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再次喝白酒,試驗一下還會不會發病  
   
續:再次喝白酒,試驗一下還會不會發病

梵家的一對龍鳳胎,起先洛琪珊只是看了照片都已經被萌得流口水,現在見到真人了,這心啊,瞬間不屬于她自己,忙著抱孩子,心花怒放的,晏錐被晾在一邊,心想啊,這樣也好,珊珊多跟孩子接觸一下,更能激發她對懷孕的渴望.23us

龍鳳胎寶寶被梵狄和穎打扮得一模一樣的,都是穿著淺綠色卡通圖案的嬰兒衣服,就連襪子都一模一樣.

要洛琪珊在沒人提示和不准拉開嬰兒褲褲查看的況下,分辨出誰是女寶寶,誰是男寶寶,這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望著眼前這兩張粉嘟嘟晶瑩剔透的臉,洛琪珊親了又親,還輕輕有手指摸摸寶寶的下巴,兩眼直冒心:"寶貝,你們最乖了,可不可以給阿姨一點提示啊?你們誰是女寶寶誰是男寶寶?"

才幾個月大的寶寶當然是聽不懂也不來的,只是,這兩個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遺傳了梵狄的優良基因,在聽到洛琪珊話後,右邊的寶寶竟然發出了哦哦哦的聲音,還蹬了蹬腳.

"咦,難道是在給我提示?"洛琪珊知道這想法有點荒誕,可就是忍不住幻想一下……

"哈哈,那我就猜這個是女寶寶!"洛琪珊著,抱起了右邊那個蹬腿兒的寶寶.

洛琪珊望著梵狄和穎,好奇地問:"怎麼樣,我猜對了嗎?"

梵狄扁扁嘴,而穎就嘻嘻一笑,甜甜地:"對啦,你抱的是女娃,她比她哥哥更調皮一點."

還真被洛琪珊蒙對了!頓時心大好,獎勵似的在寶寶臉頰吧唧一口,愛憐地:"女娃乖,才幾個月大就這麼貼心了."

另外一個男娃似是有點不服氣了,咿咿呀呀的,手還在不停地動,那呆萌的模樣實在太讓大人把持不住了,因此,晏錐又將寶寶抱起來,趁機親親.

梵狄沒好氣地:"拜托你們兩口子,我家寶貝們的臉都要被你們親壞了."

"哈哈,什麼時候梵老大也這麼氣了,我很溫柔的,只是輕輕地親了親."

晏錐脖子一梗:"我才親一下呢,氣!"

穎對這群人的相處方式也是見怪不怪的,不管怎樣,看到晏錐和洛琪珊恩恩愛愛的,穎也會暗地里感到欣慰.當初梵狄是在婚禮上跑掉的,始終是對洛琪珊有所虧欠,還好洛琪珊現在是有了她自己的真命天子,這樣,大家都會輕松很多,相處起來才不會尷尬.

話題很快轉移到了度蜜月這個事,晏錐聽梵狄,他推薦的地方居然是一座私人島……是梵狄和穎曾去度蜜月的地方!

只是,沒服力的.梵狄拿出了島的照片,立刻就讓晏錐和洛琪珊驚歎了,露出了強烈的向往之色.

"太美了,這一點都不比馬代那邊差啊,並且還有個好處是,上邊沒有人,除非我們過去."洛琪珊目不轉定地看著照片,難掩興奮.

晏錐這人其實很挑剔的,不然也不會跟洛琪珊選了幾天都沒定下去哪里.可現在看著梵狄的私人島,晏錐也不得不佩服梵狄的眼光和魄力了.

"確實很美,純天然無汙染,無人工打造的美景,都是自然形成的,上邊沒人打擾,真正呃世外桃.源啊!"

梵狄又拿出了另一組照片,一臉得瑟地:"還有這個."

"哇……這是……太夢幻了,就像是電影里的場景一樣,真的是同一個島嶼嗎?"洛琪珊再次驚爆眼球了.

晏錐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指著照片上的房子:"這是你造的?簡直是童話世界里的林中屋!"

梵狄悠閑地翹著二郎腿,懷里抱著奶娃,慢慢地介紹:"這幾間房子,除了我和穎的那一間,其余的,你們隨便挑吧,上去度蜜月就住那里."

晏錐聞,爽快地拍著梵狄的肩膀:"夠意思啊,這麼好的地方都貢獻出來了,不愧是梵老大!"

"去去去,甜蜜語留著對你老婆吧."梵狄佯裝一臉嫌棄.

