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公,你同意我走嗎?  
   
續:老公,你同意我走嗎?

與蘭姐的聊天是很愉快的,互相都有很多共同語,理念的相似,彼此能理解,不需要多解釋,甚至洛琪珊一些新奇的想法,蘭姐依然能接受.23uS雖然兩人的年齡相差好幾歲,可相處得輕松,絲毫不存在代溝的問題.

除此之外,洛琪珊還旁聽了一下其他一些女人們聊天,看到她們的精神面貌都不錯,談論起關于女人,婚姻,家庭,男人……等等一系列話題,她們都有各自的觀點,求同存異,各抒己見,在交流的同時也在互相學習著.當偶爾有一點爭執時,蘭姐的加入,在旁邊幾句話便化解了.

洛琪珊開始很奇怪怎麼這些女人對蘭姐如此"服帖",後來才知道,這俱樂部里的人幾乎每個都是蘭姐的聽眾.可以,蘭姐就是這群女人的核心主力,有凝聚力,但她卻從不擺架子,待人處事很講究,將這些名媛闊太太以及一些來自各行各業的精英女人們聚攏在這里,談人生談理想,談玩樂,談悠閑,談老公,談孩子……她給了這群女人一個溫馨的去處,讓她們在寂寞無奈的現實之外,有一個可以抒發的地方.

從俱樂部出來,洛琪珊對某些事的想法更加堅定了,直奔醫院而去.

她要問問晏錐是怎麼想的,是不是會同意讓她參加治療組.

這已經是洛琪珊的一大進步了.以前,她根本不需要誰同意,她的一腔熱血就是用來揮灑的,否則青春就會留下遺憾.她從不覺得自己偉大,在實際上她就是一個天使般偉大的女人.敢于投入到某些貧困落後並且疾病橫行的國家去治病救人,無論是男是女,無論是誰,都應該得到尊重.人類需要這樣具有博愛懷的無私奉獻者存在,他們是這個世界的光明源泉之一,他們是最可愛的人類之一.

可洛琪珊現在有所改變了,她沒有只顧自己的意願,她考慮到晏錐會怎麼想,這本身就是一種難得的進步.其實她完全可以,這是自己的事,是她的理想,她不想被任何人和事牽絆,她就該勇往直前堅決地去.但她沒有這麼執拗了,她開始懂得,婚姻是兩個人的事,她不是單身,她有老公……不僅是老公,她還應該考慮到父母的感受.

晚上8點多,還沒過醫院的探視時間,洛琪珊來到了特護病房,晏鴻章的病房門口.

洛琪珊沒有立刻敲門,因為不知道爺爺是否已經睡下.她給晏錐發個短信,她就在門口.

很快,門開了,晏錐順手就將門帶過來關上,微微蹙起的眉頭顯得略有一點不悅.

"你怎麼又來了?爺爺已經睡了."

洛琪珊只覺得胸口一緊,美目里卻掩飾不住幾分柔,壓低了聲音:"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

"嗯?"晏錐回頭望了望病房的門,隨即指指前邊走道,示意去那里.

又是這個窗口,兩人站在這里,彼此都顯得心事重重.

晏錐兩只手揣在褲袋里,神淡然,墨眸里卻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疼惜……她還不回家去休息,還要折騰什麼?

洛琪珊緊緊盯著他的雙眼,似是要看清楚他的每個反應.粉的雙唇輕啟:"我收到我的大學導師發的郵件,邀請我參加國際十字會組織的一個醫療組,去尼日爾和另外幾個貧困國家當義醫,大約會在國外半年多,然後轉到中國山區……前後大約要一年的時間.你……會同意我去嗎?"

洛琪珊不自覺地攥緊了手掌,莫名地有一點緊張,更多的是期待聽到他的回答.

晏錐沉靜的眸子猛地收縮,迸出兩道精光稍縱即逝,那眉頭擰成山,緊抿的薄唇繃成一條直線……

"去哪里?尼日爾?如果我沒記錯,尼日爾是全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並且經常鬧旱災,那里不少人感染了痢疾瘧疾以及肝炎等病……"晏錐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牙齒都咬緊了.

"嗯……"

晏錐鐵青著臉:"你自己什麼意思?很想去?"

洛琪珊不想隱瞞,很誠實地點頭:"是,我是想去,可我要先征求你的同意才行."

