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會不會懷上了?  
   
續:會不會懷上了?

屋子里安靜都只能聽到兩人略顯不穩的呼吸聲,呆了幾秒之後,晏錐才緩緩地將她的手從他眼皮上扒下來.23uS

半年不見,此刻她回來了,他卻有點不知所措,這突來的驚喜,好比是打了一陣興奮劑,今晚他想不失眠都不行了.

慢慢地轉過身,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摒住了呼吸,視線從她的腳尖開始往上移動……直到看到一張熟悉的絕美容顏在對著他巧笑倩兮,明亮而飽含深的眸子將他電到了,就這樣,傻呆呆地站著,看著,笑著.

洛琪珊忍不住噗嗤一笑,臉頰泛,嬌嗔地瞪著他:"你看夠了沒有啊,瞧你這眼神,活像是要把人吃了似的."

晏錐喉結滾動了一下,深邃惑人的墨眸燃燒著熊熊火焰,下一秒,她已經被他用力抱在了懷里……沙啞著聲音:"我看不夠,一輩子都不夠……"

一輩子……這是多麼纏.綿的字眼,是每個人都想聽到自己心愛的人出來,不是對別人,而是對自己.

久別之後的相聚,猶如失而複得一般珍貴.

洛琪珊在聽到晏錐這句話時,仿佛聽到心里響起了咔嚓一聲……如同蛋殼里那一層薄薄的膜被擊破,湧出的全都是這半年的酸甜苦辣,化成了滾燙的水珠從眼眶里滑落.

這半年,她經曆了不止一次的生死危機,除去那次被玻璃差點刺到頸部大動脈,另外還有兩次遇到山體滑坡,幸虧是救援及時,否則,她沒命回來.

而所有的苦和恐懼,都在被他抱住的這一刻,煙消云散.

晏錐剛才還挺溫柔,但很快,身體里蓄滿的熱就迸發出來了.捧著她的臉,密密麻麻的吻落下來,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濕臉頰的淚痕,吻去了她的顫抖,吻去了她的冷意,吻去了她所有的委屈!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晏錐輕聲而含糊地呢喃著,灼熱的雙唇霸道地汲取著她的香甜,這久違的醉人滋味,依舊是那樣令人心悸的美.兩條火熱的靈.舌在厮磨交.纏,天雷勾地火,一發就星火燎原了.

洛琪珊顯得有點笨拙,太久沒接吻,她又不會呼吸了,腦子空白,只剩下心底在歡呼.

吻到她幾乎快喘不過氣,晏錐猛地將她打橫抱起走向臥室,俊美的臉上又露出絲絲邪魅:"老婆,你長途跋涉也累了,該洗白白了."

洛琪珊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是洗白白呢,還不是趁機大占便宜.

"老公,你先給我放水吧,我拿換洗衣服."洛琪珊也是粉腮含羞,想到即將發生什麼,她就忍不住心如鹿撞.

實話,這是人類正常的需要,洛琪珊也是人啊,半年沒跟老公親熱了,她怎能不渴望不想?

晏錐哼著曲就進浴室去放水了,他知道洛琪珊喜歡泡浴缸,讓她洗得舒舒服服的.

一屋子的清冷因為洛琪珊的歸來而全部被驅散,這個夜晚變得歡騰起來,充滿了喜悅的因子.

兩口不知道,門外出現了兩個身影,正悄悄地貼在門邊聽……

沈蓉緊張地:"爸……"

"噓……聲點."老爺子連忙擺手.

沈蓉又再壓低了聲音:"爸,是珊珊回來了吧?這箱子都是她的,可我們沒見到人啊,要不要進去看看?"

老爺子趕緊地擺手,聲音輕極了:"不不不,我們不能打擾珊珊和阿錐,讓他們休息吧,要想確定一下是不是珊珊,我們去看監控錄像吧."

沈蓉一愣,隨即捂著嘴笑起來,轉身輕手輕腳地跟著老爺子下樓去了.

確實,晏家的安保系統是很強悍的,去看看監控記錄就知道剛才是不是洛琪珊回來了.

老爺子還是很與時俱進的,思維並不古板,想到不進去打燃,其實意思很含蓄了,那就是……兩口指不定在運動呢!

洛琪珊是故意將回來的時間晚了一天,其實今天才是歸期.她想要給晏錐一個驚喜,所以,進門時連大宅里其他人都沒驚動.

臥室里,一片春.色滿園,晏錐從浴缸里撈起這香軟白.皙的身子,迫不及待地去了chuang上.

