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放過藍覃  
   
續:放過藍覃

許多事一旦想通了就不會再糾結和傷神,通與不通,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思想意識和狀態,就如洛琪珊現在的,她想通了,明白了,晏錐不是不懂她為什麼吃避孕藥的動機,他能理解,但是他現在想要冷靜思考的問題是關于兩個人的未來,婚姻,家庭……她和他,在這條路上,起步晚,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23us看最新最全

洛琪珊有了這些認知,她也沒那麼傷神了,因為晏錐之所以會需要思考,也是對她的一種負責任的態度,是對這樁婚姻的責任心.幸好他不是任由矛盾積壓在心里堆成結,他能坦誠出來他的想法,這就是一種進步.雖然身為女人是很難理解晏錐的想法,但洛琪珊好歹也是從國外待過幾年回來的,思維與時俱進,不像在某些大環境下生活慣了的骨子里有公主病的女人,凡事只會以自己為中心而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對男人極度苛責和挑剔,無論做什麼都不能滿足這類女人喋喋不休的埋怨……

洛琪珊很理智,她經過晏錐的點醒,已經明白了他所想,而她也豁然開朗,自己這兩天心事重重的,最核心的關鍵不是避孕藥,而是如晏錐所的關于婚姻如此經營的問題.

她和晏錐之間感進展太快,但卻存在一些隱患,必須要從彼此的思想根源上去挖掘,解決,才可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真正的達到像晏少與水菡,杜橙與童菲,梵狄與穎,亞撒與蘭姐……他們那樣的相濡與沫,信對方就像信自己,愛對方就像愛自己,徹徹底底地融入到彼此的生活中去.

不經曆磕磕碰碰之後沉澱出的感,是經不起風雨的,是極為脆弱的,看似幸福的表象,內里卻可能堆積詬病而不堪一擊.晏錐和洛琪珊現在就是處于磨合期中最緊要的關頭,跨過去就是牽手一輩子,跨不過就是和平地分手……

這夫妻倆因為從單身過度到婚姻,太突然,以至于遇到事,首先想到的不是告訴自己的另一半,而是自己去解決.雙方都很獨立自主,總認為凡事都可以自己拿主意,自己決定就好.這種想法有時是處于怕給對方添麻煩,怕讓原本就沒感基礎的婚姻變得更糟,出發點是好的,可結果卻不好.

晏錐去瑞士的時候還沒告訴洛琪珊真正的原因呢,那麼大的事他都瞞下來,而洛琪珊u盤的事,吃避孕藥的事,也都是後來才被晏錐知道的.要起來,這兩人真是半斤八兩,誰也別誰的錯,只是沒習慣與另一半共同承擔生活中的喜怒哀樂.

洛琪珊走出醫院的時候,心里輕松了大半,只因為她能體會到晏錐的苦心,雙方冷靜地思考,想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這對將來的發展都是很有益的.也是因為他對她有感,還愛著她,所以才會那些話,否則他哪里還用思考,直接不理她就行了.

一次的磨折,卻能換來更深入的探索和了解,這是好事絕不是壞事.

只要愛還在,她相信,一切都能變得更好,短暫的冷卻就是為了再一次熱烈的沸騰.

洛琪珊的腳步變得輕快,不再惆悵了,她該想想另一些重要的事……藍覃,他的案子審得怎麼樣了?

這念頭才剛起,包包里的手機響了……這號碼,讓洛琪珊眉頭一皺.是姑媽?今天是啥日子呢,姑媽一般是不會打電話給她的,上次父親出事,姑媽也只是來家里看了兩回便不再過問,今天是有什麼事嗎?

洛琪珊接起電話,還沒開口,對方已經嚷嚷起來……

"喂,珊珊,你老爸老媽是瘋了嗎?居然不再追究藍覃陷害你爸的事了,還要勸你去警局將綁架案銷案!瘋了,他們真是瘋了!"姑媽在電話里氣急敗壞,聲音格外尖銳.

"什麼?"洛琪珊驚愕,頓時就呆了.

不等洛琪珊反應過來,她的另一條電話進來了,正是母親打的.

"喂,姑媽,我媽媽來電話了,我先接,有事回頭再聯系啊……"洛琪珊急急忙忙掐了這邊的,立刻將母親的電話接起來.

果然,梁悅在電話里顯得有些焦急,叫洛琪珊馬上去警局門口碰面,她和洛凱旋正趕過去.

母親的語氣聽起來很嚴肅,洛琪珊感覺,興許姑媽的話是真的?

