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晟睿,你的媳婦是我啊!  
   
續:晏晟睿,你的媳婦是我啊!

嫣嫣在退,晏晟睿卻是進了一步,凌厲的視線落在她全身,甚至透過她的衣領在往里邊探究.頂點23us這可嚇壞了嫣嫣,腹黑啥都好,就是在男女之間某方面特別容易害羞,緊張,更何況是面對自己喜歡的男人,他這麼盯著看,她的心髒都快蹦出來了.

下意識地抓緊了衣領,戒備地等著他:"你……你……你往哪兒看呢,你可別忘了,你是老師!"

嫣嫣的提醒,在晏晟睿看來根本不重要.他又不是色.狼,更不是個思想古板的人,嫣嫣的話,對他不起作用.

"呵呵……肖靈夢同學,我很好奇,為什麼你臉上脖子上的皮膚跟你手上的皮膚相差這麼大?"晏晟睿笑意溫潤,怎麼看都是很無害的,但嫣嫣卻能感覺到他眼底藏著的威懾力.

"我……我當然不是從就這麼黑了.我的臉,脖子,那是給曬傷了的,但我身上的皮膚沒事,白嫩白嫩的,怎麼了,不行嗎?"嫣嫣閃動的大眼里有一絲狡黠,隨即竟裝出很嗲的聲音:"難道,老師你對我衣服之下的皮膚感興趣?想知道我身上是黑的還是白的?嘻嘻……老師,原來你好這一口,你早嘛,我其實對老師的仰慕之早就如滔滔江水……"

著,這妞果然用那只安份的爪子勾住了晏晟睿的脖子,故意向他拋媚眼,一副花癡狀.

想要嚇到晏晟睿,想要逗他,嫣嫣還是嫩了一點.晏晟睿從到大都不缺女生的關注,對于美女的免疫力驚人,何況是此刻扮丑的嫣嫣呢.

晏晟睿唇角浮現出一絲玩味,不退反進,一把摟住了嫣嫣的身子,大手隨之覆上她衣服的扣子,俊臉染上一抹邪魅,帶著蠱惑的聲音:"你你仰慕我?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誠意如何,嗯?"

輕揚的尾音,*的眼神,讓他看起來有點輕.佻,卻也更加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嫣嫣這場菜鳥哪里是對手,果然心跳加速,緊張得連呼吸都亂了……天啊,她本來只是想戲弄他,可現在卻變成被動了,囧.

但這妞還在硬著頭皮不肯服軟,不肯讓他看穿她此刻的慌亂,僵硬著脖子:"你要我怎麼表達誠意?"

晏晟睿見她還在嘴硬,分明是身子都在抖了,顯然是緊張萬分,可她卻偏要逞強,看來,他得跟這菜鳥上一課,讓她知道,男人不可以輕易戲弄.

晏晟睿的手動了,嫣嫣感覺到自己的衣服扣在正在他手中被解開……雖然這是第二顆扣子,但這樣的舉動卻是讓嫣嫣炸毛了,終于,臉上露出憤懣,一咬牙,狠狠抬腳再落下!

"嗷——!"晏晟睿呼痛,額頭上青筋暴跳,痛苦的表還帶著滿滿的憤怒.

可惡,她居然踩他的腳,還那麼用力!

嫣嫣氣鼓鼓的腮飽含著憤然,沖晏晟睿揮揮拳頭:"虧你還是老師呢,怎麼這麼壞?想占我便宜?下次就不只是踩腳了,我會拳頭伺候!哼!"

晏晟睿只覺得有種想揍人的沖動!

"你……你傻了嗎?還真以為我會對你下手?"晏晟睿捂著腳背,真痛啊,到現在還沒緩過勁來.

"管你是真是假,我才沒工夫去研究!"嫣嫣完,轉身就跑.但跑到門口又回頭了一句:"最後那杯的酒,是柏圖斯和拉菲混合的,是兩種酒!"

這回真跑了,比兔子還快.這妞那是倉皇而逃,天知道她剛才差點就要尖叫出檸檬的名字了,要不是臉上塗了一層,一定能看到她得像猴屁屁.

跑出去之後,嫣嫣才稍微平靜了一點點,只是嘴里還在喃喃自語:"真是的,猴急什麼,反正我是你的,我的全部都是屬于你的,遲早都是你的,你現在急個啥……以後等我們真的在一起了,別是解扣子了,睡覺覺也是可以的嘛……嘻嘻……"

嫣嫣忍不住發笑,想起剛剛晏晟睿的窘態,被她踩腳之後痛成那個樣,她就覺得好解氣,誰讓他故意逗她的,真當她不知道他是在嚇唬人麼.他就算再怎麼饑不擇食也不能在教室里有監控的況下做出過分的舉動.

