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錐又被收拾了  
   
續:晏錐又被收拾了

才不過是幾天沒親熱,可這夫妻倆就像是熬過了很久似的,熱,激烈,盡地釋放著滿滿的愛意和思念,仿佛是要把這缺失的幾天給補回來一樣.23us看最新最全

沒人進來打擾,兩口一直到中午時分才消停了,傭人也很識趣,愣是沒上來叫吃午飯.

晏錐滿足地靠在枕頭上,洛琪珊懶懶地躺在他胸膛,面色潮,余韻撩人,流露出幾分嫵媚的風,性.感動人,泛著粉的肌膚上,有幾處淺淺的淡淡的痕跡,是愛的證明.而她的嘴唇也微微腫……被晏錐親的.

兩人這樣緊緊依偎著,無聲勝有聲,彼此都在心里感歎……還是這樣好啊,那什麼冷靜冷靜,都是在浪費時間,夫妻嘛,摩擦是難免的,只要互相諒解,不去將問題放大,互相包容一下就過去了.

這樣親親熱熱的,粘著抱著,才是兩人最喜歡的方式.在這一點上,晏錐和洛琪珊還真合拍.

呼吸著彼此的呼吸,感受著這一份靜謐中的溫馨,這心吶,甜滋滋的,也安定了,也踏實了,不像前幾天那麼煩躁不安.

洛琪珊輕輕動了動,抬眸看著他精巧的下巴,手在他胸膛上無意識地劃著圈圈,嘴里聲:"老公,你是不想我去醫療組吧,那我就回複他們我不去了."

軟軟的聲音,像棉花揉在他胸口……他突然握住了胸前這調皮的手,緊閉的墨眸倏地睜開,猶如綻放萬點星芒,深邃不見底的雙眼好像有魔力似的要將她吸進去,而他嘴角卻是掛著溫潤的笑意:"真不去?你能舒坦嗎?你甘心嗎?不會以後因為這件事而耿耿于懷吧?"

一連串的問號,句句戳在洛琪珊心上,好犀利!問得精准.

洛琪珊清亮的大眼滴溜溜轉動,笑著:"人生哪有事事盡如人意呢,總有一點缺憾美的.我現在不是單身,是有家庭的人了,不管做什麼決定都應該考慮到你嘛……嘿嘿,這可是你的,我很虛心受教吧?"

"嗯,不錯不錯,孺子可教."晏錐滿意地點頭,欣慰的笑意發自內心,可他眼底卻掠過一絲疼惜,隨即抱在她肩上的手一緊……

"珊珊……"晏錐的聲音忽然變得有點輕飄飄的,洛琪珊一愣,認真地看著他.

"我覺得這件事可以折中一下,你不必去國外那些貧困國家,可以參加國內的醫療組,國際十字會不是有志願者隊伍在這邊的嗎,你打聽一下,可以跟著去山區,時間嘛,不能太久,頂多幾個月就必須回來.這是我的底線了……"晏錐幽幽地,語氣里帶著一點悵然,卻也有他對她的愛意和理解.

洛琪珊呆呆地望著晏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居然會這麼?

她滿以為就是不能去的,實話,她心里是有不甘和難以釋懷,可她最終還是將自己那一套根深蒂固的觀念做出了改變,變得來適應這個社會和家庭了,她有遺憾,可她不後悔,只要晏錐不讓去,她就真的不去了.但令人驚喜的是,他想出了這麼個適中的法子,既能讓她去做想做的事,又不至于離家太遠,在國內,怎麼都比在國外要近得多吧.

洛琪珊只覺得胸口發漲發酸,被晏錐感動得一塌糊塗,半個身子趴在他身上,親昵地蹭著他的臉頰,開心地:"老公你對我太好了!"

"嗯,現在知道我好了?先前不知道是誰用手術刀威脅我的……哎,我怎麼會娶了個醫生呢,還是個喜歡動刀的醫生,我覺得我的後半生人身安全很值得考慮."晏錐故意唉聲歎氣,實則偷瞄著她的臉色.

