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去珊珊家找她  
   
續:去珊珊家找她

話人多力量大,這還真不是吹噓的,水菡幾個女人也加入到珊珊的陣營,這事就變得有趣多了.頂點23us

此刻,晏錐正納悶兒,水菡發這條朋友圈,不會是有什麼特別含義吧?為何他有種背脊上涼颼颼的感覺?

過了幾秒,晏錐看到水菡在回複評論里:"哎,我有個朋友也要去當義醫了,我很擔心她能不能安然無恙的回來."

看到這條,晏錐瞬間一顫,兩手一緊……水菡這話什麼意思?她?重點是水菡用的是這個"她"字而不是"他".這麼,水菡這位要去當義醫的朋友是女的?

有這麼巧嗎?洛琪珊也是要去當義醫,她也是女的,她也認識水菡……

晏錐如果照照鏡子就知道自己臉色多難看了,尤其是在讀完這一則內容之後,越發覺得去那些地方當義醫簡直就是在生死線上跳繩,太危險了.

不過晏錐還是忍不住想,萬一真那麼湊巧呢,水菡的她朋友不一定是洛琪珊啊.

他現在的心慌慌還不夠,還是太淡定了.緊接著,又有人評論了一條……

"菡菡,你的是誰啊?"

"就是珊珊姐姐啊……嗚嗚嗚,當義醫好危險,我們勸勸她吧."穎代替水菡回答了這個問題,但實際上都是這幾個女人聯合起來做出的效果,為了就是讓某男徹底坐不住.

晏錐只覺得呼吸有點不順暢了……然後,只見蘭姐冒出來:"別勸了,珊珊已經決定要去.她老公都沒攔著她,我們還能什麼?哎,我們能做的只有為她祈禱."

晏錐拿著手機的那只手差點一抖……

這……這是在他?

洛琪珊看著水菡她們這麼配合,心里暖烘烘的,她們的貼心和關心,讓她感受到了女人之間這種不需要語就能產生的共鳴.

洛琪珊雖然是想要去當義醫,但也想知道晏錐到底對她是個什麼態度?還要在乎她嗎?

水菡她們這麼試探,也是為了將晏錐給逼出來.但這貨潛水很深,硬是沒在朋友圈冒泡,卻招來了其他幾個男人……

"什麼?珊珊要去當義醫?我弟弟居然啥都沒嗎?沒反對?"晏少來了這麼一句.

"晏錐又裝酷?"梵狄打出這句話,還順便再後邊發了一個豬頭的表.

亞撒更直接:"晏錐傻了,鑒定完畢."

杜橙:"既然這樣,那我支持珊珊去,讓那子在哭死算了!"

"……"

面對著這一群人的轟炸,晏錐要抓狂了,嘴角在抽搐,俊臉發燙.

但是,他依舊沒有表態,還是默默地看著朋友圈.

這貨真的這麼能忍?確實挺沉得住氣,可那只是因為受到的刺激還不夠.

就在大家都以為晏錐不會出來時,忽然,只見評論里冒出來一個熟悉的字眼——藍澤輝!

"我陪珊珊一起去!"

看到這一條,晏錐蹭地一下就站起來了,反應這麼大,讓病chuang上的老爺子都詫異,忍不住問:"怎麼了?"

"沒事……"晏錐心不在焉地回答,可老爺子已經走了過來.

老爺子看到了晏錐手機上的信息,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臉色立刻就垮下來.

晏錐尷尬,勉強笑笑,聲:"珊珊昨晚來找我,問我同不同意她去當義醫,好像是去幾個貧困國家,尼日爾是其中之一,還會轉到國內的山區……時間大概一年.我當時也是沒多想,就隨便她自己決定……"

話還沒話,啪!晏錐腦門兒挨了老爺子一記.

"哎喲……"晏錐皺著臉,繼續:"我也是想著,這種事,她還用問我嗎,肯定是不能去的,我只是沒當著她的面出來而已."

啪!又一記打在腦門兒!

"混子,我打不死你!有你這樣對老婆的嗎?成天擺個臭臉給誰看呢?有什麼就直接出來不好嗎?悶個什麼勁兒?我看著都嫌,何況是你老婆?"老爺子激動,著又舉起手,這次晏錐學乖了,趕緊護著自己腦門兒.

