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差點死了!  
   
續:差點死了!

【請先看看昨天第二章最後一段才看這一章!昨天的第二章由于複制時出了點問題所以導致前邊兩百字重複了,今天已經在那章最後修改過】

手機里傳來的嘈雜聲讓晏錐心頭慌亂,而洛琪珊那邊的形也確實有點糟糕,原因是剛剛車子的左前輪陷進了一個泥坑里,而這個泥坑緊鄰著山壁,車子倒向山壁,左邊車窗的一排有兩扇玻璃被突出的岩石撞破,洛琪珊在危險來臨時那一刹只能丟掉手機抱住護住自己的頭,可是這玻璃碎渣的殺傷力不,有兩片紮進了洛琪珊的脖子,此刻,正流出鮮血……

車子停下了,這突發的事故,洛琪珊受傷,其他醫護人員都忙著給她檢查傷勢,沒人留意到她的手機丟在了座椅上,所以,晏錐能聽到這邊的聲音,亂糟糟的,卻聽不到洛琪珊話了.23us

鑽心的疼痛席卷了洛琪珊的意識,她渾身都僵硬著,一動不敢動,並且還只能站著不能躺著,因為,她衣服上的玻璃碎片要清除,否則躺下來更是容易讓玻璃紮進肉里.

脖子上,出血的傷口刺目驚心,鮮血順著她雪白的頸脖流下來,兩種顏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令人不由得心頭發顫.這可是脖子啊,並且還是玻璃碎片,稍不注意就會碎散在皮膚表層下.

幸好車里坐的也都是醫護人員,每個人都很專業,緊張卻又有條不紊地處理傷口.

沒有傷到大動脈但是傷口距離大動脈很近很近,一不心萬一玻璃碎渣散在里邊碰到了大動脈,大就太危險了.

洛琪珊不敢話,緊緊咬著牙,渾身冒出冷汗,極力在忍著巨大的痛苦,硬是沒有叫一聲……已經下車來了,這山區的夜晚接近零度,冷得人瑟瑟發抖,寒風呼呼地刮著,臉上感覺刺痛,再加上傷口.這滋味,簡直是要命!

即使如此,洛琪珊依舊是沒有叫痛,其他人看著她如此堅毅的表現,都不禁暗暗佩服這個女人的意志力,比男人更加強悍.

醫生將她脖子上的玻璃取下來.當玻璃離開身體那一霎,洛琪珊瞬間有種痛到眼冒金星的感覺,眼前黑了兩秒之後才睜開了眼,但也是渾身癱軟,被人扶著才行,她根本站不穩了.

"珊珊,你忍著點……千萬不能喊不能亂動,否則如果皮下的玻璃粉摩擦到你的大動脈,那會是什麼後果,你很清楚的."醫生這話都在顫抖,不僅是因為冷,更多的是為洛琪珊感到心疼.

想想看,痛得要死了都不可以叫出聲,這該怎麼忍?要多大的毅力?

洛琪珊喉嚨里發出一點輕哼,表示她知道了.

另一個年長一點的女醫生將自己的圍巾塞到了洛琪珊嘴里,哽咽著:"珊珊,咬著圍巾吧,別一會兒弄傷舌頭."

洛琪珊默默地張嘴咬著,而為她處理傷口的男醫生就將消毒酒精倒在了洛琪珊的傷口上……

一瞬間,洛琪珊臉部抽搐,痛得差點昏厥過去,仿佛在那一刻她的靈魂已離體,仿佛已經死了一般……

這是用電筒照著處理傷口,在無邊的黑暗中,這一點的星火顯得那麼淒冷,單薄,可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洛琪珊還要經受住痛苦,而醫生也很艱難,要非常心翼翼地挑出她傷口中的玻璃碎渣,不能殘留一點.

電筒照著,看東西很吃力,還是那麼細的碎渣……

其他四個人,包括司機,都在拼盡全力將車子從泥坑里推出來.司機已經對洛琪珊以及全體人員了無數聲道歉,但沒有人責怪他,因為這路況本來就差,即使技術再好的司機都不能保證在這崎嶇的山路中能順利前行.

洛琪珊痛得快受不住了,這玻璃的碎渣終于是從她皮肉里挑出來,這時候才敢給她上止痛藥.

而晏錐此刻已經聽不到聲音了,電話已斷線.這本來就是山區,信號很差,加上洛琪珊的手機已經掉到車里,隨著幾個人合力推車,手機就在車里隨地亂撞,不斷線才怪.

