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公,我煮的粥好喝嗎  
   
續:老公,我煮的粥好喝嗎

其實如果單從欣賞角度來看,晏錐此刻的姿勢是很酷帥的.頂點23us面無表,冷冰冰的臉,眼神平靜看不出緒,一只手撐在門上,修長的身材,才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襯衣,胸前的紐扣上邊三顆都沒扣上,露出他里邊蜜色的肌膚,十足的冷魅……

如此冷傲而又富有莫名吸引力的一幕,卻敵不過身後病chuang上躺著的老人所的一句話……

"咳咳……阿錐,怎麼還不吃早餐啊?我餓了……"老爺子低沉蒼老的聲音,怎麼聽都是很深沉的,哪里會有半點戲謔的意思?

晏錐猛地手滑,瞬間臉部抽筋,有種想暴走的沖動……爺爺啊,您這是故意的嗎?沒聽到我剛才我們已經吃過早餐了,您這是故意拆台?

這冷酷的氣氛,因晏鴻章的話而變得有點滑稽搞笑了,晏錐卻絲毫沒有被揭穿時的尷尬,只是冷著臉:"你走吧,陳嫂會送早餐來的."

沒辦法,被爺爺拆台了,晏錐只能改口陳嫂會送來,而洛琪珊在驚愕之余也頓時明白了晏錐的心思……他還沒消氣,故意吃了早餐,實際上根本沒吃!還是爺爺威武!

洛琪珊嗔怨地瞪了他一眼,扁扁嘴:"別指望了,陳嫂不會送早餐來,因為我做了這一份,陳嫂就沒做早餐了."

"……"晏錐無語了.早餐是必須吃的,就算他不吃,爺爺還要吃呢,並且他們都不吃醫院里的早餐.

洛琪珊見晏錐這臉色,心里一疼,但還是打起精神,鼓起勇氣,趁機從他身邊溜進去了.

"爺爺,早餐來了,馬上就吃!"洛琪珊沖著晏鴻章甜甜地笑著,一邊動手將粥從保溫桶里倒出來.

晏鴻章的氣色依舊是不太好,暗沉蒼白的臉,仿佛皺紋又更深了,但即使還很虛弱,他看見洛琪珊來了,還是露出欣慰的表,緩緩點頭.

洛琪珊對晏鴻章是懷著愧疚和歉意的,看到老人的態度,她心里一塊石頭也落地,感動得鼻子發酸.

"爺爺,我喂您."洛琪珊坐在晏鴻章身邊,細心地輕輕地吹了吹勺子里熱氣騰騰的粥,然後才喂進晏鴻章嘴里.

"嗯……真香."晏鴻章邊吃邊贊歎,一副很滿足的神.

洛琪珊得到老爺子的肯定,自然是欣喜的,越發覺得自己來這一趟是對的.

"嘿嘿,爺爺,您要是喜歡,以後我經常熬粥給您吃."

"嗯……好……好……"

"心燙啊爺爺."

"……"

這一老一少的行,晏錐在一旁看著,心里腹誹,好像自己是個外人似的.

晏錐一不發,晏鴻章卻在一個勁地誇洛琪珊熬的粥好吃,這是有故意引.誘人的嫌疑啊,終于,晏錐默默地走到桌子跟前,拿碗盛起了一碗粥.

肚子餓了,總不能不吃不喝吧,陳嫂不會送早餐來,他只能吃這個了.這貨心里在不停重複著,給自己喝粥找個借口.

晏錐喝粥,洛琪珊和晏鴻章居然同時都會心地一笑……她亮亮的眼神,沖著老爺子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晏錐迅速喝完一碗粥,一棵菜都沒吃的況下,兩分鍾就喝完,這不禁讓洛琪珊感到有點竊喜,隨口了句:"老公,這粥還好喝吧."

"……"沉默,晏錐不語,當沒聽到,過了幾秒又喃喃地:"餓了的時候,再難吃的東西都變得好吃,有什麼稀奇."

"……"這話,簡直只要氣死人的節奏.

洛琪珊憤憤地咬牙,這男人還能再點更氣人的嗎?她熬的粥很好吃,她當然知道了,在家嘗過才過來的.再了,老爺子都好吃呢!

晏錐無視洛琪珊控訴的目光,慢悠悠地坐到沙發上看報紙了.

洛琪珊氣呼呼地鼓著腮,手里還在繼續喂晏鴻章喝粥.

"珊珊,別跟那子計較,他就這德性,不愛誇人."晏鴻章打圓場,慈愛的笑容讓人倍感親切.

洛琪珊有所觸動,忍不住大聲:"還是爺爺最好最大度了!"

