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終于見到  
   
續:終于見到

裙子,卻含著女人太多複雜的心思,鄧嘉瑜這回沒有直接去問晏錐,而是暗自在琢磨著,他買了裙子會送給誰?

鄧嘉瑜上次看中的那項鏈結果是晏錐拍下送給了洛琪珊,雖然鄧嘉瑜沒親看看到,可她會猜測,之後因為那件事而十分惱火,嫉妒,所以現在她看上的裙子又被晏錐預訂了,她不禁要多一層考慮和謹慎.

走秀結束了,鄧嘉瑜在後台卸妝,對著鏡子,腦殼里不停在轉動……這次晏錐訂下裙子,不再會是送給洛琪珊了,畢竟鬧了那麼大的丑聞出來,晏錐就算表面上看著像沒事,但一個男人被"戴綠帽"了怎麼可能一點都不介懷還買下昂貴的裙子送她?

鄧嘉瑜越想越覺得晏錐很可能是覺得這條裙子她穿著好看,所以才想要為她買下,悄悄給她一個驚喜……嗯,一定是這樣的.

鄧嘉瑜認為這回不會再料錯了,她對于自己在T台上的風采很自信,今天的走秀她可算得上是大放異彩,好評如潮,晏錐又不是不懂欣賞的男人,他應該從這場秀當中發掘她有多麼完美,他買下裙子,也明他心動了,她成功地俘虜了他的心.

這樣的自信心膨脹,其實也是蠻正常的,因為事實本來應該如鄧嘉瑜猜想的那樣發展,只是,她還需要確認.

此時此刻,在酒店大廳里,沙發上坐著的一位中國女子還在焦急地等待著自己的老公回來.她已經快要熬不住了,眼皮在打架,好幾次她都是靠掐大腿來讓保持清醒.

雖然這五星級酒店里很暖和,可人困了餓了也難以撐下去,好在這里的服務也是一流的,有服務生看到洛琪珊一個人在這邊坐了很久,問過她等誰,現在給她送來了一杯熱牛奶.

這無疑等于雪中送炭,洛琪珊喝著牛奶,心里對于酒店服務的貼心而感激,可也會暗暗苦澀……晏錐還不回來,她今晚怎麼辦?她不想另外再開一個房間,她來的目的就是要和晏錐一起的,但他究竟去了哪里?

等了三個時了,洛琪珊的信心正在被一點一點消磨,預感很不好.

甜甜的熱牛奶幾口就喝完了,洛琪珊的肚子卻更加餓,好想去餐廳吃點東西充饑,可又怕自己去了之後錯過了晏錐回來,如果是點餐在這大廳里吃的話,顯然是有失禮儀的,放眼望去這大廳里人不少,可沒一個是在坐著吃東西的,這兒本來就不是給人吃東西的地方.

忍……再忍忍.洛琪珊摸摸肚子,干癟癟的,還咕嚕咕嚕叫著.

洛琪珊這麼個大美女坐在大庭廣眾之下,當然也會吸引不少異性的目光.她有著東方女人典型的精致,皮膚細膩水嫩吹彈可破,瑩白的玉頰生輝,五官不似西方人那般深邃菱角分明,但她的眉眼生得精巧,兩眼之間的距離屬于標准范圍,挺秀的鼻尖有一點點的微翹,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活力清朗,盈盈如水的一對大眼很有靈氣,笑起來像是會話似的.天生麗質,明眸皓齒,美得很有辨識度,令人一見難忘.

她的目光不妖嬈不凌厲也不迷茫,如山泉潺潺,清冽透亮,這是只有內心豐滿充實的人才會擁有的.

偶爾也有高大英俊的男士過來跟洛琪珊打招呼,可她都只是淡淡地笑著客氣兩句就不再搭理,她堅定的意志不會因為看到幾個帥哥就忘乎所以,她很清楚自己是誰,清楚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搭訕與被搭訕,都不是她的風格.她是洛琪珊,一個自愛自重的女人.

有時會看到不少侶親親熱熱地從眼前經過,洛琪珊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轉動視線,眼底流露出一絲絲羨慕,會自然地想到眼下的處境……她和晏錐還能盡釋前嫌嗎?誤會可以消除嗎?

不安的緒一直纏繞著她,就在她心煩意亂時,忽地,她看到門口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晏錐!

洛琪珊一瞬間來了精神,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驚喜地差點叫出聲,剛想揮手招呼,可是……就在這一秒,她臉上的笑容卻僵住了,如遭雷擊般不動.

原來,晏錐不是一個人,他身後除了程瑞,還跟著一個女人……是鄧嘉瑜!