此刻的晏錐,像是一匹從籠子里放出來的猛獸,兩眼微微泛,太興奮了,渾身都緊繃繃的,麥色的肌肉充滿了力量,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

緊緊摟住洛琪珊的身子,親吻著她的額頭,眉眼,嘴唇,下巴,精致的鎖骨……

"老婆,你有沒有想我……"

"想……想得快瘋了……"

"我也是……"

在激烈的時分,兩人彼此都是訴心底的思念,自然而然的話,比任何甜蜜語都更動人.

半年已過,晏錐可以不用帶雨傘了,這美好的味道讓他興奮不已,而洛琪珊也是十分熱,歡騰,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飽滿的投入……

滿滿的思念濃濃的愛意,只有在徹底擁有對方時才能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這是真的,這不是在做夢,是真的回來了!

這*有多少溫柔的話,有多少激烈的火花,有多少綿綿深,一切都在釋放著沸騰著.踏實了,滿足了……

無邊無際的溫暖包圍著,直到入睡,他和她臉上都是帶著幸福的微笑,像往常那樣抱著進入夢鄉,就仿佛從未離開過.

洛琪珊的歸來,讓晏家重新恢複了熱鬧,她在去看望父母之後,直接去了水菡那里,惦記著侄女呢.

寶寶快要滿半歲了,五官長得越發清晰,比剛出生那時候漂亮多了.洛琪珊一進去就看到水菡拉下了衣服,原來是剛喂完奶,她懷里那不點兒還在咂咂嘴,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珊珊!"

"嫂子!"

兩個女人湊在一塊,頓時,晏錐和晏大少就一邊涼快去了.

"珊珊,你不是在山區嗎,可你怎麼還越長越美了?"水菡亮晶晶的大眼閃過一絲狡黠,這話的含義很深了.

晏大少在旁邊立刻接了一句:"這還用嗎,戀愛中的女人才美,弟弟和弟妹現在是熱戀期呢!"

"哈哈,是啊!"

"……"

這兩口子也太有默契了,水菡什麼話,晏大少就知道她下一句該是什麼,自動補充了.

晏錐到是一臉淡定,可洛琪珊就臉蛋泛,只能將注意力轉移到孩子身上去.

"嫂子,我可以抱抱寶寶嗎?"

"當然可以了,這是你侄女啊."水菡著,將寶寶送到洛琪珊懷里.

洛琪珊抱孩子的姿勢是很標准的,讓人放心.寶寶被她抱在懷里,也不哭,只是好奇地看著她,睜著純淨的眼睛,粉的嘴一嘟一嘟的像是要什麼.

寶寶的臉很飽滿,臉型像水菡,眼睛和眉毛卻像晏大少,集合了兩人的優點,當然也會跟檸檬很像了.

洛琪珊眼睛都直了,望著寶寶這晶瑩剔透的肌膚,忍不住湊上去親了一下她的臉.

"好香啊……奶香,真好聞."洛琪珊著又低下了頭.

寶寶被洛琪珊親了之後,先是呆呆地看著她,眨巴眨巴眼睛,發出哦哦哦的聲音,然後忽然一下咧嘴笑了……

"咯咯……咯咯咯咯……"寶寶笑得純真無暇,不然一絲雜質的笑,像天使,像精靈,瞬間萌化了洛琪珊的心.

可是,水菡卻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哎呀一聲:"不好,這丫頭又干壞事了!"

洛琪珊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手上一熱,水菡已經將孩子接了過去,哭笑不得.

"珊珊,丫頭尿尿了,你快去洗洗吧."

洛琪珊低頭一看,自己手上果真是一片狼藉.

"哈哈哈……"

"丫頭歡迎珊珊的方式太特別了!"

"……"

寶寶剛洗個澡,又吃奶,沒那麼快給她穿上紙尿褲,想著過一會兒再穿的,可沒想到會尿在洛琪珊手上.

洛琪珊莞爾一笑,一點都不生氣,去洗手了.

晏大少這才將晏錐拉到一邊,壓低了聲音:"昨晚沒好好睡吧?感覺會有戰略成果嗎?"

這話,晏錐懂.

只見這男人得瑟地笑笑:"我可是蓄了半年的能量啊,我有種感覺,這次真的可能會中."

"哈哈哈,好樣兒的兄弟!"

洛琪珊出來時就看見大哥和晏錐都在盯著她……確切地,是她的肚子.

晏錐那眼神,活像是在看什麼稀世珍寶似的,洛琪珊可不知道他是在想昨晚那麼勤奮耕耘,會不會她就懷上了啊?

上篇:續:珊珊回來了!     下篇:續:晏錐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