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化解恩怨  
   
續:化解恩怨

警局.頂點w-w-23us.c-o-m.

沉寂的空間里,門口守著一位警察,角落的一張桌子上,坐著洛凱旋夫妻倆,還有藍覃,洛琪珊.另外一位陌生的面孔是一個短發女人,是洛凱旋叫來的,據這也是個重要人物.

藍覃冷冷的眼神里盡是一片空寂,再也沒有平日的神采,現在的他,蓬頭亂發,衣服也很不整齊,腳上的鞋子更是髒兮兮的……這造型已經在向流浪漢的形象靠攏了,可他自己一點沒有表現出不自在,他只是鄙夷地看著眼前的四個人,像是聽了一場笑話.

"呵呵……梁悅,你和洛凱旋真是有心了,為了扭曲當年你們陷害我入獄的事實,居然找來這麼一個人還是證人?你們不覺得惡心嗎?"藍覃怨毒的目光像刀子割在人身上,他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這兩口子同時出現.

藍覃的態度,是洛凱旋意料中的,因此他也很沉得住氣,桌子下的手與妻子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互相傳遞著鼓勵和信心.

"藍覃,你先別急著否定我,先聽聽阿圓的話."洛凱旋著就沖那女人點點頭,示意她該開口了.

這女人叫阿圓,有些清瘦,皮膚蠟黃,還有幾點明顯的雀斑,人看上去比較老實淳樸,手上的繭子厚厚的,渾身上下都透出一股鄉土氣息.

她確實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村人.

此刻,阿圓卷起了自己的子,露出了臂上的一處月牙形傷疤,焦灼的目光凝視著藍覃,充滿了歉意:"藍叔叔,你還記得這個傷疤嗎?你懷疑我是冒充的阿圓,那你看看這個傷疤,再回憶一下……"

藍覃的兩只眼睛在看到這個傷疤時,驀地有了明顯的變化,瞳孔驟然收縮,吃驚不.

記憶中,這疤痕很熟悉,月牙形的,似乎曾在一個孩子身上看到過,也是在右手臂……

"藍叔叔,我八歲的時候,有一次貪玩,在父親上班的工地上,不心摔倒,受傷了,當時是你把我送到醫院的,你還記得嗎藍叔叔?我父親張建曆,曾是你的好朋友,藍叔叔不會忘記了吧?"

藍覃這才徹底震驚了……張建曆,這個消失已久的名字,勾起了他對往事的回憶,加上阿圓手臂上的傷疤,他知道,眼前就是張建曆的女兒,沒錯!洛凱旋居然沒騙他?

"你……你真是阿圓?不是洛凱旋請來欺騙我的人?"藍覃的聲音微微顫抖,顯然在壓抑著內心的激動.

阿圓微笑著點頭:"是,藍叔叔,我是真正的阿圓,不是冒充的.我還記得藍叔叔以前最愛吃面,並且每次吃面都要放很多醋,有時候工地上醋沒有了,我還為藍叔叔去買過幾次醋呢,而每次我都很不乖,把買醋剩下的錢,一塊兩塊地攢著,然後給我自己買了一個玩具……"

聽到這里,藍覃已經沒有任何懷疑了,眼前這個女人絕對就是張建曆的女兒!

"阿圓,你父親還好嗎?這些年,我都找不到你們,你們究竟去哪里了?"藍覃緊緊盯著阿圓,腦子里浮現出一張憨厚的男人的臉.那是張建曆,是藍覃唯一一個真心的朋友,只是,從藍覃坐牢之後就再也沒見過張建曆了.

阿圓聞,下意識地望了望洛凱旋,臉上的歉意更濃烈了.

"藍叔叔,我父親他……他不值得你這麼惦記他……他其實根本不配跟你做朋友."

藍覃臉色一沉,慍怒地:"你在胡什麼?你是建曆的女兒,怎麼能這種話?告訴我,建曆在哪里?"

阿圓身子一顫,蠟黃的臉緊緊皺著,痛惜地:"我父親他……兩年前已經去世了."

"什麼?"藍覃倏然攥著雙手握成拳,兩道凶光的眼神瞬間又變成了悲痛.他不願聽到這樣的消息,老朋友,他唯一視為好哥們兒的朋友,多年不見,卻已經去世了?

藍覃的悲憤,阿圓看在眼里,更加感到愧疚,話的聲音也了許多:"藍叔叔,我父親他真的做過一些壞事,他不配做你的朋友,當年,就是他陷害你的,不是洛叔叔和梁阿姨,藍叔叔你錯怪他們了."

