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晏錐是為了尋人  
   
續:原來晏錐是為了尋人

晏錐這一口流利的英文,地道純正的英倫口音,聽起來悅耳至極,像暖陽,像春風,絲毫沒有異狀,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晏錐眼底那一縷淡淡的緊張.

因為,這照片上的人很重要,他希望能從鍾表店老板的口中得到一點點線索.

然而……老板扶著鼻梁上的眼睛,對著照片看了又看,最後搖搖頭沒見過.

晏錐有點失望,但還是客氣地對老板謝謝,不再提這件事,專注去看那一對侶表了.

這款表是長方形,男女款都是深藍的表盤,猶如夜空般神秘幽深的色彩美輪美奐,簡約大方的外觀,並沒有現今大牌名表那麼複雜而閃耀,但就是這樣樸素典雅的款式卻有著一種大氣和沉穩.有意思的是里邊的表針是葉子的造型,細長而精致,鍍層瑩亮,就連邊角的齒輪都清晰可見.表蒙子光潔透明,無劃痕和疵點,表盤的分秒刻度線和夜光點完美無缺.這些都是瑞士表做工嚴密質量上佳的特點.

再看表的背面,後蓋上赫然刻著一只鳥.

"這是?"晏錐不禁愕然,這是什麼鳥,他一時沒看出來.

到這個,老板頓時來了精神,蒼老的面頰浮現出幾分笑意:"這是牡丹鸚鵡,英文名叫lovebird.就是為了刻這個,我用了半年的時間,怎麼樣,逼真吧?"

半年?果真是慢工出細活,這兩款表的後蓋都刻著愛鳥,栩栩如生,精雕細琢,簡直就是藝術品啊.

愛鳥又叫做相思鳥,象征著純潔神聖的愛,這位老板將兩只表都刻上,其意思很明顯了,是希望買他表的人都能得到屬于自己的愛,是一種美好的祝願.

老板真有心,通過制作鍾表來傳達他心中善良的懷和對世間有*的祝福.

晏錐不知道在想什麼,雖然沒多,但最終卻只歉意地搖頭.

還是沒買,就這樣走掉了,這老板沒有半點不悅,依舊熱地送顧客到門口.

程瑞又開始嘀咕了:"明明喜歡那對表,可又不買,還問人家老板照片上的是誰……怪怪的,真摸不透啊."

晏錐在前邊走,驀地停下腳步回頭瞪著程瑞:"背後我壞話?"

程瑞渾身一個激靈,急忙抬頭笑得燦爛:"沒有沒有,您聽錯了."

"你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不痛快?想問什麼就直."

"我……我想問,您那照片上是誰啊?很重要嗎?為什麼要找那個人?"程瑞還真不客氣,一下子拋出連串的問題.

晏錐故作神秘地沖程瑞勾勾手,程瑞趕緊地湊上去了,擺出一副"我很好奇,好想知道!"的神.

"這個……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

程瑞扁扁嘴,還以為晏錐會,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句吊人胃口的話.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看來只有繼續跟著才行了.

但程瑞也不是笨蛋,他在想,興許晏錐出來的目的就是為找人,游玩只不過是幌子?

接下來的時間,晏錐和程瑞又在大街巷里穿梭,拿著照片問了好些人,都沒有線索.

中午飯是在一間巧典雅的餐廳里吃的,吃完之後繼續又接著尋找,可得到的結果卻還是失望.

這一天下來,走路都花去好幾個時,程瑞直喊腳疼,晏錐雖然沒有喊疼,可看得出來他也是疲乏了.尋人,真是件枯燥又乏味的事.

最後為了慰勞自己一下,往酒店趕回去,在那附近的湖邊歇下了,正對著人工噴泉,恰逢今天的天氣還不錯,冬日里難得的暖陽,坐在湖邊欣賞風景,一大享受.

一杯現磨咖啡,光聞著都像是恢複了幾分精力,這純正的味道就仿佛眼前的美景般提神.

晏錐悠閑地坐在窗前品著咖啡,一邊望窗外的湖天一色,巨大的人工噴泉高聳而立,就像一把刺入天際的神劍,周圍的水汽呈霧狀,若仙境美得那麼不真實.

憋了這麼半天,程瑞終于是忍不住了,偷瞄著晏錐的臉色,好奇地問:"老大……boss,您能透露一下嗎?"

晏錐不急不慢,斜睨了程瑞一眼:"還是沉不住氣?"

