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婆我愛你  
   
續:老婆我愛你

晏錐哪里知道懷里的女人都快笑傻了,憋著笑好難受,但是必須憋著啊……好容易看到老公這麼抓狂,不仔細欣賞怎麼行?

"怎麼不話?我問你呢,是不是那子又纏著你?啊!"晏錐黑著臉,但就是藏不住眼底的緊張.頂點w-w-23us.c-o-m.

這男人啊,真是夠悶的,不受到極大的刺激就跟個悶葫蘆似的,現在激動了,知道危機了,再不出手的話,老婆都可能被男人盯上,他還怎麼淡定得了.

胸膛的位置傳來洛琪珊悶悶的聲音:"沒……藍澤輝沒有纏我."

洛琪珊再次地在心底對藍澤輝抱歉……

晏錐聞,脖子一梗,冷哼道:"沒纏?還沒纏?他都要跟著你去國外了,這叫沒纏?這子太欠揍了,以為我沒脾氣是吧?你們還私下加微信,我允許了嗎?豈有此理,簡直沒把我放在眼里!刪掉,拉黑他!立刻,馬上!"

著,晏錐眼神一掃,看到了洛琪珊的手機,猛地抓起來……可就在這時,晏錐忽地腦子里靈光一線,臉色變了.

"不對,那是水菡發的朋友圈,不是你發的……你和藍澤輝沒加微信,難道他加的水菡的?不對……"晏錐倏然攥緊了放在她腰上的手,惡狠狠地盯著她:"你們聯合起來騙我?根本沒藍澤輝這回事,是誰冒充他在朋友圈評論的?是不是你?"

洛琪珊這回竟沒有生氣,雖然他這麼凶,可是,她已經知道他對她的緊張程度了,所以,她能窺探到他眼底藏著的疼惜和意.

看透了這一點,洛琪珊便有恃無恐,仰著臉笑米米地:"老公大人,你有沒有聞到這屋子里有股什麼味兒?"

"嗯?什麼味兒?"晏錐下意識地問道.

"是酸味兒啊!咱家的陳年醋壇子都打翻了,你沒聞到嗎?"洛琪珊嬌嗔地瞪著美目,波光流轉之間,不出的魅惑風,只看得晏錐心頭一蕩……

"好啊,你膽子越來越大了,聯合水菡她們一起擠兌我,還找人出來冒充藍澤輝,你們……一群女騙子."晏錐憤懣的表也有些虛了,他該感謝那個冒充藍澤輝的人嗎?如果不是那樣刺激他,他現在還在醫院呢.

洛琪珊摟著他的脖子,輕輕蹭著他的臉頰,聲:"老公,這次你猜錯了,真不是我們幾個騙你的,是大哥,他用另一個手機在大嫂朋友圈里冒充藍澤輝,哈哈,還是大哥最了解你,否則,你會舍得來找我嗎?我又怎麼知道你原來這麼緊張我在意我?"

晏錐愕然,想不到居然是大哥?

這……不愧是兩兄弟,看來最知心的人就是大哥!可是,大哥啊,這樣是不是讓人糗大了?

晏錐俊臉漲,脾氣都發不出來了,總不能教訓大哥一頓吧,其實著的,大哥這招真狠,沒有比這更管用的招了.

洛琪珊見晏錐的臉色緩和了,她的心也跟著明朗起來,緊緊抱著他不放,整個身子都貼上去了,還故意在他頸脖呼著熱氣,她分明看到他的喉結一陣滾動,感到他的身體在緊繃.

"老公,別糾結這個事了,我知道你心里還是有我的……你知道我這幾天多難過嗎,我好想你,每天晚上都夢到你,可是醒來以後你不在身邊,我的心都空蕩蕩的……老公,我們別冷戰了,我不喜歡那種距離感,我就喜歡這樣粘著你抱著你,我才會舒坦."洛琪珊柔軟的聲音飽含著感,眼眶微微發熱,心潮澎湃.

晏錐站在原地,任由她抱著,沒話,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到底是冰釋前嫌了還是要繼續冷落下去?

這一愣神,對洛琪珊是種煎熬,她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將這麼悶悶的男人給撬開,他的心門,她摸到了,只差破門而入了.

晏錐的沉默,惹毛了洛琪珊,下一秒,只見她推開了他,氣洶洶地沖到衣櫃面前,打開,迅速從里邊拿出一個什麼東西,手里寒光一閃,不見了……

晏錐盯著一步步靠近的女人,她凌厲的眼神霸道的氣勢,讓他感到不妙,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要干嘛?"