洛琪珊感激地看著梵狄:"我很喜歡這個地方,謝謝你能提供這麼漂亮的島給我們度蜜月."

梵狄妖孽的俊臉閃過一絲戲謔:"你們兩口子都很感激我啊?那就來點房租費吧,不貴,一百萬起價,多多益善."

"……黑,果真黑!"

"咳咳……老公,咱別感激他了,直接去就行.不感激就不用給感謝費."還是洛琪珊機靈.

"哈哈,梵狄,聽到了嗎,我老婆了,咱不感激你."

梵狄摟著穎的肩膀,看似認真地:"你看,這兩口子現在多有默契,連話都一樣了,知道為什麼嗎?"

穎很配合地搖頭,做出好奇的樣子:"老公,你那是為什麼啊?"

梵狄嘴角揚起壞笑:"忘了嗎,某人在半年前發過一張自己和老婆的合照,結果一不心將地上的手術刀照出來了.所以啊,我們可以大膽地猜測,某人一定是被手術刀給馴服了,我敢打賭,不久的將來,奶爸幫的成員又有一位要晉升為妻奴了."

穎立刻"哦"了一聲,頗有深意的目光望著晏錐.

"你們……你們兩口子……"晏錐臉都綠了,耳根卻是的.被人揭穿糗事,哪里還能淡定呢.

而洛琪珊卻是略顯嬌羞地低下頭:"我哪有那麼*力啊,我很溫柔的,不信你們問問晏錐."

晏錐一聽,臉色一下變成菜色,卻還硬著頭皮:"那當了,我老婆怎麼會用手術刀對付我,她疼我都還來不及呢,她對我最好了."

話這麼,可誰都不曉得晏錐心里響起那亮晃晃的手術刀還是有點陰影的.

"哈哈哈……晏二少,我怎麼覺得你有點不由衷啊?"梵狄故意瞄向洛琪珊.

果然,洛琪珊橫眉過來,瞪著晏錐:"不由衷,是嗎?"

"不不不……我的全是真的,發自肺腑啊!"

"……"

這歡聲笑語,讓梵氏公館更加富有生機了,一個愉快的下午就過去.

洛琪珊和晏錐被留下來吃晚飯,同時也要聽梵狄島上需要注意的一些事,為度蜜月提前做准備.

這頓飯,由穎親自下廚,每道菜都是她做的,一共六菜一湯,豐盛而又不會太浪費.

穎的廚藝如何,洛琪珊和晏錐那是早就知道的,但真正這麼私下吃到穎做的飯菜,挺難得.今天,大家都吃得很滿意,對穎的手藝更是贊不絕口,大誇梵狄有福氣,有穎在家,他想吃什麼都不是問題,身邊一個特級廚師在,那是吃貨最最羨慕的事了.

只是有菜還不夠,還需要有好酒才能錦上添花.

梵狄這里的珍藏的酒可是相當豐富的.世界各個地方的名酒他都會收集一點放在酒窖里,這其中有幾種白酒是國內產的.

梵狄將米黃色的酒倒在晏錐和洛琪珊的杯子里,告訴他們,這是50年份的五糧液.

50年啊,這酒已經變得有些粘稠了,高濃縮的精華啊.

梵狄的一番款待,可晏錐兩口子卻望著酒杯,露出了相同的糾結的神.

"嗯?怎麼了?"梵狄察觀色,覺得有點不對勁.

話都到這份兒上,大家本不是外人,有些事也沒什麼可隱瞞的了,洛琪珊將自己的秘密了出來……她的心理病.

原來還有這樣的病,穎和梵狄都很震驚,卻也更為洛琪珊感到惋惜和心疼.好好的一個人,生在一個環境優越的家庭里,不知道的都會認為洛琪珊的成長會一帆風順無憂無慮,可誰會想到她所受的罪有多麼深刻呢,以至于成年之後都留下陰影成為頑固的心理疾病.

"那……就不喝這個酒了,我給你們另外換."穎著已經站起身來.

洛琪珊卻在這時抬起眸子,亮亮的閃著光:"穎,先別換.我……我想再試試自己的病究竟是不是真的好了.藍覃被抓之後,我感覺心結緩解了不少,可我還沒真正試驗過.今天,就當是我在測試吧,我也希望是真的全好了……"

"好,老婆,我支持你!"晏錐第一個發話,端起酒杯,跟洛琪珊與梵狄一起碰杯.

梵狄也爽快,大喊一聲"喝!"

喝了會怎樣?洛琪珊會發病嗎?梵狄只有明天才能問了……

上篇:續:晏錐發火     下篇:續:珊珊又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