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請求他的原諒  
   
續:請求他的原諒

當晏錐彎腰撿起藥盒的時候,陳嫂緊張的神色變成了無奈,還帶著幾分惋惜.章節更新最快因為,她知道,這件事,瞞不住了.

晏錐的臉色沉沉的,微微眯起的雙眸里盡是一片冷冽,壓抑的憤怒,預示著他心里已經有個呼之欲出的答案.

這棟洋樓是他住的地方,陳嫂打掃衛生,垃圾袋里的東西除了是從樓上拿出來的,沒有其他可能了.

而這個家里,有哪個女人會吃避孕藥?

晏錐俊臉蒙上一層可怕的陰霾,陳嫂不知道該什麼才好……沈蓉吩咐陳嫂將晏錐他們的被子*單都換過,陳嫂就將衣櫃里的那一張被子也拿出來了,琢磨著等明天要拿去曬曬,但是她沒想到會在少奶奶的衣櫃里發現避孕藥.

陳嫂在晏家伺候多年了,對晏家的每一個人,她都是當自己的家人一般盡心對待.當看到避孕藥時,她幾乎是可以肯定這藥少奶奶瞞著少爺在吃.這可不是件事,被知道的話,這個家會掀起軒然大波……陳嫂一片好心,不忍見少爺少奶奶之間的感受到影響,偷偷地將避孕藥扔進垃圾袋,想著去把藥丟掉,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至于少奶奶,或許是太年輕不懂事吧,等回來了就好好勸勸少奶奶.

陳嫂的打算和想法是為了避免矛盾,可這還是沒能逃過晏錐的法眼,只能是冥冥中注定了該來的逃也逃不掉.

"二少爺……"陳嫂焦急,可面對這樣的況,她也無能為力了:"二少爺,您別生氣,這個藥……這個藥……"

晏錐冷冷地抬眸:"是少奶奶的,我沒錯吧."

陳嫂語塞,默認了.

"二少爺,少奶奶還年輕,可能有些自己的想法,您就跟少奶奶好好談談."

晏錐冷笑兩聲,將手里的盒子扔進垃圾袋,沒有責怪陳嫂,只是淡淡地:"這件事不要告訴爺爺和我媽,我自己會處理."

陳嫂聞,忙不迭地點頭:"是是是,我不會的,二少爺請放心."

"嗯,沒事了,你下去吧."晏錐完已經轉身走上樓,可是這背影卻透著一絲落寞的氣息.

陳嫂歎息不已,她當然不會將這件事告訴老爺子和沈蓉了,她知道這家里的人是有多麼渴望著少奶奶早點懷上,可誰知道少奶奶原來在吃著避孕藥.盡管現在少奶奶要半年之後才可以懷孕,因為在金虹一號上曾被下毒,為了不影響胎兒的健康,還需要再等半年.

雖這半年不再提懷孕的事了,但在這之前,她就在吃避孕藥,這事被老爺子和沈蓉知道了,豈不是要大為失望和心痛?

陳嫂本著息事甯人的想法,覺得還是將這件事隱瞞下來吧……

但是晏錐呢?他會怎麼想,他會怎麼做?

樓上臥室,晏錐一個人坐在陽台上,冷風嗖嗖,風寒露重,他卻像是感覺不到似的,他腦子里只有一件東西——避孕藥.

他的手,緊緊抓住陽台欄杆,心難以平靜,耳邊還回響著洛琪珊的那些話……她也喜歡孩子,她也想有孩子.

可是,到頭來,他卻發現,這都是騙人的!

她謊!

如果她真的想懷上寶寶,怎麼會吃避孕藥?難怪前段時間他那麼辛勤耕耘可她的肚皮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原來竟是因為避孕藥!

可笑又可悲,全家人都在巴望著他和她的好消息,但現在看來,家里人都是一群被她愚弄的傻子麼?

她表面裝著一副很想要懷孕的樣子,可背地里卻偷偷吃避孕藥!該死的避孕藥!

晏錐的憤怒可想而知,他記得爺爺和母親在將補湯端給他和洛琪珊吃的時候,他們那充滿渴盼的眼神,每次談到孩子時,他們的欣喜和興奮……爺爺老了,八十幾歲了,唯一的放不下的心事就是想看著他和洛琪珊生孩子,看著又一個家庭成員的誕生.

而他的母親也是想抱孫子想了很多年,直到現在才有了希望.如今,一盒避孕藥,卻讓晏錐感到被戲弄,被欺騙,同時也對爺爺和母親充滿了負罪感.