洛琪珊第一次笑得這麼冷森森的,站在他身前,驀地手一揚……她拿著一把亮晃晃的手術刀!

晏錐微微一驚,倒抽一口涼氣,下意識地退後一步:"冷靜……有話好好,不需要動刀子吧?"

"冷靜個屁!你知道我多痛恨你這樣冷靜嗎?你都已經找到我家來了,為什麼還不肯原諒我?為什麼還要讓我傷心?不管遇到什麼事你都冷靜,真正地愛一個人怎麼可能每件事都保持理智和冷靜的?晏錐,我現在問你幾個問題,你必須老實回答我,否則,別怪我刀下無!"洛琪珊凜冽的目光就跟她手里的刀子似的,這架勢,怎麼看有點像個女殺手而不是女醫生了?

晏錐抿了抿唇,又往後退了一步,可洛琪珊趁機上前一步,刀子依舊在距離他的臉三寸的地方.

"咳咳……你問吧,我聽著."

洛琪珊咬牙,晃了晃刀子,忿忿地:"你,哪個女人對你最重要?"

"當然是我媽啊,她生了我."

"除了你.媽之外!"

"那當然是……"晏錐忽然變得嬉皮笑臉的,沖著洛琪珊:"當然是你啊."

"你最愛哪個女人?"

"我媽."

"……除了你.媽之外!"洛琪珊的刀子又近了一寸!

"那……還是你."晏錐笑得更燦爛了,只是這貨的手慢慢抬起來,企圖想要去抓洛琪珊的手腕但是他忘記了,洛琪珊也是學過跆拳道的,不是軟柿子!

"老實點,別亂動!"

晏錐無奈,一下子覺得醫生的刀其實挺恐怖的.

"珊珊,別激動,你看我都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你就把刀放下好嗎?"晏錐的語氣很軟,有點像哄孩子.

洛琪珊哼哼兩聲,一把將晏錐拽著,往她chuang上一推,隨即自己壓上去……

"最後一個問題,你考慮了幾天,覺得我們這段婚姻還有必要維持下去嗎?你會不會跟我離婚,會不會愛我一輩子?!"

晏錐一臉黑線……這些話怎麼聽著有點豪強霸占的意思呢,哪有女人這麼問自己老公的?拿著手術刀,也不嫌太破壞氣氛麼,這些話本來可以得很浪漫的嘛.

晏錐覺得,要是自己敢個不字,那手術刀指不定真的就落下來了,此刻他才醒悟,以前見洛琪珊凶的時候那根本太兒科,現在才是真的母老虎,並且還是一只要傷人的母老虎!

"咳咳……珊珊,我已經想好了,我這輩子鐵定就只有你一個老婆,真的,我們會白頭偕老的."晏錐兩只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手術刀就在距離眼睛一寸的地方,好險啊!

"會不會愛我一輩子,你還沒回答這個呢!"

"愛,絕對愛,必須愛呀!"晏錐這次回答得很干脆,聲音也響亮……實際上是要抓狂了.

下一秒,洛琪珊笑了,啪……刀子仍在了地上:"真是的,早不就好了嘛,害我出動我的終極道具,好像我很凶似的,其實我一點都不凶,我很溫柔的嘛,老公……"

晏錐渾身一麻……天啊,這還叫不凶光?刀子都出動了還不凶?

洛琪珊著,整個人都壓在晏錐身上,霸道地抱著:"你過會愛我一輩子,我們要白頭偕老,你不准反悔!"

"可是剛剛你用刀子威脅我的,那些話是被逼才的……"

"什麼?被逼?你再一次!"洛琪珊想要直起身子,但卻被晏錐拉住了.

晏錐捧著她的臉,將她拉下來,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逗你玩的……我剛才那些話,是我的真心話."晏錐將這些聲音灌入了她的口腔她的肺部,點燃了她熱和滾燙的靈魂.

"唔唔唔……你的……不是我逼你的……是真心話……唔……"洛琪珊樂呵了,開心得像要飛起來,吻著他的唇,甜蜜都融化在這一刻了.

纏.綿之際,晏錐低聲呢喃:"老婆,下次不要用手術刀玩了."

"嗯,好……不用手術刀……"洛琪珊含糊地答應著,又加了一句:"改用手術鉗……"

"老婆,溫柔點……不要動用凶器."

"唔……老公,你不也是對我動用凶器麼……啊……"洛琪珊一聲羞人的嚶嚀,抱住了他的腰身,熱如火地迎接著他.這久違的歡愉,兩人如同魚兒入水般歡快,自在……

上篇:續:去珊珊家找她     下篇:續:晏錐又被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