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公不要傷心,我會心疼的  
   
續:老公不要傷心,我會心疼的

這一趟金虹之旅,原本是想有個走就走的浪漫旅行,但發生的事卻是出人意料,表面上看是壞事,可有驚無險,最重要的是對洛琪珊的病有幫助.23uS

要治療心理疾病,就好比要找到水龍頭的開關,只要有了這個開關,治病就容易了.心病還需心藥醫,洛琪珊的心病就是藍覃,藍覃就是那個開關.

這一晚,洛琪珊雖然睡在醫務室,可她睡得很香,很踏實,安詳,也不知做了什麼夢,她嘴角時不時會露出一絲絲微笑.

能在差點被毒害之後還有個好夢,睡得舒適,這明洛琪珊不再恐懼了,她的潛意識終于能從多年的桎梏中解脫出來.

因為,不僅是知道藍覃被抓,更要緊是她有一個疼她愛她願意包容她的……老公.

一個人,可以成為另一個人的依靠,互相依存,扶持,成為彼此身心的避風港.洛琪珊有了晏錐,就是她這一生最大的幸運,如果換做其他男人,很難能不能接受她的心理病,那可是犯起來很危險的,有*力傾向,不定就被打成什麼樣了.

可晏錐卻沒有因此而嫌棄她,他頂多是在被"欺負"時咬牙切齒的,但更多的是對她的疼惜.

晏家的男人一個個都是很大氣的,換句話就是很鎮得住的角色,所以晏錐才能駕馭得了彪悍的珊珊啊,假如他是個膽怕事的人,只怕早就尋思著要甩掉這個女人了.

還好,晏錐被揍的那一拳也沒大礙,只是還有點疼,擦藥之後腫也消失了一部分.

第二天清晨,洛琪珊醒來,睜開眼睛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晏錐.

她混沌的意識有著短暫的呆滯,被眼前這美男熟睡圖給迷到了……癡癡地看著,她的心被一團暖意包圍,感動,欣喜,還有滿滿的愛意.

他就這樣在椅子上守著她一晚?這麼睡,脖子不會疼嗎?

洛琪珊心里一緊,急忙起身將枕頭墊在他脖子下邊,然後用被子給他蓋上.

她穿好外套,下地,輕手輕腳地生怕吵醒他……他一定是很晚才睡的,既然還沒醒,就讓他再繼續睡一會兒.

可是……可是……這男色可餐,洛琪珊忍不住湊近他的臉,摒住了呼吸,嘟著嘴,輕輕地在他臉頰觸碰了一下.

哈,他的皮膚真好,沒有逗逗沒有斑,還這麼細膩嫩滑……怎麼能長成這樣呢,太讓女人嫉妒了!

洛琪珊捂嘴偷笑,這是她老公,百看不厭的一張臉,還有一顆溫暖的心,她就算是天天對著他,都不會覺得膩.

兩相悅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滋味,好像心坎里鑽進了一只兔子,時不時會蹦跶幾下,又像是隨時都喝著蜜糖似的,甜滋滋,還有種深深的滿足感,就好像已經擁有了全世界.周圍的一切都是彩色的,富有生機的,所有的陰霾都可以因為這個人而驅散,有他的愛,生命就有了陽光……

洛琪珊想得入神了,渾然未覺男人已經悄然睜開眼……下一秒,她整個人被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戲謔的聲音響在頭頂:"你偷看我?不僅偷看我,還偷親我?你這是愛我愛到多深了才會這樣不自禁啊?"

被發現了!

洛琪珊立刻羞窘,耳根發熱,可她也不會矯,干脆大方地承認:"是啊,我就是親你了,你是我老公,我想什麼時候親都行."

"嗯?這麼霸道?我只知道現在到處都是霸道總裁,可不知道其實更凶猛的是霸道女醫生?"

"現在知道還不晚……嘿嘿,我就是霸道女醫生,還記得你那次動闌尾手術嗎?那時我們還沒結婚呢,可是你的身體早就被我看光了,我還記得某人當時那種恨不得鑽地洞的表……哈哈哈……"

"……你……"晏錐頓時感到心塞,他當然不會忘記這件事了,當時他有多難為,至今仍記得.

"看你這架勢,吃定我了是嗎?"

"你呢?"洛琪珊俏皮地眨眨眼,盯著他,纖細的手指摩挲著他的下巴,這動作真像是在調.戲良家婦男.

清晨愉快輕松的氣氛,帶來了一天良好的開始,兩口子從醫務室出去之後就回房,吃早餐,洗澡,換衣服……很快就都恢複了清爽,昨日的疲倦一掃而光,尤其是晏錐,生龍活虎的,只是洗澡怎麼能消耗掉他旺盛的精力?