鄧嘉瑜幾步跟上晏錐,笑盈盈地在對他著什麼,而晏錐似乎心不錯.在外人看來,俊男靚女這麼笑笑的,很養眼很和諧的一對.

這……晏錐和鄧嘉瑜一起,這算什麼?洛琪珊的腦子亂成漿糊,心底一股怒氣沖天而起!

晏錐,他不是傷心負氣走掉嗎?想不到卻在這里跟鄧嘉瑜幽會?

可惡!可惡到了極點!

忍耐是有限度的,當憤怒達到一個零界點時,所有的緒都會在頃刻間爆發!

顧不上多想,沒有猶豫,洛琪珊憑著本能的一股子沖勁,拔腿就追!晏錐他們已經快走進電梯了!

在電梯門合上之前那一秒,一個響亮的女聲在喊:"等等!"

晏錐以為自己聽錯了,愣了愣,下一刻,卻見一道翩翩身影快速閃進來……

"董事長夫人?"程瑞怪叫一聲,充滿了驚詫.

"你?"晏錐驚訝的語氣里隱含著一絲絲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複雜緒.

隨後,電梯里便陷入了一片死寂.

洛琪珊緊緊握著拳頭,兩只大眼一眨不眨地盯著晏錐,銀牙緊要,憤懣不已.

晏錐也懵了,像在做夢似的,洛琪珊就這麼突然出現,太驚人,太不真實了.

而鄧嘉瑜眼中的敵意也是不掩飾,嫌惡地看著洛琪珊,心里不停在咒罵:陰魂不散!連在瑞士都能遇到她?

空氣里充斥著火藥味,程瑞識趣地縮在角落,低著頭,佯裝啥都沒看見,只是心里不由得同起自己的老板來——"BOSS,以我的經驗判斷,這回您是有理都難清了,瞧您太太這殺氣的眼神,一定認為您跟鄧嘉瑜舊複燃,哎,BOSS,您自求多福吧,這事兒我是幫不了您了……"

誰都不知道該什麼,洛琪珊與晏錐眼神的對峙就像是一觸即發的地雷.

電梯停了,程瑞率先走出去,趕緊地往前跑,後邊陸續是晏錐三人出來.

鄧嘉瑜竟也是在這一層下,她本來是住樓下的,可她就是想跟著晏錐來房間的,只是沒想到洛琪珊殺出來了.

尷尬的沉默總是要有人打破的.

鄧嘉瑜勉強笑笑,沖著晏錐:"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晏錐一臉沉沉的臉色,看不出是什麼心思,但在他開口之前,洛琪珊已經先一步擋在他身前.

"鄧嘉瑜,我和我老公有話要,你走開!"洛琪珊冷冷的語氣像刀子,毫不留地戳在鄧嘉瑜身上,完,也不等鄧嘉瑜反應過來,快速抓起晏錐的手,一直往前邊程瑞打開的房間走去.

"你……"鄧嘉瑜窩火,很想罵娘,但她硬是忍住了,她不能在晏錐面前失禮.

鄧嘉瑜哪里會就這樣走掉,跑著跟上去,想要進房間,但洛琪珊已經很不客氣地用力將門關上,鄧嘉瑜差點就撞到門了.

"砰——!"就這樣,晏錐消失在鄧嘉瑜的視線,她只能在房門外抓狂,著急,而房間里會是怎樣的一番激烈?

剛進房間還是挺冷的,屋子還沒暖和,加上洛琪珊這架勢,更加令人感到不妙了……程瑞那家伙早不知躲在哪個犄角旮旯去了.

洛琪珊兩手叉腰,粉腮因為氣憤而變得通,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她此刻多激動,兩只眼睛只差噴出火來了.

"晏錐,我只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要跟你前妻重燃愛火了?你們是不是打算要在一起?只要你句實話,我絕不會糾纏你,大不了我就當從沒來過瑞士!你話,啊!"洛琪珊微微顫抖的聲音,隱忍著哽咽,隱忍著心底翻滾的淚.

晏錐斜睨著洛琪珊,打量著這張彤彤的臉,緊鎖的眉宇,雙唇抿成一條線,臉色黑得像碳……

"你……"

"晏錐,你能不墨跡嗎?我只要你痛痛快快告訴我一個答案,別讓我猜,我痛恨欺騙!我要的只是一句實話都這麼難嗎?"洛琪珊渾身都在發抖,不只是冷還是太過激動所致,她只知道自己快要爆炸了,前所未有的心痛和憤怒失望,她能忍著不哭,可她忍不了不發火!【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等他回來     下篇:續: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