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他早就知道她是被陷害的!  
   
續:原來他早就知道她是被陷害的!

夫妻倆折騰了半晌,雖然沒有實戰,洛琪珊卻也是累得很,幫著晏錐解決了他的生理問題,過程也是挺費勁的,沒辦法,誰讓這男人太強悍呢,現在洛琪珊覺得自己的右手一點力氣都沒了,酸疼酸疼的.

晏錐到是靠在枕頭上一臉滿足的笑意……憋了那麼多天終于是釋放出來了,並且不是靠自己,而是她的功勞,那又是另一種滋味和感受,也不錯.

洛琪珊軟綿綿地窩在他懷里,這溫暖寬厚的懷抱已經成了她的依賴,見不著的時候會思念,見著了抱著了就想粘著,她以前可不知道自己也有女人的一面,不過現在嘛,覺得有這麼一面也挺好.

此刻的溫馨愜意,是久違的感覺,更深刻更令人感動不已.

晏錐想起先前洛琪珊剛來的時候那股母老虎的架勢,只差沒直接揍他了,可現在卻像只貓一樣懶洋洋在他懷里,顯得好溫順,這強烈的反差讓他不由得感歎……女人真是一種令人難以捉摸的動物,凶起來蠻厲害的,但軟下來就能讓你不得不為之心悸.

洛琪珊偷瞄著晏錐的臉色,發覺他嘴角始終掛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面部表不再冰冷.可她還是感覺有點不踏實,他這算是相信她了嗎?誤會到底有沒有解除呢?

這才是洛琪珊最擔心的問題,她是屬于那種眼里揉不下沙子的人,如果有隔閡存在,她始終會不舒服,要直面解決了問題才能踏實.

因此,不問個明明白白,她是不會安然入睡的.

"老公……"洛琪珊綿綿的聲音好柔好軟,還帶著一點點不自覺的撒嬌的味道.

"老公,你還有沒有在生我的氣啊?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去機場沒能留住你,我很難過,你就痛快給我句話好嗎?不然我……我睡不著啊……"著,她還打個哈欠,分明是很疲倦了,可又硬是撐著不睡,只想聽到答案.

晏錐嘴角抽了抽,單手扶額……看來老天爺果然是公平的,沒有絕對完美的人類存在,像洛琪珊這樣的女人,在工作上十分優秀,可在感上就似乎是成反比了.這是所謂的智商高商低麼?都這樣了還在問他是不是在生氣?

不過,話又回來,她現在挺溫柔的,表現得很緊張他……

"你覺得,連我哥和爺爺還有梵狄都能看出來的問題,我會看不出來?當我智商低下呢?"晏錐這慵懶的聲音帶著一絲激.後特有的沙啞,酥軟酥軟的太好聽了.

洛琪珊一下子愣住,腦袋有兩秒的空白,但立刻就反應過來了,驚喜萬分地抱著晏錐的腰:"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那則新聞是假的?知道我是被陷害的?"

晏錐懶懶地嗯了一聲,攬著她肩頭的手緊了緊.

洛琪珊瞬間又精神百倍了,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似的,一張臉激動得泛:"你早就知道,你果然早就知道!你沒有誤會過我!哈哈哈……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洛琪珊爽朗的笑聲充斥了周圍的空間,讓這一屋子的暖意又在升溫,可笑了幾聲之後想到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不由得疑惑地問:"老公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你既然早就知道我和藍澤輝的事是假的,為什麼還要裝作賭氣來瑞士,在機場還不理我,拒絕我的表白,哼哼,你知不知道我死了多少腦細胞?到底有什麼理由,你快點告訴我!"

洛琪珊纖細的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佯裝凶巴巴的模樣瞪著他.

然而晏錐現在可得瑟了,知道自己在洛琪珊心里是個什麼位置,知道她對他的感,他一點都不慌張,神神秘秘地:"理由嘛……暫時保密,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你……你居然吊我胃口?你成心不讓我睡好是吧?太可惡了……"洛琪珊嘴上這麼,但心里卻是跟喝了蜜糖那麼甜,喜悅的心讓她感覺好像整個人都要飛起來了,太開心了.

原來他從看見新聞的時候起就知道是假的,原來他知道她沒有給他戴綠帽!沒有比這更令人振奮的事了,洛琪珊高興得鼻子發酸.

但晏錐這副架勢,擺明了現在是不會了,洛琪珊也不再多追問,親昵地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喜滋滋地:"好吧,我不逼你,但過幾天你一定要告訴我實話."

