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兩口的趣  
   
續:兩口的趣

此時此刻,猶如時間停頓一般,晏錐和洛琪珊兩人就這麼僵持地望著對方,晏錐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毛了洛琪珊.本文由23us

其實最讓他擔心的不是這花瓶被打碎了多可惜,而是緊張洛琪珊如犯病,很可能會傷到她自己.

洛琪珊舉著花瓶,絕美的面容露出了純真無害的笑臉,俏皮地:"我想看看花瓶底部有沒有圖案或者文字……嘻嘻……真的有字……"

什麼?她不是想摔花瓶?

晏錐這才喘了口氣,盡量讓自己笑得自然一點,溫柔地像哄孩一樣:"珊珊,你想看花瓶的底部,也不必這樣舉著看,來……先把花瓶放下."

著,晏錐上前去,兩只手心翼翼地捧著花瓶,而洛琪珊也聽話,將花瓶交給了晏錐,只是,她的手也沒松.

"咳咳……你想看底部,我拿著,你慢慢看."

"嘻嘻……老公你真好!"洛琪珊笑得可單純了,只是立刻又補充了一句:"可是老公,怎麼我覺得你好像很緊張,是怕我打花瓶打碎了嗎?哼哼……"

她嘟著嘴,氣鼓鼓的粉腮,瞪著兩只水靈靈的眼睛,這模樣簡直就像是一只誤入狼窩的白兔,太招人愛了.晏錐看得一呆,隨即趕緊安撫:"珊珊,我沒那麼氣,我只是擔心你會傷到自己,這花瓶也是殺傷性武器,不能亂動,聽見了嗎?"

洛琪珊不悅地扁扁嘴,聲嘟噥:"氣鬼,不就一個花瓶麼,我爸爸書房里還有好幾只呢……"

晏錐嘴角犯抽,自己又成氣鬼了?這……這真是太冤枉了.但是,他能跟一個喝了酒的人計較麼?

晏錐將花瓶放好,摟著洛琪珊坐到了chuang邊,很仔細地觀察著她:"怎麼樣,感覺有沒有什麼異常?你可別忘記了你今晚喝酒是為了什麼,試驗你的心理病到底好了沒有,你呀,真是太調皮了,先前是拿刀子嚇我,剛才我又以為你咬摔花瓶……親愛的,你到底犯沒犯病啊?"

洛琪珊一聽,呆滯了幾秒,之後驀地扭頭望著晏錐,卻又不話.

晏錐被這直勾勾的眼神給盯得心頭發毛,不由得下意識看了看沙發上的尼龍繩……嗯,似乎繩子距離他有點遠,一只手臂還夠不著繩子.

洛琪珊趁晏錐這愣神之際,一下子將他給按倒,順勢就成了勝利女王的姿勢.

"嘿嘿,想知道……我有沒有犯病?"洛琪珊的舌頭有那麼一點點的打結,她確實喝得不少,不管有沒有犯病,酒精的作用都是存在的,她感覺暈乎乎輕飄飄的,比先前更明顯.

那可是珍藏了50年的酒啊,濃郁香醇,洛琪珊怎麼可能還不醉.

晏錐望著上方洛琪珊的臉,被老婆按住的感覺雖然是不錯,但現在是特殊況,他需要留意她有沒有發病.

"珊珊,那你現在有沒有想打人或是摔東西?"

洛琪珊美目一轉,兩只手抓住了晏錐的肩膀,得意地:"我……我想把你給……"

後邊沒聲了,因為她已經俯下頭,埋在他胸前.

下一秒,只聽晏錐哎呀一聲,痛苦之中又含著幾分歡愉,不由自主地將手插.進了她的發絲之間,喉嚨里發出含糊的聲音.接下來,這兩人就開始糾纏,在chuang上翻來覆去滾著,上演了一出激.而又火熱的畫面.

這不是洛琪珊在摧殘晏錐,只是她很熱,他也很投入,並且感受到了她沒有發病,她沒有*力傾向,這明,她的心理病已經好了!

第二天.

洛琪珊醒來時,第一件事就看著臥室里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看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昨晚她沒發病?

身邊,晏錐睡得很香甜,洛琪珊為了保險起見,還鑽進被子里審視了一下他的身體……沒有傷痕,沒有被打的痕跡.

洛琪珊長長地籲了一口氣,慶幸自己的病終于是有了好轉,想必今後也不會再犯了.

可是,就在洛琪珊欣喜之際,她發現沙發上有一個奇怪的東西……仔細一看,居然是一條細細的繩子?

怎麼會有條繩子在那里?

洛琪珊努力在回想著關于昨晚的種種景……

可憐的晏錐還在夢鄉中,不知道洛琪珊已經醒了,更不知道洛琪珊看見了那截繩子.