"混子,還記得我以前你什麼嗎?我你脾氣溫柔,你知道疼女人,你對女人很體貼,我那都是白瞎啦?真是……你想氣死我啊!"

"爺爺別激動,身體要緊……"晏錐緊張地安撫爺爺,心里是苦啊,被爺爺敲了三下還不算,還被一頓痛罵,好歹他也是三十歲的男人了嘛.

"激動?要我不激動,你們到是別惹毛我啊!混子,你還杵在這里做什麼?還不快去追你老婆,真要讓藍澤輝搶走了才甘心嗎?滾!滾!快滾!"老爺子干脆一腳踹過來,力度雖,可把晏錐給急得.

"是是是,我現在就去……其實本來我剛才就打算要走的,是爺爺您要過來看手機,所以我才……"

"你還?還不快去!滾!"老爺子不耐地揮手,不客氣地趕人走.

"走……我走……"

"……"

晏錐剛一出去,老爺子立刻就笑了,人也顯得平靜多了,因為他知道,這回,他這悶.騷的孫兒再也不能裝酷了.

晏錐確實是剛想馬上走的,只是被爺爺叫住了.現在一出病房就急忙在朋友圈冒個頭……"藍子,珊珊不去了,你一邊兒玩去吧!"

這條評論,頓時惹來一群人的圍觀,刷刷刷一連串的回複出來了.

"臭子,你還知道冒泡?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晏少憤然地.

"切……頑石也能開花?稀奇了."梵狄不屑.

亞撒:"兄弟,你還想不想在奶爸幫混下去啊?"

杜橙:"看出來了,還是敵的力量大!"

"……"

女人們沒聲音,因為全都在群里討論呢……

"珊珊,藍澤輝怎麼冒出來了?"

"我不知道啊,好奇怪,他不可能有大嫂的微信好友啊."

水菡發了一連串的偷笑表,得意地:"這沒啥奇怪的,是我老公用另一個手機假裝藍澤輝的名字冒出來的,哈哈哈,老公在我旁邊笑得肚子疼了."

"……"

水菡這麼一,其他幾個女人才恍然大悟,然後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不得不豎起大拇指對水菡和晏少——牛!

就這麼簡單的法子,讓晏錐那個悶.騷徹底失去了鎮定,此刻他就好比是一座噴發的火山,心急火燎地趕去找洛琪珊了.

開什麼玩笑,必須快點找到,否則藍澤輝那子豈不是有機可趁!

"豈有此理,居然還想跟我老婆一起去?做夢!不……做夢都別想!"晏錐開著車,一路狂飆,嘴里還憤懣地碎碎念,醋意翻天啊.

洛琪珊坐在沙發上笑得直不起腰了,可最後卻笑出了淚花……她好想晏錐,好想他,可是他冒出來評論一下就不見了,再沒動靜.

洛琪珊就這麼呆呆地望著天花板,腦子一片混沌,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似乎身子飄了起來……是做夢嗎?

當飄起來的身子又落下,洛琪珊這才驚覺不是做夢,驀地睜開了眼睛……

"啊——!"洛琪珊被眼前這張熟悉的俊臉嚇了一跳,猛地坐了起來.

面前這男人懶洋洋地:"至于這麼驚嚇嗎?"

"你……你……你來了……"洛琪珊不禁結巴了,她怎麼都想不到晏錐會出現,這就像是幻覺一樣.

"你家傭人開的門,我進來之前也敲門了可你沒反應,我就只好進來了."晏錐得理直氣壯,白了不就是偷偷進來的嗎.

洛琪珊怔忡地盯了他幾秒,忽然抱緊了晏錐的腰,大半個身子都窩在他懷里,驚喜得不出話來,激動的緒難以平靜.

"老公,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洛琪珊脫口而出,沒有任何猶豫和顧忌,如此直白,深.

晏錐心頭一顫,大手停頓在半空,愣了兩秒之後,摟住了她的肩膀,狠狠地咬牙:"藍澤輝那子呢?是不是又來纏著你?還敢要陪你一起去,他是不是皮癢了,當我是死人嗎?哼!"

可憐人家藍澤輝對這件事壓根兒不知道,就這麼被罵了一通.洛琪珊縮在晏錐懷里,使勁忍著笑,心里還在默默念著:"藍澤輝啊,這次是我大哥冒充你,真對不住……"【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老公,你同意我走嗎?     下篇:續:老婆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