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好朋友走了,該是時候發威了  
   
續:好朋友走了,該是時候發威了

尋找張駿,是刻不容緩的事,盡管警方和梵狄都在加大力度搜索,可藍覃也不是傻子,派人劫走張駿,那輛車的車牌都是假的,加上中途他們肯定換車,去了哪里,誰能知道?

現實畢竟還是與電影電視有差距的,不是真的如演戲那神一般的節奏.

如今鄧嘉瑜被確定為藍覃的同伙,但不適宜打草驚蛇,只有密切注意她的動向,她只要一回國立刻盯上!

藍覃不在家,不在公司,不在大凱旋,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連他兒子都是一頭霧水,顯然,藍覃又是瞞著藍澤輝的.

這一晚,洛琪珊和晏錐回到大宅,心事重重難以平靜,擔心的是張駿會出事,那樣的話,他們這一輩子都不會安心了……張駿的老婆孩子是無辜的,如果張駿被藍覃滅口,晏錐和洛琪珊都會覺得自己是罪人.

晏錐也將梵狄查到的事全都告訴了洛琪珊,可想而知她是氣得七竅生煙,恨不得能狠狠抽鄧嘉瑜兩耳巴子.

藍覃藍覃,這個狠毒的男人究竟還要做出多少喪心病狂的事?

兩口子此刻都是身心疲憊,躺在chuang上,仰望著天花板,都是眉頭緊鎖,一臉愁容.

沉悶的氣氛讓晏錐感到很不舒服,他想改變一下,調節一下這令人窒息的壓抑感.

洛琪珊神呆滯,腦子里亂哄哄的全是關于張駿的事,時不時還歎氣……

在她出神之際,忽地,她眼角的余光瞄到一點閃亮的光澤,不由得怔忡,一扭頭看見晏錐拿著什麼東西鑽進了被窩.

"老公?你拿了什麼?"

晏錐神秘兮兮地一笑,伸手按了按她的身子,然後將被子一拉,將兩人都蓋住.

被子里黑乎乎的,洛琪珊剛要想鑽出來,驀地,一束淡淡的柔和的光亮占據了她的視線.

"這是……"洛琪珊驚訝地看著,禁不住伸手去摸這一團光,入手一片冰涼.

"是表?"

"沒錯,兩塊表,是我在瑞士買的,就是你去過的那一間鍾表店,是侶表."晏錐溫柔的聲音蘊含著絲絲柔.

洛琪珊驚喜不已,侶表?她從來只有向往卻從來沒戴過,現在自己的老公給了她一個驚喜,這心里啊,甜滋滋的,幸福感一下子就爆棚了.

這侶表就是晏錐當時看到的一對刻著"愛鳥"的表,之所以會這麼閃亮,是因為上邊鑲嵌著密密麻麻的碎鑽,光是材質的價值就很可觀了,加上那位老板的巧奪天工的手藝,這一對侶表,不僅美觀大方上檔次有品位,而且"愛鳥"的寓意也是象征著晏錐對未來生活的憧憬和美好願望,希望自己能和洛琪珊有個美滿的婚姻,就像大哥,像梵狄,像橙子和亞撒他們那樣.

晏錐掀開了被子,將表後蓋展露在洛琪珊眼前,略顯得意地:"知道這是什麼動物嗎?"

"鳥啊,一眼就看出來了."

"當然是鳥……可是,鳥也分很多種的,能被刻在侶表上的鳥,肯定有特殊的意義,你猜猜這是什麼鳥?"晏錐黑亮的墨眸滿懷期待地看著洛琪珊,還在暗示著她.

洛琪珊卻沒有立刻反應過來,露出思索的神色:"什麼鳥適合刻在侶表上?這個……這個工藝真是太精致了,可我不知道會是什麼鳥……"

晏錐咬咬牙,繼續誘導:"你想想,侶是代表什麼?"

"侶……呃……愛啊,戀愛啊……"

"對,那象征愛的鳥是什麼?"晏錐這話算是已經很明顯了.

洛琪珊眼睛一亮:"是鴛鴦!"

"……"晏錐差點栽倒,佯裝生氣地捏捏洛琪珊的臉蛋:"你見過長成這樣的鴛鴦嗎?"

"是哦……這個明顯不是鴛鴦,但是你象征愛的鳥,那不就是鴛鴦?"

晏錐無語了,仰頭望蒼天,隨即狠狠地按住了洛琪珊……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猜不到是什麼鳥,那這表就不給你了,我自己戴!"晏錐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張紛嫩而又帶著青春氣息的臉,心里那個悸動啊,好想咬一口.

