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抓到  
   
續:抓到

生與死,其實沒有想象的那麼難,有時,只不過是一念之間,一根頭發絲的距離而已.23us

藍覃站在甲板邊緣狂笑,晏錐和山鷹一群人都沒上前,因為那很可能激怒了藍覃,他若跳下去,這不是大家想看到的……死亡,對藍覃來是太便宜他了.

就在藍覃將藥瓶湊到嘴邊時,晏錐怒吼著沖過去,但剛跑兩步就發現藍覃的臉色變了,他停止了手里的動作,盯著晏錐身後,然後……他眼中迸發出深深的怨毒之色.

"洛琪珊,你果真沒死!"藍覃陰狠惡毒的聲音十分刺耳難聽,他在這之前還抱著一絲絲僥幸心理,想著或許洛琪珊沒那麼幸運,或許已經死了.但此刻,他才覺得,老天爺原來真不會讓他如願的.

晏錐一驚,猛地回頭,果然見洛琪珊正在醫生的攙扶下往這邊走來,她像是隨時都要倒下似的.

"珊珊!"晏錐心疼地呼喚,趕緊上去抱著她……她在發抖.

洛琪珊大半個身子都靠在晏錐身上,可她的眼睛是在盯著藍覃,她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撐住.

"藍覃……你想自殺?你的罪孽,是自殺就能完事的嗎?你這種人……你應該進監獄,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了此殘生!"洛琪珊顫抖的聲音飽含著憤怒,

藍覃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危險,他平時都是一副道貌岸然斯文儒雅的外表,可如今他懶得去偽裝了,的話做的事,都是他真實想法的寫照.

"哈哈哈哈……我這種人?你憑什麼我這種人?洛琪珊,你就跟洛凱旋一樣可惡!最該死的就是你們!如果不是你在瑞士找到了張駿,洛凱旋怎麼會洗脫嫌疑?是你一手破壞了我的計劃,你天生就是我的克星,你時候我就看你不順眼了,可惜我當時不夠果斷,綁架了你卻留下你這條命,所以現在你才有機會壞了我的好事!"藍覃怨恨至極的目光猶如兩條毒蛇,他這個人從里到外都已經是黑的了,才會出這種泯滅良知的話.

洛琪珊氣急攻心,差點就暈過去了,狠狠咬一下舌頭,鑽心的疼痛使得她暫時能穩住片刻.

晏錐也是又氣又急,他擔心洛琪珊現在的身體狀況會被藍覃的話刺激得更糟糕,她余毒未清,怒氣只怕是會讓她又陷入昏迷.

"珊珊,別中計,他是害不死你,所以恨不得你現在越生氣越好,可你不能生氣,你現在身子太虛弱了."晏錐痛惜的語氣含著深深的愛憐和意,他緊緊抱著洛琪珊,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她,給她力量.

洛琪珊微微點頭,盡量調整自己的呼吸,不讓緒太激動.

"藍覃,你有今天,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若是安安分分守著你自家的公司,即使在c市,我們也不會拿你怎麼樣,若不是你陷害我父親在先,我本來已經不打算追究當年你綁架我的事了,我只想忘記那件事,可是你,一次又一次要害人,今天還差點毒死我,藍覃,你覺得自己有資格做人嗎?你只不過是一個冷血的惡魔!"

"我呸!"藍覃一口唾沫吐在地板上,眼里閃爍著陰森森的光芒,惡狠狠地:"活該!凡是洛家的人都該死!我是惡魔,你怎麼不我當年是怎麼被冤枉坐牢的?知道我在監獄里過的什麼日子嗎?知道我被折磨得幾次自殺未遂之後我想的什麼嗎?我發誓,既然老天爺都不收我的命,我要活著出獄,我要親手毀了洛凱旋和梁悅!你是他們的女兒,你也一樣可恨!"

聽他所,完全沒半點悔改的意思,他的心已經中毒,中了仇恨的毒.洛琪珊總算是明白了,跟藍覃已經沒有必要再下去,沒用.

藍覃這卑鄙人,連山鷹都看不過去了,叉腰怒視著他,扯著嗓子吼道:"你廢話這麼多做什麼?看人家沒死,你不甘心嗎?你不甘心你還能怎樣?失敗就是失敗,你栽在我們手里,算你倒黴!放心,沒那麼快送你去警局,怎麼著也要好好招呼你一頓才行,敢在金虹一號撒野,你會後悔你娘把你生出來!"

