要做菜給爺爺和婆婆吃.

沈蓉今天不在家,出去了不回來吃午飯,這中午就只有洛琪珊和晏鴻章兩人.

晏鴻章何等精明,從洛琪珊的臉色就看出有點不尋常了.

"珊珊,你怎麼沒去上班?是休假了還是……"

洛琪珊一愕,猶豫了幾秒,卻還是選擇了坦白交代.

"爺爺,我辭職了,現在我沒工作了."洛琪珊美麗的眸子亮晶晶的,語氣也有無奈.

"嗯?"晏鴻章的筷子一下就停在了空中,本來要去夾菜的,卻又收了回來.

精明如老爺子這般人物,活了八十幾年了,這人間百態見識得太多,稍一思索便猜到了幾分.

"沒工作也無妨,晏家養得起,你現在就好好在家休息,調理身體,為懷孕做准備,這樣也不錯,省得你當醫生實在太累了,那對懷孕很不利."晏鴻章不但沒有責備的意思,反而是很贊同.

洛琪珊心里暖烘烘的,先前的不自在也瞬間消失了,心豁然開朗,沖著晏鴻章甜甜的一笑:"爺爺,難道您不想知道我為什麼辭職嗎?"

晏鴻章雙眼里精光一閃:"哦……來聽聽?"

洛琪珊也很干脆,隨即將昨天在會議室里發生的一切,以及之前關于唐家祥的手術,家屬的誤解,u盤的丟失……等等全都一股腦兒出來,頓時感到整個人舒暢多了.

晏鴻章的表幾番變幻,最後竟是傲然而不屑地冷哼:"什麼狗.屁領導,一群昏庸之輩,竟敢排擠你,呵呵……他們同流合汙習慣了,有你這麼一個干乾淨淨的人混在那群隊伍里,他們當然要集體針對你,因為你不是他們一類的人,你在醫院里的發展會被他們壓制,不管你多麼優秀,哪怕再過二十年,你也依然只是個主治醫生,他們培養提拔上去的人,必須是對他們聽計從的,而你卻是個有原則有理想有抱負有才華的醫生,他們無法掌控你,就只能排擠你,壓制你.辭職了也好,那種地方本來就不適合你,你的志趣不在于追名逐利.以後再計劃工作的事吧."

老爺子的一番話,堅決而堅定地體現了三個字——護犢子.

老爺子就是這脾氣,的話也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醫院那群所謂領導的齷齪心思.他對洛琪珊的評價很准確,洛琪珊頓時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忽地感到鼻子一酸,兩手挽著晏鴻章的胳膊,感激地:"爺爺……您太好了,您就是我的親爺爺!"

洛琪珊低下頭,親切地靠著晏鴻章的肩膀,絕美的臉蛋上浮現出欣慰的笑意.是的,有這樣一個明白事理而又了解她的長輩,這是一種幸運.

洛琪珊終于懂了,為何晏家的男人這麼出色,那是因為晏鴻章的傳承和教育有很大的關系.

"呵呵呵呵……瞧你這孩子,這麼大的人了還跟孩子似的."晏鴻章嘴上這麼,可那眼里的慈愛卻是更加深濃了.

洛琪珊抬起頭,俏皮地眨著眼:"爺爺,您一會兒跟我講講您年輕時候的故事吧,那一定很精彩."

"咳咳……"晏鴻章假意咳嗽兩聲:"好了好了,快吃飯,菜都涼了."

這一老一少相處得很融洽,洛琪珊就像是晏鴻章的親孫女似的,雖然是兩代人,隔著好幾十歲的差距,但晏鴻章的思想卻不是那麼古板的,他很開明,很理解年輕人的想法和做事風格.而洛琪珊覺得這老爺子的風格真是太對胃口了!

吃晚飯,洛琪珊果真是纏著晏鴻章講故事,晏鴻章實在拗不過,只能選擇性地講一點.

花園里時不時響起洛琪珊的笑聲,她看起來並沒有被某些事而影響到,但其實她心里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晏錐,淡淡心痛得感覺始終揮之不去,她只是在努力讓自己表現得不那麼沉重,努力地笑.

就在晏鴻章的故事講得差不多時,洛琪珊的父母來了.