砰——!藍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下一秒,他已經抓住了阿圓的衣領,凶神惡煞的表格外恐怖

"你干什麼?放手!坐下!"警察見狀,高聲怒吼,沖過去拽著藍覃.

洛凱旋和梁悅也是急壞了,趕緊地扶著阿圓,她已經滿臉漲,不停地咳嗽著……被人卡脖子的感覺真難受!

藍覃這時也反應過來了,立刻換了一副老實的嘴臉對著警察:"我沒事,真的沒事,只是一時激動,我現在好了,不會激動,絕對不會的……"

著,果真是安份坐著,還對阿圓道歉:"不好意思,剛才嚇到你了."

警察見藍覃態度良好,便不再追究,放了他,但還是心翼翼地盯著這邊.

看來,談話還能繼續.

藍覃也是為了繼續談話,所以態度才一下子變這麼好,實際上心頭除了巨震,還有一股極度的憤怒.

"藍叔叔,我不怪你,你對我爸爸太信任了,所以你才覺得我的話難以相信,可是……可是我有證據……"

"住口!"藍覃眸光一狠,隨即冷笑:"你們……洛凱旋,梁悅,阿圓,你們聯合起來欺騙我,當我是三歲孩嗎?建曆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當年在工地上,他還曾救我一命,你們現在卻來瞎編他陷害我坐牢的?你們……哈哈哈,還能再無恥一點嗎?因為建曆已經不在了,死無對證,所以你們才這麼昧著良心?你們侮辱我的朋友,我的恩人,你們不得好死!"

藍覃雖然沒再動手了,但身上散發出來那股凶狠的氣勢依舊很駭人,他無法容忍有人這麼冤枉張建曆,即使人不在了,在藍覃心里也是不容詆毀的.

看見藍覃的反應,阿圓心複雜,父親如果泉下有知,可曾後悔過當年做的事?

阿圓眼睛都濕潤了,哽咽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東西,顫抖的手像是捧著寶貝似的.

"藍叔叔,你聽了這個就知道我們不是在騙你了."阿圓粗糙的手按下了錄音筆的按鈕.

洛凱旋和梁悅顯然是事先聽過內容了,洛琪珊沒聽,此刻也是一臉凝重的表,緊緊咬著唇,一不發.

藍覃的臉色,隨著這錄音筆里播出的聲音而漸漸變得慘白……

這是張建曆在去世前留下的,囑咐女兒阿圓一定要找到藍覃和洛凱旋夫婦,將錄音筆給他們,讓他們知道當年的真相.

"藍覃,我對不起你,我也對不起洛凱旋和梁悅,我是罪人,我不配跟誰做朋友……我得癌症死去,就是老天爺在懲罰我,給我報應.當年的事……藍覃,是我鬼迷心竅陷害了你,因為……因為在我心里一直有個秘密,我……我喜歡梁悅,可她當時卻是你的女朋友,我……你知道我多嫉妒你嗎?偏偏我卻是你的朋友……"這一聽就是病人虛弱的聲音,可是內容卻猶如扔了一顆重磅炸彈!

靜靜的,大家都在聽著這一樁陳年舊事,一樁導致藍覃痛恨洛凱旋和梁悅的根源禍事……

原來,在那是時候,二十六年前,梁悅跟藍覃是一對,但當時追求梁悅的人不少,不管是普通人還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們,都對梁悅這個大美女印象深刻,傾慕不已.而梁悅卻跟藍覃這麼個沒背景被後台的子在一起,當時他只不過是梁悅家族公司里的一個職員,設計部的人,被派到工地實習,監督工程.

在工地上,藍覃認識了張建曆,是工頭,兩人都是來自農村,一見如故,談得來,很快就混熟了.有一次工地出了個事故,幸虧張建曆救了藍覃一命,藍覃才得以僥幸在事故中安然無恙.從那之後,藍覃與張建曆之前的誼就更加深厚,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

那時的張建曆,妻子已經跟著別的男人跑了,只留下他和一個年幼的女兒,而藍覃的女朋友則是當時本市大名鼎鼎的富家姐梁悅.

這兩個好兄弟私下也時常湊在一塊兒,張建曆見過梁悅好幾次,深深地為她的風采所迷住,一發不可收拾,卻又不敢對任何人表露,尤其是在藍覃面前,更是心翼翼藏著心事,直到有一次在藍覃的住處,兩人喝醉了,正巧梁悅去找藍覃,遇到張建曆也在,他便借酒裝瘋企圖對梁悅動手動腳,藍覃卻是喝太醉,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正被人非禮……【還有一章,可以明天來看】

上篇:續:放過藍覃     下篇:續: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