藍覃也是膽大包天的人,聞,不但不害怕,反而笑得更加猖狂了:"哈哈哈……想抓我?想折磨我?沒門兒!我不會給你們機會的,哈哈哈……哈哈哈……!"

藍覃著已經將手里的瓶子往嘴里一喂……

"住手!"洛琪珊急之下大喊……用了僅剩的力氣,可發出來的聲音卻很微弱.

藍覃不該這麼死了,他應該接受審判!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藍覃會服毒自殺時,驀地,只聽一聲破空響,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噗嗤——!藍覃右邊胸膛多出了一支針!狠狠地刺進他的肉里!

一霎間,藍覃僵住,下意識地呆了呆,手里的動作也停頓下來……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出現了異常,似乎正在漸漸開始麻痹.

甲板上陷入可怕的寂靜,全都死死盯著藍覃,見他腳下一個釀蹌,身子不受控制地板倒去,他的表充滿了不甘和驚恐.

"啪——啪——啪——"居然有人在鼓掌!這麼得意的人,當然就是山鷹了.

山鷹走上前去,居高臨下望著藍覃,鄙夷地:"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全身都麻了?恭喜你,中了麻醉槍."

"你……你……"藍覃掙紮著,想要話,然而,麻藥太霸道了,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覺,閉上眼睛,如死豬一般躺在甲板上.

對于這一切,晏錐並不是很意外,之前他和山鷹早就料到藍覃如果被抓住,很可能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藍覃身上也可能還有剩余的毒藥,為了阻止藍覃自殺,用麻醉槍對付他,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洛琪珊驚悚地看著躺在地上的藍覃,難以置信,他就這麼被逮住了嗎?此此景,就像是在做夢一樣……這個男人,從她時候就成為她的陰影,今天他還想毒死她!

"老公……他真的被我們抓住了……藍覃……跑不掉了……"洛琪珊呆滯的目光里神色複雜,喃喃著.

晏錐心頭一緊,立刻反應過來這是治療洛琪珊心理疾病的好機會,不容錯過!

"珊珊,老婆……你好好看看,這個人真的是藍覃,他中了麻醉槍,他不可能再跑了,更不可能自殺.我們會將他交代警察手里,他所有的罪行都會被揭發,他會被起訴,會被關進監獄,他再也不能作惡了.這個曾經傷害過你的魔鬼,他被我們打敗了,看到了嗎?"晏錐的眼眶都了,他借著燈光,清晰地看見洛琪珊眼角湧出淚水,然後,她軟弱無力地倒在了他懷中.

她閉上眼睛之前,沖著他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充滿了欣慰.她終于可以安心地睡覺了,在他懷里,她是安全的,這是她一生停靠的溫暖港灣.

藍覃被山鷹等人抬下去了,如晏錐所,他不可能再逃掉,等待他的,將會是他應得的懲罰.

洛琪珊也是暈過去了,因為她體內的毒素還未完全清除,本不該下地走動的.

值得慶幸的是,她沒事,只需要休息一晚就精神了,余毒也會慢慢排出去.

這驚心動魄的一天終于過去,晏錐守在醫務室里,在洛琪珊旁邊,寸步不離,他睡不著,他還在深深地後怕中.

甯靜的空間里,晏錐的呼吸並不均勻,顯示出他的心也不平靜.今天發生很多事,這是漫長的一天,也是讓人難忘的一天.

凝視著她蒼白如紙的容顏,她此刻的脆弱刺痛著他的心……天知道他在她剛中毒倒下時,有多恐慌,多害怕她會醒不過來,害怕她會永遠消失.

那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怖,會讓人陷入冰冷的沼澤,仿佛心髒要蹦出來了一般,而在醫生她不會有危險了,他的心又是怎樣的激動雀躍.

洛琪珊,這個女人,有她存在于他的生活中,這段時間以來,經曆的事太多了,沖擊著他的心和靈魂,讓他不得不清醒地認識到……他已經不能沒有她,她已經與他的生命融為了一體,成為了他這一生不可缺少的部分.

晏錐溫熱的手掌輕輕握著她的手,低頭在她額頭如蜻蜓點水的一吻,然後,緩緩閉上眼,入睡.這一次,他連睡覺都不會放開她的手,只因為,她是他的心他的命……

上篇:續:是死是活?     下篇:續:老公不要傷心,我會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