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翻江倒海的思念  
   
續:翻江倒海的思念

有些念頭一旦萌芽便無法再壓制下去,在你的腦海里身體里甚至是血液里不斷地翻攪,越是想冷靜卻越是反彈得更高.

洛琪珊因為父母的提醒,在她心里掀起了天大的波瀾,她之前確實是想著等晏錐出去冷靜一下回來,可是現在聽爸媽了那些話,她也頓時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晏錐是負氣而走,他心里本來就不平衡,若這種時候他在國外有*怎麼辦?那不是太容易趁虛而入了嗎?

深切的危機感敲醒了洛琪珊,她好像腦洞大開了……是啊,好想他,好想見到他!思念,翻江倒海的思念!可是,這出國也需要簽證啊,時間太緊迫,怎麼來得及辦好簽證?

這個問題困擾著洛琪珊,看來今晚她又難以入睡了,不過,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身為晏家的少奶奶,可以做的事可是不少呢.

晏錐去了瑞士,公司暫時由晏季勻打理,他也是很久都沒有休假了,這次當是給自己一個喘氣的空間,遠離紛擾和忙碌,在瑞士休閑游玩一番.

令人頭疼的倒時差,對晏錐來到是挺容易的,這跟他在來之前的一晚沒睡好也有關系,現在還適應得很快,今早醒來已經是精神抖擻了.

這里的早餐也是很豐富的,牛奶什錦早餐,包括水果,堅果,燕麥等食材,雖然做法簡單,但這里的人就是偏愛這個,經常吃都不會感覺膩,而對外來的游客來,這是具有當地特色的早餐,必須品嘗一番才不虛此行.

坐在房間的露台,面朝著日內瓦湖,欣賞著遠處初升太陽,呼吸著新鮮卻又帶著寒冷的空氣,雖然有點涼意,可是也能喚醒人身體里潛伏的生機,讓你隨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來面對這一切的美景.

在這樣的環境下吃早餐,這簡直是一種享受.

銀質的器皿散發著淡淡的光澤,用它來盛熱果汁,再用精致的粉綠色陶瓷盛著牛奶什錦,透明的玻璃碗碟里裝著兩塊香噴噴的奶酪蛋糕,上邊塗抹著粉色的玫瑰花蜜……光是聞著都令人大有食欲,吃起來更是香酥可口,仿佛整個人都變得甜蜜起來.

一日之計在于晨,一頓美味又營養的早餐,能讓人心愉悅地開始這一天的行程.晏錐要去哪里,程瑞一頭霧水,到了這日內瓦,程瑞助理也只是個人生地不熟的外鄉客,晏錐董事長卻更像是他的導游了.

程瑞屁顛屁顛地跟在晏錐後邊,興致勃勃地問要去哪里,晏錐卻叫他只管跟著,因為……晏錐也沒確切的打算,沒明確的目的地.

不是吧,老板居然沒出行計劃和攻略?難道出門去瞎轉悠嗎?

"咳咳……老板……這是瑞士日內瓦,可不是中國的c市,咱要不要找個導游先?"程瑞聲嘀咕著,他覺得盲目的出行有點不靠譜.

可晏錐卻一副漫不經心的表:"你還怕走丟了?"

"不……不是的,老板您是第二次來了,我們應該不會走丟的吧."程瑞訕訕地笑著,心里也是有點打鼓,這是國外,不是中國,就算來過一次也不代表熟悉啊.

瞧著程瑞這不由衷心翼翼的樣子,晏錐沒好氣地一拳頭錘在程瑞肩膀:"虧你還是個爺們兒,這麼婆婆媽媽的?走,丟了我負責!"

"……"

好吧,程瑞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了,在沒有導游沒有第三人陪同下,程瑞只能祈禱老板不要走到台偏僻的地方去了,最好是早點回酒店然後明天找個導游再出去……

剛開始程瑞還有點擔心,可沒過多久就被這座美麗的城市徹底吸引了.酒店里是另一個世界,可外邊就是文化與文明以及曆史的沉澱所散發出來的獨特魅力.

日內瓦,城中有一條著名的河流……羅納河穿流而過,加上還有一個風景秀美的萊蒙湖,賦予了這座城市生動鮮活的美,河與湖彙合處,有橋梁連接著新城和老城.

老城的建築古樸典雅,新城的現代化大樓時尚雄偉,鮮明的對比之下,新城更具有時代氣息,是商業,文化,金融中心,是一座國際大都會,時時刻刻向人們展示著它的輝煌與榮耀.

而老城卻保留了中世紀古老的風格,石子鋪成的街道經過了曆史變遷,色澤陳舊但卻有著滄桑的氣息,串聯起諸多歐式古樸的建築,無聲地訴著關于這座城市久遠的故事.

