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珊珊發現了晏錐曾喜歡過水菡  
   
續:珊珊發現了晏錐曾喜歡過水菡

商場里的偶遇,只是一個插曲,絲毫不會影響到晏錐和洛琪珊的心,只不過,卻勾起了洛琪珊的好奇.23us

洛琪珊挽著晏錐的手,圓潤的臉蛋上露出探究的神色,明亮的大眼格外有神:"老公,看來你對女人的吸引力挺大的嘛,鄧嘉瑜其實各方面條件還不錯,是模特兒,長相氣質身材都是百里挑一的,家庭背景也好,可你們當初為什麼結婚之後卻沒產生感呢?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原因?"

這個問題,是洛琪珊以前曾想到過卻沒有問出來的.當時只覺得那是晏錐過去的事,她不想打破沙鍋問到底,但是今天在商場遇到鄧嘉瑜,分明還能感受到呢女人的嫉妒與不甘.洛琪珊就納悶兒了,這女人怎麼那麼想不開,那麼不識趣呢,明知道她和晏錐感好,可偏偏還要覬覦晏錐,這不是自討沒趣麼?好歹也是富家千金,不至于這樣吧.

晏錐被問得一愣,咳嗽了幾聲,俊臉微,眼底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尷尬,但還是選擇了跟洛琪珊老實交代.

"老婆,其實洛琪珊就是那種喜歡尋求刺激和挑戰的女人,她自以為很完美,眼光也高,一般的男人她看不上,但她看上的又是得不到的,比如,我哥."晏錐無奈地聳聳肩.

"啊?大哥?"洛琪珊不禁詫異,瞬間覺得自己挖到了一件很有深度的陳年舊事.

"你繼續."洛琪珊變成了好奇寶寶,一臉期待地看著晏錐,等著他講故事呢.

晏錐感覺今天是難以搪塞過去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隱瞞,有些事,遲早是要被洛琪珊知道的.

晏錐幽幽一歎,柔美精致的俊臉上薄唇輕啟:"幾年前,在我大哥大嫂剛剛*不久,鄧嘉瑜出現了,她曾跟我哥哥合作過,因為我哥以前是造型師,鄧嘉瑜是模特兒……她看上了我哥,但是我哥心里只有我大嫂,鄧嘉瑜不服氣,想要將我哥搶過去,只可惜,她沒能得逞,我大嫂懷孕,在爺爺的安排下,大嫂和大哥結婚了,鄧嘉瑜徹底沒戲.可是……"

到這,晏錐的臉色微微變了變,嘴角泛起一絲苦笑:"那時的我,還執著于跟我哥之間的斗爭,想要得到家族的大權,而鄧嘉瑜的家里也需要通過聯姻來擴大他們的產業,加上我當時迫于壓力,雙方抱著互相利用的心態,結婚了.但是,婚後,我和鄧嘉瑜是形同陌路,各過各的,完全是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連親吻都沒有過,深入的探討就更沒有了."

洛琪珊聽得睜大了眼睛,太意外了,想不到鄧嘉瑜還真是個腦子複雜的女人,她到底在想什麼呢,先是晏季勻,後又是晏錐,她不覺得瞎折騰麼?

"沒錯,鄧嘉瑜就是那種將男人看成是獵物的女人,她覺得目標越高越高,征服之後才會有成就感.她不會喜歡一個普通男人,她只會瞄著有金錢地位和名譽的男人.她跟我的那段婚姻,本就是個錯誤,當時是大哥的掌權,我只是個私生子,鄧嘉瑜根本就沒把我放在眼里,所以,當離婚時,我和她都沒有半點悲傷,反而是解脫."晏錐長長地舒了口氣,將洛琪珊的手握得更緊了.

洛琪珊是個有腦子的女人,聽晏錐了這些,她已經能猜到鄧嘉瑜的心思了.

"我懂了,她在離婚很久之後又遇到你,可你已經是炎月的董事長,還是商會主席,並且比以前更加成熟穩重又男人味,更有魅力了,所以鄧嘉瑜又起了征服欲,想要將你追到手,滿足她對追逐的興趣,滿足她對男人的占有欲.也只有位高權重又多金的男人才能入她的眼……嘖嘖,她根本沒有真正愛過誰,她只是在玩……"洛琪珊忿忿地鼓著腮,對鄧嘉瑜的印象越發地差了.

"真是丟女人的臉,她就好好地正經地追求別人,那或許還能贏得最起碼的尊重,可她卻只會招來別人的鄙視."

晏錐莞爾一笑,輕拍著洛琪珊的肩膀安撫著:"好啦好啦,別提她了,記住要保持好心,我們該回家了."

