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是死是活?  
   
續:是死是活?

醫務室.

兩位女醫生正在為洛琪珊檢查,壞消息是,初步斷定她是中毒了.好消息是——她雖然中毒,但由于搶救及時,加上她只喝了兩口奶昔,所以,她不會死,只是暫時昏迷了,如果她全都喝下去,或許現在她真的就一命嗚呼了.

沒錯,那杯奶昔有毒!

晏錐此刻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獅子,山鷹在一旁也沒多勸,直接派人將那個服務生抓了過來.

醫生出去了,洛琪珊在輸液排毒,而那個嫌疑最大的服務生就被兩個彪形大漢按住,跪在地上.

奶昔是這個服務生送來的,他昨晚還被犯病的洛琪珊打了一拳.從表面上看,他確實有理由因懷恨在心而報複,可是……

晏錐冷厲的眸子死死盯著服務生,沉聲道:"你不會傻到明知道這麼做是什麼後果還要以身試險,你也不會是事先就准備好了毒藥的,你遇到我們,只是偶然……但是,不排除你被人收買後下毒."

晏錐冷若冰霜的口吻令人不寒而栗,凜冽的目光猶如冰魄般,強烈的壓迫感,那位服務生渾身都在抖……他知道梵氏家族做事的手段,這位男人顯然是梵老大的好友,如果想要置他于死地,他很可能就葬身在這茫茫大海了.

"不……不是我……真的不關我的事……我沒有被人收買……不是我干的!"服務生委屈而又恐懼的眼神望著山鷹,他生怕下一秒自己會被扔下去.

山鷹若有所思地撫摸著下巴,似是想到了什麼,嚴肅地:"不是你?那你怎麼解釋奶昔里有毒?奶昔從吧台送到客人手里,難道中間不止你一個人經手?"

聞,服務生猛地一顫,腦子里靈光一現!

"我想起來了!"服務生緊張地吞了吞唾沫急忙:"那杯奶昔本來不該是我去送的,是另外一個同事拿著奶昔交給我,他肚子疼急著去上洗手間,讓我幫他拿給客人……當時我也沒多留意,想著誰端過去都一樣啊,所以就……可我沒想到奶昔會有毒,現在想起來,那個服務生有點不對勁,他的年紀太大了!"

"什麼?年紀大?"晏錐精深的瞳眸驟然一縮,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是個中年男人?"

"是是是,就是個中年大叔……都怪我當時太糊塗了,沒想那麼多,忽略了我們游輪上的服務生全都是四十歲以下的人,而那個人明顯不止四十歲."這位服務生十分自責,一臉懊悔和難過,更多的是後怕.還好中毒的客人沒有死,否則他這輩子都良心難安.

晏錐和山鷹同時對望了一眼,彼此都想到了同一個人——藍覃!

"混賬!現在才想到有問題,當時干嘛去了?你不知道在金虹一號上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警惕嗎?"山鷹怒吼,發火的樣子頗有幾分嚇人.

服務生低著頭,不敢吱聲,心里雖然委屈,可也知道這件事不是鬧著玩的,差點出人命了,他挨罵,那是必然,也是應該的.

晏錐一把拽住了山鷹,沖他微微搖頭:"算了,現在不是追究他的時候,我們要盡快把藍覃找出來,他在這里,始終是顆炸彈隨時都會爆!"

著,晏錐已經拿出了藍覃的照片,放在服務生眼前,沉聲:"你仔細看看,那個給你奶昔的男人是不是他?"

服務生很仔細地看著,有點狐疑地撓頭:"這個……這個有胡子,可我看到的那個人沒胡子,但是五官輪廓似乎有一點像……我……我不能確定了."

晏錐憤恨地咬牙:"我明白了,山鷹,我們都忽略了一個問題,藍覃那麼狡猾,怎麼可能會坐以待斃,他為了避免被認出,一定是將胡子給刮乾淨了,而你的手下所拿著的照片都是這種有胡子的,加上他們沒見過藍覃真人,他一刮了胡子,可能你的手下即使面對面見到他,也會忽略掉……"

"M的!"山鷹一聲咒罵:"老狐狸,居然玩這套,我們都被他耍了!"

"馬上把照片上的胡子給去掉,然後重新發給他們,另外,我們還需要做一件事……"晏錐眸光陰沉,兩眼赤,有股駭人的狠勁.

"什麼事?"

