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一笑泯恩仇  
   
續:一笑泯恩仇

仇恨是一把雙刃劍,被仇恨牽著鼻子走的人,不可能全身而退,在傷害別人時,自己也會失去很多本來已經擁有的寶貴的東西.23us就像藍覃,他被仇恨蒙蔽了眼睛,這麼多年以來,他全部的心思都花在報仇上了,就連當初他娶藍澤輝的母親,也是看上對方的財力……因為報仇是需要錢的,他想要成為上流社會的人,然後與梁悅和洛凱旋平起平坐甚至是凌駕于他們之上.

藍覃痛恨洛凱旋和梁悅,包括每個洛家的人,他為了報複,無所不用其極,不僅傷害他的"仇人",他還傷害洛琪珊,把自己兒子都搭上了.他想過制造丑聞來引起洛琪珊和晏錐的矛盾,想著洛琪珊若是離開晏家,跟著他兒子,那他心里的惡氣就能舒爽一半,他會有種報複的快.感.只可惜,最終沒能如願.

藍覃沒有給過藍澤輝父愛和溫暖,他給予的只是冷冰冰的物質上的滿足,然而他跟自己兒子的關系卻是糟糕透頂.對他來,報仇才是最重要的,兒子都會被他晾在一邊,他做事**強橫,從未顧及藍澤輝的感受,父子之間存在著深深的隔閡.而這些都是因他造成的,他沉迷于複仇,無心照料兒子,直到兒子長大,到現在都沒享受過父愛是怎樣的.

父子之間只有冷漠,疏遠,陌生.

若不是藍覃執迷不悟,他也不會落到現在這田地,他本來是可以利用妻子留下的遺產和一間公司而讓這下半輩子過得很好的,他卻偏偏選擇了複仇的路,關鍵這仇恨,持續這麼久,到頭來竟是恨錯了人……

藍覃手里緊緊握著錄音筆,身體有著輕微的顫抖,他是在盡力克制著自己激動的緒,他想吶喊,想瘋狂……想,哭.

這些年來,藍覃一次都沒哭過,即使在當年失去梁悅之後他都沒有哭,可現在,他卻有種想哭的沖動胸口酸脹得難受卻還在忍著.他只為自己而感到可悲,可憐,可歎……這麼多年,他一直活在仇恨里,他做的事都白費了,他只不過是一個笑話,枉費大好時光,忽略兒子的成長,父子關系鬧僵,如今還面臨"二進宮"的境地,他,值得嗎?

值不值得?這個問題,藍覃是第一次思考……對于張建曆這個人,藍覃除了憤怒和怨恨,他又能做什麼?往事已矣,人都死了,頂多就是罵幾句,已經發生的事,時光不會倒流,錯已鑄成,無力回天.張建曆對他的傷害,他對梁悅洛凱旋洛琪珊以及他兒子的傷害……都已成事實,他悔過也沒用,恨死自己都沒用.

阿圓一臉歉意,憨實的面孔還帶著點點淚痕,是為自己的父親羞愧,是覺得對不起在場這幾個人,但父親已經死了,她除了道歉和出事實真相,她能做的不多.

洛琪珊長長地籲了一口氣,眉頭卻是一直沒松開,眼底蘊含著的沉重,還有幾分無奈和惋惜……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反過來講也可以——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藍覃早年是被坑得太慘了,在他年輕力壯打拼事業時,卻遭遇到不幸,冤枉坐牢十多年,等于一下子被打進了地獄,換做誰能不怨不恨?

望著眼前憔悴的一張臉,洛琪珊心複雜,暗暗歎息,只覺得對藍澤輝的恨意似乎都莫名的淡化很多.到底,他在坐牢之前也只是人品不好,還不至于大殲大惡,但在牢里的生活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人生觀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只為複仇而活了.

周圍又安靜下來,藍覃閉上了眼睛,低著頭,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一股悲憫的氣息……這滔天的怨怒,如何化解?張建曆死了,梁悅和洛凱旋都不是陷害藍覃的人,藍覃的仇恨又該寄托在哪里?

他整個人都變得空蕩蕩的,仿佛虛脫一般,又好像是失去了靈魂的軀殼……執著多年的複仇,竟是這樣的結果,他該如何面對自己?如何面對眼前的人?

洛凱旋和梁悅對望一眼,微微搖頭,彼此都很無奈,真相大白了,藍覃肯定一時間難以接受的,這比殺了他還難受.他把張建曆當兄弟,可張建曆卻害了他……世間最慘的事之一也就是這樣被自己相信的人所害,最可悲的是這個人已經死了,連一句道歉都不會親口對你.

