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犯病,晏錐被打  
   
續:犯病,晏錐被打

正在興頭上的晏錐,忽然被洛琪珊這話給驚到了,一瞬間,身子微微一顫,激昂的某處就像是被打了霜的茄子似的偃旗息鼓.

晏錐趕緊地放下洛琪珊,將她拉到身後,他則心翼翼地探頭往下邊某一層甲板望去……

洛琪珊指的那個中年男子,穿著一件灰色衣服,臉上的胡須比較深,從側面看去,確實有幾分像藍覃,但是沒看到正面,始終無法確定,因為這男人的胡須將嘴巴都快遮住了.

晏錐縮回了身子,神色凝重,聲對洛琪珊:"不要沖動,我們要先搞清楚這個人到底是不是藍覃,千萬不要打草驚蛇,噓……"

晏錐摟著洛琪珊的肩膀,輕輕安撫著.他知道藍覃對于洛琪珊來不僅僅是敵人,更是一個代表著恐懼的符號……她的心理障礙就是因藍覃而起的,直到現在都沒有治好,所以,藍覃在她心中始終是陰影.

洛琪珊臉色煞白,咬著下唇,呼吸略顯紊亂,緊張地:"那我們現在就下去……暗中跟著那個人,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藍覃."

"嗯,等等,我先問問梵狄."晏錐牽著洛琪珊進了屋子,兩人也沒心再做某種愛做的事了,暫時還是以抓藍覃為主.

晏錐的考慮是對的.如果真的是藍覃來了金虹一號,他用自己的證件登船,不可能梵狄的手下不通知他.

問過梵狄了,他沒有收到消息顯示藍覃登船了.

這明,要麼那個男人不是藍覃,只是相似而已,要麼就是藍覃偽造了證件登船.

洛琪珊滿腦子都亂哄哄的,坐立不安……她心里對抓到藍覃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的,她甚至有種預感,或許只有藍覃被抓,她的心理障礙才能不藥而愈.

晏錐看得出來洛琪珊緒不佳,他也為她心疼,可這心理障礙不是三兩語能治好的,他現在能做的就是保護她,希望她不要在船上犯病了……只要不喝白酒,應該沒事.

"好啦,你看你,緊張成這樣,我們是來玩的,不是來受罪的,現在都還不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藍覃呢.就算真的是他,我們還有幾天的時間在游輪上,還有梵狄手下的幫忙,難道還怕抓不到他?放輕松一點,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來,我們下去吃飯."晏錐溫柔如水的語氣就像是在安撫受傷的孩子.

洛琪珊紛亂的心,在晏錐溫潤的目光中漸漸平息了一點,想想也是,這里是金虹一號,如果藍覃真出現了,他多半是逃不掉的,她還擔心什麼?豈不是有點杞人憂天了?

洛琪珊晶亮的美目眨動著,任由他握著自己的手,自嘲地:"我是反應過度了……沒事,吃飯吧."

兩口子手牽手下去吃飯了,當然,在吃飯之前要做的一件重要事就是去探探那個人.

在第四層的甲板上,稀稀疏疏幾個身影,其中一個就是先前洛琪珊和晏錐看到的穿灰衣服的男人.此刻天色已經有些暗淡,暮色降臨,而甲板上有的地方光線不是很亮,所以,不走進了細看,還真不能確定是不是藍覃.

當晏錐和洛琪珊下去時,已然不見那男人的蹤跡了,他原先站的地方空空的,就像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也是晏錐意料中事,那畢竟是個活生生的人,不可能乖乖站在那里等人去窺探.

"現在怎麼辦?人不見了."

"別著急,飛不出去的,總是在這金虹一號上,梵狄的手下會幫我們留意的,一會兒吃了飯再找吧."

"嗯,也只能這樣了."

兩口子去了餐廳,打算享受一頓海鮮大餐.

金虹一號上的餐廳不止一間,每一層都有,滿足不同游客的需求.這間西餐廳的大廚是兩位來自俄羅斯的夫妻,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對于一些特別的菜式,還會親自向顧客介紹.

據今天最難得的是有剛到的魚子醬.

魚子醬分高中低的等級,而產自里海的Beluga鱘魚魚子醬,才是最高級最受追捧的.

由于產量稀少,這東西不但貴,想吃還得靠運氣,而今天晏錐和洛琪珊的運氣就不錯.

廚師禮貌地為他們介紹著桌上鮮美可口的餐點,對于食材和烹制方法有了一定了解之後,吃起來就會感覺到更加爽口和舒心了.

冰鎮過的魚子醬,在燈光下顯得更加飽滿圓潤,晶瑩剔透,仿佛藝術品一般,看上去都是一種視覺享受.

晏錐將勺子舀了一點,正准備吃,可忽地眸光一閃,沖著洛琪珊笑笑,伸出修長的手指勾一勾:"過來."

"啊?"洛琪珊愕然地張著嘴,腦袋卻湊了上去.

