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老婆,今晚我會好好愛你  
   
續:老婆,今晚我會好好愛你

臨行前總是很忙碌的,洛琪珊雖然是行李早就准備好了,但最主要是她還在琢磨著該去見一個人——藍澤輝.

洛琪珊對于藍澤輝心有歉意,這源自于她的善良.因為不能回應他的感,而他做的事又都是跟藍覃不同的兩面,尤其是,他還將公司還給了洛家.他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洛琪珊不希望他過得消沉.上次在醫院見到,他很憔悴,不知道現在他有沒有好些呢?

藍覃都被放了,藍澤輝身為他兒子,內心深處並不是真的痛恨自己的父親,更多的是無奈和得不到父愛的失落.

藍澤輝為洛家的寬宏大量而感激的,他只是向洛凱旋夫婦登門道謝,卻沒有去見洛琪珊.只因為現在他的想法跟以前不一樣了,他知道洛琪珊和晏錐是真心相愛,他只想默默地記著這個女人,遠遠地望著她,只要她過得好,他便不去打擾了.

只是他沒想到,洛琪珊會不請自來,就在這個寒冷的冬夜.

藍澤輝家樓下不遠有一間咖啡廳,洛琪珊約他在那里見面.

藍澤輝的驚喜程度可想而知,本來是無精打采的,但在接到洛琪珊的電話時,他整個人都好像亮了起來.

一走進咖啡廳,藍澤輝一眼看到坐在角落里那個絕美的女人……她是燦爛的寶石,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會發光的.

藍澤輝欣喜的神微微一愣,他看到了坐在另外一張桌子的男人,竟是晏錐.

晏錐也來了?藍澤輝心頭一酸……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女人的丈夫,這樣一起出現,看在藍澤輝眼里,當然是會有點吃味兒的,可他沒生氣,仔細想想,晏錐陪洛琪珊來,這很正常.況且,晏錐坐在另一張桌子,與洛琪珊分開坐,這就足以明夫妻倆對他還是尊重的,來見面,他可以跟洛琪珊單獨話,晏錐只是在另外一張桌子看著,藍澤輝不會覺得拘束.

洛琪珊在抬手跟藍澤輝打招呼,旁邊晏錐和藍澤輝的目光短暫地交錯了一秒,那只有男人之間才會懂的眼神,格外有深意.

藍澤輝的臉色看起來還是比較蒼白,這使得他儒雅的氣質中又增添了幾分令人心疼的氣息,下巴淺淺的胡渣也是兩天沒刮了,淡淡的滄桑……可他還是很親切地跟洛琪珊問好,笑得很和煦.

"我真沒想到你會來找我……"藍澤輝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個,簡單卻又包含了他此刻的千頭萬緒,複雜心.

眼前的女人,比上次看到的時候更美了,好像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潤澤的光芒,尤其是粉嫩滑的臉頰,健康自然的氣色,明眸皓齒,藍澤輝覺得這是自己見過的最好看的素顏了.

這難道就是應驗了那句話——戀愛中的女人最美.

洛琪珊手捧著熱奶茶,指指藍澤輝面前那一杯:"替你叫了香草味的奶茶."

"謝謝."藍澤輝低頭喝了一口,略微緩解一下緊張.

不是因為晏錐在,他才緊張,而是在喜歡的女人面前,他會不自覺地變得有點忐忑,而這又是一個他單戀的女人,他要些什麼才好?

似乎是千萬語都堆積在心頭,一時間還沒有頭緒.

洛琪珊平靜地看著藍澤輝,美目里含著笑意:"我明天要走了,參加了國際十字會的醫療組,去云南山區,今天特意來跟你道別的."

藍澤輝聞,黑眸縮了縮,捧著奶茶的手也抖了一抖,心里頓時湧起了一股愁緒.

"什麼時候回來?"藍澤輝忍著想要抱她的沖動,眼里那藏匿的意化作點點星光.

"半年.家里人了,讓我最多只能娶半年,半年後就要回來……這對我來已經是一種恩賜了,如果家里人不理解,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洛琪珊輕柔綿軟的聲音漾在這空氣里,悅耳,卻又讓藍澤輝有種隱隱心痛.

她要走了,去山區,半年……

"你……在外邊要注意安全,別太拼了.你得記著,你是去救人治病的,首先你的人身安全才是第一位,否則你怎麼能治病?好好照顧自己啊……"藍澤輝碎碎念著,顯得有點啰嗦,可這正是他不放心的表現,他的關懷,也只能在這臨別時向她訴了.