是不是最近跟她的感發展不錯,所以他才會被甜蜜沖昏了頭腦,被她表現出來的樣子給蒙騙了.實際上她根本不想生孩子?

失望,憤怒,心痛……晏錐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只覺得胸口處火燒火燎的,如果洛琪珊現在在眼前,他一定會將她痛罵一頓!

陰差陽錯,避孕藥被陳嫂發現了繼而被晏錐知道,可他不知道的是洛琪珊已經沒有吃避孕藥了……以前吃的時候是跟他感還不明確和穩定,加上想著自己還年輕,應該多花時間和經曆鑽研醫學.所以她才會吃藥,但在瑞士時,她就堅定了想法,不吃藥了……那後來她所的喜歡孩子,想要生孩子,都是真話.

驀地,這寂靜的夜晚突然被一陣急切的喊聲打破了,是陳嫂……

"二少爺!二少爺快來……老爺子暈倒了!"

晏錐猛地一驚,急忙沖下樓去,直奔聲音傳來的方向……在晏鴻章的臥室,剛才陳嫂就是打開窗戶在喊晏錐,由于是晚上很安靜,聲音一出就傳得老遠,晏錐聽得很清楚,心里怦怦直跳,緊張萬分.

沈蓉也已經在老爺子房里了,剛叫了救護車.

晏錐一腳跨進臥室,焦急地問:"爺爺怎麼樣了?怎麼回事?爺爺怎麼會暈倒的?"

晏鴻章躺在chuang上,雙眼緊閉,臉色慘白,呼吸微弱,唇色更是如死灰一般,誰見了都會揪心.

陳嫂哽咽著:"是剛才……我從二少爺那邊下來,撞見了老爺子,我才知道,原來我跟二少爺在樓梯口的話,全都被老爺子聽到了."

什麼?晏錐心頭一窒……糟糕,爺爺知道洛琪珊吃避孕藥的事了?

陳嫂緊接著又:"老爺子很失望,也很生氣,回到房里就不舒服,我剛想給老爺子吃藥,可是老爺子已經暈倒了……"

陳嫂是想瞞著那件事,可事與願違,還是被晏鴻章知道,現在,連沈蓉也知道了.

沈蓉臉色鐵青,憤憤地:"老爺子是被氣得犯了病,本來都已經是八十幾歲的人了,醫生都過不能刺激老爺子的,可現在……晏錐,你也太糊塗了,連自己老婆吃避孕藥都不知道!全家都巴望著她懷孕,她還吃避孕藥,你爺爺對她寄望太多,他能不生氣嗎?"

母親的責罵,晏錐只有默默承受……是的,他也有錯,他沒能早點發現洛琪珊吃避孕藥,現在事一暴露卻讓爺爺知道了,爺爺受不了刺激,氣得暈過去,他覺得自己也有責任.

救護車很快來了,晏鴻章被送到醫院,他的主治醫生杜澤濤也接到了晏錐的通知,立刻從家里趕去,隨行的還有杜橙.

晏季勻也匆匆往醫院趕,水菡沒去,在家照顧孩子,但也擔心爺爺的病,等著老公的電話.

晏家這一晚是注定不得安甯的,晏鴻章本已是高齡,得現實一點,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多活一天都是賺到的,而一旦出現狀況,就是對他原本已風燭殘年的身體多了一次傷害,即使不死,也會大傷元氣.

到了這個年紀的老人,一進了醫院都會讓人擔心,還能出得來嗎?

救護車上,晏錐和沈蓉守著晏鴻章,看著老人戴著氧氣罩,他們的心越發揪緊了,這時,晏鴻章竟然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到晏錐時,他眼底一縷光芒稍縱即逝,吃力地發出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珊珊不願意生孩子……我們對她那麼好……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老人斷斷續續發出破碎的音節,雖然很低很微弱,可晏錐還是聽得很清楚.

面對爺爺的質問,晏錐痛苦地握著爺爺的手,卻是一個字都答不上來,只能哽咽著聲音:"對不起……爺爺……對不起……"

可是,晏鴻章又重新閉上了眼睛,聽不到晏錐對不起了.

但即使聽到又怎樣,老人內心的失望,豈是一句對不起就能釋懷的?

剛到醫院幾分鍾,杜澤濤和杜橙就趕到了.

晏家的人一個個都緊張得很,杜橙也被這氣氛感染了,只能暗暗祈禱老爺子順利度過這一關……他老爸還在里邊搶救呢,老爸是晏鴻章的主治醫生,希望這次也能讓老爺子平安無事.