摟著懷中香軟的身子,晏錐壓抑已久的欲.望在複蘇.

可憐這男人前天晚上想要來點激.,卻碰到洛琪珊發病,一晚沒睡好,而昨天她又中毒了……一波接一波的驚險,直到現在才消停,他也終于有了機會跟老婆好好纏.綿一番.

他的熱總是能點燃她,他滿懷期待的眼神眸光灼灼,是她熟悉的.欲之火.她知道這兩天憋壞他了,而她也需要被他滋潤和疼愛,需要身體和靈魂的深刻交融,才能將這雨過天晴後的美麗牢牢地鐫刻在骨子里,制造更美好的回憶.

她像剝了殼的蝦米,而他即將享受這美味的大餐……摩挲著她嬌嫩的肌膚,他溫熱的大手傳來絕佳的觸感,不由得贊歎:"珊珊,你真美……"

男人沙啞的聲音透著濃濃的渴求,撩撥著她的心弦,讓她也跟著顫了顫,有點不好意思地垂頭在胸前,卻又忍不住會想欣賞他完美的軀體……不是只有女人的身體才好看,像晏錐這種健美的身體,好比藝術品一般,洛琪珊每次見到都會臉心跳,口干舌燥.

箭在弦上,蓄勢待發……可就在晏錐如願以償之前那一刻,洛琪珊像變戲法兒似的拿出一個亮亮的東西在晏錐面前晃了晃.

"嗯?"晏錐滿漲的渴望,頓時偃了一半,泛的俊臉露出一絲不悅:"怎麼突然要用這個東西?"

這東西……是雨傘啊,當然也是很多男人不喜歡的.

洛琪珊溫柔地摟著他的脖子,親昵地安撫著:"老公,你忘啦,我昨天中毒,雖然現在沒事了,但是毒素畢竟在我身體里存在過,不是那麼快就能完全清除的……如果我們不用t,萬一這時候我懷上了,對胎兒的健康會有很大影響,所以……為了咱們將來的孩子身體健康,我們最近做那個,都要戴t了."

盡管洛琪珊語氣柔和委婉,可表達的意思是清楚的.

晏錐一驚,眉頭緊鎖……是啊,她得沒錯,她才剛中毒醒來,這時候假如懷孕,豈不是對孩子太不負責任?

這對晏錐來太打擊了,他最近對于要孩子的渴望幾乎是每天都在增加,真的很想洛琪珊盡快懷上,但現在卻面臨一個嚴峻的問題,近期都不適合讓洛琪珊懷孕!

渾身燥熱的晏錐,此刻猶如被一盆冷水當頭澆下,拔涼拔涼的.一聲歎息,無奈地躺在她身邊……

洛琪珊心疼地抱著他,她知道這很掃興,可她不得不,不得不讓他戴上雨傘再那個.

氣氛陷入尷尬的境地,兩人都沉默了.

洛琪珊很不喜歡現在這樣的氛圍,太壓抑,太陰沉.她翻身趴在他身上,水靈靈的美目含脈脈望著他,親吻著他的臉頰,嘴唇,一路往下蜿蜒而去……

她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哄他,因為知道他此刻的心定是很糟糕的.她要將他心里的陰霾趕走,她要讓他不再郁悶,要為他注入進歡樂的因子.

她的主動,漸漸溫熱了晏錐,他感受到她的心意,心里暖烘烘,覺得自己反應太大了,會讓她難過的.事已經這樣,他唯有接受現實,暫時不能要孩子,但也不能影響到兩夫妻的感啊.

"老公……我愛你……老公不要傷心,我會心疼的……老公……"洛琪珊一遍一遍呼喚著他,越發溫柔,最後竟調皮地握住了他的……

"嘶……"晏錐一下子緊繃了,俊臉漲,但露出享受的神色,不自禁地兩手插.入了她的發間.

充滿的激.的早晨,兩口子的晨運很有趣並且很激烈,這也適當彌補了晏錐.

大約一時之後,房間里消停了,洛琪珊依偎在他身邊,懶懶地閉目養神.

晏錐精神好,並不見疲累,輕聲問:"珊珊,那我們多久之後才適合要孩子呢?你體內的余毒還要多久才會全部清除?"

晏錐滿以為頂多也就一兩個月吧,那之後她的身體應該恢複了,要孩子也沒問題的吧?可是……

"這個……可能需要半年的時間."洛琪珊輕顫的聲音里,含著一絲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歉意.

"什麼?半年?"晏錐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這時間比他預計的超出很多啊!【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抓到     下篇:續:發現她藏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