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出事了?  
   
續:出事了?

可憐的晏大少,在帶孩子方面正在努力適應中,只是目前還沒有過一次單獨為孩子換紙尿布成功的例子.23us)

晏錐就得瑟了,他以前曾幫著帶檸檬,所以有經驗,而晏少因為錯過了那個時期,現在要加把勁學習了.

家里有兩個娃娃,一男一女,實在是令人羨慕,晏錐這顆心啊,可想而知多麼感觸.每當抱著孩子的時候,他都忍不住在幻想,假如懷里抱的是自己的孩子,那該多好啊……

水菡生了,過不了多久就該輪到穎,距離預產期越來越近,最緊張的人就是梵狄了,前幾天穎出現假性宮.縮,梵狄可是整晚都沒睡好,確定沒事了才稍微安心一點.

後來又過了兩天,梵狄覺得為了保險起見,將穎安排住進了醫院,以便隨時迎接孩子的到來.

可誰知道了預產期,穎沒動靜,這下梵狄又緊張了,預產期過去一個星期了,過去兩星期了,還沒動靜,梵狄坐不住了……

穎的況有點特殊,預產期過去兩星期都還沒有生,梵狄捉急,睡覺都睡不好.盡管醫生這種況是正常的,孩子和大人都沒問題,只是可能會還要等一等,但梵狄就是不踏實,這顆心啊,除非是孩子平安生出來,否則他怎麼能釋懷.

晏少和杜橙以及亞撒都去醫院看過幾次了,杜橙陶侃,梵狄的孩子可能八字太大,不定懷個一兩年才生呢.這戲,惹得梵狄一頓笑罵,可這貨心里偷偷在想,莫不是真的娃子要比別的寶寶在娘胎里待得更久些?

這也太磨人了,對大人是精神折磨,恨不得這十月懷胎的時間到了孩子就出來呀.

終于,在年後不久的某個寒冷的夜晚,梵狄失眠,守在穎身邊眼睜睜望著手機,半夜里穎出現了陣痛,這回是真的要生了!

折騰了半宿,穎順產了,而最大的驚喜是……雙胞胎!

梵頂天眼睛都笑歪了,穎的母親也是高興萬分,激動得熱淚盈眶.

而梵狄,他在產房里全程陪伴,親眼目睹了孩子的出生,這種震撼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

以前他曾在雨夜的巷子里為水菡接生,他以為那就是這輩子經曆的最震撼的事了,可是沒有想到當在這明亮的手術燈下看著自己的老婆生孩子,她的痛苦,在他眼中被無限放大,她的汗水,她的鮮血,她的傷口,她的每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都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他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受罪,可他卻只能緊握著她的手,不停在她耳邊鼓勵她,給她力量和信心.看到穎那麼痛苦,慘叫聲一波蓋過一波,梵狄的心都碎了,強悍如他,不知不覺流淚,可他一點都不覺得丟人.為自己的老婆孩子流淚,這是他的心在吶喊,在祈禱,是他的愛厚重,深沉,是他在感動著女人.

穎生完之後看到孩子,整個人已經虛脫,話都不出來了,而她看到梵狄臉上全是水澤,分不出是汗水還是淚水,可她就是懂了,他在心疼著.

順利生下一對龍鳳胎,穎安心地睡過去,她需要休息才能恢複體力.

第二天.這病房里來來往往的人太多,梵氏家族的成員都來了,可他們都保持安靜,不敢喧嘩.

至于這些人送了什麼禮,梵狄都交給山鷹去打理著,他對這個不在意,他現在心思都在老婆孩子身上.

梵頂天也是如此,對家族中的其他人,他態度很平淡,他只有對著梵狄和穎以及兩個寶寶時,才會真心地笑.

梵狄一下子有了兩個孩兒,還是龍鳳胎,奶爸幫的男人們都這子運氣太好了.梵狄有他得瑟的,還不忘刺激晏錐,他該趁洛琪珊不在的時候積極調理身體,爭取在洛琪珊歸來時早日中獎.

晏錐也是只能羨慕,梵狄這子哪來的逆天好運,居然生下龍鳳胎,不過後來晏錐想到,自己也可以跟洛琪珊先生一個,以後再追一胎嘛.這麼想著,瞬間感覺舒坦了.

洛琪珊雖然遠在山區,可怎麼又會沒感觸呢.先前水菡生孩子,照片發在群里,她看了之後都被寶寶的萌態給融化了,現在穎也發照片,她心里更是癢癢.