洛琪珊心里暖暖的,這個男人,雖然她這輩子注定是沒辦法回應他的感了,可他還是對她如此的關心,細細地叮嚀,很像是她的兄長.

洛琪珊都聽著,有時會點點頭.她還感受到右前方會飄來兩道火辣辣的目光,那是晏錐.他的兩只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這邊呢,如果藍澤輝有半點不規矩的舉動,晏錐就會殺過來……

不過只是這虎視眈眈的目光都已經夠嚇人了.

"方便的時候就打個電話,讓我知道你還是好好的,這樣我才放心……"藍澤輝低沉的嗓音里透著一絲心翼翼,他其實沒把握洛琪珊會不會給他打電話,但他忍不住這麼希冀著.實在是擔心她在山區里會過得怎樣,即使是厚著臉皮,他也要這句話.

洛琪珊爽快地答道:"知道了,我會打電話的.不過,藍澤輝……"到這,洛琪珊明亮的大眼里多了幾分柔軟:"你要記住上次答應過我的,你會振作,會照顧好自己,不會消沉下去.如果我回來看到你還沒做到這些,我會很失望.我期待的是看到樂觀開朗的藍澤輝,而不是一個要死不活的軀殼,你明白嗎?能做到嗎?"

藍澤輝身子微微一震,竟是差點掉下淚來……她臨走都不放心他,特意過來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這些話,激勵他.但是他很清楚,她這樣的感不是愛,是友加上對他的歉疚之.

遺憾,心痛……這一生,他只能是她的朋友,假如他貪心,假如他使壞,那麼就連朋友也都不是了.

藍澤輝快速仰脖子連喝幾口奶茶,借此動作來掩飾他眼里的濕潤.再將杯子放下時,他又恢複常態了,只剩下臉上那一抹淡淡的笑.

"珊珊,放心,我能做到的.等你回來的時候,我又生龍活虎的了."藍澤輝干脆地,輕笑著,讓人看不出他心里的難受.

緊接著,藍澤輝又補充了一句:"我爸的事,我還沒跟你道謝.我覺得,謝謝兩個字已經不足以表達我的感激了."

洛琪珊美目里閃過一絲狡黠:"要謝我?你振作起來,就是對我最好的感謝了."

藍澤輝一愣,隨即也禁不住啞然失笑:"好,半年後再見,我會是不一樣的我."

"ok,一為定,我可是拭目以待啊."

"一為定!"

"……"

完,兩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那一抹光亮,是祝福.

旁邊傳來某男的咳嗽聲,別以為他是真的咳嗽,只是在提醒洛琪珊,時間差不多了.

這還真是監督得很到位的嘛.不過這也難為晏錐了,陪老婆來見一個單戀她的人,一般男人可沒這度量的.晏錐是有恃無恐,他對洛琪珊的感有信心,同時他也知道,如果不讓洛琪珊在臨走前見一見藍澤輝,點鼓勵的話,恐怕她走之後就會有牽掛了.不為別的,只因為她的那一份善良.

洛琪珊告別的藍澤輝,晏錐牽著她的手離開了咖啡廳,藍澤輝獨自一人走回家,雖然只有幾步路的距離,卻讓他感覺到一種深深的孤獨.

望著洛琪珊和晏錐離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藍澤輝才轉身往回走……這條回家的路,走過無數次了,不知道哪一天才會有一個人陪著一起走呢?

藍澤輝記得與洛琪珊的約定,等下次再見時,他會以另一個嶄新的面貌出現,再也不會在他身上看到憔悴的影子.或許他真的應該重頭開始了,拋開過去,迎接新的一天,開始新的生活.

回到家的兩口子,心輕松,直接去浴室洗澡了.臨別在即,明天便要暫別,這注定會是一個激.澎湃的夜晚.

浴室里,洛琪珊舒舒服服半躺在浴缸,晏錐拿著搓澡巾,溫柔而又周到地在為她擦背,那雙閃閃發亮的墨眸里燃燒著暗色的火焰,大手滾燙,惹得洛琪珊時不時輕顫著,嬌嗔地瞪著他:"你故意的是吧,搓澡就好好撮,別……別鬧."

"這怎麼是鬧呢……老婆,我撮背撮得還行吧?今晚我會好好疼你的……"這語帶雙關的話,讓洛琪珊羞了臉,她知道,這個憋了一天的男人就要蓄勢待發了……

上篇:續:珊珊要啟程了     下篇:續:機場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