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婆,我會加倍努力耕耘!  
   
續:老婆,我會加倍努力耕耘!

對于男人來,值得高興的一件事莫過于自己的老婆每個月"好朋友"走得十分迅速,晏錐樂呵啊,這才三天,他就可以又恢複生龍活虎了.

淡淡燈影下,兩口如膠似漆,纏纏.綿綿,他雖然有點猴急,但也不會太粗魯,有點霸道但不失溫柔.他強健的身軀與她柔軟瑩白的身子形成鮮明的對比,此時此刻,她化成一汪春.水,與他一起沉醉在這美妙而激動的旋律中,仿佛兩個人變成了一個人,徹底地融合,用熱融化對方.最極致的瞬間,她緊緊抓著他的胳膊,發出令人臉心跳的聲音,只是,他火熱的唇已經堵住了她的唇瓣……

好半晌,兩人粗重的呼吸才漸漸平息下來,猶如從浪尖落回了地面,但彼此的靈魂在交彙那一刻所迸發出來的歡呼和喜悅無與倫比的美妙,卻是深深地震撼著,一圈一圈在心靈刻下痕跡.

食髓知味的男人還不肯離開,埋首在她的頸脖……這樣,她只能承受他的重量,兩人就像是連體嬰兒似的.

洛琪珊雪白的身子都已經變成粉了,像剝了殼的蝦米,嬌羞的臉蛋得滴血,軟軟地低喃:"你……還不快下來."

他就是舍不得下來嘛.

又磨蹭了一會兒,覺得洛琪珊可能真的撐不住他的重量,他才意猶未盡地躺下來,余韻未褪的俊臉上浮現出事後特有的邪魅:"等我喘喘氣,最多十分鍾."

"啊?"洛琪珊囧了,他這意思是還想?

"你這樣含脈脈地看著我,我會把持不住的……"

"你……我這是在瞪你,你沒感覺到嗎?"

"瞪也是含著感的,我曉得."

"你……無賴."

"無賴就無賴吧,你可別忘了我們好的要盡快生娃."

"有嗎?我什麼時候親口啦?"洛琪珊怔忡,露出思索的神色.

"在瑞士的時候,你抱著張駿的孩子,一邊親一邊你也很想有個寶寶,我這不是在為了實現你的願望而努力奮斗嗎?當然了,也是在補身體,長期吃素沒營養,要多吃肉."

"我……"洛琪珊語塞了,面對這個肉食動物,她實在找不出反駁的話.還有,她此刻心複雜,想起自己確實在抱著張駿兒子的時候無意中過想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真的已經做好准備要當媽了嗎?

一直都是晏家急著盼著洛琪珊懷孕,她在這之前最真實的想法是不希望自己那麼快懷上,但經過瑞士之行過後,與晏錐的感明朗了,再加上發現他很喜歡孩,而她也是被萌寶給融化了,自然地就萌發了生娃的念頭.

可她不敢告訴晏錐自己是最近兩三天才這麼想的……而事實上,之前為什麼沒懷上,因為她在悄悄地偷偷地吃避.孕藥!

洛琪珊的心怦怦直跳,看晏錐這滿懷期待的神,如果知道她在吃避.孕藥,他會怎樣?

洛琪珊激靈靈打個寒顫,下意識地看向衣櫃……她和晏錐的衣櫃是分開的.

不行,必須趁晏錐還不知道這件事,先把衣櫃里藏的避.孕藥給拿去扔了,就當從來沒這回事一樣,以後她就徹底地安心地調理身體,為懷孕做准備.

這是洛琪珊的想法,晏錐不可能知道,他還在聲念叨著呢……

"哎,珊珊,你為什麼我那麼努力耕耘,可你到現在都沒動靜呢?看來這懷孕的事還真急不來……"晏錐感慨,渾然沒留意到洛琪珊複雜而帶著歉意的神色.

他也是最近幾天才發自內心地想喝洛琪珊生娃,為此,他還暗暗高興呢,因為再也不會在做那種事的時候感覺是為家人,而是為了自己,為了他和洛琪珊的二人世界里多一個不點兒.

他不會忘記,幾年前他幫著帶檸檬的時候,抱著孩子那的一團,他內心曾是多麼的溫暖和觸動.他總是在想,這輩子什麼時候才可能跟自己心愛的女人有屬于自己的孩子?