下之意,晏錐就是氣的那一個.

晏錐低頭看報紙,聞,兩只手驟然一緊,可很快就松開,恢複常態,翹著二郎腿繼續看報.

一碗下肚,晏鴻章表示不吃了,擺擺手.洛琪珊是醫生,當然知道以老爺子目前的身體狀況,不合適一下子吃太多,少量就夠了.

"爺爺,還剩了好多粥呢,中午您再吃吧."

"好啊,這粥口感不錯."

"這粥合適您吃,專門為您做的,下次我再熬點別的粥,口味兒會更好."

"呵呵呵……珊珊,想不到你還能下廚,我都以為你不會做飯做菜."

洛琪珊皺了皺鼻子,靈動的大眼里含著一絲俏皮:"爺爺,您忘記了,我在國外生活了幾年呢,很多時候都是我自己下廚的,所以這做飯做菜都難不倒我,中餐西餐我都會做……您要快點好起來,出院回家了,我多做點您喜歡吃的."

洛琪珊這女兒的嬌態,真實不做作,讓晏鴻章感覺這就好像是自己的親孫女一般,他能感受到洛琪珊不是著玩,她是真的有孝心.這孩子……雖然行事上有瑕疵,但總體來,人品性格方面都是很難得的.

"好孩子,真不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你進了我們晏家,是我們的福氣啊."著,老爺子故意往晏錐那邊看了看,只可惜,他只看到自家孫兒毫無反應.

洛琪珊被誇得不好意思了,臉蛋發熱,不由得低下頭聲:"爺爺……我都把您給氣得病倒了,您還我是晏家的福氣,我……我找個地洞鑽進去算了."

晏鴻章卻笑著:"我這把老骨頭,要不是上次在度假村你給我急救,我可能早就熬不到現在了.還有,這次的事也不怪你,你當初剛進門,跟阿錐還沒感,我們只顧著要你們生孩子,忽略了最重要的事……孩子不該是工具,孩子必須是父母愛的結晶,這樣出生之後才能生活在一個健康快樂的氛圍中,如果僅僅只是為了傳宗接代,對你和對孩子都是不公平的.我活了一把年紀,到現在才想通這個道理,是該我慚愧,你不用自責."

老人平淡的語氣,卻是一種包容豁達的懷,讓洛琪珊在驚愕之際,更多的是動容……晏鴻章是什麼人?商場上的傳奇,無數人膜拜的神話,他是一個家族的支撐,他的地位可以是高高在上的,哪怕年事已高不再掌控晏家了,但他的威名和各種傳卻依然在外界流傳著.

就是這樣一個老人,他卻在在反省自己,引以為愧.這種平和的姿態,讓身為晚輩的洛琪珊覺得自己與晏鴻章比起來,氣度,胸襟,差太遠了.

其實不僅是她,放眼這世間,能跟晏鴻章相比的人,屈指可數,所以她不必妄自菲薄,她能有所覺悟,已經很好了……還有晏錐呢,這貨微微動了動,緊抿著的雙唇開闔了一下又閉上了,可他內心遠遠不是表面那般平靜,他也在思索著爺爺的話.

這是老人在用自己的心得體會暗示教育晚輩,以身作則,反省自己的行為.他都這把歲數了還在不斷完善著自己,這種精神,是讓晏錐和洛琪珊都自歎不如並且深感慚愧的.

他們還年輕,時間還很多,而晏鴻章老了,生命無多,半只腳踏進棺材,可他依舊不放棄對自我的修繕,年輕一輩難道不應該感到汗顏?

"爺爺……您這是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了!"洛琪珊軟糯的聲音,不自覺地帶上了一點撒嬌的意味.

老爺子一指晏錐:"羞啥啊,你看我那孫兒都不羞."

"咳咳……咳咳……"晏錐咳嗽起來,放下報紙,頭也不回地往外走,丟下一句:"我去買點水果."

"臭子!這兒的水果多得吃不完,還買?真是的!"老爺子無奈地笑罵著,隨即對洛琪珊:"我這個孫兒什麼都好,可就是有點悶,喜歡把緒都藏在心里等你去猜,有時候真是急死個人了!"

洛琪珊想了想,眼睛一亮:"爺爺,我想到一個詞,最合適晏錐了!"

"什麼詞?"

"悶.騷."

"……"

老爺子憋著笑,終于還是沒憋住,好一會兒才爆發出一陣暢快耳朵笑聲,而晏錐那貨在門外根本沒走,此刻也是一臉黑線……好你個洛琪珊,在爺爺面前呢,你還真敢!

上篇:續:送早餐去醫院     下篇:續:如果重新選擇,還會娶珊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