"嘿嘿,老板,我是覺得,既然您要找人,我也得知道一點,才能幫得上忙啊."

"嗯……"晏錐拖長的尾音顯示著他正在思索著什麼.沉默了一會兒才拿出照片,放在程瑞面前.

"這個人,我們在日內瓦的這段期間,必須找到."晏錐淡淡地著,眉目如畫,卻含著掩飾不住的堅定.

"啥?"程瑞傻眼了,吞了吞口水,苦著臉:"老板,不是吧,您的意思是,找不到的話,咱短期內還不回去了?咱這不是來旅游的嗎?不是下星期有個合同要簽嗎?咱不是辦好事就回國嗎?"

"沒錯,旅游,公事……這些都要辦,但找人是第一要緊的.所以,明天,繼續尋找,祈禱我們運氣好點,能盡快找到."晏錐輕描淡寫地著,像是在一件很輕松的事.

可這真的輕松嗎?一個城市那麼大,要找一個人,如果沒有確切的地址,談何容易?

"老板,您知道的線索該不會僅僅是這點吧?只知道在日內瓦老城,不知道詳細地址?"程瑞的臉都皺成苦瓜了.

晏錐面不改色,十分愜意地喝了一口咖啡,修長的手指還夾起一塊梅子蛋糕……

瞧瞧這怡然自得的架勢,等于是默認了剛才程瑞所的.沒錯,晏錐的線索僅限于知道照片上的那個男人在這座城市的老城區,卻不知道具體位置,所以,他只能到處轉悠,碰碰運氣了.

程瑞一下子就覺得這周圍的景色美那麼美好了,天氣也更冷了,咖啡也不好喝了……原本還想著可以痛快玩幾天的,看來,這幾天都要在尋人中度過,這真是……真是有點打擊他的心髒.

"好了好了,別苦著臉,我們也不是每天除了睡覺就是找人,也有休息時間的,一會兒去新城看看,過兩天還可以去滑雪."晏錐這也算是安慰安慰下屬,最後還加了一句最重點的話……

"快到年底了,今年的年終獎給你翻一倍."

一……一倍?

程瑞以為自己聽錯了,兩只眼睛瞪得老大,幾秒之後,興奮地抓住晏錐的手,激動地:"老板,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別是找人了,就是大海撈針我都在所不辭!"

"……"

這子笑得那歡暢勁,就好像晏錐瞬間變成了一堆鈔票.

他們不知道的是,遠處,下榻的酒店里,某房間,鄧嘉瑜正在露台上用望遠鏡看這邊……本來是欣賞湖光山色的,卻看到了露天咖啡廳里坐著的兩個男人,正是晏錐和程瑞.

鄧嘉瑜身後站著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正是昨晚那位想要"占便宜"的造型師威爾斯.

"哇噢……看來你的運氣不怎麼好,昨晚我演得還不錯,沒問題啊,可你還是沒搞定那個中國男人."威爾斯同地看著鄧嘉瑜,眼中不再有半點癡迷,因為這個男人本就不喜女色,昨晚只是配合她演戲.

鄧嘉瑜臉色一僵,往下望遠鏡,露出不甘的神色:"我不會善罷甘休的,這段時間他都會待在瑞士,我也會留下來……只要我不放棄,我不信就沒機會.哼,那個洛琪珊遠在中國,可現在我卻和晏錐住在一個酒店,你,誰更有優勢?我們中國有句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呵呵……"

"ok,祝你成功.不過,今晚的走秀,你可要專心一點,出場的都是名模,我不希望看到你背比下去."威爾斯略帶關切的眼神看起來還挺窩心的.

聞,鄧嘉瑜自信滿滿地笑笑,輕拍著威爾斯的肩膀:"放心吧,我會讓所有人為我驚豔的."

威爾斯沖著鄧嘉瑜豎起大拇指,他就是欣賞這個女人的自信,即使在眾多國際名模的光環中,鄧嘉瑜也不會被別人掩蓋光彩,她天生就是為t台而生的.

"對了,這是邀請卡."威爾斯變戲法兒似的摸出一張燙金卡片,一針見血地:"你是想給那個男人?邀請他來看你走秀?"

"沒錯,還是你了解我.今晚是個好機會,可以在他面前展示我更多的亮點,當然要請他了."鄧嘉瑜話是這麼,但實際上她有點不確定晏錐是不是真的會來.

上篇:續:翻江倒海的思念     下篇:續:珊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