她驚訝的神正好讓晏錐將勺子喂進她嘴里……

"你多吃一點,這種魚子醬營養豐富,而且很養顏,女人吃了更好."晏錐眼里的疼惜,那麼濃,讓洛琪珊一時間看得癡了.

"太幸福了……"洛琪珊心里在嘀咕,嘴里嚼著魚子醬,發出"啵啵啵啵"的聲音.

"你也吃啊……"洛琪珊學著他的樣子,將一勺魚子醬喂進他嘴里.

晏錐很自然地張開嘴,吃進去,感覺特別美味.

兩口子這旁若無人的親密,是真實意的自然流露,彼此間親近的表現,用的勺子都是同一只,但他們都還很自在的.

菜式繁多,點的每道菜也不是全都熟悉,有的是洛琪珊沒吃過的,想嘗嘗鮮.

其中有一道湯,是西式的,看上去顏色鮮豔,讓人很有食欲,是洛琪珊以前沒吃過的.

西式湯羹,其中有一種是魚膠制作.因為魚膠制作的產品,大多用水,牛奶,酒,湯汁等混合使用,出來的味道有時還不一定讓人一下子吃出是放了酒.

雖然是西餐,可是這金虹一號出自中國,廚師們有時會在原有的制作原料當中加以改良,就地取材,制作出口感更適合中國人的食物.

"嗯……這個湯好好喝,老公我想再點一份."洛琪珊笑嘻嘻地望著晏錐.

"行啊."晏錐手一招,叫來了服務員.

于是乎,這頓晚餐吃完之後,洛琪珊的臉不知怎的已經有點酡,越發水嫩了,使得某男按捺不住,趁機親了兩口.

"唔……啵!"洛琪珊摟著晏錐的脖子,親熱的送上香吻一個.

晏錐攬在她腰上的手一緊,壓低了聲音:"我們現在回房去……"

"嘻嘻……好啊……"洛琪珊一邊一邊還不忘對剛走過來的廚師:"你們這兒的東西真好吃,魚子醬……我喜歡,還有這個湯……嗯,好喝."

廚師微笑地大大方方地介紹這個湯里有魚膠,至于酒,不是酒,而是……中國的白酒制作.

白酒?

白酒……白酒?

洛琪珊頓時瞪大了眼睛,而晏錐也皺起了眉頭:"白酒?你是,湯里有白酒?"

"是的,魚膠的制作是會用到酒,最近都是用的白酒."廚師耐心地解釋.

晏錐臉色一變,立刻拉著洛琪珊就往外走.

洛琪珊怔怔的,神略顯異常,直到進了電梯,到了第九層……

"我們快點回房間吧!"晏錐都有點急切了,預感不妙……洛琪珊喝的湯里有白酒成分,不知道她會不會犯病.

正這麼想著,迎面走來一個服務生,禮貌地向兩人點頭微笑著示意.

晏錐拽著洛琪珊往房間走,剛與服務生擦身而過,洛琪珊卻停下了,回過頭對服務生:"等等……"

服務生果然停下了,轉身禮貌地問:"您好,請問有什麼是我可以為您效勞的嗎?"

邊,這服務生還往前走了兩步.

洛琪珊歪著腦袋,露出思索的表,然後眉頭蹙起,板著臉:"我們房間里的鴛鴦被,可不可以另外……另外換一套?"

呃?服務生尷尬了,笑得有點勉強,卻還是心平氣和地:"真是對不起,您房間里的chuang上用品全都是今天剛換上的,您放心,很乾淨的,不用再換了."

"什麼?不換?"洛琪珊的口氣一下子變了.

晏錐剛才還在奇怪,洛琪珊干嘛突然要換chuang上的東西,他還沒想明白的時候,只見洛琪珊已經沖著那可憐的服務生揮出了拳頭!

"討厭!"洛琪珊一聲低吼,赤的雙眼發出兩道可怕的光芒.

"啊——!"服務生尖叫,痛得眼冒金星.

"住手!"晏錐大驚,忙不迭地抱住洛琪珊,不准她再出手了,同時還急忙向這位倒黴的服務生道歉.

"對不起,我太太她喝醉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實在是對不起,對不起……"晏錐此刻是有苦難啊,想不到洛琪珊犯病這麼快,這才吃晚飯一會兒呢,都怪那該死的湯!

"放開我!"洛琪珊使勁掙紮,還用腳踩晏錐,痛得他快暈過去了.

那位服務生氣憤又憋屈,很想破口大罵,但晏錐誠懇的道歉,還有眼前這女人異常的表現,服務生也不得不相信晏錐得是真的,或許真的喝醉了?

晏錐臉都綠了,用盡全身力氣抱住洛琪珊不讓她掙脫,同時對服務生喊道:"快,幫我把房門打開,我要把她關進去,快點!"

服務生忍著臉上火辣辣的痛,警惕地看著洛琪珊,再接過晏錐手上的房卡,將門打開了……在門開的一霎,服務生趕緊地退開,生怕再被洛琪珊傷到.