確實,剛才晏晟睿是背對著監控器,拍不到他的手放在嫣嫣胸口的扣子上,而他當時沒想太多,就是想嚇嚇她,誰讓她膽大包天敢戲弄他的.

這兩人啊,時候就不消停,棋逢對手,長大了也一樣,就算暫時不知道是嫣嫣,可骨子里那股勁還在,一遇到對方就跟打了雞血一般不正常了.

晏晟睿獨自在教室里,望著剛才嫣嫣喝過的那杯酒,出神.

肖靈夢,又給了他一個驚喜.沒錯,他是在最後那杯酒里倒了兩種酒混合的,一種是柏圖斯,另一種就是拉菲.這就增加了辨識的難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難確定這杯子里究竟是不是兩種酒的存在,而嫣嫣得很干脆,堅定,明她信心十足,沒有或許,只有肯定.

如果是紀雪薇,或者其他的同學能出來,晏晟睿或許還不會感到驚喜,頂多是誇兩句,可是這肖靈夢……一開始出現在大家的視線,她就是個其貌不揚的黑妞,渾身上下穿的東西都是便宜貨,一看就是山寨版,鄉土氣息濃郁.這樣的出身,她居然還能一口就辨別出杯子里的酒是柏圖斯和拉菲,這就顯得很怪異了,且不符合常理.難道,她家本來很有錢,而她只是在扮豬吃老虎?酒的辨識,不是只靠文字描述就行的,必須要親身實踐過才能真正的掌握其差別.她如果真的出身貧寒,那是通過什麼機會接觸到昂貴的酒?

還有,她這樣的學生怎麼進名都的?晏晟睿不是歧視她,只是他知道,名都的門檻高,光是一學期的學費就很貴了,肖靈夢總不會是傾家蕩產進學校的吧?

直到手機震動了一下,晏晟睿才驚覺自己剛才走神,竟然又是為了那個肖靈夢.

這是怎麼了,他一次次地讓這個女生走進他的視線,對他進行干擾,現在難道還對她產生好奇?

晏晟睿自嘲地笑笑,搞什麼呢,他最近有點不太正常,怎麼會對肖靈夢勾動注意力,她頂多就是一個怪異的女生罷了.

晏晟睿將教室里的器材都收拾好之後,准備離開,而紀雪薇已經在樓下等他了.

紀雪薇還是穿的那條裙子,因為沒帶多的衣服來,不能換.加上她不想錯過和晏晟睿一起的機會,干脆就這麼穿著,反正他又不會嫌棄.

"晟睿哥……"紀雪薇嬌柔的聲音帶著撒嬌的味道,挽著他的胳膊,蒼白的臉蛋皺著,看起來很不開心.

晏晟睿微微蹙眉,低聲問:"怎麼了?"

紀雪薇搖搖頭,垂眸看著裙子上那一團酒漬,苦笑著,輕歎一聲:"這條裙子,是你在英國的時候送給我的."

她臉上的失落,很是令人心疼,同時也提醒了晏晟睿,對呵,這條裙子是他送的,當時他也沒想太多,只是覺得雪薇出院,他應該要送點什麼禮物才好.送過之後他就沒放在心上,而紀雪薇卻還記得很清楚.

"一條裙子而已……一會兒去商場,我再給你買一條."晏晟睿隨口就這麼了,渾然不知在身後某個位置,有一個身影一直跟著,他和雪薇的話,某女可全都聽見了.

"哈哈,晟睿哥太好了,我就是喜歡穿你送給我的裙子!"紀雪薇歡快地笑著,先前的陰霾一掃而光,笑得很開朗.

不是她沒錢買,而是對她來,晏晟睿送的才更有價值,更珍貴.

晏晟睿愛憐地拍拍她的肩膀,摸摸她的後腦勺,這動作,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竟是這麼自然,仿佛演練過千百回的.

當然是很自然了,他時候最喜歡對嫣嫣這樣.

而嫣嫣呢,此刻躲在那一排樹蔭後邊,偷偷聽著晏晟睿和紀雪薇的話,看著他對紀雪薇做的動作,嫣嫣的心都揪緊了,發酸,發疼……晏晟睿真的對紀雪薇很好,好到讓嫣嫣吃醋,嫉妒.那是她最熟悉最懷念的溫暖,什麼時候成了逗紀雪薇開心的道具了?

從嫣嫣就知道,晏晟睿那雙手有多柔軟,多溫暖,每次她都那樣貪戀那雙手的溫度和輕撫,那是她心底的執念,怎麼可以成為紀雪薇的專利?不……這樣下去不行!嫣嫣心底在大叫:晏晟睿,你的媳婦是我啊,你真的忘記了嗎?

上篇:續:晟睿對嫣嫣的懷疑     下篇:續:在你心里,我是你的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