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老公,求你饒了我  
   
續:老公,求你饒了我

洛琪珊驚詫之下急忙站了起來,而在這之前的一秒,她已經將手里攥著的藥仍在衣櫃角落……

“我……我在找一件很久沒穿的衣服,不過我好像記錯了,衣服放在家里,沒拿過來的。”洛琪珊絕美的容顏浮現出甜甜的笑意,順勢挽著晏錐的胳膊,溫柔如水。

“一件衣服而已……還是舊的?算了,你也別回去拿了,出去買吧,走……”晏錐說著就往外走,他沒有見到避孕藥,還真以為洛琪珊是在找衣服。

“啊?現在去買?”洛琪珊愕然,但腳下還是跟著他在走。

“怎麼你不想我陪你逛街?”晏錐停下腳步望著洛琪珊,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就跟黑洞一般吸引人。

“當然不是啦,我巴不得你能陪我呢,只是……我們才剛回來……”

“行啦,別墨跡,走!”晏錐反手牽著她,大步往樓下去了。

洛琪珊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這心里暗暗祈禱……還好他什麼都沒看見,也沒起疑心,等晚上回來她一定要把藥給處理了,不能再拖下去!

兩口子從來沒有一起逛街,今天可是頭一回。因此,洛琪珊挺高興的,很快就放松了心情,盡情享受著夫妻二人的歡樂時光。

說是逛街買衣服,但除了衣服,還有很多東西對女人有著強烈的吸引力……比如冰激凌。

路過冰激凌點,洛琪珊忍不住停下腳步,望著那賣相極好的冰激凌,她的眼睛在發亮。

這兩口子是典型的俊男美女組合,走在街上很惹人注意,現在站在這冰激凌售賣窗口,前邊兩個排隊的年輕女孩子肆無忌憚地回頭打量晏錐,目光火熱。

但是晏錐的眼里只有洛琪珊,其他的人會自動被他無視,當空氣。

此刻,晏錐摟著洛琪珊的肩膀,瞄了一眼冰激凌機:“你確定要吃?不怕長胖?不怕冷?” 洛琪珊嘿嘿一笑,皺了皺鼻子,俏皮地說:“我要吃。”

當拿到冰激凌時,洛琪珊卻沒有立刻咬上一口,而是湊到晏錐嘴邊,誘哄著說:“你也吃一口吧。”

晏錐扁扁嘴:“我是爺們兒,吃什麼冰激凌啊。”

“誰說男人就不能吃冰激凌了?來來來,嘗一口,這個很好吃的!”

不忍讓她失望也,晏錐張嘴吃了一口,立刻皺起了眉頭……這麼冷的天吃冰激凌,女人在某些方面真是比男人彪悍太多了。

洛琪珊美美地吃上一口,也是打個冷噤,可她還接著繼續吃,一臉美滋滋的表情。

晏錐俊美柔和的臉部始終掛著一絲柔和的微笑,他能感覺到洛琪珊是發自內心的快樂,她本來就還年輕,才25歲,本該是盡情享受青春的年紀,現在這樣,才是活潑開朗的洛琪珊。

走進某商場,洛琪珊的注意力又被牽走了……

三台“娃娃投幣游戲機”,里邊裝著不同的可愛的小公仔……這是女同胞的一大愛好。

“哈哈,還久沒玩這個了!”洛琪珊興奮地叫了一聲,美目里寫滿了期待。

說到這個,晏錐頓時來勁了,慢條斯理地,胸有成竹地說:“想要哪個,隨便選,我幫你夾。”

嘖嘖,有老公這樣支持,洛琪珊高興地指著機器里的粉紅兔子公仔:“這個!”

“ok,看我的!”

晏錐投入了兩個硬幣,機器啟動了,他右手控制著按鈕,將那爪子移動到了目標兔子的上方……啪!晏錐的手按下去了。

爪子輕輕地抓了一下公仔,一厘米都沒將其挪動過,就這樣,爪子緩緩升起了,標志著晏錐這一輪……失敗。

“可惡!”晏錐咬咬牙,繼續又往機器里投入了兩個硬幣。

洛琪珊在一旁為他加油打氣,鼓勵他不要緊張不要氣餒,慢慢來。

好吧,接下來的進展果真是……慢啊。晏錐連試了好幾次都沒能抓起來一個公仔,這讓堂堂晏二少爺感到很沒面子,嘴里禁不住嘀咕:“這機器調得太坑爹了。”

洛琪珊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轉,抱著晏錐的腰安慰說:“算了吧,我們去其他玩,這個機器肯定是故意調成這樣的,估計再投很多幣也夾不起來。”

話是沒錯,可晏錐不服氣啊,讓洛琪珊掏出了身上最後兩個硬幣:“就算機器被調過,但成功夾起來的機率不可能是零啊。再試最後一次!”

