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你們是不是在交往?  
   
續:完結篇——你們是不是在交往?

鼻子里聞著烤土司的香味卻偏偏吃不到,這對一個饑餓得人來,無疑是一種赤果果的*和折磨.23uS

嫣嫣睜著杏眸,澄藍的瞳仁亮晶晶一片,緊緊盯著晏晟睿,像是要看清楚他究竟是在跟她開玩笑還是真格的?

不給她吃早餐?讓她乖乖餓著肚子回房間睡覺?哼哼……

好一會兒,嫣嫣才憋出一句話:"晏晟睿,你欺負人!"

這丫頭氣乎乎地鼓著腮,憤懣的模樣,俏麗動人,美得鮮活,男人見了都會忍不住陣陣心悸.可是,晏晟睿卻只是垂眸繼續喝牛奶,吃土司,然後慢吞吞地:"你精神這麼好,誰敢欺負你?"

"你……"嫣嫣俏皮地皺了皺鼻子,靈動的大眼轉了轉,隨即,這張精致無雙的臉就浮現出了明媚的笑意.

"嘻嘻……"嫣嫣靠了過去,在晏晟睿身邊依偎著,腦袋搭在他肩膀,湊近他耳邊輕聲:"我聽,不僅是女人每個月有那麼幾天的煩躁期,男人也會有的……難道你是大姨夫來了?"

這話一出口,晏晟睿差點就將嘴里那口牛奶給噴出來……這丫頭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

晏晟睿板著臉,神色冷峻,帶著幾分嚴肅:"別嬉皮笑臉的,我跟你可不熟."

"什麼?你什麼?"這下輪到嫣嫣炸毛了,他跟她不熟?

豈有此理!魔女兩只眼里在噴火,銀牙緊咬:"晏晟睿你什麼意思?昨晚你還那麼細心照顧我,在我房間的地板鋪上毛毯,還給我蓋被子,還將迷你燈點亮……可現在你就翻臉不認人了嗎?你太可惡了,你怎麼可以在我對你付出第一次之後卻……"

"停!"晏晟睿臉色陡變,下意識地捂住了嫣嫣的嘴巴……

"你胡什麼呢,什麼第一次……我們昨晚什麼都沒做過!你是我妹妹,我怎麼可能對你做什麼……不要亂話,容易引人誤解!"晏晟睿耐著想要暴走的沖動,太陽穴都在疼.

嫣嫣調皮地眨眨眼睛,一點都不怕他,反而是略帶羞澀地著臉:"昨晚……我記得我的手摸到了你的……那個……我……我從來沒有那樣的經驗,我是第一次接觸到男人最重要的構造……"

"噗——!"晏晟睿一個不心,還是噴了,嘴角還有白色的奶漬.

這丫頭也太生猛了,居然出這樣的話來.晏晟睿一陣猛烈的咳嗽,俊臉漲成醬紫色……丫頭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原來她所的第一次,意思就是指的她的手昨晚與他的某處有最親密的接觸.

晏晟睿瞬間感到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了,火辣辣的……他原本只是想借著早餐一事,地"收拾"一下嫣嫣,並不是真的不給她早餐吃,可誰知道這丫頭卻將他狠狠地刺激了一把.

"嫣嫣,昨晚的事,是個意外……因為你喝醉了,不知道在做什麼,而我又不想傷害你,所以我才沒有將你一腳踹開,以至于讓你的魔爪得逞了.從現在開始,你最好是將這件事忘記,過濾掉.記住,我是你哥,你是我妹."晏晟睿在這話時,莫名的胸口突突地跳了跳,竟沒能去直視嫣嫣的眼睛.

果然,嫣嫣愣住了,怔怔地望著他,白.皙的臉蛋蒙上一層陰霾,兩團緋正在褪去.

妹妹?他又妹妹!他是故意要這麼提醒她嗎?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

嫣嫣心里一陣酸澀,還伴隨著一股懊惱,蹭地一下站起來,憤懣地:"誰稀罕當你妹妹,自作多!"

完,這人兒也不等他再什麼,一溜煙兒就跑上樓了.

晏晟睿望著她纖細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好半晌才無奈地搖頭,喃喃自語:"女人啊……時候多可愛呢,怎麼長大之後就有點陰晴不定?"

這家伙可不知道,他的話戳中了嫣嫣的心病,她喜歡他,而他卻一次次她是妹妹,她能舒坦麼?她能淡定麼?冒著皇室的巨大壓力,她偷偷跑回c市,為的是什麼?她心心念念多年的人卻只是將她當成親人,妹妹,她該有多失望?