這可急壞了晏錐,洛琪珊那邊明顯是出事了,但偏偏他又不能及時了解到況,現在電話也不通,怎能不抓狂.

一遍遍撥打電話,都是人工智能提示"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晏錐發誓,最討厭聽到的就是手機里傳來這句話了,內心的慌亂一點一點堆積,他再也沒有半分睡意,腦子里不聽使喚地想起各種慘烈的畫面……

洛琪珊經過一陣慘痛,人都虛脫了,被扶著,傷口包紮好了,可就是精神狀態太差,坐在車子里,燈光照著她慘白的臉頰,衣領處凝結的血塊依舊是那麼刺眼.

危險過去了,可還是讓人心有余悸,這次是幸運的,希望不會再有下次.洛琪珊默默祈禱著,躺在*上,有人給她送來了手機,所幸的是她的手機沒有壞.

傷口的止痛藥藥力還在,洛琪珊的疼痛減輕了幾分,但也不可能一點都不痛了,她現在躺著還不能亂動,就怕蹭到脖子.話也不可以太激動,謹防拉扯到傷口.

她也沒力氣激動了,先前的劇痛已經耗費了她全部的力量,可是在看到手機亮起時,她虛弱的身體竟然激起了一絲薄弱的力,但更多的是發愁……不能讓晏錐知道她受傷.

好一會兒,洛琪珊才將電話接起來,耳邊馬上傳來了晏錐急切的吼聲:"怎麼回事?是不是出事了?"

這給急的,哪里還能忍得住暴躁.

洛琪珊鼻子一酸,趕緊穩住聲音,盡量控制著不讓自己發抖,輕輕地:"老公,我沒事啊,剛才是車子的一只前輪陷進泥坑了但是車上的人沒事,我當時是手機掉到地上……對不起,讓你受驚了."

"嗯?沒事?可我聽你話怎麼這麼有氣無力的這麼聲?"晏錐狐疑,心頭的慌亂消失了幾分但又不能完全放心.

"這個……其他人都在休息,我講電話當然要聲了,不能影響到別人嘛."洛琪珊暗暗叫苦,實際上是自己根本沒力氣大聲話了,流了那麼多血,能撐著沒暈倒已經很好了.

晏錐還是不放心,又再追問了幾句才肯罷休,語氣柔和了許多,想到她既然沒事,這麼晚了,她累了一整天,還是該讓她早點睡覺.

"睡吧,老婆,晚安."

"嗯,老公晚安."

在這溫柔而充滿愛意的聲音中,結束了這次通話.

剛掛斷,洛琪珊眼里的淚水就滾落下來……她自己就是醫生,她很清楚這脖子上的傷,等于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是大動脈了,一旦大動脈被刺到,在當時的況下,根本連搶救都來不及,她這條命就會交代在這茫茫大山里……

後怕,深深地後怕,洛琪珊瑟縮在被子,只覺得今晚特別的冷……她不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死亡危機了,以前去當義醫也有幾次在生死邊緣被拉回來的例子,可是卻沒有今天這樣的感觸,只因為她有心愛的男人了,她有家庭了,她還想著要平安回家去生孩子呢……

晏錐不會知道自己的老婆差點就送命了,而她一點都沒透露風聲,她也不會打算告訴他這件事.因為,她一個人受罪就夠了,如果將這種恐懼也傳遞給他,他會更難過,更著急,不定會立刻命令她回去,而既然來到這種地方,同行的組員誰不是在冒險?誰的命不珍貴?若是一個個都因為怕危險而走掉,這跟逃兵沒有區別.

今晚的事也讓大家都更加警惕起來,同時明天就會叫村子里的人前去將路上的泥坑給填好了.

洛琪珊繼續留在這里為當地的人們治療病痛,並沒有因為受傷了而停止,一天都沒休息過……病患不少,而組里的成員只有七個,其中醫生護士只有四個.這幾天每天都在忙碌著,計劃中還去的地方不止這一處,下星期就會是在山區的另一端了.

這樣的生活很緊張,但也很充實,忙起來就沒時間去想別的兒女長,只有稍微閑下來時才能顧得上.

就這樣每到一個地方,這一隊可愛的醫療組都受到當地人的熱烈歡迎,在極短的時間里,素不相識的人也會建立起深刻的感,而洛琪珊穿著白大褂的樣子就是人們幻想中天使的模樣,她更有一顆博大的愛心,她是人們眼中最美麗的女子……

上篇:續:出事了?     下篇:續:珊珊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