不一會兒,晏錐的眼皮動了動,徐徐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笑得溫柔無害的臉,正對著他巧笑倩兮.

晏錐頓時心大好,覺得一覺醒來能看到老婆的笑臉,這真是太溫馨了.

習慣地想伸手抱著她,但是,晏錐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動不了?

一瞬間,晏錐混沌的意識猛地蘇醒,他的手被綁住了!

"老公,滋味如何啊?"洛琪珊笑意不減,抱著晏錐.

晏錐這才反應過來,是洛琪珊綁了他.再看沙發上,繩子不見了……應該就是他昨晚准備的繩子此刻綁住了他自己!

晏錐哭笑不得,洛琪珊是生氣他准備了繩子所以才這麼對待他的嗎?他這個老婆還真是火辣呀,一般人絕對無法消受.

"珊珊,親愛的,一大早這麼玩,就不怕刺激過度了把我嚇成心髒病嗎?"

"你忘了我是醫生?我會給你治病的."

"好啦,快把繩子解開吧,我肚子餓了,想吃早餐."晏錐得很委婉,但也沒有一絲生氣的跡象,這貨的脾氣越來越好了.

洛琪珊一愣,晶瑩的臉倏然浮現出明媚之色:"老公,我這麼對你,你都不生氣?你不罵我?"

晏錐也覺得奇怪,怎麼自己變得如此大度了,超越了以前啊.

他眼里的*溺越發濃了,輕聲:"笨老婆,你只是惡作劇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對我怎麼樣,我為什麼要生氣?"

洛琪珊有點意外,想不到晏錐這麼大氣,可更多的是感動,他的包容心太寬太溫暖了!

"老公……"洛琪珊含脈脈地喚了一聲,右手往後一翻,摸出一個東西……晏錐的筆記本電腦.

"我發現了這個,你看……"洛琪珊神秘而又略帶羞澀的表,讓晏錐心頭一蕩.

視線落在屏幕上,晏錐當場石化了,緊接著就是熱血沸騰!

"這個……你……你怎麼找到的,我只是……只是以前下載的,僅供參考,僅供參考……咳咳……"晏錐俊臉成了紫色,話也透著沙啞的隱忍,不為別的,只因為洛琪珊找出來的東西竟是一部十分動感的很適合夫妻一起觀摩的"影片"

"哼哼,真的只是以前嗎?我走的這半年,你敢你沒看這個?"洛琪珊嬌嗔地瞪著他,虎視眈眈的.

晏錐心里暗暗叫苦,這種事兒,本來是全天下男人都會有的,他也是人啊,偶爾看一看,那真是最正常不過了,但是現在被老婆抓包,面子上還是過意不去.

"咳咳……珊珊,你不會這麼不理解我吧?哎,我沒什麼可辯解的,你想怎麼樣,隨你."晏錐一副任人宰割的神,看上去有點無奈.

他心想啊,多半是洛琪珊要發飆了,這次又用什麼方法威懾他呢?

真是……家有母老虎啊!

洛琪珊板著臉,將筆記本放在旁邊,讓晏錐能看到,然後她才突然湊近了晏錐,伸手撫摸著他手腕上的繩子,輕聲:"我要懲罰你……"

"懲罰?"

"嗯,就這麼懲罰……"完,洛琪珊已經鑽進被子里去了.

原來她的懲罰是這樣?晏錐心花怒放啊,這才明白她剛才是在逗他呢,這樣的懲罰他求之不得!其實她根本沒那麼氣的,她是故意將筆記本放在那,好讓兩人都看到,更激起一種難以抑制的欲.望,讓這個早晨變得無比旖.旎……

兩口現在對于制造趣這方面,已經是很有心得了,配合還挺默契,也不用擔心對方會生氣,晏錐發現洛琪珊只是偶爾潑辣,裝作像母老虎一般,可實際上只有他才知道她有多愛他,多溫柔.她的一切美好都只為他一個人綻放.

這麼勤奮地耕耘,晏錐和洛琪珊都覺得應該是會盡快懷上了.于是乎,在兩人啟程去梵狄的島之前,先做個早.孕測試,這樣才能安心地出去度蜜月.

這天早上,晏錐將買來的測試紙放在洛琪珊面前,滿臉寫著期待,就等著她進去驗一驗……【關于梵狄的島,有的讀者覺得這是屬于私人的,不該讓晏錐和珊珊去,但是大家可以看看梵狄結婚那章,早就鋪墊了島上的房間他造了有幾間,就是為其他人准備的.】

上篇:續:珊珊又犯病?     下篇:續:浪漫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