晏錐陡然感到心底一股子煩躁的緒湧上來,不怒反笑:"你是醫生,是醫學博士,你從事的工作那麼偉大,這世界上還有無數人等著你去救,所以你要把自己全都奉獻給你的理想?"

洛琪珊見他臉色不對,不由得感到心痛……他果真是不會讓她去的.她該把這看作是對她的在意嗎?她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就在洛琪珊呆滯之際,晏錐卻突然不耐地:"隨便你去不去,我不發表意見,腿長在你自己身上,你想去哪里是你的自*."

完,晏錐轉身就走,進了病房,關上門……洛琪珊愕然,他剛才什麼?不發表意見?那是什麼意思?究竟同意還是不同意?或者,這件事他根本就不重視嗎?她這麼晚了還來醫院就為了這個事,難道都是多此一舉?

洛琪珊心里很不是個滋味,晏錐對她好的時候就跟喝蜜糖似的,可是他一旦冷漠,那簡直就是令人抓狂!

火與冰的雙重極致感受,洛琪珊都從晏錐身上領略了.

酸楚的感覺在心頭肆意蔓延,洛琪珊離開了醫院.今晚晏錐還是會留在病房守夜,她也沒必要回大宅去孤零零地躺著.她想回家去看爸媽,至少那里還能給她溫暖,是她永遠的港灣.

洛琪珊沒有立刻做決定,她需要冷靜地思考一下,回去再跟爸媽.

而洛琪珊不知道,晏錐為什麼那樣反應,像是真的不在乎,可實際上,晏錐心里也是受到很大的沖擊,但是他腦子里一下靈光湧現,忽然想到,或許洛琪珊是故意這麼來試探他的?試探他是不是真的愛她,會不會開口挽留她,或許根本就沒有那封郵件的事.

嗯……多半就是這樣.晏錐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女人嘛,即使是像洛琪珊這樣的,也還是難免會撒撒嬌,想要男人哄著吧,可偏偏晏錐現在沒有哄人的心思,他就只盼著爺爺的身體早點好起來.

第二天.

洛琪珊收到了蘭姐發來的消息,關心一下她究竟走不走,洛琪珊也告訴了蘭姐,晏錐的態度.

很快,這件事就在幾個女人之間傳開了.原來是昨天洛琪珊在俱樂部時,加了蘭姐水菡她們幾個的微信,自己人有個群,現在,洛琪珊的事立刻就被另外幾個女人知道了.

女人們開始在群里冒泡,紛紛晏錐怎麼能這樣呢?太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了,怎麼不挽留珊珊?

洛琪珊無奈,她已經猜不透晏錐怎麼想的了,昨晚他那麼灑脫地"隨便你去不去",洛琪珊心里真是拔涼拔涼的,他的漠不關心,刺痛著她.

"真是奇怪,晏錐變得這麼梗了?"水菡發了一條消息,還附加一個流汗的表.

童菲:"難道是男人每個月都有的幾天煩躁期?"

"姐妹們,不如干脆把晏錐拖出來捶一頓?"穎.

下邊緊接著就是一排省略號感歎號……

"穎,你已經被你老公同化了,現在都知道捶人了,幫主夫人!"

"壓寨夫人吧,哈哈……"

穎立刻抗議:"我是為珊姐好啊,男人有時候得瑟,其實不定就是欠揍欠噴呢?"

看到她們的對話,洛琪珊都忍不住要笑了.

"穎妹子,v587!"

"……"

群里熱鬧了,大家你一我一語地聲討著晏錐,最後,還是水菡想出了一招絕世妙招!

幾分鍾後……

這些人的朋友圈里出現了一則鏈接,還附上圖片……這是什麼?這是水菡在網上找的資料,內容是一位無國界醫生在非洲去了八次,救助了無數人,可最後終于死在了那片土地,沒有再回來.

這麼一發,頓時引來很多人在下邊評論,晏少居然是第一個,緊接著是蘭姐,穎,童菲.

晏錐當然也有水菡的微信,他也看到了,頓時是渾身一緊……啥意思?這是什麼況?這麼巧,昨天洛琪珊才要去當義醫,現在水菡就發這種?不是成心添堵嗎?添堵,就是要你添堵的啊大爺!!!【求客戶端的雙倍月票,今天9千字更新啊!】

上篇:續:珊珊要離開了?     下篇:續:去珊珊家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