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這磨人的妖精  
   
續:你這磨人的妖精

浴室里的洛琪珊並不知道程瑞又進房來了,這到可憐了程瑞只能趕緊地溜掉,眼睛都不敢往浴室那方向瞄,因為他能感覺到BOSS那凌厲的目光充滿了戒備和警告,他哪里敢亂瞄,走位上策!

"等等!"晏錐忽地出聲叫住了程瑞.

程瑞苦著臉轉過頭……

"你下去再開一個房間."

"遵命,BOSS!"

程瑞剛一出去,晏錐立刻就抓起洛琪珊的*沖著浴室走去.

猶豫了兩秒,推開門,眼前赫然一具令人噴血的嬌軀,刺激得晏錐驟然一顫……

瞬間就呆住了,直勾勾地望著她,被這瑩白如玉完美無瑕的身體給震住,呼吸發緊,喉嚨發干……

洛琪珊就像是看不出晏錐此刻的窘迫,睜大了眼睛,伸手在他眼前晃悠:"老公……老公……你怎麼了?"

怎麼了?這不明知故問麼?一個正常男人面對活色生香的美女出浴圖,他還能當自己只看見了空氣嗎?

洛琪珊暗暗忍著笑意,故意裝作懵懂的樣子,俏麗的玉頰泛著酡,羞澀地側著身子……

"你能把手里的東西給我嗎……"洛琪珊聲嘟噥,心跳在加速,天知道她此刻是大著膽子,其實知道這樣會對男人產生巨大的刺激,可晏錐是她的老公,不刺激怎麼行?她偏偏就是要打破他的冷靜淡然.

晏錐也不客氣,干脆盡地欣賞著,反正這是自己老婆,有什麼可顧忌的.

洛琪珊接過他手里的*,在他灼熱的視線中,她穿上了……手都在發抖,她實際上根本沒有勾.引男人的經驗,現在這樣出現在他面前,任由他肆意打量她的身體,已經是她能想到的很大膽的行為了,她也緊張,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才好.

"我……你……你別傻站著……"洛琪珊著臉,但這話的意思是她覺得晏錐可以出去了……她實在受不了他這麼火熱的眼神,她心尖兒都在抖.

可晏錐卻輕挑著細長的眉毛,嘴角揚起一彎邪魅的弧度,上前一步彎下腰……

"啊……"

"別穿了,真麻煩!"晏錐沙啞的聲音冒出這一句,他已經將洛琪珊打橫抱起,往浴室外走.

他的意思就是……洛琪珊現在穿衣服是多余的,反正一會兒也得被扒掉.

洛琪珊的腦袋埋在他頸脖,盡管心翼翼,還是被他發現了……

"你在笑?嗯?"

"沒……沒有啊……"

就在這時,一陣怪異的聲音傳來,是洛琪珊的肚子在叫.

她並沒有覺得尷尬,肚子餓了當然會抗議了.

"躺下."晏錐將洛琪珊放到了chuang上,然後將推車拉過來……上邊放的是服務生送來的美食,香噴噴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

她很餓,必須要先吃飽再其他的事.

將睡袍披在身上,洛琪珊要專心對付眼前的美食,實在太餓了.

晏錐無奈地搖頭,轉身去了浴室……真要命,她吃東西的樣子也那麼吸引人,到底這女人對他施了什麼魔咒?

當晏錐從浴室洗澡出來,那一堆美食已經被洛琪珊消滅了一半,看樣子是吃得心滿意足了.

"唔……真好吃.這還有一些,你餓了就吃吧,我吃飽了……"洛琪珊著就下地,去了浴室……再刷一次牙.

洛琪珊吃飽了之後恢複了一點精力,興許是因為能在他身邊,所以她的緒還處于興奮狀態,原本是十分疲倦了,可現在卻又好像不想那麼快睡.

不睡覺,做點什麼呢?

洛琪珊想到先前在浴室,晏錐那火辣辣的目光里分明含著她熟悉的.欲之色……

洛琪珊慢吞吞地從浴室出來,卻見晏錐已經躺在chuang上似是已睡著.

"嗯?睡了?"洛琪珊滿懷期待地心頓時落了下去,的臉蛋開始泛白.

什麼況?他居然幾分鍾就睡著了?可是剛才他不是表現得很想那個嗎?還不要她穿*,還將她抱到chuang上……原來,竟是她會錯意了?

失望,心酸……洛琪珊默默鑽進被子里,眉頭緊緊皺著松不開.

這並非是洛琪珊真的*到非做不可,而是這種況確實很傷人.試想,她的老公若是對她沒有了那方面的興趣,這不是夫妻的悲哀嗎?這比拿刀子捅人還難受,因為明你在男人眼里就是一塊木頭了,連不穿衣服都不能勾起他的興致,這該是怎樣的打擊人呢?