“好!”洛琪珊很干脆地做了個勝利的手勢,並且還將手放到了控制杆上。

兩人還真有默契,晏錐的大手覆在洛琪珊手上,不服輸的眼神望著機器里的粉紅兔子公仔:“我們倆一起來!”

這倆此刻儼然就是兩個大孩子,心底藏著的不曾泯滅的童真悄然釋放出來。

雙劍合璧的效果確實不錯,這坑爹的機器居然真的夾起來了一只公仔!

“哈哈哈,起來了!”洛琪珊開心地拍手,急忙蹲下身去抓。

這一秒,她臉上明媚純美的笑容光芒萬丈,晏錐不由得看得一呆……她也太容易滿足了吧,就這麼一只小小的不值錢的公仔她都能笑成這樣,比起某些收到珠寶首飾房子時笑得燦爛的女人,洛琪珊的這份滿足和開心,是真實的,是可貴的,說明她不是一個以物質至上的女人,她有著一個豐滿的精神世界,因此才會為簡單的事物而感動。

晏錐默默地牽著她的手,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幾分……他很幸運,娶了一個這樣美好女人。

商場里有不少世界名牌專賣店,晏錐帶著洛琪珊,不僅是買衣服,還有鞋子,包包,*……洛琪珊以前從來沒有這樣花過一個男人的錢,所以她會感到有些不安,不適應。雖然是自己的老公,可總覺得這樣會不會太奢侈了呢?

終于,在買了兩件昂貴的外套時,洛琪珊掏出了包包里的那張金卡,是老爺子給她的,嚴格來說,已經是她的財產了,現在這兩件外套加起來有八萬多塊錢呢,她想自己付賬。

晏錐倏然皺眉,將她手里的金卡塞回她包包,湊近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說:“你是我老婆,我給你買任何東西都是應該的,你記住,要學會接受我的贈予。”

洛琪珊低著頭紅著臉,微微點頭,不再多說了……他對她這麼好,她就欣然接受吧,只是,一會兒她也要給他買些衣服。

晏錐除了和自己老媽一起逛過商場,這是第一次和女人一起來,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挺喜歡買東西的,以前只是因為單身,所以對于購物,不感興趣,總覺得一個人來這種地方是很孤單而無趣的。可有了洛琪珊的陪伴,他就不再孤零零的了,心不再空洞,周圍也不再冷清,他的心是踏實而溫暖的。

洛琪珊為晏錐買了一雙鞋子和兩件衣服,用她的金卡付賬,晏錐最開始不同意,但看到她的堅持,覺得這也是她的一番心意,之後便任由她了。

有女人為自己買東西,原來是這樣美滋滋的心情。不是為那些東西的經濟價值,而是因為她的深情和關懷。

在這一點上,晏錐和洛琪珊算是有共同觀點的。誰說男人就一定總是要扮演那個結賬的角色呢,女人也可以的。這錢轉來轉去都是在這個家里,互相為對方買些東西,也是一種愛的體現。

路過家電賣場,里邊的大屏幕彩電正播放著今天的新聞,當聽到熟悉的名字時,晏錐和洛琪珊都禁不住同時停下了腳步。

新聞里的內容主要說的是關于洛凱旋的案子,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現在新聞報道了洛凱旋洗脫嫌疑,重新坐上凱旋集團董事長的位子,而前任董事長藍覃就正好相反……被通緝中。

洛琪珊呆呆地望著電視,心情複雜,充滿了激動喜悅和震驚,喃喃地說:“爸爸這麼快就奪回公司了?”手打小說網

晏錐半眯著的瞳仁閃爍著睿智的光芒,緊緊摟著洛琪珊的肩膀,略顯凝重地說:“應該是藍澤輝將藍覃持有的凱旋集團股票賣給了你父親,所以你父親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重新當上凱旋集團的董事長。”

“啊?這是真的嗎?你怎麼能肯定?”洛琪珊驚訝地望著晏錐,只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晏錐佯裝板著臉,伸手捏捏洛琪珊的下巴:“你忘了藍澤輝對你可是情有獨鍾,現在知道他老爸做了那麼多壞事,還被通緝,為了將功補過,他賣掉凱旋的股份,這是情理中的事,一點都不奇怪,只有你才會覺得難以置信。”

洛琪珊怔忡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隨即嬌嗔地瞪著晏錐:“你說話怎麼這麼酸溜溜的呢?難道還在為藍澤輝的事吃醋?” 晏錐俊臉一僵,條件反射似地說:“我吃醋?哈哈,有沒有搞錯啊,我會為這種事吃醋?你太小看我了!”

