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住在一起  
   
續:住在一起

偌大的豪華套房里,寂靜無聲,洛琪珊和晏錐兩人就這麼大眼瞪眼,她滿腔憤怒,而他卻顯得太淡定.一個像火,一個像水,究竟是誰更勝一籌?

晏錐從未見洛琪珊發這麼大的脾氣,奇怪的是他還能這麼鎮定,就好像她的事與他無關.

洛琪珊氣得渾身發抖還緊握雙拳的樣子,堪比女戰士般剛強猛烈,仿佛隨時都可能沖上去教訓他.

晏錐頓時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只凶猛的發怒的母老虎.

晏錐的嘴唇動了動,洛琪珊以為他要跟她什麼,結果卻是……

"程瑞,出來!"晏錐一聲低吼,冷冰冰的,帶著一股寒氣.

套房里有兩間臥室,程瑞躲在自己住的那一間,聽到晏錐這麼一喊,那子感到不妙,可又不得不答應著.

程瑞從房間里出來,苦著臉,心翼翼地走過去……

"老……老板,您有何吩咐."程瑞頭皮發麻,他恨不得此刻自己是空氣似的被人忽略,但事實卻相反.

晏錐冷冽的眸子盯著洛琪珊,嘴里卻在對程瑞:"你告訴她,鄧嘉瑜住在哪里."

"呃?"程瑞怔忡,愣了兩秒之後一下子反應過來了,趕緊地訕笑到:"董事長夫人,鄧嘉瑜不是住這個房間的,她住在樓下那一層."

什麼?!洛琪珊心頭咯噔一下,狠狠地抽了抽.

緊接著晏錐又:"程瑞,你再告訴她,鄧嘉瑜是什麼時候來瑞士的,來做什麼."

程瑞這子挺機靈,哪里還能不明白晏錐的用意,隨即很配合很老實地:"董事長夫人,鄧嘉瑜不是跟我們一塊兒來的,我們來的第二天才遇到她,她是來走秀的,跟……跟老板沒關系,呵呵……沒關系."

洛琪珊緊握的拳頭倏然松開了,驚愕地張著嘴兒,燦亮的美目眨了眨,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這……這是晏錐在向她解釋嗎?程瑞的是真的嗎?

心里疑問,立刻在行動上表現出來了……下一秒,只見洛琪珊的視線落在程瑞臉上,細長的手臂一伸,啪……搭在程瑞的肩頭.

是"搭",其實上是用了大力在按壓程瑞的肩膀,洛琪珊這手勁可比一般女人大得多,因為她練過跆拳道,有防身技能,現在更是用盡全身力氣.

"哎喲……"程瑞哭喪著臉:"董事長夫人饒命啊……"

"哼,你的可是真的?如果有半句假話,我就把你……"

"哎喲喲,董事長夫人,我怎麼敢騙你,我的全都是真的,不信你去問酒店前台,鄧嘉瑜真的自己住一間房啊!"

洛琪珊這才放了程瑞,這家伙立馬一溜煙兒就跑了……不是進臥室,而是出了房間大門,去外邊了,徹底躲得遠遠的,免得被夫妻倆的戰火波及到.

晏錐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斜睨著洛琪珊,那眼神的意思是"你現在還有什麼好的?"

洛琪珊的氣消了大半……晏錐不是和鄧嘉瑜住在一個房間,那就是兩人不是來偷.的.如果真是來偷.,怎麼可能不住一起?難道真的錯怪晏錐了?

洛琪珊尷尬了,腦子里亂哄哄的,可轉念一想:"晏錐的反應好怪,怎麼不動怒?

洛琪珊終于坐下來,激動的緒漸漸有些平息的跡象,想起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再想想她先前那凶巴巴的架勢……哎,一不心又把事搞砸了,她本來是為與他冰釋前嫌,可現在呢?還能有機會嗎?矛盾會不會更加深了?

要在某個人面前低下頭服個軟,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對自尊心強的人來.

洛琪珊咬咬牙,把心一橫,干脆坐到晏錐身邊去,然後很努力地讓自己笑得溫柔一點,聲音柔和一點……

"那個……老公,不好意思啊,我錯怪你了,我只是因為在大廳里等了你幾個時,突然看到你和鄧嘉瑜一起回酒店,我就……就氣糊塗了,以為你們之前有什麼……其實我來就是為了告訴你,我和藍澤輝是清白的,梵狄和晏少都在查這件事,會找出陷害我的那個人,你那麼聰明,不會看不出來我是被冤枉的吧?我……我都已經來了,你就大度一點行不?"洛琪珊那雙會話的眼睛巴巴地望著晏錐,生怕聽到他出傷人的話.