"知道了……"

兩人把話都明了,變得更加親熱,親切,仿佛之前那些矛盾都煙消云散……原本就是晏錐借著洛琪珊和藍澤輝那一則新聞而順勢提前到瑞士,他做得很逼真,連洛琪珊都被他騙過去,以為他真的誤解她憎恨她,但實際上卻是一場虛驚.

晏錐有絕對充分的理由來瑞士,只不過現在還不是告訴洛琪珊的時候,過幾天他便不會再瞞了.

洛琪珊心里暗歎,晏錐太沉得住氣了,在機場的時候,她的表白被他視而不見,那時她真的有種絕望和心痛,而他竟然能忍住沒有向她吐露實,硬是讓她誤以為他真的氣到不行,他也太能忍了,到現在才.

不管怎樣,洛琪珊這顆懸著的心總算是安心落回肚子里去了,幸福指數不斷飆升,今晚,她可以踏踏實實睡一覺,在他身邊,在他懷里,找回那份溫暖.

別勝新婚,只可憐晏錐想鬧騰都不行,起碼要三四天之後才能盡暢快地將懷中的人兒吃了又吃……

洛琪珊"親戚"來了,這讓晏錐很有點挫敗感,因為,這代表著他之前的努力耕耘都沒起到作用,洛琪珊沒懷上.看來,也不是個個女人都那麼容易懷上的,他運氣不如晏少和杜橙亞撒,辛辛苦苦勤奮勞作還不見有收獲,只能等洛琪珊姨媽走了之後他再加把勁了.

洛琪珊不知道晏錐的心思,她已經熬不住,眼皮沉沉的,不一會兒就入睡了.她連睡覺都是帶著微笑的,因為她知道自己收獲了一份珍貴的感,她的婚姻危機也是不存在的,她和晏錐之間的感更深了,彼此更加了解,今後的日子,她和他將會更加信任對方……

樓下房間,鄧嘉瑜卻是孤枕難眠,她哪里睡得著,憤怒加上不甘,她真恨不得能沖去樓上!

鄧嘉瑜給藍覃打了電話,洛琪珊已經到瑞士了,現在就在晏錐得到房間里.

就這樣,又一個人睡不著了……藍覃很窩火,他之所以會將自己的兒子都算計進去而制造了那則新聞,其目的是想幫兒子一把,讓洛琪珊在晏家無立足之地,讓她被晏錐拋棄,這樣,他兒子才能有機會得到洛琪珊.

藍覃機關算盡,手段陰狠毒辣非一般人可比,敢于拉自己兒子下水來得到目的,他的心該有多狠?但他千算萬算,始終算不盡的是人心.

人不是機器,人心是世上最具變數的東西,往往看似完美無缺的計劃,若失敗,多半是敗在了"人心"上.

藍覃算不到晏錐會在看到新聞時就否定了新聞的真實性,算不到晏錐"賭氣"走之後洛琪珊還會追去……

藍覃的心結歸根到底是洛琪珊的母親.曾經藍覃年輕時沒得到梁悅,這是他永遠的痛和傷痕,現在他兒子又喜歡上洛琪珊,他那扭曲的心靈就更加畸形了,將自己曾經的傷痛轉嫁到洛琪珊身上……他沒能娶到梁悅為妻,他兒子若能娶了梁悅的女兒,他心里也解恨啊.

只可惜這如意算盤沒打響,他這次的詭計沒得逞,反而讓晏錐和洛琪珊越走越近,而他兒子就越來越遠.

第二天.

早上,洛琪珊經過一晚的安眠,醒來之後感覺精神比昨天好些,但因為有姨媽在身,還是有點不舒服的.

早餐,在露台上,氣溫偏冷,洛琪珊穿得很厚,圍巾裹著脖子,帽子也戴上……面對著風景如畫的日內瓦湖吃早餐,實在太美妙了,必須要體驗一下才行.

美味營養的早餐,輕松愜意的氣氛,洛琪珊現在什麼都不去想,沉浸在夫妻間的幸福中,她臉上明媚的笑容就是最暖的陽光.

只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吃完早餐晏錐就要出去,並且還讓洛琪珊在酒店等他回來.

他不方便帶她去?他要去哪里?還沒到他辦公事的時間呢,怎麼他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這一連串問號在洛琪珊腦子里揮之不去,她蠢蠢欲動的心難以平靜……【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這磨人的妖精     下篇:續:濃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