果然,洛琪珊尷尬了,臉更,有點不好意思,越發溫柔地蹭著他,有點像在撒嬌:"哎呀老公,你是男人,大氣一點嘛……你的後半生只會更安全,放心吧,我是醫生,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讓你健健康康的,啵兒!"最後還在他臉頰親了一口.

晏錐很享受這樣的時刻,美滋滋的,老婆現在很溫柔,他就覺得世界真美好啊……想起那亮晃晃的手術刀,他還是有一點點的顧忌,不是怕她真的會傷害他,只是怕萬一那刀子沒拿穩,誤傷就太冤枉了.他現在也發覺,洛琪珊吃軟不吃硬,看來以後要多哄哄她,讓她更加愛他,她就不會舍得動刀子了嘛.

"老公……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主意啊?我以為你不會答應我去當義醫的."洛琪珊眨眨眼,亮晶晶的眸子像兩顆黑葡萄.

晏錐眼里的柔變得厚重起來,手指玩著她的發絲,淡淡地:"我什麼視乎明確表態我不會答應你去了?昨天在醫院,我只不過是因為聽到你這件事,感覺很突然,所以有點緒,才會隨便你決定,其實我並沒有否定全部,明白嗎?你以為我的思想就那麼狹隘麼?真正救死扶傷的醫生,無論是誰,都是值得每個人尊敬的,而去一些落後國家或地區當義醫的醫生,他們是不拿武器的一線戰士,這話一點都不誇張.人類啊,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什麼年代,不管科技多麼發達,最終都還是需要這些具有奉獻精神的人存在.珊珊,你知道嗎,我很認同你的理想,我也為你而感到驕傲."

這溫潤如泉的聲音繚繞在她心田,滋潤著她,有種比春風還要溫暖的感覺,聽到他最後那兩句,她先是一愣,然後咬著唇,再然後……眼眶濕潤,抑制不住的濕意終于還是洶湧了下來,豆大的淚水無聲的滑落,數個呼吸之後,抱著他,放聲大哭.

強悍如洛琪珊這樣的心理素質,太少會哭了,但現在她就是在狠狠哭,哭得十分嘹亮……

此時此刻,她也只有用哭聲還傳達心頭的複雜緒了.

他為她而驕傲.這句話,是洛琪珊聽到過的最動聽的聲音,勝過一切甜蜜語,勝過她之前獲得過的任何一句贊美和褒獎.所有人都可以不必理解她的理想和觀念,那不要緊,只要晏錐能懂,便已足夠.

而他不僅能懂,他還在支持她,以她為榮,這是她萬萬想不到的驚喜.

愛老婆疼老婆的男人也不少,但真正能讓男人為她感到驕傲的女人,不多.

晏錐得沒錯,洛琪珊這樣的女人太稀罕了,用萬一挑一絕不誇張.她才二十五歲就能有如此高尚的操和神聖的理想,跟她想必,別是同齡人了,就算是比她年長很多的人都該要自慚形穢.

洛琪珊擁有金子般的品德,這樣的女人,晏錐怎能不愛?外表即使再美,終究還是需要心靈去支撐,而洛琪珊內外兼備,如此的稀世珍寶,若晏錐都不懂抓住,那他就真是傻了.

晏錐的理解和包容也讓洛琪珊深深地感動,越發堅定了對婚姻的信心,直到現在才開始覺得自己與晏錐是真正的一家人了,隔閡,矛盾,都已經化解,感再次上升一個高度,她可以放心地去實現她的理想,不必擔心他,不必擔心會對兩人的感有影響,因為她相信,哪怕是幾個月不在家,晏錐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很快,晏錐手機上某個群里就出現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晏錐和洛琪珊親密地靠在一起,窩在被子里,笑嘻嘻的,伸出手做勝利的手勢.

這照片一發可不得了,晏少和水菡他們立刻跑來圍觀,刷刷刷一連串字幕出現.