洛琪珊悶悶不樂,想來想去,她琢磨著原因肯定還是晏錐沒徹底相信她原諒她,他心里還有疙瘩,不釋懷就不會碰她.

看著身邊熟睡的俊顏,他就在咫尺,可為什麼她卻有種遙不可及的錯覺.

洛琪珊盯著晏錐的臉出神,驀地,她看見晏錐的眼皮動了動……

咦?洛琪珊以為他要醒了,但他卻還是繼續閉著眼.

洛琪珊忽然想到了什麼,馬上摒住了呼吸,彎下腰,頭湊近他的臉部……不一會兒,洛琪珊這苦瓜臉一下子綻放出竊喜的笑,因為,她發現了一點異常,她懷疑晏錐根本就不是真的睡著了.呼吸,是騙不了人的,他的呼吸不均勻!

洛琪珊雖然在戀愛這檔子事里還算是個新手,不是特別了解男人的心思,可此刻也是福至心靈,竟然開竅了.

"呵呵呵呵……晏錐,我看你能忍多久!姐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麼?"洛琪珊心里暗笑,隨即整個人都鑽進了被子去.

下一秒,只見被子里拱起一處,顯然是她的腦袋,然後……晏錐這貨忽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洛琪珊沒看到,因為她人在杯子里,但是她能感覺到他好像顫抖了一下?這是不是明剛才這一招有效?

洛琪珊舔舔唇,緊張得心髒砰砰亂跳,再一次地將這滾燙的烙鐵輕咬……

這下可好,晏錐全身一個戰栗,緊繃著身體,痛並快樂著的感覺讓他差點就喊出聲了.他裝睡原是為了試探洛琪珊,可想不到她會用這種方式來喚醒他,簡直是……簡直是太好了!

晏錐終于忍不住睜開了眼睛,兩只手插.進了她的發間,顫顫地:"我……我這不是玉米棒子,你……你溫柔點……"

噗嗤——!洛琪珊的笑聲從被子里傳出來,同時她也欣喜,看來只要找對了門路,他想裝睡都不行了,還不乖乖地現出原形!

多日不曾有過釋放了,晏錐此刻被他的妻子給撥弄得七葷八素的.不是他定力不好,而是根本沒想要克制什麼.因為這是他的妻子,不是別人,也不是鄧嘉瑜,他不必顧忌和拘束.

好半晌,洛琪珊才從被子里鑽出來,趴在他胸膛,甜甜地笑著,得意地:"喜歡我剛才那樣嗎?"

某男硬是憋著一口氣沒表態,可他那漲得發紫的俊臉已經出賣了他……他豈止是喜歡,他是驚喜萬分,享受得很.

到了這份兒上,不用再矯了,晏錐翻身將她按住,眼里燃燒著熊熊烈火,俯身攫住她粉的唇,含糊地呢喃:"是你點的火……一會兒別喊停……"

"啊?我……唔……"洛琪珊不了話,聲音全都被他吞了.

他如同是一匹餓了多天的獸被放出了籠子,看見一大塊肉在眼前,他要盡吃個夠!

可是,就在兩人正准備來個激戰時,洛琪珊卻焦急地推開了他,急促地喘氣:"等……等一下,我好像覺得有點不對勁,我先去……去一下浴室……"

"什麼?"晏錐臉都得快滴血了,可一聽洛琪珊這話,他只覺得心急火燎的.

洛琪珊趕緊地去了浴室,兩分鍾就出來,一臉歉意地對晏錐:"對不起,我那個……那個來了."

"咚……"晏錐整個身體栽倒,鼻血都差點流出來了結果卻被告知不可以?

晏錐的臉色從色變成黑,綠……洛琪珊從自己包包里拿出了准備好的衛生棉.她是知道自己就這兩天該是時候了,可也沒料到會這麼巧,在晏錐即將開始的前一刻發現.

"你……你……"晏錐氣得吹胡子瞪眼兒,還有比這更殘忍的事嗎?

這男人眸光一暗,順手將洛琪珊拉過來,霸道地抱著,然後憤憤地指著某處:"磨人的妖精,是你撩起的,你要負責,你要想辦法讓我今晚能睡得著!"

洛琪珊很無辜地望著他,清澈的大眼含著歉疚:"這……那你要我怎麼做?"

"是不是我想怎樣都行?"晏錐邪肆的眼神顯得好有深意.

洛琪珊呆了呆,最後不知道怎麼就點頭了,然後她就被這男人吻得喘不過氣,再然後……就只聽見晏錐呼吸變粗的聲音了……【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住在一起     下篇:續:原來他早就知道她是被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