沒錯,這回,洛琪珊的姑媽確實是氣得不輕,今天去洛琪珊家里,聽到洛凱旋夫婦在商量的事,她無法理解,覺得藍覃這種人既然那麼罪惡,為什麼要原諒?三人意見不合,還吵架……

確實這太令人難以理解了,好不容易抓到藍覃,這個作惡多端的人,憑什麼被洛凱旋夫婦原諒?憑什麼還要想勸洛琪珊銷案?

洛琪珊懷著滿腔的疑惑,匆匆趕去警局,父母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洛琪珊雖然心里有太多問號,可也沒有慌亂,這一路上她冷靜地思索了一下,覺得父母的做法肯定是有他們的理由,她不用著急,先聽聽父母的意見再決定.

若是換做洛琪珊以前的脾氣,她一定會嚷嚷的,就像姑媽那樣,可現在,她經曆的事更多了,人也更成熟,遇事懂得先傾聽對方了.

洛凱旋和梁悅很欣慰的是,當告訴女兒時,女兒沒有生氣,他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一家人好好談談,這才是解決的最好辦法.

車子里,一家三口喝著剛買來的奶茶,熱乎乎的,緒理智地談論地關于藍覃的事.

洛凱旋看起來精神不錯,綠豆似的眼睛發出溫和的光芒,充滿父愛的眼神凝視著洛琪珊:"女兒,我和你媽媽決定了,不再追究藍覃陷害我的事……另外,如果可以的話,你願意將那件綁架案和他下毒……銷案嗎?"

洛琪珊心頭一顫,挽著父親的胳膊,好奇地問:"這是為什麼呀?爸,媽……你們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還為藍覃?是不是發生什麼事,難道有人威脅你們?"

梁悅不由得笑了,風韻猶存的容顏露出溫柔的慈愛:"珊珊,你想多了,我和你爸,沒有受到任何威脅,也不是沖動的決定,實際上,在藍覃被抓到警局的時候開始,我們就已經在考慮了."

這麼一,洛琪珊喉嚨里那一口奶茶都差點嗆到,驚訝地望著父母,不可置信:"沒受威脅?這……這怎麼可能呢?你們自願放過藍覃嗎?可是他對我們家做了那麼多惡事,他現在是罪有應得,你們怎麼反倒心軟了?"

洛琪珊瞪圓了美麗的大眼,一臉的不解,她先前還以為父母或許是受到什麼人物的威脅了,現在看來,竟是父母自願,這怎能不讓她震驚.

洛凱旋平靜地笑著,輕拍兩下女兒的肩膀:"好啦好啦,珊珊,別激動……其實,這幾天,我跟你母親經過了很激烈的思想斗爭,最終我們都覺得,還是那句古話得好啊……冤冤相報何時了?藍覃之所以會奪走公司,陷害我,包括當年綁架你,現在下毒害你……等等這些罪惡,歸根到底,都是因為藍覃對我和你母親有天大的誤會,他以為當年害他坐牢的就是我們,因此他才會積怨成恨,對我們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也許不至于做出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

洛琪珊緊緊皺著臉蛋,盡量保持冷靜,思索著父親的話,似乎,還真有幾分道理.

梁悅見女兒不話,知道她在想什麼,當即與洛凱旋交換一個明白的眼神,語氣更加溫和了:"孩子,藍覃以前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也還不至于大殲大惡,只是在他從監獄出來之後,他才變得像魔鬼一樣瘋狂的報複,他在監獄里冤枉坐了十多年的牢,他受的苦,導致了他出獄後的所作所為.他坐牢是被人陷害的,這是他誤入歧途的禍根.幸好,我跟你爸爸已經找到了當年害藍覃坐牢的那個人,我們會當著藍覃的面解釋清楚的,相信他也不會再誤解我們,他對我們的怨恨會消除……只要藍覃能真心悔過,我們不介意放過他,至于他會不會因為其他案子而坐牢,那就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

"但是,珊珊……"洛凱旋立刻接話了:"我和你.媽媽只是在我們的想法,不會強迫你要銷案,綁架和下毒的案子,對你是很大的傷害,我們沒權利要求你那麼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洛琪珊呆住了,腦子有點亂……她拿主意?這似乎是沒有懸念的吧,這兩個案子足夠讓藍覃進監獄蹲個十年八年了,難道還有什麼可動搖的?

上篇:續:如果重新選擇,還會娶珊珊嗎?     下篇:續:化解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