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發現她藏的藥!  
   
續:發現她藏的藥!

洛琪珊枕在晏錐胸膛上,用最溫柔的語安撫著他,此刻他就像是個毛躁的孩子,她只能用更多的耐心來哄他.

同時,洛琪珊也是有些心虛的,因為醫生她中毒並不深,加上搶救及時,她體內的余毒排出得差不多了,沒有對她的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頂多也就是再過兩三個月之後,她是可以受.孕的,可是,她卻對晏錐需要半年後才行,原因很簡單……她吃避孕藥的事.

原本洛琪珊還在煩惱這半年的時間怎麼辦,既要避免懷孕,又要跟老公在沒有保護措施的況下做那種事,這太難了.而她並不想讓晏錐知道這件事,她實在難以啟齒.現在兩人之間越是甜蜜,她越不忍心告訴他,不敢告訴他,怕影響感.

正好,藍覃下毒害她,這件事便成了她的借口,她故意半年之後才適合懷孕……晏錐失望的表,使得她心里越發難過,越堅定了隱瞞事實的決心.半年,只要半年,之後她一定會配合晏錐,積極造人,現在她唯有抱著對他的歉意了.

晏錐緊鎖的眉頭,在洛琪珊的安撫下,漸漸地舒展開來.他不是個氣的男人,剛才只是因為被"半年"兩個字給澆了冷水,所以才會不痛快,但一會兒就沒事了,他想通了,既然這段時間里洛琪珊不適合懷孕,他也沒必要悶悶不樂,畢竟,孩子的健康是最重要的,絕對不能因為急著要孩子而做出後悔的事.

"哎……半年,好,我們就再等半年."晏錐無奈之下,也只能接受現實了,雖然有幾分不甘心,可他會讓自己慢慢消化,只是家里,爺爺和母親,只怕是沒那麼容易釋懷了.

洛琪珊當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不由得身子一顫:"老公,爺爺和婆婆肯定會問我們關于懷孕的事,如果遲遲不見我肚子有動靜,他們會著急的,我們要怎麼解釋啊?"

晏錐略顯凝重的神:"爺爺和我媽,如果知道了你被藍覃毒害的事,他們也會理解我們的做法,半年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那……也只能這樣了."

"嗯."

晏錐不疑有他,洛琪珊半年,他就真的信了因為這個中毒的事,需要半年才能確定身體無恙,可以懷孕.

洛琪珊心里愧疚,抱緊了他,默默地祈禱這次事件帶來的不快,能早點平息……

第二天晚上.

晏錐和洛琪珊已經回到了C市,原來計劃要在香港玩玩,可因為抓到了藍覃,所以需要調整計劃,以最快的速度,坐飛機回到C市,同時藍覃也被送進了警局.

這夫妻倆簡直就是絕配,珠聯璧合,運氣逆天,上次抓到了張駿,這次抓到了藍覃,郭局長笑他們可以去開個偵探社了.

藍覃抓到,通緝令立刻撤銷,但審訊況卻暫時不會公布.

警局里,藍覃戴著手銬,看上去像是蒼老了不少,人的精神也很差.

多行不義必自斃,藍覃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警察有人要見他時,他以為是自己兒子,但沒想到卻是阿忠.

只有阿忠一個人來見他,藍澤輝卻沒來.

阿忠少爺這兩天身體不好,生病了,藍覃沒有追問這究竟是真是假,他知道自己沒臉見兒子,兒子怨恨他,就算沒生病,恐怕也不會來見他.

阿忠只待了十分鍾就走了,藍覃被關在一間窄又陰暗的屋子里,冷冰冰的,並且他從麻醉的狀態蘇醒之後,連一口水都沒喝到,更別進食了.

可藍覃卻是一句要求都沒跟警察提,一個人傻呆呆地坐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如果不了解他這個人,一定會被他此刻的脆弱所觸動,會產生憐憫和不忍,但知道他做了些什麼事,就會覺得,這是他罪有應得.

假設不是洛琪珊命大,假設她當時將那杯奶昔喝光了,她興許真的就一命嗚呼.

藍覃,用惡魔二字稱呼他,最合適不過了.

審訊藍覃,由郭局長親自來.藍覃牽涉到的案子不少,有經濟案,有綁架案,下毒案,還包括劫持張駿一案,誣陷洛凱旋一案……甚至可能還會揪出一些不為人知的他所犯下的罪惡.

這些案子加在一起,審訊的過程會有點長,局子里這是有得忙了.

洛凱旋和梁悅夫妻倆得知藍覃被抓,當然是大感欣慰,可在知道自己女兒差點被毒死時,卻是恨不得能沖進警局去找藍覃拼命!

