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珊珊又犯病?  
   
續:珊珊又犯病?

洛琪珊這麼勇敢地要面對自己的心理疾病,晏錐也沒什麼可的,當然是全力支持了.23us

但他這是交了損友啊,梵狄和穎之間默契十足,一邊吃著喝著一邊還時不時聊上幾句……

"這酒啊,適當的喝一點也可以,別貪杯就行,可遇到珊珊這樣的猛女,喝了之後有*力傾向的,晏錐,你得心點,別明天來訴苦啊."梵狄一臉好心地提醒.

晏錐扁扁嘴,表面上若無其事地:"放心,好歹珊珊是我老婆,我能搞定的,你們不用為我擔心,如果她晚上真的犯病了,大不了我把她捆起來."

"咳咳……"穎差點嗆到:"你舍得嗎?捆著珊珊,你不怕她清醒之後找你麻煩?哈哈哈……"

梵狄立刻附和了一句:"就是啊,晏錐你確定能在珊珊犯病的況下平安無事嗎?我真的忍不住要擔憂了……貌似你以前跟珊珊在度假村的時候就是被她給……"

"強"字還沒出口,晏錐頓時囧了,俊臉發熱變成醬紫,狠狠地瞪著梵狄順勢給夾了一塊肉過去塞進梵狄嘴里……

"快吃吧,你老婆做的菜這麼美味!"晏錐這話分明帶著警告的味道,意思是讓梵狄不准再下去了.

這也太糗了,晏錐可以肯定,這事是大哥在奶爸幫里傳開的!

穎很好奇,亮亮的大眼睛望著梵狄:"老公,你晏錐以前被珊珊怎麼啦?"

梵狄嘴里含著肉,笑得很是讓人抓狂,那表很容易使得別人產生聯想.

"啊……"穎像是猜到了什麼,驚奇地:"難道是被珊珊給……給……強……了……"

"噗嗤……"晏錐嘴里那口湯,一不心就噴出來了,好在她反應快,頭一偏,湯噴在了地上而不是桌子.

"哈哈哈,我猜對了……"穎高興地拍手.

梵狄獎勵似的拍拍穎的腦袋,愛憐地:"心,晏錐的眼神會攻擊你的."

晏錐欲哭無淚啊,這事看來最終會成為他這輩子的笑柄,沒辦法抹去了.

洛琪珊也是滿臉漲,只能同地看著晏錐,拿紙巾為他擦嘴,還不忘安慰道:"老公,淡定……淡定……"

晏錐忿忿地咬牙,不淡定還能怎麼的?反正自從洛琪珊出現在他生活里,他的人生就變得有太多的不定因素,充滿了刺激,尤其是被她用強的時候那簡直就是永生難忘的經曆.

既然都被損友們知道了,晏錐就干脆自己變得臉皮厚起來,很快恢複常態,大不慚地:"我和姍姍,那才叫真的是天雷勾地火,懂麼?"

"嗯,懂……看得出來,你就是雷,珊珊是火……"

"胡!我才是火,珊珊是雷."晏錐梗著脖子.

"呵呵,還好你沒自己是干柴呢……"

"……"

這頓飯,在歡聲笑語中結束,晏錐也不是真那麼氣,有時只是為了活躍氣氛而已.

飯後,梵狄想留晏錐和洛琪珊吃點水果,卻被晏錐婉拒了,他要盡快回家去,萬一珊珊犯病的話,他才能有所准備.

這話確實有道理,大家都很體諒晏錐,畢竟,珊珊不是一般的女人,好歹也練過幾年跆拳道的,如果真犯病,晏錐指不定又要被收拾了.

回到家,晏錐拉著洛琪珊直奔樓上浴室……可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很集中,隨時觀察著洛琪珊的狀況.

不管怎麼,就算是犯病,晏錐也不能再給偷襲了.這是他心里的想法,只是沒出來.

洛琪珊是為了試驗自己的病,所以她比梵狄和晏錐還喝得多.喝酒之後的洛琪珊完全就是個大孩子,調皮得很,在浴室里唱著兒歌,還嚷嚷著要為晏錐洗澡.

洗澡就洗澡吧,晏錐這貨有福氣啊,但是珊珊腦子不清醒,因為酒精的作用,所以人比平時更輕松得多,更放得開了.看著眼前的美男,洛琪珊玩心大起,兩只手不安分,把晏錐給逗得烈火焚身,而她自己卻好像絲毫不知道.