洛琪珊聽他這麼一,立刻不干了,急忙抱著他的脖子討好地:"哎呀呀,老公別生氣吧,氣鬼,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我當然知道表上刻的是愛鳥!"

"你……"晏錐兩眼一瞪:"好啊,你竟然耍我?裝作不知道!"

"哈哈哈……我就是逗你玩的,看你捉急的樣子,好……好可愛啊,哈哈哈……"著,洛琪珊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這銀鈴般歡快清脆的笑聲驅走了先前的陰霾和寒冷,讓整個屋子又充滿了生機,猶如陽光照進來似的.

對嘛,這才應該是兩口子該有的狀態,即使張駿被抓走,即使事還沒解決,但首先不能讓自己陷入過度糾結中.只有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才可能與敵手斗爭,否則,還沒開始較量就已經算敗了.

"咯咯咯咯……我錯了我不該逗你……哈哈哈……咯咯咯……"

"現在才認錯,晚了……接受我的懲罰吧!"晏錐對著這雪白的頸脖就咬下去,只是他不會真用力,逗得洛琪珊直求饒……因為怕癢啊.

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洛琪珊斗不過他,只好"威脅":"你……你快放開我,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要踢你……"著還真動了動膝蓋.

晏錐一聽這話,頓時想起了自己今天被人踢到那個地方,臉綠了,警惕地縮到一邊,戒備地望著洛琪珊:"你該不會也那麼狠?關系到你的性福,你真敢踢?"

洛琪珊終于能喘口氣了,絕美的臉漲,比三月的桃花還要嬌豔.

"你把我惹毛了我就會踢!"

"嘖嘖……天下最毒婦人心,果然得有根據."

"哼哼,知道厲害了吧?"

晏錐忽然想起一件事,臉色立刻變得很親昵了,溫柔地攬著她的肩膀:"我估計鄧嘉瑜快要回來了,我打算去見見她."

"什麼?"洛琪珊美目圓睜,一副"你敢"的表.

晏錐不急著安撫,因為很享受她這樣緊張,明她很在意嘛.

"為什麼要見鄧嘉瑜?老實交代."洛琪珊板著臉,氣呼呼地鼓著腮.

晏錐這才慢吞吞地:"剛才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鄧嘉瑜是藍覃的同伙,而且……我聽程瑞了一件事,在瑞士的時候,程瑞去酒店拿行李,我們在張駿家等他前來彙合,他在途中等發現鄧嘉瑜跟在他後邊,但當時以為鄧嘉瑜只是為了打探我的行蹤,可現在想來,很可能是鄧嘉瑜跟蹤程瑞,發現了我們在張駿家,然後告訴了藍覃,所以,藍覃才能在我們剛下飛機就派人劫走張駿.如果鄧嘉瑜真的很快回來了,我還要去見見她,看看能不能得到一點線索."

晏錐的解釋,洛琪珊仔細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但是……鄧嘉瑜那個女人卑鄙無恥又大膽,對晏錐更是覬覦,如果這次晏錐去見,豈不是便宜了鄧嘉瑜?

洛琪珊感覺不踏實,讓老公去見一個對他虎視眈眈的女人,這似乎不太穩當.

洛琪珊一下子又變成鳥依人似的窩在晏錐懷里,柔聲:"老公,那個女人很危險,讓我和你一起去見她吧?"

這略帶撒嬌的鼻音,讓晏錐心頭一軟,熱烘烘的,臉色越發柔和了:"你呀……現在是我們需要從鄧嘉瑜那里套消息,如果你跟我一起去,她見到你,還會有好臉色嗎?到時候不給我們線索,豈不是白跑一趟?"

"這……"洛琪珊無奈,只能緊張地望著他.

晏錐忍不住在她粉的嫩唇上啄了啄,低啞的聲音:"別擔心,我會見機行事的,絕不會讓她占便宜……不過嘛……老婆,你這好朋友來幾天了?走了嗎?我從瑞士憋到了c市,從國外憋到了家里,你我容易嗎?"

洛琪珊眼里含著幾分狡黠:"你猜猜看?"

"這怎麼猜?我又不是神仙,我直接看就行了!"

著,男人的手已經探向了被子里,惹得她一聲驚呼……

"咦?你好朋友走了?哈哈,該輪到我了!"晏錐驚喜,不等洛琪珊回答,下一秒,他已經迫不及待地壓上去……

上篇:續:揭開鄧嘉瑜做的壞事     下篇:續:老婆,我會加倍努力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