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珊珊暈倒  
   
續:珊珊暈倒

長夜漫漫,抱著一具香軟的身體睡覺,並且還貼得這麼緊,這對男人來,是難以抵抗的誘.惑,但是,晏錐卻只能看不能吃.

洛琪珊現在雖然睡著了,可她是處于犯病的狀態,在這樣的況下,晏錐下不去手對自己熟睡的妻子做那種事,那會讓他有種犯罪感.

她睡覺的樣子純真無害,手還抓著他的手,眉頭皺著,時不時嘟嘟嘴,含糊地呢喃著什麼.

晏錐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哪里能睡得著?懷里的女人很不安分,臉蛋在他胸前一蹭一蹭的,他吃飯之前壓抑著的欲.望又被撩起來,卻只能憋著,這簡直是折磨.

洛琪珊睡得迷迷糊糊的,已經把晏錐當成是暖爐,貼著感覺舒服,睡得也安心.

可憐晏錐這複雜的心,難以入眠.一邊想著藍覃的事,一邊還要抗拒來自洛琪珊無意中的"勾.引………

梵狄的手下會留意那個長得像藍覃的男人的蹤跡,會彙報給晏錐,所以今晚他不用那麼辛苦到處去找,等著消息就行.原本是可以跟老婆有個愉快而又浪漫的夜晚,可現在看來也是泡湯了……

愉快麼?剛才還被打了一拳,很痛的!

浪漫麼?要不是他這次比上次多了一點防范,不知道又會被*力女欺負成啥樣.

沒錯,老婆犯病的時候就是個*力女,真正的母老虎.

若不是晏錐這長期鍛煉身體加上從就在爺爺的監督下學習防身術,他哪能制服得了洛琪珊?

洛琪珊是白衣天使,人有長得美,身材好,氣質好,還有一顆醫者仁心……但老天爺就是不會塑造完美的人類,只要是人,都會有缺點和不足的.而洛琪珊犯病之後就是個讓人感到可怕的*力女,不是隨便一個男人都能駕馭她的.

晏錐之前還只是為洛琪珊的病擔心,暗暗也想著要怎麼才能治療好,但由于從認識她以來,就只在度假村那次見她犯過,之後也沒事,所以他就不著急,可今天這事兒讓他產生了危機感,看來洛琪珊的病還挺嚴重的,晚餐的湯里,酒的成分很少,她不會喝醉的,但就是因為事後知道湯里有白酒,她的病就被誘發了.

想到這,晏錐忽地心頭一顫……糟糕,洛琪珊有這個病,雖是心理病,可是不知道將來懷孕會不會有什麼影響呢?這到是個嚴峻的問題,竟然忽略了!等這次旅程結束,回家去第一件事就要帶洛琪珊去醫院檢查……

晏錐腦子里塞滿了一堆事兒,直到天快亮了才睡去,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

他是被餓醒的,肚子咕嚕咕嚕叫著,睜開眼,面前赫然一張蒼白的臉……洛琪珊正一臉好奇地盯著他看.

晏錐略一驚,蹭一下坐起來,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

"珊珊,你這麼盯著我看,難道是因為現在才發現我太帥?"晏錐故作輕松地調侃,暗暗仔細觀察著洛琪珊的神態,心想,她應該是沒事了吧?恢複正常了?

"噗嗤……"洛琪珊笑出聲,很不客氣地瞪著他:"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戀了?哈哈哈……"

"怎麼是自戀,難道我的不是實話嗎?你的意思是我長得不帥?嗯?"男人故意黑著臉,伸出手搭上她的腰,緊緊盯著她,仿佛只要她敢個不字,他就要她好看.

"嘖嘖……你不僅自戀,還自大,哈哈哈……"洛琪珊笑得更加肆無忌憚了,但她沒有忘記一個重要的事,瞬間改變的話題.

"老公,你的臉……左邊,這里怎麼有點不對勁呢,怎麼好像比右邊胖一點了?難道是……浮腫了?"洛琪珊關切地伸手撫摸著他,但卻被他躲開去.

"咳咳……可能是昨晚睡姿不好,所以有點浮腫,都怪你,把我擠到一邊去,我沒睡到枕頭!"晏錐梗著脖子,硬是得好像真那麼回事.

洛琪珊水汪汪的眸子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喃喃地:"不是吧,平時我們睡一塊兒也沒見你的臉腫過,難道就只有昨晚我才擠了你?"

晏錐心里那個憋屈啊,俊臉都成醬紫色了,咬咬牙:"真的是因為這樣才腫的……昨晚可能是換了地方睡,你不習慣,所以才擠我,我只要不睡枕頭就會臉部浮腫."

晏錐不想讓她知道昨晚她犯病時打了他,那太沒面子了.

可洛琪珊在努力地回憶著昨晚的事,呆滯一會兒之後,還真被她想起來了一些零散的片段.

"啊……我昨晚是不是喝白酒了?那個湯里,有酒?然後我……我……"洛琪珊美目圓瞪,指尖在顫抖,撫摸著晏錐的臉.