沒想到,時光如梭,現在跟洛琪珊居然擦出了火花,滋生了感,自然地,他那壓抑心底已久的渴望就像是長了翅膀一般飛起來,恨不得她快點懷上.不是為向家里交代,不是只為生娃而生娃,而是……這孩子也叫做曖的結晶.

"珊珊,你一個月中的那些個日子是什麼時候,你知道嗎?"晏錐深邃黑亮的眸子里閃動著迷人的光澤,更有幾分*溺.

這意思是在問洛琪珊最適合受.孕是什麼時間.

"我……知道啊."

"是什麼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加倍努力……"

"……你已經很努力,還要加倍?"

"那當然了."

"……"

洛琪珊緊緊依偎在他懷里,聽著他清晰有力的心跳聲,她默默對自己:"這樣也好,早點懷上,等生了孩子之後再繼續醫學事業……"

她慵懶地蹭了蹭,舒舒服服地窩在他懷里,嘴角洋溢著甜甜的笑容.

兩個相愛的人力量是加倍的,即使還有一些難題在等待著解決,可至少有彼此的扶持,她才有信心,前路不是那麼難走.

希望明天醒來的時候能聽到關于張駿下落的好消息,那晏錐也不用去找鄧嘉瑜了,她父親也能早日洗脫冤……

經過一晚的滋潤,第二天,兩口子都是容光煥發神采奕奕,早早的就起來,去了主宅那邊吃早餐.

倒時差的問題似乎都不存在了,也奇怪,兩人那麼抱著躺在chuang上,很容易就能入睡.

晏鴻章和沈蓉已經早餐桌等候,見晏錐兩口來了,這兩位長輩都是用一種略顯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像是想從兩人的臉色看出點什麼.

已經知道了洛琪珊被陷害的經過,沈蓉也不再嫌惡她了,晏鴻章也對她更加關懷疼愛.

洛琪珊臉皮薄,在長輩如此灼熱的注視下,她有點不自在了.

晏錐到是直接了當地問:"爺爺,媽……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啊?直好了,欲又止的,這樣吃飯不利于消化."

聞,晏鴻章沒好氣地:"你這子,還知道陶侃起爺爺和你.媽媽了!"

"我是實話實嘛."

"咳咳……"沈蓉輕輕潤了潤嗓子,親切而又期待地望著洛琪珊,再望望晏錐……

"你們,還好吧?瑞士好玩嗎?"

"嗯……怎麼沒多睡會兒才起來?"

"……"

晏鴻章和沈蓉這樣問,那是很有深意的,其實就是在擔心晏錐和洛琪珊之間的感進展怎樣了.

誰年紀大的人就不八卦了?有時候比年輕人還帶勁.

洛琪珊也聽懂了爺爺和婆婆話里的含義,不由得耳根發熱……這難道是要彙報進度?

洛琪珊美目一轉,瞪了晏錐一下,他泰然自若地:"爺爺,媽,你們就安心吧,我和姍姍挺好的,過不了多久興許就有好消息了."

"真的?你這麼肯定?"沈蓉頓時眼都亮了,欣喜不已.

"嗯,有把握."

晏鴻章也是老懷安慰,毫不掩飾對晏錐的贊許:"不愧是我晏家的男兒,心胸大度,還知道疼老婆,知道我們都在等著珊珊懷上……這次藍覃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想拆散你們,沒想到卻讓你們更親近了,哈哈哈……真是我晏家的福氣啊!"

爽朗的笑聲一直都貫穿了早餐時間,讓人感覺心愉悅,仿佛充滿了力量.

晏錐今天要回公司一趟,但他會先將洛琪珊送到娘家去,丈母娘也需要人陪,尤其是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岳父還在警局呢,洛琪珊理當要多陪陪母親.

望著兩口離去的身影,晏鴻章和沈蓉只覺得那畫面真是美好啊……

"晏錐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笑過了……這麼真心的笑,只有在幾年前才見過,我們得感謝洛琪珊,是她喚醒了晏錐沉寂的心,讓他的生活不再那麼單調乏味,讓他也成了一個幸福的男人."晏鴻章有感而發,眼底也有對孫兒的心疼.

沈蓉眼眶微微一:"爸,還是您眼光好,一開始就看准了洛琪珊,在她和阿錐還沒有感的時候就料定兩人會很適合,果然,現在阿錐整個人都變了,又變回當年那個愛笑的伙子……這也算是苦盡甘來吧."