“呵呵……是嗎?那……”洛琪珊狡黠的神色一閃:“那我現在就給藍澤輝打電話,說我要當面謝謝他……”

“你敢!”晏錐瞬間黑臉了,一把拽住洛琪珊的手腕,眸光狠厲地盯著她。

“哈哈,還說沒吃醋,瞧瞧你的表情,要不要照照鏡子啊?”手打小說網

“你……好啊,取笑我?得瑟是吧?晚上回去要你好看!”

“想欺負我?我可是母老虎啊,你確定能斗得過我嗎?” “誰說我要斗你?我只需要疼你就夠了,每次你都會主動求饒……”

“你……不准說了,這是公共場所!”洛琪珊最終還是面紅耳赤地“敗”下陣來。

夫妻倆有說有笑地離開了商場,下一站將會是某個餐廳,購物之後再美美地吃上一頓,這是標配。

先前晏錐的猜測沒有錯,洛凱旋之所以能在這麼快就重新當上董事長,確實是藍澤輝找了他,將股份賣給他了,並且遠遠低于市價,這也算是對洛家的一點補償。

洛凱旋忙著公司的事,還沒來得及跟女兒女婿說,新聞到是先出來了。這樣也好,洛琪珊和晏錐有個驚喜,同時也能對凱旋集團放心了,那就像是被拐賣的孩子回到了父母的懷抱。

除了這件事,還有更可喜的是,洛琪珊“*”的丑聞,目前已經在媒體以及網絡銷聲匿跡了。不得不說,晏家的勢力很強大,老爺子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硬是將事件壓了下去,報道只持續了兩天就偃旗息鼓了。

這是表面上的東西,但至少眼不見心不煩。只是,人的嘴巴還不曾停歇,關于這件“丑聞”,很多人還在議論著,成為了茶余飯後的笑料。

可就算是再怎麼轟動的新聞也熬不過時間的侵蝕,過幾天就會被其他的新聞頭條所代替,人們會漸漸淡去對事件的注意力,繼續說著其他更勁爆的八卦。

無論外界怎樣風言風語,最要緊的是當事人的態度和處境怎樣。

幸運的是晏錐和洛琪珊之間,因禍得福,感情屏障被沖破,成就了兩人,演化成了一派令人欣喜的局面,夫妻倆愛得正濃,這是丑聞事件的始作俑者藍覃始料未及的,也是鄧嘉瑜做夢都想不到的結果。

此時此刻,晏錐和洛琪珊到了一處熱鬧的地方——金虹一號。

這一艘美麗的海上明珠,它將在今晚。說到吃,金虹一號絕對是一個好去處,上面的美食彙聚了全世界諸多有名的菜肴,各種餐點應有盡用,能滿足人們不同口味的需求。

洛琪珊再次驚呆了,望著眼前的豪華游輪,她有點不確定地問:“老公,我們真要上去嗎?這一去就是好幾天啊,我們還沒跟家里說一聲呢……”

晏錐溫潤的笑意里含著幾分興奮:“別顧慮那麼多,一會兒我給家里打個電話就行。我們現在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什麼都別去想了,只要好好享受旅途的樂趣就好。”

說走就走的旅行?洛琪珊何嘗不向往呢,自從工作之後就再也沒有那種灑脫了,通常只能在網上看看圖片,兩年沒有出門旅游過,上次去瑞士不算是旅游,只忙著找人了,壓根兒就沒玩。

此刻,聽晏錐這麼說,洛琪珊也心動了……金虹一號,是海上的移動六星級酒店,是休閑度假的好去處。

洛琪珊望著金虹一號偉岸的身影,不由得心里沖起一股豪情,終于是點點頭:“好,我們走!”

何必顧忌那麼多,何必畏首畏尾,隨性灑脫一點,痛痛快快享受一次豪華游輪的海上之旅!