"你打了服務生!"晏錐急忙了這句,為的是轉移洛琪珊的注意力,趁她還沒回想起打了他.

"服務生?"洛琪珊的手僵住了,甩甩頭,使勁回想,回想……

"我真的打了服務生……噢,天啊……"洛琪珊懊悔不已,癱軟在chuang,兩只手抱著頭,一臉痛苦.

她想起來了,她好像是叫住那位服務生,讓他換掉房間里的鴛鴦被,然後她就動人了.

她清醒的時候絕不會這麼做的,是她犯病了,就因為知道湯里有白酒!

"珊珊,別這樣,這不是你的錯……"晏錐抱住她,溫柔的撫慰,大手在她發間輕輕揉著.

"不……是我的錯,我打了人,一個陌生人,一個服務生……我真混!"洛琪珊自責,心里難過.

晏錐心里一疼,低頭在她前額親了親:"沒事的,別擔心,我已經跟那個服務生道過歉了,一會兒我們再去找他,你再跟他聲對不起,這事就了結了."

"嗯嗯……我會去的,太對不住人家了……"洛琪珊很干脆,一點都沒覺得要向一個服務生道歉是件很丟臉的事.

晏錐暗暗點頭,她身上沒有千金姐的驕縱,這是她的閃光點.

"老公……"洛琪珊抬眸,瞳仁里亮晶晶一片,晶瑩閃爍:"你別騙我了,你的臉,也是我打的對不對?你為了不讓我自責,所以才瞞著我!"

晏錐愕然……她猜到了.

"這……"晏錐倏然勾動唇角,綻放出一個溫潤和煦的笑容:"沒什麼啦,只是一拳而已."

"這還叫沒什麼?都腫了!"洛琪珊心疼地捧著他的臉,又感動又難過,湊上去用自己的唇輕輕在他發發腫的肌膚上摩挲著,柔柔的觸感讓男人心里一蕩.

"老婆,你這是在勾.引我嗎?"晏錐戲謔的語氣里含著幾分壓抑的.欲.

"我……"洛琪珊正想話,突然,晏錐的電話響了.

是梵狄的得力干將山鷹打來的.

晏錐接電話時,表一下子變得驚喜,還有一絲興奮,顯然,有好消息了!

掛了電話,晏錐告訴洛琪珊,山鷹通過監控器拍到的那個穿灰衣服男人的正面,再跟藍覃的照片對比,結果可以確定是同一個人!

但這金虹一號是需要身份證才能登上的,藍覃一定是偽造了一張假的身份證,還刻意將胡子留長,這樣可以掩飾自己.洛琪珊對藍覃印象太深刻,所以她能留意到,而梵狄的手下是沒見過藍覃的,只看過照片,辨認的能力自然差一點.

洛琪珊也被這消息給驚到,銀牙緊咬,攥著拳頭憤懣地:"藍覃,要不是他以前綁架我,灌我白酒,讓我有了心理陰影,我也不會帶著這個病到現在……"

到這,洛琪珊禁不住鼻子一酸:"你知道我是什麼心嗎?我覺得自己喝了白酒之後就是個瘋子,可是,我是醫生啊,我怎麼可以有這種病?我想治好,但是這麼多年了,不但沒治好,昨晚還只是喝了一點湯里的白酒,我就犯病了,還打人,這明我的病更嚴重了,都是因為藍覃!因為他的出現,我每次想到他,我就會想起時候被他綁著,灌酒,那種感覺就像是要死了一樣……"

洛琪珊越越激動,晏錐不得不將她抱得更緊,用自己的存在和體溫去溫熱她,安撫她.

"好了好了,不要再去想,現在我們應該高興才對,藍覃就在這艘游輪上,只要抓到他,一切都結束了……有我在,沒人可以傷害你的."晏錐輕聲的誘哄,心疼一波接一波,他無法為洛琪珊分擔她的病,只能用溫柔和耐心來融化她.

洛琪珊在晏錐懷里緊緊依偎著,汲取著他給予的溫暖和安全感,她難過,她能克服很多困難,但這從就留下的心理陰影,她卻無法根除掉.

心理病,遠遠比某些身體大病還要可怕,難治.

"我們先填飽肚子,准備一下,等山鷹那邊傳來消息,我們就去抓藍覃!"

"好!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

金虹一號那麼大,藍覃在哪里?

確定那個穿灰衣服的男人是他,可這游輪很大,縱然監控器不少,可也有些死角是沒有進入監控范圍的.這里一共有幾百人,某一個人如果存心想要隱藏,要找起來還真不容易.

最棘手的是,藍覃太狡猾,心狠手辣,這種人最好是不要激怒了他,如果他知道自己行蹤暴露,他很可能做出一些危險的事,或者隱藏得更深,更難找.

藍覃是要抓,但不能不顧及游輪上所有人的安全,這種危險份子就像是炸彈,一不心就會爆炸.