所幸的是,晏鴻章有驚無險,很快就從搶救室轉移到了病房,但人還沒醒過來,預計會在第二天早上醒.

雖然晏鴻章沒事了,但大家都不禁要為老人捏一把汗,這一次是幸運,但下一次呢?再下下次呢?

杜澤濤一再地叮囑,不可以讓晏鴻章受刺激,他前幾年做了心髒搭橋手術,可畢竟年事已高,身體各種機能都在衰退,不僅僅是心髒,還會陸續有其他的病.對老人來,最重要的就是別受刺激,別動怒別生氣,否則更是給身體器官加重了負擔.

杜澤濤的話,讓大家的心更加沉重,又一次地感受到老人需要更心的呵護和照料,不僅是身體,不是給他吃點藥那麼簡單,更要緊的是讓老人有個輕松愉快的心來面對生活.像晏鴻章這樣長期都在為後輩操心,對他的身體也是不好的.

晏錐將醫生的話都記在心里了,也就更加自責,覺得爺爺這次入院,跟他有脫不了的干系,洛琪珊是她老婆,無論如何,責任他都有一半.

杜橙和他父親臨走時,晏錐送他們出去,順便還請教了杜橙一些問題,等他回到病房時,臉色更加難看了.

晏季勻悄悄將晏錐拉到一邊,勸他不要動怒,等洛琪珊明天回家來,好好問清楚,不定避孕藥的事另有隱.

晏少目光如炬,猜得不錯,可晏錐現在哪里靜得下心來……

一家人折騰到半夜,這才陸續回去了,晏錐留下來守著……因為他知道,即使回家去也睡不著,加上對爺爺的擔心和愧疚,他必須要守在這里.

這特護病房,半夜里靜得出奇,連呼吸聲都很明顯,也就讓他的心痛毫無保留地攤開來……是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那該死的避孕藥!

晏鴻章入院,被氣的,這件事就讓晏錐心里滋生出了對洛琪珊的怨.他珍惜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尤其是爺爺,年紀這麼大了,他真的害怕哪天爺爺就那麼走掉,再也不醒來……

失去的恐懼,沒嘗過就不會知道多痛.晏錐在很的時候失去了父親,他的成長,大部分都是在爺爺的教導下.可以,晏鴻章即是爺爺,同時又扮演者嚴父的角色.無論是晏季勻還是晏錐,他們的優秀與光環,歸根到底都與晏鴻章的教育和栽培分不開.

在這兩兄弟的心里,爺爺就是一座神峰,是他們這輩子最崇敬的人,他們內心是多麼渴望著爺爺能多活久一些,可其實他們也知道,爺爺都這把年紀了,不准哪個時候就離開他們,而他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爺爺活得快樂……而即使他們付出所有,都及不上爺爺對他們所付出的心血,所以,如果爺爺的身體因為某個人而出了問題,可以想象,他們該是怎樣的憤怒?

晏季勻畢竟不是晏錐,他雖然也很不贊同洛琪珊吃避孕藥這個事,爺爺病倒了他也氣憤,可他還能清醒地意識到這個事也許洛琪珊有其他苦衷.

而晏錐,他是當事人,這一切都跟他深深相聯,是他老婆惹出來的事,他的心比晏季勻沉重太多了.

這*,晏錐沒有睡,到早上,他的下巴長出了淺淺的胡渣,眼里泛著血絲,人看起來很憔悴.

晏鴻章醒了,第一眼看到晏錐在身邊,老人渾濁的眼神漸漸有了一點光亮,只是隨後便一聲歎息,什麼都沒.

晏錐急忙湊到爺爺跟前,關切地問:"爺爺,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晏鴻章搖搖頭,布滿皺紋的臉上顯得更加蒼老,精神萎靡,仿佛隨時都可能一口氣上不來.

這時,病房門開了,是陳嫂送早餐來,身後跟著一個人,居然是……洛琪珊!

晏錐愕然,想不到洛琪珊會和陳嫂一起來,她回得這麼早.可他眼里,更多的是冰冷.

洛琪珊一進來就直奔晏鴻章的病chuang,卻在即將接近時,被晏錐一把拽住!

"爺爺剛醒,你來做什麼?嫌刺激得還不夠?"晏錐岑冷的聲音透著陌生與疏離,硬棒棒的,生生刺痛了洛琪珊的心.

洛琪珊已經從陳嫂口中知道了事緣由,她自責,內疚,她是想來跟爺爺和晏錐道歉的,可晏錐的態度……其實不也是她意料中的麼?

