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兩個人都沒有錯  
   
續:兩個人都沒有錯

門口,洛琪珊忍不住喊了一聲:"晏錐,你這是冷*力!"

可門里的男人只了一句:"冷*力也好,總比動人要好得多,難道你還希望我去掉那個冷子?"

"……"洛琪珊無以對,呆立當場.

一道門的距離有多遠?明明近在咫尺,可洛琪珊此刻卻有種遙遠的感覺.她可以再推門進去,但她沒有這麼做.她也有自己的尊嚴,先前已經低聲下氣地解釋過了,卻不能得到晏錐的諒解,她的自尊心受到打擊,盡管心在痛,可還是沒有硬生生控制住了腳步,呆呆地站在門外……

迷茫,痛心,酸楚,還有幾分憤怒,這些緒混雜在一起,交織在她紛亂的腦海里.

沒有再進去,是因為她覺得此刻沒必要再進去面對晏錐的臉色了.她甚至有點害怕遇到被他冷眼相對……是的,他得似乎有點道理,如果他不是這樣冷*力,而是使用*力,那結果會更糟糕.

洛琪珊咬著牙,兩只手攥得緊緊的,忍了又忍,最終還是默默地轉身走向了樓梯口.

她知道自己如果進去病房向晏錐認錯,哭著求著要他原諒,死纏爛打地不走,或許晏錐還是會心軟的,但是,她不會這麼做,這不是她能做出來的事,只因為……這件事,她並沒有錯!

"我吃避孕藥有什麼錯?我沒錯."洛琪珊心里不斷地在重複吶喊著.既然不是自己的錯,要讓她假意認錯來換取原諒,她做不到!

洛琪珊一向是個直率性子,唯獨在吃避孕藥的事上她沒有及時向晏錐坦白,那是因為她從瑞士回來時,還深深地沉浸在與他相愛的甜蜜中.一個沒有經曆過戀愛和婚姻的女人,突然一下子擁有了這麼多,她內心的患得患失可想而知,她怎能不想要留住這份幸福?她的猶豫,她甚至想偷偷丟掉藥,可無奈發生了太多事,陰差陽錯,使得她竟沒有機會丟掉,最終被晏錐知道了.

洛琪珊是個恩怨分明的女人,如果她覺得自己錯了,她會低頭認錯,但如果她沒錯,她怎能強迫自己虛偽地迎合?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卻還要去認錯嗎?對她這種甯折不彎的人來,即使面對的是自己家老公,她也不會那樣去做.

錯就是錯,對就是對,這是原則問題,不是打鬧就過去的事,所以,她甯願被拒之門外也不會假裝認錯.

洛琪珊的想法和做法,從她的角度來分析,她確實沒有錯.她才25歲,她是醫學界的年輕天才,在國外留學那幾年,她所就讀的耶魯大學醫學系,校方多次挽留她,以及國外一些著名醫學機構都曾對她拋出熱的橄欖枝……她與導師完成的幾篇論文在業界引起廣泛贊譽和關注,她獨立完成的畢業論文至今都還是同系當中的典范教材,她還是實習醫生的時候就被同學和教授們成為"美刀天使",源自于她精准得令人驚歎的手術技能,加上她人美心善,一把的手術刀在她手里變得無比神奇和珍貴,她仿佛天生就是應該干這一行,她的優秀,讓外國人都不得不歎服.那幾年,她得到過許多嘉獎做出過令人豔羨的成績,她還跟一群熱愛醫學並富有善心和奉獻精神的醫生們一起在貧困國家當了兩年的無國界醫生.她是國際十字會里的一顆東方明珠,她最寶貴的"飾品"不是金銀珠寶而是她家里一盒子的榮譽勳章,五彩斑斕,由二十多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頒發……

她頭上頂著的光環,不是虛幻的,是她用自己的聖術仁心換來的尊重和肯定.

但是,她回到中國之後卻從來沒有炫耀過什麼,可同行們都知道,她是國內最年輕的主治醫生,前途無量!

這樣的一個女人,她的人生道路可以想象應該有多少精彩和輝煌在等待著她?加上她對醫學那種執拗的熱愛,堅定不移的熱,她正是青春年華大好時光,她在回國時就打算要為國內的醫學事業奉獻自己的全部.這樣的一個女人,她怎麼能在剛結婚時就心甘願地懷上孩子?

她的理想,她的抱負,都還沒有完成,她憑什麼要因為生孩子的事而停下?她不是為自己,她不是自私,她在醫學上的付出,造福的將是無數的患者,她是天使當之無愧!