"呵呵呵……沒錯,看那子信心十足,我們就等著珊珊懷娃的好消息吧,瞧他好像渾身都是勁的樣子."

"爸,咱們還是要繼續熬些補湯給兩個孩子喝."

"嗯,這是必須的,身體是本錢."

"……"

家人的期盼,當與你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時,你才會主動自覺地去做,心甘願地去做,才會事半功倍.

如今最棘手的問題就是張駿的下落,他究竟在哪里?他是死是活?

在C市鄉下某農家院,門口有兩個男人把守著,而里邊的一間屋子里關著一個重要人物,被五花大綁,鼻青臉腫,眼角和嘴巴都有血跡……就算是他親爹媽來了都認不出來.

這就是張駿.

之所以他還沒死,不是因為藍覃仁慈,而是只要對藍覃還有一點點的利用價值,藍覃都會留著他這條命,但也有限度,如果在藍覃失去耐心時,張駿還不肯就范,那就真的會沒命.

藍覃最終的目的還是想威逼利誘張駿答應指證洛凱旋,可張駿這回很有骨氣,愣是沒點頭,所以才會遭到暴打.

藍覃就坐在距離張駿只有兩米的一張椅子上,怨毒而冰冷的眼神緊緊鎖住張駿……

"真奇怪了,洛琪珊和晏錐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能讓你這麼堅持,張駿,我還真沒看出來原來你還有點骨氣,只是,骨氣那東西值幾個錢?不肯聽我的話,背叛我,你知道那是什麼下場?"

張駿此刻一張臉看起來很恐怖,比鬼片里的還嚇人.他稍微一牽動臉部就會更痛,可他還是在笑……是冷笑,是不屑的蔑視的笑.

"藍覃,你不用白費口舌了,我曾經做錯過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我後悔當初會鬼迷心竅成為你陷害洛凱旋的工具,現在,你還想把我當槍使,呵呵……休想!"

這嘶啞的聲音有種悲壯的氣息,張駿這是鐵了心的要跟藍覃死扛到底.

藍覃眼中那兩道猙獰的光芒像是惡魔在揮動翅膀,狠狠地:"好……好啊!張駿,你連自己老婆孩子的命都不要了嗎?"

"住口!少忽悠我了,我老婆孩子在哪里?如果真在你手里,你帶過來讓我看啊!哈哈哈……藍覃,你就只有這些招數了嗎?"張駿忍痛狂笑,他不知道為什麼那麼確定,晏錐一定會將他老婆孩子安頓在安全的地方.

"砰——!"藍覃一拳頭砸在張駿肚子上,張駿痛得幾乎昏厥過去.

"張駿,我給你最後半天時間,如果你還不肯答應指證洛凱旋,別怪我手下無!"藍覃一陣咆哮,之後憤然離去,吩咐手下要看好這里,他去前邊湖邊釣魚去了.

藍覃是太氣憤太郁悶,不得不找點什麼事來調節一下緒.他甚至預感到自己這次會失敗,可他就是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人,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會承認自己敗了.

C市機場.

果然如梵老大所料,鄧嘉瑜居然這麼快就回國了.事實也是,晏錐走了,她感覺也沒興致再留在瑞士……再了,她還想看看洛琪珊的父親是怎麼倒黴的,怎麼被藍覃送進監獄的.

是她跟蹤了程瑞,還向藍覃通風報信,所以張駿才會被劫走.

這個女人為了達到目的,已經開始*了,而她自己還沒意識到這條路越走越偏.

關鍵還是她的家庭背景,仗著自己家有錢有勢,她覺得沒什麼事不能做.

機場人來人往,鄧嘉瑜戴著一副黑墨鏡從貴賓通道出來,遠遠的,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嗯?

鄧嘉瑜以為自己眼花,仔細又看看,才確定,前邊那個正朝她招手的男人,是晏錐!

鄧嘉瑜頓時心花怒放,來精神了,興沖沖地走了過去,心里還在想著,這是晏錐要打算給她驚喜嗎?

鄧嘉瑜一時沒想到為什麼晏錐會突然出現?難道真是為了單純來接她?

晏錐神淡淡的,不溫不火,沖著鄧嘉瑜:"我的車在外邊."

他大步向前走,她只能碎步跟著,稍微慢點就跟不上了.

上了車,安靜了,鄧嘉瑜只顧著高興了,在車子開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發覺晏錐的臉色……越來越冷.

"晏錐,怎麼啦?"鄧嘉瑜關切地問,兩只眼睛盯著這張俊臉,真想湊上去親一下.