驀地,洛琪珊想到了什麼,猛然抬眸,晶亮的眸子死死盯著藍覃,狐疑地:"藍澤輝是你出獄後在m國跟一個華裔女人結婚後所生,算算年齡,你的孩子應該才十幾歲,可藍澤輝卻跟我差不多大,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問題,讓洛凱旋和梁悅也不由得吃驚,驚愕之後立刻反應過來……是啊,以前怎麼沒想到這點?如此明顯的破綻,他們竟都忽略了?

藍覃暗淡無光的眼神掃過洛琪珊的臉,最後停在梁悅身上,冷笑著:"當年,在我入獄之前幾天,我去酒吧玩,認識了一個女人,我跟她發生了關系,後來出獄後我去m國,碰到她帶著一個孩子,那就是我的兒子.呵呵,很巧吧,幸虧是這樣,否則我或許這輩子就孤家寡人一個人了."

原來如此,藍澤輝竟是藍覃早年在國內的一段風.流史所留下的種.

梁悅臉色一變,但隨即又釋然了,平靜地:"藍覃,當年你跟我分手之前就在外邊找女人了……看來我當時離開你,是明智的選擇.現在,事隔多年,我們之間的恩怨仇也都解開了,你還會認為是我對不起你嗎?"

藍覃不語,他現在腦子里很亂,真相,讓他難以接受,他還沒有整理好緒,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對待梁悅和洛凱旋了.但是,他這樣高傲自負的人,絕不會"對不起"三個字.

見藍覃沉默,洛凱旋握著妻子的手又緊了緊,胖胖的臉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藍覃,我們今天來,除了告訴你真相,還有些事要……你聯合張駿一起陷害我,這案子,我會銷案,不再追究.至于你當年綁架我女兒珊珊的案子,還有你在金虹一號下毒害人……我支持我女兒的意見."

"什麼?"藍覃震驚,眼睛都直了,不可置信地望著洛凱旋,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怎麼可能?洛凱旋不追究?這……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藍覃還未反應過來,洛琪珊卻在仔細打量著他,絕美明媚的臉蛋洋溢著光亮,眼神清澈而堅定:"藍覃,我也會銷案的,我跟我父母一樣,我們都不想再為這些陳年舊事的恩怨所困擾,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半輩子都活在仇恨里,致力于怎麼報複,可我們不想活那種生活,所以,我們放過你,也希望你放過自己,不要再傷害別人了,尤其是你的兒子,藍澤輝,他想要的絕不是那些物質,財富,他最想要的是有一個愛他的父親,他已經沒有了母親,難道你要讓他變得一無所有嗎?你有罪,但你最大的罪惡就是沒有給自己孩子一個溫暖的家.如果你要想贖罪,你就該用你生命剩下的全部時間去彌補你的兒子,這樣,我和我父母都會覺得,今天放過你,我們不後悔."

一笑泯恩仇.這不緩不急的聲音,輕柔的語調中帶著沉穩與淡然,一字一句都扣著藍覃的心弦,最終,他就像是被雷劈一般的表,嘴巴張得快塞下雞蛋了.

洛凱旋和梁悅對于女兒所做出的決定,一點都不吃驚,他們相信女兒在聽了錄音筆的內容之後,就會明白並且跟隨他們,銷案.

藍覃已經冤枉坐過一次牢,後來又沉溺于複仇,他這一生,哪怕是已經擁有了財富和地位,可他仍然是可憐的人,他的精神和心靈是一片貧瘠荒蕪.如果將他送進監獄,那麼,他或許只能死在里邊了.

洛凱旋和梁悅都是五十幾歲的人,他們不想老了老了還會因為某件事某個人而難以安寢.送藍覃進監獄,他們不會覺得開心,這只是一個被仇恨淹沒的人,曾被害得那麼慘,才會做出那麼多惡事.不如就放寬一馬,放過別人,讓這些恩怨徹底釋懷,他們才會真正的快樂,沒有精神負擔.他們樂意看到的不是藍覃坐牢,而是想看到他和自己的家人都生活得幸福.

而洛琪珊之所以也選擇放過藍覃,一是她也被藍覃的遭遇動了惻隱之心,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她相信藍澤輝還是盼著藍覃沒事的,只是他沒有出來而已.誰會希望自己的父親坐牢?這心,洛琪珊可是有所體會的.藍澤輝,洛琪珊始終覺得虧欠他,現在,放過藍覃,就當是對藍澤輝最好的補償吧.

但是,這一次,洛琪珊要立刻把這些事告訴晏錐……他也是這個家的人,他有權利知道.【求客戶端雙倍月票!】

上篇:續:原來如此     下篇:續:老公還沒消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