晏錐差點哀嚎了,緊緊抱著她的身子,可就是不敢輕舉妄動……萬一不心她的病就犯了,他都不敢想象她會怎麼樣.因此,此刻還不適合做某種事的,他必須要警惕.

這可苦了晏錐,感覺渾身都要爆炸了,偏偏就是暫時得不到釋放.

眼前,洛琪珊如美玉般的身子在晃動,是不是還發出輕笑,玩得不亦樂乎,而晏錐就差點要噴血了……

"珊珊……"晏錐口干舌燥,喚著她的名字,喉嚨像在冒煙.

"珊珊,別鬧,洗好了就出去吧."

"呃?"洛琪珊抬眸,酡的臉蛋,迷離的眼神,仿佛不諳世事的孩子般惹人愛憐不已.

"唔……好吧,我們出去玩."洛琪珊隨手將浴巾裹住自己,然後出去了.

晏錐吞了吞口水,無奈啊……還玩?今晚可是不好玩啊!

晏錐悄悄從浴室探出頭,確定洛琪珊是在chuang上躺著了,他才輕手輕腳走出去,出了臥室轉悠一圈很快回來,他手里已經多了一根細細的尼龍繩.

"老婆,別怪我狠心啊,我這也是為了自保,如果你一會兒真的犯病了,我只能把你捆著,否則不僅我會受傷,最怕的是你傷到你自己啊……"晏錐心里默默念叨著,將尼龍繩攥在手里,背著手,在chuang邊的沙發坐了下來.

"咦,老公為什麼不上來?坐在沙發干什麼?"洛琪珊不解,一雙美目含著惑人的風望著他.

晏錐裝作漫不經心地咳嗽兩聲,抓起身邊的ipad,隨口:"我看看文件,一會兒就睡."

洛琪珊趴著,被子都遮不住全部的春.光,可她還在一臉無辜地看著晏錐,撒嬌:"那你不能看太久啊,十分鍾……我等你……"

最後那三個字,把晏錐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喚起來了.這要是在平時,晏錐早就歡呼著沖上去了,可今天不同,他覺得自己應該把持住,在沒確定洛琪珊是不是真的沒事之前,他必須要冷靜……

真是煎熬啊,*秀色可餐,但他還要忍耐一下下才能吃.

可誰知,洛琪珊竟然頑皮地跳下來,坐到他身邊,抱著他的胳膊,臉蹭著他,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然後咯咯地笑:"老公,你該不會是因為害怕,所以不敢靠近我?嘻嘻……老公你緊張的樣子好可愛."

"誰我害怕我緊張了?你是我老婆,有什麼可怕的."晏錐硬著頭皮.這是他打死都不會承認的啊.

洛琪珊歪著腦袋看他,整個人都鑽進他懷里去了,捧著他的臉,在他唇上用力親了一口……

"老公最好了!"洛琪珊完,放開了晏錐,站起來往外邊走.

晏錐還在愣神之際,忽地看見洛琪珊拿著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走進來了……

蹭!晏錐條件反射似地沖上去抓住了洛琪珊的手腕,急忙問:"你這是做什麼?快把刀放下!"

晏錐的心都在哭泣了,心想,完蛋了,真的又犯病了.

洛琪珊水汪汪的眸子里滿是不解:"老公你干嘛,我只是想吃西瓜,想叫你幫我切一下."

嗯?吃西瓜?

晏錐頓時松了一口氣,可還是沒放開她的手,心翼翼地:"ok,我去切西瓜,可是你不要再亂跑了,回chuang上去躺著,我切好西瓜會給你端過來的.還有,你記住,不要隨便拿這種具有殺傷力的武器,水果刀也不行."

開玩笑呢,若真是犯病,絕對不能讓她碰刀子的!

見洛琪珊很乖巧地答應了,晏錐急忙跑去廚房,將里邊的刀子叉子全都藏起來……幸好只是切西瓜啊.

晏錐虛驚一場,很快端著一盤子的西瓜進臥室了.可是,剛一踏進門就看見洛琪珊站在某個角落里,兩手高舉著一只青花瓷花瓶!

晏錐臉色一變,飛快地將盤子放下,拔腿就沖上去!

"珊珊!珊珊你做什麼?"晏錐只覺得自己的聲音在顫抖……這青花瓷花瓶是他花了上百萬才拍到的.

難怪晏錐這麼緊張了,他記得洛琪珊過,曾經有一次她犯病,將她家的東西都摔碎了很多.現在,她這姿勢不就是要摔花瓶的節奏麼!

上篇:續:再次喝白酒,試驗一下還會不會發病     下篇:續:兩口的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