"我……我……對不起……"洛琪珊艱澀的從喉嚨里吐出幾個字,痛惜的神,充滿歉意,但晏錐已經視而不見了.

晏錐冷哼一聲,狠狠甩開她的手,擋在病chuang前,這架勢就是不讓洛琪珊接近晏鴻章,怕爺爺又受到刺激.

陳嫂已經放下保溫桶,悄悄出去了……

"洛琪珊,你來得真早,但是可惜,爺爺不需要你來看望,你走吧."晏錐冰冷的目光猶如刀子戳在人心上,他的冷酷,永遠都是這麼傷人.

洛琪珊蒼白的面容泛起暈,激動所致.她當然不可能這麼走掉,她有話要,她必須為自己辯解,她不能讓誤會破壞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和信任!

"不……晏錐……爺爺,你們聽我,避孕藥的事,不是我最近在吃的,那是以前吃的!"

晏錐眸光一狠:"現在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爺爺氣得病倒,就是因為這個事,你還要提?"

洛琪珊一愣,被晏錐這種狠厲的眼神注視著,她的心如刀絞,可是他會知道嗎?還會在意嗎?避孕藥,她知道讓他失望了,但至少也要給她一個為自己申辯的機會吧?

洛琪珊強忍著眼底的濕意,帶著乞求的語氣:"晏錐,請你聽我解釋好嗎?給我兩分鍾時間,我完就走,可以嗎?"

洛琪珊從未如此低聲下氣過,只差沒拉著他的子哀求了,她眼里的晶瑩,曾有那麼一秒觸動他的心房,疼痛……但很快就被他趕走,只剩下一片冷硬,看著病倒的爺爺,他此刻真的不想見到洛琪珊.

"晏錐……"洛琪珊上前一步拉著他的胳膊,著眼眶略顯哽咽的聲音:"我剛和你結婚那時候,確實是不想要孩子的,所以我吃了避孕藥……因為我想著自己還年輕,我要追求醫學事業,不想那麼早就當媽,加上那時我跟你不像現在這樣相愛……這些原因,就是我當時不想要孩子的理由,可我在瑞士的時候改變想法了,我愛你,我知道你也愛我,我願意為了我們的家庭付出,我願意生孩子,真的,你相信我啊……我從在瑞士開始就沒吃避孕藥了!我想要孩子,我對你過的,我沒有騙你!"到這,洛琪珊沖著病*上的老人激動地喊……

"爺爺……爺爺您聽到了嗎?我的都是真的,您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您快點好起來……"洛琪珊心里的酸疼到了極點,她看著晏鴻章病倒,她也心痛,恨不得自己能代替爺爺躺在那里,代替爺爺受罪.

洛琪珊完了,可晏錐還是反應冷漠,因為,對于他來,洛琪珊是什麼時候開始吃避孕藥和現在沒有吃避孕藥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那樣的行為並且爺爺因此而氣得病倒,全家人都因為這件事而染上陰霾,即使她解釋清楚了,可傷害已經造成,有些東西難以追回了……比如她和晏錐之間的恩愛甜蜜.

晏錐的冷漠,讓洛琪珊的心越發往下沉,渾身冰涼,她不願相信自己與他的感就這麼斷送了嗎?回不去了嗎?

"晏錐……老公……你話好嗎?"洛琪珊輕聲祈求,她最怕的就是他這樣的沉默.

"哎……"一聲低沉的歎息,是晏鴻章.他沖著這邊擺擺手,蒼老的聲音:"算了……我總算知道珊珊不是有意要欺騙我們的……她也是有可原……阿錐,不要再責怪她了……我沒事,過幾天就能出院了……"

聽到老人這些話,洛琪珊鼻頭一酸,難以抑制的酸脹差點就奪眶而出.這就是爺爺啊,不是親爺爺卻勝似親生,如此體諒她,包容她,即使她將他氣得病倒,他都能原諒她.她又怎能不為之動容,怎能不更加自責?

"爺爺……"洛琪珊快要哭了,眼睛里全都濕潤了.

就在這時,晏錐卻將她往門口推……

"該的都了,爺爺已經原諒你,你可以走了!"晏錐漠然的表帶著一絲狠,硬是將洛琪珊拽了出去,然後,砰——關上房門.

這重重的關門聲,猶如一道悶雷劈下來,將夫妻倆隔斷,一個在門內,一個在門外,仿佛是兩個不同的世界……【6千字,明天繼續】

上篇:續:發現她藏的藥!     下篇:續:兩個人都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