這晚,晏錐躺在chuang上,給洛琪珊打電話.打第一次沒接,過一會兒又打,還是沒接,晏錐有點心慌了……該不會是有什麼狀況發生?

就在晏錐忐忑不安時,洛琪珊來電話了,接起來第一句就聽晏錐:"怎麼回事,打兩次都沒接,是太忙嗎?這都十點多了你不是該已經休息了?"

電話那邊,洛琪珊有點喘氣,像是剛忙活完.

"老公,是山里有個孩子摔傷了,醫療隊去救援,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兩手都是血呢,接不了……"

"什麼?你現在還在山里?"晏錐一下就緊張了,這天氣,這時間,如果還在山里,那就有點麻煩了.

平時洛琪珊組里的人都是住在距離山里大約有五公里處的一個村莊,每天會進山里去,天黑之前出來.

"老公,別擔心,我們這就返回住處."洛琪珊輕柔的語氣帶著安撫的味道.

可晏錐怎能不擔心,那山路崎嶇,別是五公里,聽起來不遠,但實際那麼繞來繞去的,又是天黑,危險系數遠遠大于在白天的時候.

晏錐的另一只手不自覺地握成拳,兩道眉毛皺成麻繩:"那你在車上別掛電話,就這麼一直保持通話,我才能放心."

洛琪珊聞,心里一暖,瞬間感覺身上的寒意驅散了不少.

山間崎嶇的山路,九曲十八彎,還坑坑窪窪的,不像城里的路面那樣平整.車子在上邊行駛,不僅顛簸,坐在里邊的人還會容易暈車.

車窗外一片漆黑,茫茫一片沒有一點光亮,寂靜得令人心頭發毛.一抖一抖的在前行,洛琪珊其實心里也緊張.今天這里下了一場雨,路面還沒干,有點泥濘,行車本來就更難,這又是大晚上的,誰都不敢保證絕對沒事.

這條路可沒有防護欄,泥濘外邊是空空的懸崖,一個不心就完蛋了.

司機也是壓力山大,心翼翼地開車,謹慎再謹慎,就怕萬一出點麻煩.

山區的條件是艱苦的,何況這地方還屬于貧困區,每一條像樣的路,可山區腹地里的人們也是最需要幫助的,尤其是那些可愛的孩子們,上學要走很遠的路程,走過危險的路段,遇到下雨就更艱難,時常摔傷.要出來看醫生都不容易,有的孩子即使摔傷了,家里也是敷點藥就完事,孩子受罪,恢複也慢.這次幸好是洛琪珊這一組醫療隊的人來了,住在外邊村子里,這樣山區深處的居民們一旦有傷病就能在短時間內處理.

洛琪珊沒有掛電話,坐在後排跟晏錐聲地講著.

晏錐水菡生的女娃長得很像大哥,梵狄運氣好,生了個龍鳳胎,兩個娃娃長得一模一樣的,別人根本分不出來誰是哥哥誰是妹妹.

晏錐還是他最近調理得很好了,感覺身體比以前更加堅實,充滿了無窮的能量就等她回去之後好好釋放一番.

這話飽含的意思就很深刻了,洛琪珊當然聽得懂,不由得也有點臉,壓低了聲音悄悄:"老公,你這段時間有沒有很乖?你想那個的時候怎麼辦的?"

"嗯……如果我我去外邊找女人了,你會怎麼樣?"晏錐這語氣明顯帶著戲謔.

洛琪珊也不含糊,立刻回答:"嘿嘿,老公,你忘記了我的手術刀嗎?還想嘗嘗那個滋味?以前是給你動闌尾手術,難道你還想我私下給你動個特別的手術?"

"別……你想都別想,我那是要傳宗接代的,你敢想著切掉?"

"那你就乖乖的,老實點."

"知道啦,真以為我敢出去找女人呢,我記得你的手術刀的."

"嘿嘿……老公,再忍忍吧,過不了多久,還有三個月我就回去了,到時候你就解.放了,熬出頭了."

這日子真難熬,晏錐覺得一天天都過得很慢.

"才三個月,還要等三個月……哎……"晏錐歎氣,可洛琪珊也因此而感到有點難受.她對晏錐的思念一天比一天更深,想必他也是一樣的.

上篇:續:水菡生娃了!     下篇:續:差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