晏錐眼底快速閃過一絲詫異……她看起來很歉疚的樣子,她眼里希冀的光芒太耀眼.

然而,晏錐依舊沒有洛琪珊預期的反應,他只是淡淡地:"你都已經來了,我還能怎樣?這是酒店,你要住哪里,那是你的自*,我管不著,房間那麼多……"

嗯?洛琪珊差點就要被晏錐冷漠的態度給灼傷,差點就想暴走……但耳邊又響起了母親的話——"夫妻之間不會有單方面的誰輸誰贏,何必顧著那點可笑的面子呢?誰先低頭,真的那麼重要嗎?"

洛琪珊的信心又回來了幾分,決定將自己"打不死的強"精神發揮到底,她不是輕放棄的人!

"你的,我住哪個房間都行?"洛琪珊明亮的美目藏著一絲狡黠.

"是,你去告訴程瑞就可以了."

"那……"洛琪珊忽地笑得很得意,兩手抱住晏錐的胳膊:"我就住你這間,我是你老婆,本該住在一起啊."

"……"晏錐蹙眉,一副看無賴的神色.

洛琪珊無視這張臭臭的黑臉,笑嘻嘻地:"你可是董事長,商會主席,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難道你想而無信話不算數?你剛才可是了我想住哪一間都行的."

洛琪珊很開心,為自己抓到了晏錐話中的漏洞而高興,她就可以賴在他身邊了.

晏錐有種挫敗感,怎有好像是被人給賴上了?

"套房兩間臥室,程瑞住了一間,你再住進來,不方便."晏錐面無表地.

"那叫程瑞另外開間房去住,反正你也不缺這點錢."

"……"

洛琪珊這回算是掌握到一點要領了——想要抓住老公的心,首先要懂得積極去爭取,就像治病,必須采取主動出擊,找准病因,對症下藥.

總之一句話,女人有時不能太冷靜理智臉皮薄,該出手時就出手,粘上去,主動點!

"呵呵,就這麼定了,我好累啊,先洗澡去,麻煩你叫服務生把我放在總台的行李拿上來,還有,叫點好吃的東西填肚子,我都快餓暈了……"洛琪珊只管,也不去看晏錐的臉色了,徑直去了浴室.

洛琪珊進了浴室都還感覺到心跳很快……這樣真的好嗎?他似乎不太願意她留下來,可她不留下來怎麼行?還有個鄧嘉瑜虎視眈眈不懷好意,她要是再任由晏錐一個人,那豈不是就給了鄧嘉瑜機會?老公是她的,婚姻是兩個人的,她要勇敢地捍衛,決不允許誰來破壞!

管你是前妻還是誰,只要想染指我的男人,統統靠邊站!

洛琪珊對著鏡子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堅定的眼神格外清澈.

外邊,晏錐望著浴室的方向,若有所思.他沒想到洛琪珊居然會追來,他以為她那樣驕傲的女人應該是不會向人低頭的,可事實擺在眼前,她此刻就在浴室里洗澡.

她這出人意料的舉動明什麼?難道她真的開竅了,知道要為她自己爭取了?

晏錐俊雅的容顏上,唇角不自覺地微微勾起……這女人啊,殊不知他是故意在話中留下漏洞給她抓到的,他在她進門的那一刻便知道她一定會跟他住一個房間.

她看起來有些疲倦和憔悴,想必也是被某些人和事困擾著,再加上坐了十幾個時飛機,等了他幾個時,她累成什麼樣了?

晏錐內心深處,無可抑制地滋生出絲絲疼痛,為這個仿佛空降的女人,他的老婆.

什麼感覺呢?是喜是憂?他該怎麼面對這個"強勢闖入"的女人?想好好冷靜得心又被打亂了.洛琪珊,你還能你不是老天爺故意派來折磨我的?

這念頭才剛一起就被證實了……程瑞將洛琪珊的行李拿進來,而洛琪珊就在浴室探出頭喊:"老公,我的行李拿上來了嗎?把我的內.衣給我拿進來……"

外頭,程瑞和晏錐面面相覷……程瑞使勁憋著笑,而晏錐的臉色變成醬紫了,一記殺人般地眼神橫過來,警告著程瑞不准笑,可他自己很窘迫,該不該為她拿內.衣進去呢?

上篇:續:終于見到     下篇:續:你這磨人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