"謝謝……等她清醒了之後我會讓她親自給你道歉!"晏錐完,砰一聲將房門關了.

門外,服務生一臉詫異地盯著房門,不可置信,剛才聽到的是真的嗎?這個男人會讓他太太親自道歉?

服務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來這金虹一號的,都是有錢人,而能住進帶獨立陽台房間的客人更是貴客,怎麼會在意他區區一個服務生?

可無論怎樣,晏錐的話,讓這服務生有種被人尊重的感覺,先前因為挨了一拳的憤怒,奇跡般地消散了.服務生在想,那女人似乎真像是喝醉了發酒瘋才會打人的,他只是有點不走運,遇上了.

可現在,房間里會是怎樣的況?瞧那女人好彪悍,她老公真的鎮得住嗎?

服務生不禁同地搖頭……

確實,房間里,晏錐和洛琪珊展開了拉鋸戰,他又要被"欺負"了.

晏錐站在陽台門旁邊,洛琪珊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很像是一只隨時要獵食的母老虎.

"珊珊,你看清楚,我是你老公,我是晏錐啊!你不會又想對我……"

"討厭,可惡!"洛琪珊嘴里叨念著,朝著晏錐沖過去.

晏錐往右邊一閃,躲過了洛琪珊的魔爪,但是,下一秒,洛琪珊又來了!

"老婆你清醒一點!"晏錐跑向門口,沒地方躲了,只能回頭,戒備地望著眼前這個企圖要對他用*力的女人.

"珊珊,老婆,你看看我,我是晏錐啊!"這貨一遍一遍重複著,可似乎不起作用.

轉眼晏錐又跑到了chuang邊,洛琪珊哇哇叫著沖上去,終于按住了晏錐,大笑一聲,拳頭毫不客氣地——砰!

晏錐左邊臉頰被打了,疼痛讓他感到窩火,先前是讓著她,現在他決定要反.攻!

"你給我下來!"晏錐怒吼著,將洛琪珊死死抱住,用力把她壓著,尤其是她的雙手,被緊緊鉗住.

這兩口子之間,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勁爆啊,晏錐還是挺危險的,一不心就被自己老婆給打了,雖然是現在被他制服,但這臉上還在痛呢.

晏錐氣喘籲籲地對身下掙紮的女人:"你冷靜點,你剛才只是喝了湯,不是白酒,相信我,真的不是白酒,是湯,是湯……"

晏錐找到問題的關鍵了,洛琪珊是心理作用,如果不知道湯里有白酒成分,她就沒事,可一旦知道了,她心理病就犯了,他只能這麼瞎編她是喝的湯而不是白酒,試著安撫她……

"白酒?湯?白酒……真的沒喝嗎?"洛琪珊迷茫的大眼里露出懵懂之色,像是在努力回憶什麼.

晏錐被她這副猶如孩童般的純真迷茫給觸動得心悸不已,卻也更加心疼……她這心理病一犯起來,或許她就會回到當初她被藍覃綁架的那個年紀,意識脆弱,天真而懵懂,怎不令人為之心疼?

晏錐雖然不是心理醫生,可他夠聰明,反應夠機敏,見洛琪珊沒再掙紮了,他燃起了希望,越發溫和地:"是啊,珊珊,你相信我,我不會騙你的……剛才我們吃飯的時候吃了很多美食,你都忘了嗎?白酒,咱們可沒喝呢,真的沒喝,你記錯了……"

反正都已經開了這個頭,晏錐只能一再地仿佛催眠似的著"沒喝白酒",他這樣做,還真起到了效果,也正如他猜測那樣,洛琪珊不是因為身體對白酒有抗拒,根本的源頭是心理.

就算湯里有白酒成分,但那麼一點點,她根本不會喝醉,關鍵是她最後聽廚師了湯里有魚膠,魚膠含有白酒,所以,她的心理病就被誘發了,而這是事先誰都預料不到的.

她不再掙紮,只是呆呆地看著晏錐,脆弱無助的樣子,實在太惹人愛憐了.

誰能想到外表堅強獨立的洛琪珊會有這樣一面,如果不是晏錐知道她的這個病,他都很難想象得到.

晏錐將被子一拉,蓋住她的身子,像哄孩睡覺那樣,輕輕拍著她,聲音柔得滴水:"睡吧,睡醒了之後一切都會變好的……睡吧."

洛琪珊朝他懷里拱了拱,眼皮開始變得沉重,不一會兒,果真沉沉睡去了,只是一只手還抓著晏錐的手不放,像是這樣才能多些安全感.

晏錐直到現在才能松口氣,不由得仰天長歎……珊珊這病還需要多加防范啊,可憐他的臉,也不知道明天會不會腫呢?有個這樣"*力"的老婆,真的好嗎?【這章5千字,還有更新】

上篇:續:老公,求你饒了我     下篇:續:珊珊暈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