晏錐目不斜視,緊握著方向盤,漆黑的墨眸里蒙上一層薄冰,冷冷地勾唇:"一起去警局吧,你需要向警方交代一下關于你和藍覃,還有張駿的事."

轟——!猶如一道悶雷劈過,鄧嘉瑜整個人都石化了,僵硬的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完了完了,晏錐一定是知道了!

鄧嘉瑜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一霎間也頓悟了,難怪晏錐會來接她,根本不是為了給她驚喜,而是因為洛琪珊!

來去,他做的事都是為洛琪珊!

鄧嘉瑜原本慌亂的心變成了憤怒,不甘!這張漂亮的臉蛋此刻顯得很丑陋.

鄧嘉瑜氣得不出話來,可她更不會願意去警局!

"晏錐……你非要這麼對我嗎?"

"我怎麼對你?離婚之後互不干涉,各有各的生活,原本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可你為什麼要跟藍覃勾結陷害洛琪珊?為什麼要把張駿的行蹤告訴藍覃?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條人命!如果張駿死在藍覃手里,你也是劊子手!"晏錐語氣冰冷,可眼里在噴火.

洛琪珊被他這凌厲的氣勢給震住了,她沒見過晏錐真正發火是什麼樣,她也沒想到張駿的危險會是死.

事到如今,她沒什麼可隱瞞的了,晏錐能出這些話,明他全都知道了.

"不……我不是劊子手!藍覃了不會殺張駿的!"鄧嘉瑜得這麼肯定,但實際上也發慌,手都在抖.

晏錐嗤笑,慍怒地:"你竟然相信藍覃的話?是你更了解藍覃還是張駿更了解?你知道張駿多麼辛苦地躲著藍覃嗎?如果不是因為怕被滅口,他用得著躲到瑞士去?你太天真了,藍覃那種人的話你都信,你到底有沒有腦子?"

鄧嘉瑜臉色煞白,徹底凌亂了.

"鄧嘉瑜,你陷害珊珊,跟藍覃一起搞出那則新聞,這件事暫時不,可你必須想辦法找到藍覃現在在哪里,協助我救出張駿,否則,如果他真的死了,你這輩子都別想安生!"晏錐這鏗鏘有力的字句如晨鍾暮鼓,敲擊著鄧嘉瑜脆弱的神經!

鄧嘉瑜也就是個紙老虎,她還沒到喪心病狂的程度,她是想打垮洛琪珊,但她還不至于會想鬧出人命.現在她的整個思維都集中在張駿的死活,她無法想象如果張駿真的死在藍覃手里,會不會變成厲鬼夜夜索命?她還能睡個安穩覺嗎?

鄧嘉瑜的膽子還不足以承擔起人命,所以,她的心理防線崩潰了.

"我……我……晏錐,我們還來得及嗎?"鄧嘉瑜抖得更厲害了,臉上毫無血色,真是怕張駿死了.

"只要你抓緊時間聯系藍覃,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晏錐緊鎖著眉頭,他也不能確定張駿是否活著,唯有努力而為.

鄧嘉瑜忙不迭地拿出手機給藍覃打電話,當然是不通了,藍覃那麼狡猾,這種時候,他的一部手機是關機狀態.

鄧嘉瑜緊接著發短信,連續發了好幾條,但是仍然沒動靜.

"怎麼辦?藍覃冒泡."

"……等."晏錐現在也沒轍,藍覃要存心躲著,不是那麼好找的.

鄧嘉瑜現在更是腦子一片空白,晏錐怎麼她就這麼做了,無論如何不能讓自己背上人命.

晏錐一邊開車一邊想辦法,最後,他只能賭一賭了.

"你給藍覃發短信,就你剛剛得到消息,洛凱旋被放出來了,梁悅病倒剛進了醫院."

"什麼?"

"別問那麼多,就照我的發短信!"

鄧嘉瑜咬咬牙,只好照晏錐的做了.

不得不,晏錐對敵手的心理活動掌握很到位,這條短信收到了效果.

鄧嘉瑜的手機響了,是藍覃打來的!與此同時,警局那邊的人也很振奮,因為一直在監控藍覃的手機信號,終于有了反應,查到了藍覃所在的位置!【猜猜珊珊啥時候懷娃?這章6千字,明天繼續!】

上篇:續:好朋友走了,該是時候發威了     下篇:續:愛的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