"既然藍覃已經喪心病狂了,我們也將計就計……"晏錐在這最後四個字時,格外地冷.

"OK,你,我們會配合你."山鷹也干脆,衣服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場的架勢.

"……"

片刻之後……

山鷹已經查到了藍覃冒充的服務生名叫鍾志浩,現年29歲.被藍覃打暈之後身上的衣服以及工作牌被換走,藍覃就是用這一身行頭混進了服務生里,伺機在洛琪珊的飲料中下毒.

他為什麼會帶著毒藥登船?這個問題,只有藍覃自己能回答了.

藍覃當然不會等著人來抓他,他早就脫下了服務生的衣服,再次混跡在人群中,暫時失去蹤跡.

他下次會以怎樣的方式出現?沒人知道,但是,藍覃縱然狡猾,他也有弱點,他那樣狠毒的人,既然會下毒,他必然是很在乎事結果的.洛琪珊究竟是死是活,這是藍覃此刻最想要知道的.

醫務室的大門敞著,兩個醫生兩個護士在里邊值班,沒有其他人來看病,只有醫護人員嘮嗑的聲音.

看似平常的畫面,在七點十分時,醫務室里多了一個人……一個清潔工.

清潔工低著頭,慢吞吞地在打掃衛生,當看到垃圾桶里亂糟糟髒兮兮的一團,清潔工眼里露出鄙夷嫌惡的神色,卻也沒有多,繼續工作.

四個女人在聊天,聊的大都是這金虹一號上的八卦.

其中一個年紀稍大的醫生:"今晚大家有得折騰,聽剛才換班的醫生,那個中毒的女人,況很糟糕,還沒度過危險期,所以很可能半夜出狀況……"

"哎,她還那麼年輕,如果死了,多可惜啊,可現在我們在大海上,醫療條件有限,她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話不能這麼……我聽她老公跟梵老大的關系很鐵,梵老大這會兒應該是在派直升機來接人了,將她接去醫院搶救,興許還能活下去."

"是啊,如果直升機遲遲不來,延誤了治療,她可能連今晚都熬不過去了……中毒太深,我們也無能為力啊."

"姐妹們,別亂話!"那位年長的醫生表嚴肅地,還回頭望了望清潔工,似是怕泄密.

這一看,卻發現清潔工正在一處隔間外站著,醫生頓時不悅地:"你干什麼呢,那里邊不用打掃了,你出去吧!"

隔間玻璃門沒有關死,能瞄到里邊的病chuang躺了一個人……

清潔工立刻轉身低著頭拿起清潔用具,一不發地走了.

清潔工剛走,這四位醫護人員變得很安靜,隨即那位年長的醫生拿起了電話,打給山鷹……

原來,她們在清潔工進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演戲了,按照晏錐吩咐的那樣去演,去,故意給清潔工聽.

晏錐很肯定藍覃會打聽洛琪珊的況,而山鷹已經下令封鎖消息,藍覃在外邊一點都打探不到洛琪珊的死活.他不甘心,他知道那毒的份量足夠讓洛琪珊死,他不願相信自己失敗了……

所以,他假扮成清潔工來醫務室探聽消息,而他也如願以償聽到了醫護人員的談話,知道了洛琪珊離死不遠了.

可他不知道,他聽到的都全都是假的,實際上洛琪珊因為只喝了兩口奶昔,雖然暈倒,卻不至于喪命.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山鷹下令今晚醫務室不准人去做清潔,除非等到他的允許.因此,在藍覃假扮的清潔工一進入醫務室,那幾個醫護人員就知道,這就是她們要等的目標……

隔間里傳出聲音,醫生們趕緊進去了……洛琪珊昏迷四個時之後,醒過來了.

與此同時,在這一層的甲板上,山鷹和晏錐攔截到了藍覃,這宣告著他的逃亡之路,徹底結束!

洛琪珊跌跌撞撞從醫務室出去,正好看見藍覃站在甲板邊緣,手里拿著一個瓶子,沖著這邊狂笑不止,仿佛整個人都已經陷入瘋癲了.

"哈哈哈……你們自以為很聰明嗎?我早就知道你們會在醫務室設下陷阱,可我還是來了,不是你們抓到我的,是我已經厭倦了東躲西臧的生活,你們……不會有機會將我送進監獄!"藍覃狂笑著,手里拿著藥瓶,里邊裝的就是他毒害洛琪珊的那種藥!【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珊珊暈倒     下篇:續: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