洛琪珊點點頭,可剛邁出一步又停住了,扭頭盯著晏錐,晶亮的眸子眨呀眨,問了一個讓晏錐差點暴走的問題——"老公,你以前喜歡過幾個女人啊?初戀是誰?在我之前,你喜歡的女人又是誰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晏錐不停地咳嗽,臉都漲了,心里更是暗暗叫苦,糟糕,終于是要面對這頭疼的問題了.

"珊珊……老婆……你干嘛突然想起問這些啊,都是過去式了,不提也罷."

洛琪珊蹙起眉頭,哼哼著:"你怕我會因為你以前的事而計較,生氣?我是那麼氣的人嗎?我只是好奇問問,你就當時閑聊那麼講講吧."

晏錐不想對洛琪珊撒謊,他可以出沈云姿的事,但他又怎麼能自己在遇到洛琪珊之前喜歡的女人是水菡?這種事兒,如果是別的女人,那也就罷了,沒什麼大不了,但偏偏是水菡,是大嫂啊,洛琪珊如果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會不會影響到她和水菡之間的和諧?

"好好好,既然老婆大人問到,那我就了啊……咳咳……我的初戀叫沈云姿,不過是我單相思,人家沒喜歡過我,我們也沒交往過.好了我完了,你該放心了吧?"

"哦……"洛琪珊想了想又:"那你的意思是在我之前,就只有這個初戀存在?"

晏錐心里咯噔一下,嘴上可沒什麼,只是硬著頭皮笑笑,點頭,然後摟著她往前走.

難道是孕婦真的會比一般人敏感嗎,以前洛琪珊可沒問這些,今天是怎麼了.

洛琪珊自己都不准是怎麼了,就是突發奇想地問出來,沒有追究的意思,純屬好奇,似乎今天想到的事特別多.

但對于晏錐的辭,洛琪珊沒懷疑,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晏錐和水菡之間會有那麼一段……也是單相思,水菡在晏錐心里有著特殊的位置,雖然各自都結婚有了歸宿,但晏錐很清楚,沈云姿是他曾一度迷戀的女人,而水菡才是他真正喜歡過,甚至曾想過要得到她娶她……

而這些話,不適宜告訴洛琪珊.不是每件事都適合主動去坦白的,有時也要考慮一下事對別人的影響.如果出來會有可能引起矛盾,那還不如不呢.

晏錐的考慮是沒錯,如今洛琪珊和水菡相處得挺融洽,年齡相當,脾氣相投,湊在一起可是有聊不完的話題,有有笑的,不僅是親人,更是閨蜜,他若是傻乎乎地把陳年舊事翻出來,豈不是自討苦吃?

總之他現在問心無愧,他是全心全意愛洛琪珊的,這就夠了,不是麼.

樹欲靜而風不止.洛琪珊現在可以是個很享福的孕婦,全家人都對她很好,得到了晏錐無微不至的照顧,兩人的感固若金湯,這日子本該是很愜意的,可是……隱患始終是會冒出來,該來的怎麼都躲不過.

這天傍晚,晏錐從外邊回來,聽到陳嫂洛琪珊今天沒下樓吃飯,似乎是緒不太對勁,只將自己關在屋里不出來,晚餐就喝了一碗皺,菜都沒吃,是沒胃口.

晏錐直覺不妙,趕緊地上樓去,果然,洛琪珊獨自一人在陽台上發呆,桌子上放著手機,她就這麼一動不動地盯著手機,眼睛的,疑似哭過,她蒼白的面容看起來是那麼令人心疼.

晏錐嚇了一條,急忙上前去,想要像往常一樣抱著她,可是她卻推開了他的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咦?這是個什麼況?晏錐更加不解了,心里直打鼓.

"怎麼了?我惹到你了?"晏錐本是隨口一問,沒想到洛琪珊竟然瞪著他:"對,就是你惹到我!"

"這……這是從何起啊,老婆,我對你還不夠好麼?你今天是怎麼了?"晏錐邊邊伸出了手臂.

洛琪珊還是不讓他抱,站起來,一只手撐著腰,另一只手指著桌子上的手機,臉上浮現出痛惜的神色:"你自己看,有人發了照片給我."

嗯?晏錐一驚,抓起手機一看……

這一看,猶如頭頂一聲雷,將晏錐炸個里焦外嫩!照片上赫然正是他握著水菡的手,深款款地注視著她,好像是隨時要親下去的樣子.這麼親昵而*的照片,晏錐在震驚之余更是火冒三丈,這是哪里來的?擺明了是在故意攪局,想引起他和洛琪珊的矛盾!誰,究竟是誰!

上篇:續:孩子保住了     下篇:續:老婆你聽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