就這樣,洛琪珊和晏錐上了金虹一號,老爺子在接到他們的電話時,不但沒責備,還高興地鼓勵他們要玩開心點。至于晏少,更是慷慨地說自己能處理好公司的事,讓晏錐和洛琪珊玩夠了再回來。

家人如此支持,其實心里都暗暗指望著這一趟旅行能讓洛琪珊懷上,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晏錐也不曾像今天這樣心血來潮,突然一下子想到要來金虹一號,他只是覺得和洛琪珊之間的氣氛很好,很甜蜜,他還不想那麼快就回家去,想要再加深,延續,這種美好的感覺,鞏固一下。

金虹一號確實是一個充滿了激。情和浪漫的地方,游客上去就感覺自己置身在另一個世界,猶如天堂。在這里度過一場旅行,一般來說,那是會增進兩人的感情的。

本來兩人來得晚,剛好是金虹一號馬上要了,房間所剩無幾,但由于這是梵狄的地盤,想要一個豪華的房間,那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梵狄人沒在金虹一號,他在家里陪小穎,但接到晏錐電話之後,他安排了一個房間給他們,是在頂層,帶獨立陽台的房間。

頂層的位置就是好,視野遼闊,登高望遠,能欣賞到更加美麗壯闊的景色。

洛琪珊只來過一次金虹一號,就是上次梵狄結婚的時候。而晏錐到是來過幾次了,比較熟悉。

洛琪珊很滿意這房間的布局,優雅大氣簡約而又不失華麗,尤其是具有古典風韻的鴛鴦枕和鴛鴦被,讓她有種進了新房的感覺。

還不到晚餐時間,先來點墊著肚子,洛琪珊點了一份杏仁奶酪,烤香蕉……

晏錐實在佩服洛琪珊的口福,隨意吃,還不用擔心會長胖,連他都有點嫉妒了。

洛琪珊坐在陽台上,美滋滋地吃著甜品,奶酪難免會糊到嘴邊,讓她看起來很有點調皮的樣子。

洛琪珊下意識地舔舔自己的唇,這是無意的動作,卻不知道會惹到旁邊某個男人……當她那粉粉的小舌一動,晏錐驀地下腹一陣緊繃,暗叫要命,這小女人的魅力為何越來越厲害了?僅僅只是一個舔嘴的動作就能誘。惑到他。

“咳咳……”晏錐從她身後伸出手臂繞到她胸前,低頭,差一點咬到她耳垂了,故意噴薄著熱氣在她耳窩,惹得她呼吸一亂。

“你……你坐好嘛,來吃點東西。”洛琪珊耳根發燙,她似乎能感覺出他的欲。望在升騰。

晏錐最喜歡逗她了,看她耳朵紅紅的像兔子一般,他就心情大好,忍不住想攫在嘴里玩玩……心動就行動,果然,下一秒,他已經張開雙唇,向前一湊……

“啊……”洛琪珊身子一顫,差點手里的叉子都拿不穩了。他太了解她的敏感在哪里,她渾身發熱,半邊身子都麻了……

“不要……你放開我……我餓了,我要吃東西,讓我先吃完……”她結巴了,輕顫著。

她憤憤地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羞人的聲音,可心里還在暗罵自己,怎麼對他毫無抵抗力呢,這身子像是被他掌握了開關一樣,他總是能勾起她靈魂深處的渴望和灼熱。

“唔……我也餓,可我只想用你來填飽肚子……”晏錐含糊地呢喃,嘴上還不放松。

“你……你太可惡了……”

“可惡?是你對我的昵稱嗎?”手打小說網晏錐邪魅地用舌。尖揉撚著她的耳垂,惹得她更加呼吸急促。

“天……天還沒黑呢,你這樣……有人會看見的……”

“怕什麼,我們是夫妻,親熱一點有什麼不可以?誰看見也只能羨慕得份兒……”

“你……老公……求求你饒了我,放開我的耳朵吧……”洛琪珊紅著臉求饒,她最怕這招了。

晏錐也是忍耐到了極限,放開了她的耳朵,可是兩手卻將她打橫抱起來……

“進房間去吃!”晏錐沙啞的聲音飽含著情。欲,他說的吃,意義深刻啊。

洛琪珊摟著他的脖子,無奈而又甜蜜地將奶酪拿在手里:“嗯……進去吧。”

可就在兩口子進去那一刻,洛琪珊卻忽地臉色一變!

“等等……”洛琪珊貼著晏錐的耳朵,緊張地說:“下邊甲板上有個男人,你看看是不是很像藍覃!”【6千字】

上篇:續:愛的歸屬     下篇:續:犯病,晏錐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