這樣的一個女人,如果要她現在就生孩子,那等于是殘忍地扼殺了她的思想,而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在結婚初期,她對晏錐只是有感激和一點心動,談不上愛,她這樣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女人,怎會讓自己成為傳宗接代的工具?即使生孩子也要有了感再,沒感,她不會生.這樣的想法看似是錯誤的,可現代女性不再是幾十年前被禁錮思想的卑微女人了,獨立自主,勇敢地追求人生目標,讓自己活出與別人不一樣的精彩,讓自己在人生舞台上盡可能地掌控自己的命運,讓這一生活得無怨無悔,盡揮灑,盡收獲,這才是現代新女性應該有的態度.

白了,女人,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只在傳宗接代上起到重要作用,女人們應該崛起,應該得到更多的發揮,因為,女人從來就不比男人差!

洛琪珊不僅有著一流的醫術,她也有著先進的思想和人生觀,她不是那種為了愛和婚姻就完全喪失自我的,她有主見有想法,她能施展的能力還很多,她怎麼能允許自己剛結婚就因孩而變得裹足不前?

那晏家人有錯嗎?不,他們也沒錯.他們對孩子的渴望,是最正常不過的了.加上老爺子身年事已高,身體一年不如一年,他和家里人都希望能早點看到晏錐的孩子出世,了卻他最大的牽掛.

中國的家庭就是這樣,每一輩都承載著上一輩太多太多的期許,人生各個重要關口都離不開家人的殷切期待和推波助瀾,時代沉積下來的習慣,早就已經融進人們骨子里去了,豈是那麼容易改掉的?

這件事,根本沒有誰對誰錯.每個問題,站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得到的答案是不同的,所以,洛琪珊與晏錐,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雙方都冷靜一下,讓時間和距離來沖淡矛盾.

洛琪珊從特殊病房區出來,經過草坪,經過門診部……一路上,她顯得心事重重,緊緊皺起的眉頭一直沒松開過,出神之際,一不心就撞上了前邊的人……

"對不起……"洛琪珊忙不迭地道歉,而這個被撞到的人卻臉色不好,一副不待見的神色望著她.

洛琪珊一愕,這人好像很討厭她?不就是輕輕撞了一下,至于麼?

這時,只見這人狠狠瞪了洛琪珊一眼,走上前去,伸手扶住了另一個人……

"少爺,我們走吧."阿忠略顯焦急,他是不願看到少爺跟洛琪珊有接觸.

但洛琪珊已經看到了……是藍澤輝!

"藍澤輝,你……"洛琪珊驚訝地望著他,他怎麼瘦了這麼多?眼眶都凹進去了,滿臉病容.

藍澤輝也想不到會在這里碰到洛琪珊.他不知道洛琪珊已經辭職,他為了不碰到她,特意來到這離家遠點的醫院來看病,可是,偏偏就在這遇到,真是……太捉弄人了.

"珊珊……"藍澤輝下意識地喚著她的名字,暗淡的眼神微微亮了亮便又沉寂下去了.

洛琪珊心複雜,但還是忍不住問:"你怎麼了?什麼病?"

不等藍澤輝回答,阿忠已經不耐地:"我們少爺的事不用你管."

"阿忠!"藍澤輝目光一凜,制止了阿忠再下去.

阿忠只能無奈地歎息,閉嘴,別過頭,不再看這邊.

藍澤輝嚴肅的表,在看到洛琪珊時,莫名就變得柔和了,眼底那複雜的感是騙不了人的.

"珊珊,謝謝你關心,我只是有點發燒,胃疼……已經輸液了,還開了些藥."藍澤輝壓抑著心頭的驚喜,這才發現自己原先故意想躲著她,這想法竟是多麼脆弱,實際上,他最真實的渴望是……見她.

洛琪珊靜靜凝視著這個男人,驚奇地發覺,她心中竟沒有對他的怨恨了,反而是多出了一絲同.再想想一直以來,藍澤輝幫助她的時候更多,尤其是他已經將凱旋集團董事長的位置還給了她父親……這足夠明藍澤輝的誠意和他與藍覃最大的不同之處.他是善良的,他不該被人戴著有色眼光看他.

思及此,洛琪珊的目光變得親切多了,沖著他微微一笑:"好好保重身體,你看你,憔悴成這樣,我都快認不出來了.趕緊地變回以前那個藍澤輝吧,我拭目以待."

所謂的"一笑泯恩仇",也就是像現在這樣了.洛琪珊明媚的笑容,溫暖的話語,對藍澤輝來才是最好的藥劑,是他日夜期盼的奇跡!【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請求他的原諒     下篇:續:禮服送到,不是給她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