警局門口,洛琪珊跟著父母回家去了,今晚她不回晏家大宅,晏錐要獨守空房.但他也體諒岳父和丈母娘的心,欣然同意了.

當他們的車消失在警局門口,躲藏在角落里的身影才慢慢走出來,凝望著某個方向,悵然若失.

是藍澤輝.

他看見洛琪珊一家子從警局出來的,他只是靜靜地躲在一邊偷看她,帶著滿滿的心痛和歉疚,難過.

他知道再也無法跟她做朋友,因為他的父親對她傷害太深了.可是怎麼辦,他沒能將自己那顆遺落的心從她身上收回來……五年前,從他在國外被她救了的時候開始,他心里就有這麼個白衣天使,紮根了.

可惜老天爺就愛捉弄人,他愛慕的天使,已經有了她的婚姻和幸福,她看起來很開心,笑得那麼明媚,而晏錐也對她很好,他還有什麼理由出現在她面前?他唯有遠遠地觀望,任由自己的心被刺痛著.只是,連這心痛也是他舍不得扔掉的,因為,他的心是為她而痛.

良久,藍澤輝才收回了目光,將視線投在警局的大門……只要他進去,就能見到父親了.

要見嗎?不見嗎?

藍澤輝泛的臉頰有些異常,許是真的生病了.

他靠在一棵大樹上,神色慘淡,目光淒涼……最終還是沒走進去.

"少爺,您既然來了,就進去看看……"阿忠一臉痛惜的神,心翼翼地勸慰.

藍澤輝狠狠一咬牙,轉身……他還是做不到,他不知道見到父親應該什麼.心里堆積著怨恨,痛恨自己是出身在這個家里,有那樣的父親,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悲哀.

"阿忠,回去吧."藍澤輝低聲呢喃著.

"少爺,真的不去看看先生嗎?您還在恨先生?其實……"

"夠了阿忠!我決定不見他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藍澤輝劇烈地咳嗽起來,手扶著樹干,樣子很是痛苦.

"少爺……您別激動,咱不進去了,不進去……"阿忠緊張地急忙,一邊扶著藍澤輝走向了對面馬路,車子停在那里.

走了,終究還是走了,藍澤輝沒有再回頭望一眼.

藍覃也不會知道兒子曾在門口徘徊,卻還是沒進來見他,只因為,藍澤輝心里的傷痕太深太深,藍覃這一生都難以彌補了.

晏家大宅,書房.

晏錐正在向老爺子和沈蓉彙報.藍覃那麼大的事,還有洛琪珊曾被下毒,這些都是需要讓家人知道的.

氣氛有點沉悶,老爺子聽完之後,長長地籲了口氣……

"只要你們平安無事就好,至于這生孩子……哎,或許是我們太急躁了,或許現在時機未到,總之,這半年就不要再提這個事了,先讓珊珊養好身體再.我們如果總是將生孩子的事掛在嘴邊,她壓力也大,心里不會好受."老爺子不愧是活了大半個世紀的人了,話往往一針見血.

"是的,爺爺,我也這麼想,我們大家就暫時不提生孩子的事了,半年後我會再努力的."

"好子,這半年你可不能因為這個而冷落了你老婆,你應該更關心她,疼她!"

"對對對,兒子,你記住爺爺的話!"

"知道啦爺爺,媽,我都三十歲的人了,這些我懂的."

"三十歲怎麼了?在爺爺眼里,你一輩子都是男人!"

"……"晏錐忍不住嘴角犯抽,想笑又使勁憋著.

這一家子之間相處很和諧,對洛琪珊也是疼愛有加,理解她,體諒她,這一點,晏錐覺得等她明天回來了,要好好跟她,讓她感受到家里對她的態度和愛.

晏錐回房去了,走上樓梯時,遇到了陳嫂.跟往常一樣,陳嫂向晏錐禮貌地招呼,晏錐也是微笑著點點頭,徑自上樓去.

可是,陳嫂興許是太慌張了,走路不心,下台階時腳下一滑……急忙扶住樓梯把手,但她手里提的垃圾袋掉了.

"陳嫂你沒事吧?"晏錐急忙回頭,關切地問.

"沒事沒事,二少爺,您不用管我,您上去吧……"

"還沒事,你的腳是不是扭到了?"晏錐目光如炬,一下就准了,同時他還發現陳嫂神色不對,似乎有點慌?

晏錐的視線無意中瞄到了地上散落的垃圾,其中有一個盒子很是顯眼,上邊似乎是寫著什麼字來著?

"這是什麼?"晏錐狐疑,彎下腰去撿.

這一看,晏錐臉色瞬間黑了……避孕藥?他居然在家里的垃圾里發現了避孕藥?

上篇:續:老公不要傷心,我會心疼的     下篇:續:請求他的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