有人更喜歡在老城逛一逛,置身在其中,猶如時光倒流般的感覺,仿佛回到中世紀的古典優雅甯靜,浸透到骨子里的厚重感,是曆史沉澱下來的韻味.

日內瓦是世界著名的鍾表之都,鍾表業是這個城市的經濟支柱之一.在新城,有頂尖的鍾表工匠,他們都有著堪稱大師級的專業技術,憑著雙手做出經典的瑞士手工表,但是,早老城里,卻還有著一些年邁的老人在從事著鍾表工作,他們不為名利,只為那一份割舍不掉的興趣愛好,喜歡鍾表,更喜歡制作鍾表.

來一趟瑞士,如果不買一塊精工細作的表回去,晏錐都覺得對不起自己,而他放棄了去大品牌名表的專賣店,選擇了在這老城區里淘一淘.

在彎彎曲曲的石子路上緩緩行走,感受著異國的風,在各種店鋪里進進出出,晏錐顯得饒有興致,可就是逛了一時還沒出手買任何一件東西.

程瑞則是留心著周圍,記錄著走過的路線……這貨顯然太害怕迷路了.

但程瑞也納悶兒,老板這是在純逛嗎?只看不買?這不是老板的作風啊,那些精美得令人驚歎的手工藝品,很漂亮,老板最不愁的就是錢了,怎麼不買呢?

程瑞原本是打定主意不買的,可結果一時下來,他已經買了不少.

晏錐不是不想買,也不是吝嗇,他只是對于手工藝品的要求很高,不僅要有獨特精美的外觀,更重要的是有紀念意義.

一間看上去樸實無華的鍾表店,里邊只有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在忙活著.晏錐就在這店鋪面前停下來,似是在回憶著什麼……

"老板?您是要進去嗎?"程瑞疑惑地看著,老板不動,他就不動.

晏錐望著店鋪玻璃櫥窗里那些鍾表,俊雅的臉龐露出幾分緬懷的神色,喃喃地:"我上一次來這里的時候,店鋪的老板向我推薦一款侶表,是他親手制作的.我當時看了樣品,很喜歡,可我沒有買."

"啊?為什麼不買呢?"程瑞詫異地問.

"因為……那時是我跟鄧嘉瑜結婚之後不久,我一個人到國外旅游,一個人的蜜月……我不知道買了那對侶表之後,女款的應該給誰,沒有給表找到合適的主人,我買回去也沒意義."晏錐輕描淡寫地著,可那雙深邃黑亮的眼底分明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悵然.

聽似是很普通的一個故事,卻流露出了晏錐當時那種孤單與無奈.誰才是他心目中認為可以配得上那塊侶表的女主角?一塊表而已,但晏錐不會輕易給誰戴,即是侶表,就一定要是適合的那個女人.

晏錐的思緒不知不覺回到幾年前……當時他與鄧嘉瑜結婚,可他心里裝的是水菡,只是,水菡愛的卻是他哥哥.

現在,他又一次來到這間鍾表店,他應該進去選一對侶表嗎?依舊面臨那個問題——女款的那只,給誰戴?

就在晏錐出神之際,店鋪的老板卻出來迎接了,因為認出了這位年輕人.

"嗨……"老板親切地招呼著,略顯驚喜:"伙子,我記得你!來來來,進來看看我的新作品……"

老板如此熱,晏錐也不好推辭,禮貌地笑笑,跟著進去了.

"哈哈哈……年輕人,你跟我這店鋪真是有緣,上次你來,正是我制作出一款新式的侶表,現在我又做出了更美妙的款式,又遇到你了……"老板看起來心不錯,將自己的傑作拿出來展示給晏錐看.

這麼,晏錐上一次來就給這位老板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到現在還記得他.

晏錐不禁訝然:"老板,難道你是幾年才會做出一對新款的侶表嗎?"

老板笑著點頭:"沒錯,我制作鍾表就是因為我愛好這個,不是為賺錢的.所以我用了三年的時間制作出這一對侶表,上次你看到那一對,已經被人買走了."

這才是真正的匠心,三年打磨兩塊表,這該是怎樣的精細工藝,怎樣的一絲不苟?正是這種專精的態度,才能制作出工藝超凡的經典之作.而這店鋪里的所有鍾表,一點都不遜色于那些世界頂尖品牌,水准超一流,全都是出自這位老板之手.

眼前這一對侶表確實有著讓晏錐心動的外觀,嚴謹紮實的制作工藝也能從每個細節體現出來,但晏錐卻沒有立刻表態買不買,而是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照片……

"老板,請問一下,你見過照片上的這個男人嗎?"晏錐神溫和,看不出一點異常.

老板還沒開口,程瑞卻驚呆了.晏董這是做什麼?居然……居然來這兒尋人?照片上的是誰?【還有更新】

上篇:續:珊珊也要追去瑞士!     下篇:續:原來晏錐是為了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