藍覃為什麼會冒險上金虹一號,原因其實很簡單.警方的通緝令才剛出來不久,只限于大陸地區,卻沒有包括港台以及澳門,而金虹一號是要在香港靠岸的,藍覃如今在警方嚴密控制出境通道的況下,選擇金虹一號,是他很冒險但也有可能成功的一條路.到了香港,他混在人群里入境,就算之後被大陸警方知道了,他也已經從香港逃往其他地方去了.

藍覃私下里不知干了多少違法犯罪的事,還不算他陷害洛凱旋和以前綁架洛琪珊.他的公司是他死去的老婆留下的,實際上早就被他虧空了,他很清楚自己到了窮途末路,假如被抓住,坐牢,一輩子都別想出來了,洛凱旋和晏家必定要將他壓死,再難翻身,因此,他拼命地逃,帶著滿腔怨恨和不甘.

梵狄的手下在悄悄行動,晏錐和洛琪珊也不能明目張膽地尋找藍覃,就怕打草驚蛇.

他們只能裝作很淡定自然地游玩,一邊留意著藍覃的身影一邊等著山鷹的消息.

慢慢地轉悠,還要不引起藍覃的注意,這可是個技術活兒.

賭場,晏錐和洛琪珊只是進去逛一圈就出來了,藍覃是不會在這里的,因為賭場里的監控設備最多,他不是白癡,不會傻得往這里跑,這太危險.

水療館,是游客們最喜歡的場所之一,在這個天氣里,來水療館那是一大享受啊.

洛琪珊有點心動,想進去,但又考慮到還要抓藍覃,不能為了享受而耽誤重要的事.

可晏錐的觀點不一樣,他認為藍覃不定就在暗處盯著他和洛琪珊呢,如果被藍覃發現異常,覺得自己暴露行蹤,就更不會現身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要表現得跟普通游客一樣的,該玩就玩,該吃就吃,假設藍覃已經看到他們了,見他們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藍覃也會放松警惕的.

洛琪珊覺得晏錐得沒錯,那就去水療館吧.

水療館的人不少,溫度適中,一走進來就感覺到一股閑適的氣息.人都是親近大自然的動物,泡在水里的時候會感覺渾身都輕松.

澄澈的水,如鏡子般明亮,像在召喚著人們的靠近.

洛琪珊最喜歡的就是泡在溫熱的水里,躺在按摩水chuang,咕嚕咕嚕的水從眼子里噴出來,舒爽極了,頂上還有淋雨沖刷背部,使人渾身舒泰,極具享受.

巧的是,一位前來送甜點的服務生,晏錐認出來了,正是昨晚被洛琪珊招呼了一拳的那位.

服務生端著托盤,將甜點放到池子邊上,當看到洛琪珊時,他也驀地一驚,露出戒備的神色.

晏錐哭笑不得,瞧瞧,他老婆都把人家嚇成什麼樣了,陰影啊.

"咳咳……這位……請等一下."晏錐語氣和藹地叫住了服務生,同時也悄聲在洛琪珊耳邊:"這就是昨晚被你打的人."

"……"洛琪珊驚愕,隨即急忙對服務生:"昨晚的事,對不起啊,我喝多了,瞎胡鬧,才會叫你換被子……打了你,是我不對,真的,很抱歉."

洛琪珊真誠的語氣,認真的表,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親和力,使得這位服務生一下子呆住了……實話,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真的會跟他道歉,他只是個服務生啊.

洛琪珊的道歉和晏錐昨晚的道歉是不同的,因為洛琪珊才是當事人.

這位服務生是個年輕伙子,聞,白希的臉頰微微一,他有點不好意思了,對方那麼誠懇,如此尊重他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人,他心底的怒氣也就煙消云散了.

"算了算了,昨晚的不愉快已經過去,只要你下次不要喝酒之後再那麼……*力,就……就行了."服務生略顯靦腆地.

"下次?你還怕我下次啊?"洛琪珊尷尬地點點頭,心想看來人家已經對她有陰影了.

"呵呵……嘿嘿……"服務生憨厚地笑笑,之後就轉身走開了.

晏錐無奈地搖頭,老婆喝了白酒就是*力女,其實最容易受傷的是他呀!

洛琪珊跟服務生道歉之後,心里暢快多了,美滋滋地喝著杯子里的木瓜奶昔,叫晏錐也嘗嘗,他不想喝這麼甜的,他喝礦泉水……

洛琪珊喝了兩口就沒喝了,跟晏錐聊天話,一時忘記了還有一大半杯奶昔沒喝完.

就在兩人打算從水里出來時,洛琪珊忽地身子晃了晃,一陣惡心的感覺傳來,緊接著,胃部開始收縮,發疼……

"老公,我好難受……我……"洛琪珊唇色泛青,話還沒完,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珊珊!"晏錐慌忙接住她,嚇得不輕,她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暈過去?【今天一萬字更新已傳!】

上篇:續:犯病,晏錐被打     下篇:續: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