杜橙:"哇塞,太生猛了,動作這麼快?這是穿越了嗎?"

亞撒:"晏子終于開竅啊,不容易啊,鐵樹開花啦!"

蘭姐:"妹子太棒了!"

童菲:"嘖嘖……該不是還沒吃午飯吧?真是蠻拼的."

穎:"哈哈,不用拖出來揍了,珊姐威武!"

水菡:"我要馬上轉發給爺爺看,哈哈哈……"

晏少:"老弟,這是你活了三十年來所干的最爺們兒的事!"

梵狄最後冒出一句:"那chuang邊亮晃晃的是什麼東西?手術刀?這玩意兒居然都用上了,我可以想象晏錐怎麼淪陷的過程……嗯,容我腦補一下."

"噗嗤……"

"噗嗤……"

"……"

晏錐望著梵狄的話,頓時臉綠了,兩道凌厲的目光盯著地板上的手術刀,心里可是腸子都悔青了……手賤啊,發什麼照片,不心拍到地板上那手術刀的半截,這下可好,這群人都是太擅長腦補了,若是真被他們想象到是什麼,他這臉啊……

"老公……"洛琪珊使勁憋住笑,甜甜地問:"餓了嗎?我們吃飯吧."

晏錐咬咬牙,黑著臉叮嚀一句:"你記住,不准告訴他們關于手術刀的事,否則……哼……"

"知道啦知道了,我一定不會的,放心!"洛琪珊溫柔地誘哄著.

"千萬不能!"

"嗯,我堅決不,不管他們怎麼威逼利誘我都不."

"……"

只是不就成了?殊不知以晏少梵狄為首的這一群人,男男女女那腦子一個個都已經變得很精了,大家都是已婚人士,夫妻間那點事兒,簡直太清楚不過了,用腳趾頭都能想到那手術刀是被誰拿在手里威脅誰的……那畫面太美,令人不敢直視啊.

這兩口子是消停了,兩人穿好衣服准備下去吃飯,可一走到樓梯口就遇到了洛凱旋.

洛凱旋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像是很生氣的樣子,洛琪珊不由得一驚.

"爸,您這是……"洛琪珊疑惑地問.

洛凱旋兩只眼睛盯著晏錐,慍怒地低吼:"你……你,剛才是不是欺負我女兒了?我就知道你們不對勁,昨天珊珊回家來悶悶不樂的,敢是你們吵架了,你今天還要上這兒來氣她?"

這……洛琪珊與晏錐都感到莫名其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

"爸,此話怎講?我沒有起伏珊珊啊."

洛琪珊也趕緊:"對啊,爸,晏錐沒欺負我,您這是怎麼了?"

洛凱旋冷哼一聲:"你別護著他!"

完,一把拽住了晏錐的手腕,憤懣地:"看到沒有,你欺負了我女兒,可她還在為你好話,護著你,你……你什麼時候能長點心啊!跟我到書房去!"

洛凱旋怒氣洶洶,拖著晏錐就往書房走.

洛琪珊緊張地跟上去,一邊沖著父親的背影喊:"爸爸……您快放了他……有事好好嘛,爸爸……"

"砰——!"書房的門重重關上,洛琪珊都進不去了.

這時,傭人急忙跑過來問:"姐,晏二少爺明明就是欺負你了,干嘛還要護著他啊,我在門外聽到你哭了,哭得好慘,我當時就想沖進去的,可是你的房門反鎖了……不過不要緊,我已經告訴先生了,先生會為姐做主的."

洛琪珊尷尬了,這才知道為什麼父親會以為晏錐欺負她,原來是傭人去了聽到她哭.

這誤會可大了,晏錐被冤枉了.洛琪珊望著書房的門,一臉歉意,只能祈禱,可憐的晏錐啊,別被老爸收拾得太慘……【這章四千字】

上篇:續:老婆我愛你     下篇:續:珊珊要啟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