洛琪珊感到意外,但也暗暗驚喜,在看到父母親的笑容時,她知道,一切都不用多,父母肯定是已經對那則新聞的事釋懷了.

晏鴻章習慣午睡,跟洛琪珊的父母聊了一會兒就回房間了,留給這一家三口足夠的空間.

這是洛琪珊婚後,洛凱旋夫婦第一次正式登門,遺憾的是晏錐不在,這棟洋樓就顯得格外冷清,充滿了孤寂的味道,洛凱旋和妻子抱著女兒潸然淚下,向洛琪珊道歉,他們冤枉了她,錯怪了她.

父母的哭聲,讓洛琪珊倍感揪心,她也是兩眼泛,強忍著沒有流淚,但她心里很安慰,父母親主動來找她,彼此之間的矛盾化解了,誤會解除,依舊還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珊珊……是爸爸媽媽不好,錯怪你了……我們真慚愧,身為你的父母,還不如晏老爺子了解你,連他都堅信你是清白的,而我們卻……"梁悅哽咽著,話都不下去了.

洛凱旋一抹眼角的淚,無比心酸地:"我們是被對藍覃的怨恨而蒙蔽了眼睛,所以在看到新聞報道的第一時間,我們竟然沒有看出不對勁,只想著對藍家更加厭惡,甚至演變成憎恨,以為我們的女兒真的變壞了……哎,對不起,珊珊,我們對不起你……"

洛琪珊胸口泛堵,她可不願意父母如此自責,她其實沒有怪父母,她始終相信父母會明白她的,事實證明這一天來得很快.

"爸媽,我們是一家人,這些見外的話做什麼?你們這是要我也跟著嚎啕大哭才好嗎?"洛琪珊嗔怪地瞪著母親,露出幾分女兒的嬌態.

洛凱旋和梁悅不由得面面相覷,緊接著都笑了,這一屋子沉悶的氣氛就此瓦解.

"珊珊真是長大了,現在是該我們向你學習的時候了!"

"是啊……呵呵,我女兒成熟懂事了,我們該高興才是!"

一笑解千愁,爽朗的笑聲驅走了寒意,轉眼就充滿了祥和的氣息,洛凱旋和梁悅也不哭了,看著女兒如今安然無恙地在眼前,他們也是深感欣慰.

得知晏錐去了瑞士,這夫妻倆又不禁有些憂心了,女兒女婿這兩口,怎樣才能重歸于好?這是個傷腦筋的問題.

但畢竟長輩親人的人生閱曆更多,對許多事的看法也更加透徹,他們的建議,有時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梁悅摟著洛琪珊的肩膀,心疼地:"有沒有想過怎麼辦?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帶著一肚子怨氣去了國外嗎?"

"是啊,珊珊,這可不是你的性格,你一向都很積極樂觀的,這次也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拿出你一貫的風格,努力進取!"洛凱旋也在鼓勵女兒了.

可是,洛琪珊卻一時沒明白父母什麼意思?

"我……我……"

梁悅輕輕敲了敲洛琪珊的頭:"你這孩子,學醫就是超乎常人的靈光,可怎麼在感的事上就這麼糊塗呢?你還在顧著面子,覺得不好意思主動去追他?而他又跑得這麼遠,你們兩個人啊,都那麼好強,硬碰硬,這怎麼行?女兒,在婚姻里邊,沒有單方面的誰輸誰贏,只有雙輸和雙贏,不要因為一點可笑的面子觀念就錯過了原本屬于你的機會,你和晏錐在這件事上都是受了委屈,可誰先放下身段去討好誰,真的那麼重要嗎?別固執了,聽媽媽的話,趕緊去瑞士找他吧,千萬不要等他心涼了才回來,那時候,他的心就不是冷靜了,而是所有的都冷卻了."

洛琪珊美目圓瞪,驚愕了……媽媽叫她去瑞士追晏錐?這也太猛烈了吧?這真是一位年過五十的中年婦女出的話嗎?

但無疑的,洛琪珊被驚醒了,再也無法淡定,滿腦子都是三個字——追晏錐!

上篇:續:洛琪珊失業了     下篇:續:翻江倒海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