晏晟睿雖然不知道嫣嫣究竟是為什麼不高興了,可他也隱隱覺得,似乎那丫頭不像時候那麼容易看透了.這就是成長嗎?每個人長大之後都會有自己的心事,嫣嫣也是吧.

晏晟睿其實也不是故意要那些話,就是當時感到很尷尬,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當嫣嫣起昨晚的事,他某處竟然還有那麼點反應,這是他最窩火的,他會暗罵自己,也會控制著不去幻想.

時候的晏晟睿和嫣嫣是親密無間的,抱抱親親,那是習慣.可現在長大了,自然就會保持一定的距離,總不可能還像時候那樣肆無忌憚地親密.

但他對嫣嫣的關心,不會少,想起剛才她氣沖沖走掉時的表,他心底也會泛起一抹疼.

樓上臥室,嫣嫣坐在陽台的地板上,腦袋擱在膝蓋上,軟弱無力的樣子,臉色有點蒼白,眼神含著一絲傷感.

她的腦子很混亂,她開始迷茫和不確定,究竟時候的那些美好回憶,她是該當作往事不可追呢還是應該再努力一把去實現這多年後的延續?

她是不是很傻呢?她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她喜歡晏晟睿,在她心里,晏晟睿就是她的男人.但是,這種想法,晏晟睿有嗎?如果他真的只是將她當妹妹,那麼,她就是自作多!

她大老遠跑來他身邊,這是執著,是付出,可這會是他想要的嗎?兩者不能對等時,她豈不是成了笑話嗎?

多少年過去了,兒時的承諾,只有她還當真,她還牢牢記得並且想要實現,而實際上那些都只是童無忌,誰當真,誰就是傻子?是這樣的嗎?

嫣嫣只覺得胸口好像壓著一塊大石頭喘不過氣,對于感這事,有種無力感.想要擁有,可現在不知該怎麼去追尋了,"妹妹"二字,讓她很受傷.

驀地,身後響起了細微的腳步聲,隨之,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她視線,他手里還拿著兩個盤子,一個裝的是烤土司,另一個裝的是火腿雞蛋.

晏晟睿溫柔如水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帶著些許輕笑:"你還真不吃早餐呢?你不知道嗎,不吃早餐的人會變笨的."

著,他已經蹲下身子,將兩只盤子放在桌上,溫熱的大手輕撫著她的肩膀,柔聲:"乖,起來吃點東西."

嫣嫣抬眸,明澈的眼眸里露出不解,她是真的不懂,他既然只是將她當妹妹,為何又這麼疼她,這麼體貼?僅僅只是兄妹之嗎?

嫣嫣緊抿著唇,不理他,圓圓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著他,想要看見他眼底藏著什麼.

晏晟睿被嫣嫣這麼盯著,四只眼睛對視著,複雜的目光在空中糾纏,嫣嫣忽然伸出手勾住了晏晟睿的脖子,上半身也湊過去,與他的胸膛緊緊貼著.

好燙!晏晟睿下意識地要退,可嫣嫣卻將他牢牢圈住,晶亮的眼眸露出點點希冀的光芒,凝視著他,如夢囈般呢喃:"你……看著我的眼睛,你告訴我,真的,在你心里,我只是妹妹嗎?"

這一次,如此露骨,晏晟睿也感到嫣嫣的異常,她不像是隨口問問而已,更不像是開玩笑,這丫頭在想什麼?該不會是……

晏晟睿想到了一個可能,一霎間,他的身子微微顫了顫,深邃的墨眸在收縮,干澀的喉嚨里發出低低的聲音:"嫣嫣,你這是怎麼了,我們從到大就是最好的玩伴,你是我的……"

後面兩個字還沒完,只聽房門一下子開了,水菡愕然地站在門口,看著兩個孩子此刻親昵又*的姿勢,她先是快速關上門退出去了,但下一秒卻又再次將門打開,換上一副興奮好奇的表:"你們……是不是打算要交往了?"

嫣嫣和晏晟睿頓時石化了……交往?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此刻她正抱著他的脖子,他也低著頭,兩人還貼得好緊……任誰看見了也會產生遐想啊.

嫣嫣把心一橫,忍著臉上的燥熱,愣是沒松開晏晟睿.她好想聽聽他的回答,雖然希望很渺茫,可她就是這樣不到最後關頭絕不會放棄的人.

晏晟睿囧了,母親的眼神分明就是巴不得他點頭,而嫣嫣也是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灼熱目光看著他,使得他平靜的心弦不經意間就被撥弄了……

上篇:續:完結篇——我好熱     下篇:續:完結篇——報告,有很多人追嫣嫣